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龙(江凡叶小鸢)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吃一颗就会死?

老少三人闻之都是一怔!

要知道这可是江北徐神医给出的秘方,万金难求!

这个年轻人居然敢说吃了一颗天浆果会死?

太狂了!

那少女美眸微寒,“胡扯!我看你就是想独吞这天浆果!”

“赶紧交出来,不然本小姐给你好看!”

说着,拉出拳势,就准备对江凡动手。

看这妮子三脚猫的架势,江凡冷笑一声,根本懒得理会,转身就要走人。

“这位小哥留步!”

这时,荣叔脸色一沉,拦在了江凡的面前。

他脚步沉重,周围似乎有劲风席卷,足见实力之强。

江凡只是淡淡瞥了荣叔一眼,“你要拦我?”

“荣某无意得罪,但这天浆果关系到我家老爷的性命,还请小哥不要为难我。”

说着,眼神也是变得锐利,眼前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有些敬酒不吃了。

江凡负手而立,目光微寒,这些人还真是愚钝啊!

“不信我的话?”江凡看向那个白发老者,“你可以现在服下试试看,如果不怕死的话。”

那白发老者眼神微凝,看了一眼手里的色泽润丽的天浆果,某一刻,他还真的被江凡的话给吓到了。

但,他毕竟是见过太多大世面的人,一个毛头小子的鬼话,还不至于让他放弃。

“呵呵,老夫戎马一生,不知道死过多少回,岂会被你这黄口小儿的话吓到?”

白发老者说着,便将那天浆果送到了嘴里。

一番咀嚼之后,老者只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暖流从喉间流向全身!

四肢百骸,似乎都在被灵气修复一般,十分舒畅。

原本苍白的老脸也多了血色,红润了很多!

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年轻硬朗了许多。

见此一幕,少女和荣叔都是将锐利的目光看向了江凡。

这天浆果,果然有奇效啊!

“荣叔!拿下这个骗子!”少女娇喝道。

“是!”

荣叔眼眸陡然变得冷厉,顷刻间手屈成爪,利爪带着狂暴劲风直奔江凡!

还真敢动手?

江凡浑身气息骤寒,煞气暴起,就准备反击!

这种境界的家伙,他一指便可碾压!

“呃啊!”

“噗!”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面色红润的白发老者,突然捂住胸口,老脸扭作一团,痛苦无比!

咚!

老者只觉得五脏似乎都要被撕裂,倒在地上!

“爷爷!”

“老爷!”

老者的恶化让少女和荣叔脸色瞬息大变,赶忙冲了上去。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别吓小鸢啊!”

叶小鸢俏脸吓坏了。

荣叔也是手足无措。

老者气息变得无比虚弱,好似随时会断气,“快……快求那位先生出手!”

闻此,叶小鸢和荣叔立刻起身来到了江凡面前。

二人只觉得脸蛋生疼,像是被人抽了无数耳光一般!

江凡,刚刚的话,居然是真的!

“这位先生,刚刚是我荣轩无礼冒犯,请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出手救救我家老爷!”

荣轩诚恳开口。

“凭什么?我欠你们什么吗?”

江凡面色冷淡,虽然他医武双修,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他可不是烂好人。

此时老者已然是气若游丝,叶小鸢急坏了。

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

“先生,刚刚是我冒犯您了,跟我爷爷无关,爷爷他一辈子卫国戎马,请先生看在爷爷立下战功的份上,救爷爷一次!”

此话一出,江凡眼神微动,看向老者,一番观察,知道叶小鸢没撒谎。

卫国者,百世当敬!

“让开。”

江凡没有废话,来到老者身边,手腕一翻,三根金针插入老者的天汇穴!

救治一翻之后,老者身上的死气逐渐消散。

咳嗽一声,缓缓苏醒。

“谢谢先….”

看到江凡出手,老者眸子都是感激。

江凡抬手打断老者。

“先别急着谢我,我只是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了而已,你的旧疾还在,且需要许多药物辅助,等你找够了药物,再来联系我吧。”

说着,起身就准备走人。

“先生留步!”

荣叔叫住了江凡,要了江凡的电话之后,又给了江凡一张绣着凤凰的卡片。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荣叔恭敬道。

江凡没有废话,收下卡片之后,脚步飞踏离开。

江凡的身影消失整整十几秒之后,老者才收回深邃的目光。

“荣轩,查清楚这位先生的身份!”

“是!”

荣轩恭声应道,他也对江凡十分感兴趣!

……..

傍晚。

江凡来到一个叫做天辰花园的小区。

陈月茹就住在这里。

按响门铃之后,一个头发乌黑,风韵犹存的女子开了门。

看到门外的江凡,陈月茹瞬间怔住。

“江,江凡?”

八年,当年江凡来告别的时候,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这家伙了。

江凡淡淡一笑,“陈姨。”

“快,快进来坐!”

陈月茹大喜,赶忙将江凡迎了进来。

“妈,这是谁啊?”

这时,一道年轻的女声传来。

江凡抬眸,就看到一个十七八岁,跟陈月茹有着几分相像的女孩。

女孩生得水灵灵,肤如凝脂,身上简单的居家服,都挡不住魔鬼一般的身材。

只是,女孩看到江凡的时候,脸上有些警惕,还有些许厌恶一闪而逝。

江凡刚从昆仑山下来,穿着十分朴素。

“梦萱,这是我跟你说过的江凡哥哥啊。”

陈月茹跟女儿介绍完之后,又笑看江凡,“这是我女儿陈梦萱,八年前她寄养在外婆家,所以你没见过。”

江凡点点头,淡淡道,“你好。”

陈梦萱明显对江凡没什么好感,只是淡淡点头。

很快,陈月茹做好了一桌饭菜。

她不断往江凡的碗里夹菜,关心道,“江凡,这八年你干嘛去了,那老头没对你做什么吧?”

江凡摇头,“老头治好了我的伤,这八年,我都在国外。”

“你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吧?”

陈梦萱放下筷子,有些阴阳怪气道。

“小萱,怎么说话呢?”

陈月茹赶忙喝止。

“本来就是,我说错了吗?”

陈梦萱指着江凡道,“你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一看就是没什么学历能力,在国外打工被赶回来了!”

她对江凡没有太大恶意,但是江凡这模样,一看就是来投奔陈月茹的。

一个二十出头,只知道靠女人的男人,在她眼里就是废物,累赘!

她当然不想让江凡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