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阳间当阴差精彩章节 韩辉柳依依全章节阅读

第八章哭笑不得

陈道长现在心里面只想着赶紧溜走,自己刚刚居然作死去侮辱一个道行高深的术师,正可谓是活腻歪了,现在不溜更待何时?

韩辉领取完系统奖励,美滋滋的把功德和经验收到囊中,还没来得及抽奖,见陈清风想走,当下说道:“哎,陈道长,别着急走啊!”

韩辉的声音骤然传来,陈道长当时就差点要尿了,这是要死了要死了。

“咳咳咳……在下刚刚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唐突了大师,还望大师不要怪罪!”

陈道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韩辉那饶有兴致的神色,心中揣摩着韩辉究竟此时此刻的想法是什么。

自己刚才可是满嘴极尽嘲讽之意,把韩辉奚落的一文不值,现在人家用行动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脸,这种人物他陈道长可惹不起。

韩辉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陈道长,他倒不是为了装厉害打脸打击报复,仅仅只是因为韩辉对陈道长手中的黄表纸提起了兴趣。

“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拿来吧!”

韩辉淡淡的伸出了手,放在陈道长的面前扬了扬。

陈道长当时就迷了,不是……你这就冲我伸一只手过来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打……打劫?

“怎么滴?不想给啊?”

韩辉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玩昧的笑容,陈道长顿时悚然一惊,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给给给……”

陈道长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钞票,然后毕恭毕敬的放在了韩辉的手上。

看着自己手上那一叠红彤彤的软妹币,韩辉的脸色顿时一黑。

陈道长这下子是彻彻底底的尿了,您老人家居然还嫌少啊,这可是他的全部身家啊!

“我特么……”

韩辉都快醉了,他冲陈道长要他身上最值钱的东西,那自是便是那些特殊的黄裱纸,结果却万万没想到,这傻缺货居然给自己递了一沓软妹币。

“大师,我身上就这么点儿了,求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要不……要不我分期付款?”

陈道长一脸希翼哀求的看着韩辉,一张老脸老泪纵横,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了。

什么分期付款!

“赶紧的,把你身上那些特殊的黄表纸拿出来,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它们的特殊之处!”

韩辉此话一出陈道长心里凉了半截,自己面前这位年轻大师是一个有眼力介的人,自己身上就那点秘密逃不过他的法眼。

“赶紧的,别磨磨唧唧的!”

韩辉冲陈道长勾了勾手,陈道长只好无奈了将自己身上仅剩三张的祖传黄表纸递给了韩辉。

看着手心那三张用黑狗血化成的黄表纸,韩辉却露出了思索的神色。这不是阴差常用的手段,难怪先前他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

这个世上有太多太多传承,阴差所用的技能只不过是在术法当中属于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这并不代表其他的传承没有被流传下来。

陈道长这三张黄裱纸就是很好的例子,如果韩辉没有猜错的话,这种利用黑狗血在黄裱纸上刻录符文的手段应该属于伏魔道一门。

林正英的电影应该都看过,林正英就属于道家伏魔道一派,伏魔道利用外物结合自身对术法的理解,从而达到降妖伏魔的目的。

其实伏魔道更擅长于降妖伏魔,只不过其中大多数手段已经早已失传,而像陈道长这样半吊子水平想要降妖除魔那估计也就只能做做白日梦了。

韩辉的师父吴山河曾经说过,天下道法是一家,世间万般道法皆出于龙虎山!

不管是阴差也好,伏魔道也罢!都是为了降魔卫道为己任!

俗话说的好,不管是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道理就是如此。

李强,去不去打篮球?”

一个穿着篮球背心少年手抱篮球,看向一旁一个蹲在电脑前打游戏的少年问道。

“不去不去,没看着我的打游戏吗!”李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他现在眼中只有电脑屏幕之中的人物角色,幻想着在游戏世界中大杀四方。

舍友见李强这般沉迷游戏也无可奈何,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但是整个宿舍只剩下李强一个人。

“啪!”

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整个宿舍突然变得昏暗起来,李强恼怒的抬起头,莫非是跳闸了?

这大白天的怎么会这么黑?

最可恶的是自己刚刚玩到最**澎湃的时候,结果这一跳闸导致电脑直接断网,这下子游戏玩不成了。

队友估计要喷死自己,李强一边骂骂咧咧的咒骂着,一边摸着黑走向宿舍一旁的电闸。

他的心情十分糟糕。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跟着室友一起出去打篮球呢!

李强慢吞吞地打开电闸的阀门,然而预料之中的来电却并没有到来,整个宿舍依旧显得漆黑一片。

李强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莫名恐慌,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浑身有些冷。

“真邪性,大白天的怎么这么黑!”

李强一边咒骂着一边不断的掰着电闸的阀门。

打开,关上……

打开,关上……

打开,还上……

来来回回试了好几次,但是整个宿舍依旧没有来电,看来应该并不是跳闸,估计可能是保险丝烧坏了!

李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决定去找自己的舍友。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个人待在这昏暗无比的宿舍当中居然有一丝丝的恐惧。

“咔咔咔!”

门,怎么打不开了?

李强恼怒的扭转着门把,然而宿舍的大门就像铁闸一样纹丝不动,就好像有人在外面顶住了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强低声怒骂一声,然后使劲的拍着门板,他们宿舍是住在一楼,这个时候又属于课外活动的时间,所以过往的学弟学妹们应该有不少。

李强希望能有人听到然后过来解救他,被关在这么一个昏暗的宿舍里面他心中真的有一些发毛了。

然而诡异的是无论他怎样拍打门板,无论发出怎样的声音,外面的人好像都没有听到一样。

李强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狂跳,明明是白天,但是他却感觉比身处黑夜还要令人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