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菀萧启阅读_秦菀萧启《穿书后太子叫我小祖宗》

秦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冲着成国公夫人讪讪一笑,摸着脑袋道:“夫人,我,我刚好从书房外经过,见太子中毒晕迷,情况紧急,就进来施了一下针,拖延着太医赶到,这里应该没有我什么事儿了吧。”

说完,仍然想溜。

“秦大小姐。”

成国公喊住了她,又扭头看向徐明,问道:“真的是这位秦大小姐替太子施针救了他的命?”

徐明面色复杂的点点头:“是,一开始下官也不敢相信,可是太子殿下晕过去了,情况紧急,下官没有办法,这才……”

“你做的很好。“成国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太子的命救回来,你也有一半的功劳,这样吧,你先领这位秦,秦大小姐下去休息,先让太医为太子殿下解毒治病。”

“是,侯爷。”徐明恭敬的应了。

“等等!”秦菀却有些焦急,忍不住道:“国公爷,这件事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吧?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秦大小姐,恐怕不行。”成国公闻言,有些抱歉的看了她一眼,道:“现下太子仍旧十分危险,侯府中下毒之刺客尚且未曾抓住,秦大小姐又是救了太子的人,若是贸然离去,只怕会有危险啊!留在侯府里也是一种保障,你说呢?”

什么狗屁的保障!分明就是怀疑她,要把她扣押下来!

秦菀无语的在心里想着。

但面上却丝毫也不敢流露,闻言委屈巴巴的道:“好,好吧。”

成国公夫人看了夫君一眼,笑着走过来握住了秦菀的手,客客气气的道:“秦大小姐,请跟我来。”

秦菀老老实实的跟在她身后走出去,张慧儿已经趁乱逃了,刚刚那名侍女已经不见了,唯有两个侯府管事模样的人,正蹲在地上,研究那地上还没干透的茶水渍,以及被摔成两瓣儿的茶碗。

秦菀亲眼看见一个管事的伸出小指头,从那杯子里残留的液体里一蘸,放进嘴里尝了尝。

秦菀:“……”

她的脸上肉眼可见的闪过一抹慌乱。

成国公夫人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眸色深了深,却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秦大小姐,这边走,今日宴会没有想到你也会来,你大哥他……还好吧?”

成安伯府子嗣稀少,如今只有秦菀与她大哥秦思,秦菀的父母双亲因为病痛早早过世,府里唯有一个年过六十的老祖母,祖孙三人相依为命,不料前不久秦思在军营之中因为得罪上司,被人污蔑贪污军饷粮草,已被下了监狱,等候发落。

这些,都是书里面的信息。

秦菀面对着成国公夫人的试探,勉强笑了一笑,脸上露出愁容:“情况很不好,但我相信,我大哥一定是无辜的!”

秦思的确是无辜,因为秦菀这个炮灰女配的连累,秦菀被杖毙之后,他也很快就死在了大牢之中,整个秦家直接就覆灭了,被锦州老家的二房迅速占了。

“是么?”成国公夫人若有所思。

秦菀被暂时安排在了侯府的厢房里,过不了多久,她的小丫鬟綵环就回来了,一看到她十分激动:“小姐!太好了!你还活着!呜呜呜……”

秦菀十分无语,她不活着,还能死了?

不过,照原主这给当朝太子下迷药的愚蠢劲儿,她不死才是一个意外。

“小姐,您的那杯迷药,真的递到了太子殿下手中么……”

綵环小心翼翼的问。

“被我倒了啊。”秦菀淡然道:“那样的东西,怎么能给太子殿下服用!以前是我鬼迷心窍了,总想着攀附上了太子殿下,便可以救我大哥,现在我已经明白,时也命也,如果大哥真的是清白的,纵然没有太子殿下,他也会得救,如果他不清白,纵然我攀附上了殿下,又能怎样?说不定还会害他死的更快!”

原书就是这样子发展的。

“小姐……你,你这摔了一跤,想法改变挺大啊。”

綵环整个人都惊呆了。

秦菀闻言撇了撇嘴,要不是那一跤,她怎么可能会穿越过来呢?

……

成国公府书房。

经过太医连番诊脉救治,太子萧启的病情总算是稳定下来,可以坐起身来,简单的喝粥吃药了。

只是他整个人仍旧十分的虚弱。

成国公府的动作很是迅速,短短几个时辰,便将那在太子身上下毒的人给揪了出来——却是一个在萧启身边服侍了他七八年之久的婢女锦瑟,是王皇后亲自送给儿子的婢女。

因为其身份,徐明没敢擅自做主,特来请示萧启。

萧启刚刚才清醒,整个人都虚弱的很,闻言脸色苍白的冷酷开口:“直接杖毙!这等事情,还用禀报本宫?”

若非锦瑟是母后送来的,他此刻恨不得将人凌迟,给个全尸,已是开恩。

“殿下!”

这时,张远送上来了那个被秦菀扔在门口的茶杯,沉声禀报道:“经过查证,这个茶碗里被人下了迷药,本是要送到殿下手中的,结果却因为您中毒之事,而被扔在了门外……”

“送茶的侍女呢?”萧启冷声问。

“已经杖毙。”

徐明回答道:“但是下迷药的人,还在府里……”

“这还用本宫吩咐么?同样杖毙!”刚刚才遭遇身边人背叛的萧启,心情十分不好。

“可是殿下,情况有点复杂。”徐明伸手摸了摸脑袋,犹豫了一下,才道:“那人是成安伯府的嫡女秦菀……”

“同样杖毙!”萧启没有丝毫波澜。

一个伯爵府的嫡女怎么了?去年还有一个公爵侯府上的嫡女企图用落水这样下三滥的招数套牢他,反而被母后杖毙,悄无声息的死去,一点波澜未曾惊起。

“殿下,是秦大小姐出手,用银针救回您的命。”

徐明无奈的道:“锦瑟下的毒实在是太霸道了,等到太医赶来,已是来不及……”

“是她救了本宫?”

萧启那张暴怒的脸上,渐渐出现一丝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