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司徒雪李容衍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在婆子将早就准备好的脚蹬放好后,流风和梨白先下了车,最后司徒雪在丫鬟们的fushi下也下了车。

为了迎接女儿回府,司徒洵和柳氏早已等在了将军府门口,见司徒雪从马车上走下来的身影,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是没忍住,落了下来。

“爹,娘。”司徒雪垂着泪,上前向父母请安。

司徒洵和柳氏见状赶忙扶起司徒雪,“哎,哎,爹娘在,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看见爹娘慈祥的面庞,司徒雪心中愧疚愈深,都怪她前世一意孤行要嫁给李容璟,这才导致司徒家被灭门,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保护爹娘。

想到这里,不禁又坠下几滴泪来。

“爹娘,如今姐姐已然回家,这一路上舟车劳顿,有什么话,咱们进了府再说也不迟啊!”一旁的司徒锦扬着一张笑脸朝司徒洵和柳氏道。

“是是是,锦儿说的是,是爹娘太高兴了。”柳氏抹一把眼泪,拉着司徒雪要进府。

“司徒将军……”

低沉而熟悉的男声传来,司徒雪只觉脊背一僵。

这个声音是……

司徒雪讷讷地回头,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他慢慢地,一步一步,从容优雅地走来。一时间,呼吸都窒住了。

自他走来,周遭的一切顿时黯然消退,不复存在。

那个男人有着分明的棱角,坚毅而俊美的五官,墨黑的眸子里含着冷肃的认真,自有一股沉稳内敛却又能摄人魂魄的光华。这不是李容璟又是谁?

司徒雪的手在袖中慢慢握紧,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临死前司徒锦对她所说的话:“事到如今,你还以为是我要你死吗?是李容璟,是他要你死!是她害你武功尽失,是他杀了你亲生父母,是他害死了君莲师兄啊!”

眼前这个男人,她曾经是那么的爱他,相信他。可是后来呢?他亲手毁了她的一切!如此切肤之痛,她怎敢忘记?

司徒雪眯了眯眼,敛去唇边不经意露出的讥笑。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觉得血液一点点重新流了回来。那种郁结在心头的仇恨,最终化成数不尽的勇气通过血管流向她的四肢百骸。

众人见是李容璟,赶忙行礼,司徒雪也顺势低下头去,却觉得一道探究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余光一瞥,方知是李容衍。

李容璟先是眉目含情地看了一眼司徒锦,而后才将目光落在司徒雪身上,“想必这位便是司徒大小姐了吧?”

司徒雪并不回答,只挺直了腰板,一副正经大家闺秀的样子。

“正是小女。”司徒洵答道。

见司徒雪并无反应,李容璟没有在意,又道:“听闻司徒将军爱女归来,便特地亲自备下礼品,恭喜司徒将军。”

说着,李容璟身边的小厮便麻利地端来了一大箱礼盒。

“那三哥真是与我想到一处去了,不过我的礼物可就要逊色不少了。”李容衍笑着提了自己的礼盒走了过来,那礼盒比起李容璟的要小上许多。

“哦?六弟怎么来了?也没跟三哥我说一声。”李容璟淡淡回了一句,似乎有些不高兴。

“三哥,你不知道,我以前跟司徒姑娘一起在山上待过几个月,这怎么都得来看看吧。”李容衍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尴尬的样子。

李容衍又拉过李容璟,悄悄说道:“当年玄云师傅说过让我回京后照顾一下她,不然就不收留我在山上玩。”

李容璟无奈地笑了笑:“你啊,算了,待会跟三哥回府去吃午饭吧。”

司徒洵在官场混迹多年,什么样的人不曾见过?如今他任着将军一职,前来拉拢巴结的人不计其数,他自然知道面前的两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二位可真是折煞老夫了,今日是小女归家,若有招待不周,还望见谅啊!”

这话听着是请客,实则是逐客,聪明如李容衍李容璟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司徒将军太客气了,想必司徒将军一定有好多话想要同大小姐说吧,容璟就不打扰了。”说完,眼神朝司徒锦多看了一秒。

站在司徒洵身后的司徒锦顿时露出甜蜜的表情,媚眼如丝,朝李容璟直直地抛过去。

这一切,被站在一旁的司徒雪尽收眼底。

“如此,那在下也先行告辞了。”李容衍道。

“不送。”

二人走后,司徒锦和司徒瑜才想起手中为恭贺司徒雪回府而准备的礼品,刚要端到司徒雪面前,却见司徒雪连眼都不抬一下,径直拉着司徒洵和柳氏进去了。

司徒锦和司徒瑜端着礼品的手顿时气得直抖。

这才第一天回府,便如此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心中的不满愈加深了。

司徒洵和柳氏一路领着司徒雪进了府,司徒锦和司徒瑜也跟在了身后。司徒府不大,内部构造却很复杂,走廊九曲十八弯,走了好久也没有走到尽头。

一路上,到处都有穿着靛蓝色小袄和青绿色比甲的丫鬟,敛声屏气地垂首立着。看见司徒洵和柳氏带着司徒雪过来,丫鬟们齐齐行了屈膝的礼节。

这一切,和前世都一模一样。

司徒雪到达自己的小院时,门口依然恭恭敬敬地站了一排丫鬟。

司徒锦见状赶忙抱住柳氏的手臂抢着道:“母亲知道姐姐常年居住在山中,山中物资匮乏,想来有许多的不方便,所以特地给姐姐安排了这许多人手呢!姐姐这些人你尽管使着,若是人手不够或者有什么用着不顺心的地方,尽管跟妹妹说!”

司徒雪看着被司徒锦哄得满脸笑容的柳氏,心中冷笑。司徒锦这话明面儿上是关心她,实际上却是在向她炫耀自己在柳氏心中的地位以及在这整个将军府的地位。明明她司徒雪才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什么时候长姐有事还要找妹妹解决了?

心中虽然如是想,面上却不好表露出来。司徒雪完全无视了司徒锦,只朝柳氏道:“多谢母亲关系。”

柳氏则慈爱拉起司徒雪的手,道:“你我母女,又何必如此多礼?你父亲今晚为你设了接风宴,要好好为你接风洗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