惟怨冬雪不知意宁婉顾锦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苏璧禾终于被压垮,崩溃欲绝!

她跌跌撞撞跑出酒楼,爹,为什么不等我?

五脏六腑好似被火灼烧,然而四肢百骸依旧寒冷,如同行尸走肉。

这世间真好笑,好人不得善终……

众人看着桌上地上喷溅的发黑的血,没来由觉得瘆得慌。

“孙千户,咱们是不是玩大了?”

“哼,不过是大人不在乎的弃妇……真扫兴,咱们换个地方继续!”

诏狱。

苏璧禾僵滞地跨过阴暗的走道,所到之处,血腥味、哀嚎声交杂。

苏父的尸体已被抬走。

去到女监,哭泣的苏母看到女儿来了,顿时目眦欲裂,指着她的鼻子痛骂。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没用的女儿?!苏璧禾,你没用,你不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牢房明显收拾过,苏母看上去也还算整洁。

可又有什么用?

苏璧禾浑身抽搐般的一颤,跪下来“咚咚”磕头,哭道:“我没用,我不孝,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我罪无可恕……”

苏母怒气转为酸楚,她当然知道女儿无辜,只是悲恸和恐惧,都太需要发泄才出口!

她撇过脸,决然道:“你不要再来了,也不要管我。”

苏璧禾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却不曾想这一离开就是永别,当夜,苏母就咬舌自尽。

她绝望的伤口被反复切割,撒盐,干涸的眼已经流不出泪水。

二老的灵堂很是冷清,没有亲朋好友吊唁,大家都怕跟罪臣扯上关系。

倒是冉青铉过来了,冷着一张俊美的面容,给苏父上了三炷香。

“你爹临走前要我好好待你,我答应了,会护你一世安宁。”

苏璧禾木然跪着,不停烧着纸钱,心里蔓延过无力的讽刺。

没有一世,安宁何来?

“行刑前夜,我想去探望端华。”

她可怜的弟弟,才十五啊……

死刑犯最后一夜看管十分严格,不能见家属,但冉青铉决定破这个例。

“好。”

时间很快滑过,明日就是苏端华秋后问斩的日子。

苏璧禾细心画了个妆,穿着厚重宽大的斗篷,拎着食盒,跟着冉青铉去了诏狱。

苏端华看到姐姐,眼睛立刻就红了。

“姐,你怎么才来看我?”

苏璧禾摸了摸他的头,拿出饭菜摆好。

冉青铉伫立在不远处,不多时,有个锦衣卫过来,在他耳畔说了些什么,他微微皱眉。

“大人有事先去忙吧,我正好也想跟端华多待一会儿。”苏璧禾微微一笑,“我会自己回去。”

冉青铉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苏端华装得再坚强,到底是个孩子,不过才十五岁。

等冉青铉一走,他终于克制不住大哭起来。

“姐,我好怕!这就是断头饭吗?”

苏璧禾抚着他苍白的小脸,姐弟俩长相有七分相似,只是端华稚嫩几分。

如今他瘦了很多,就跟她更像了。

“别怕,断头饭,姐姐陪你一起吃。”

苏端华哽咽着点点头,手却哆嗦得拿不起筷子。

苏璧禾一口一口喂他吃,听他不停说着话,以此驱散恐惧。

“姐,你要好好的,咱们苏家就剩下你了……你放心吧,我长大了,我不怕,砍头死得很快的,一下就过去了,不会痛……到了下面,我就能继续孝顺爹娘了,连着你那份……”

苏璧禾流着泪默默点头,眼里满是温情。

夜深了,一个锦衣卫背着苏璧禾出来,放入马车。

“苏夫人悲伤过度,晕了过去。”

“唉,赶紧送她回去吧。”

马车哒哒,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