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偏爱小娇妻主角苏晚顾景川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离开监狱,苏晚回到了顾家。

坐在阳台上,她反复听着她在监狱里录下的她与张晨光的对话,阳光下那双结了爽的眸子越发冷冽起来了,张晨光,继续接受地狱般生活的洗礼吧。

铃–

手机**突然打破死寂,苏晚低头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

秦知沐。

前世她的好闺蜜。

为了救她被张晨光与苏冉算计,死于一场车祸,而秦知沐临死前还安抚电话那端的她“别怕晚晚,我会救你的,我会的……我会的……”

过往尖锐而沉重,刺的她眼眶发酸,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了下来。

“晚晚,我刚下飞机便听说张晨光把你扎上了,你怎么样?身体好点了么?靠,你等着,等老娘回去,老娘拿刀扎死那个渣男!”

话筒中传来秦知沐气愤的声音,这声音又大又震耳,而苏晚却听得心口暖暖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扬了起来,然而泪水却不争气的再次跌落下来。

重生真好。

家人按好,苏家也在,秦知沐也在。

她吸了吸鼻子,压下各种酸涩缓缓开口,“知沐别冲动,杀了他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现在我要彻底断了与张晨光所有的联系与往来,让他这些年靠我得到的,一点点还给我。”

“我靠,苏晚你特么脑子里的水终于没了啊?现在知道张晨光是靠你丰衣足食了?”

“咳……知沐……”

“哈哈哈,好吧好吧不调侃你了,你说你想怎么讨,姐姐帮你递刀!”

听到秦知沐这番话,苏晚噗嗤一下笑出声。

她避开了自己重生的小细节,扯了一篇自己在张晨光喝醉后吐露真言,她因此得知张晨光接近自己是为了苏家背后的财富,是为了给苏冉夺取苏家铺路的狗血剧情。

然后,再将自己是如何在寿宴上自己扎了自己,如何套了手中录音,以及接下来要怎么对付张晨光与苏冉的假话一五一十的托盘而出。

“知沐,接下来就麻烦你帮我找个人,在学校论坛和咱们圈子里把这录音放出去了,我要靠这个扭转人们心中那个恋爱脑的形象。”

“也借此坐实张晨光刺伤我的事实。”

苏晚舔了舔红唇,犹如以一条蓄势待发的蛇,锁定猎物精准出击,“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好!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就等着风城以及学校舆论四起吧。”

……

苏晚出院第一天,苏老要为她去去霉气特意的摆了一桌酒。

她与顾景川一同前往了。

这几个月苏家国外生意出现了问题,哥哥,爸妈都在国外应付烂摊子忙的焦头烂额,为了避免他们担心,她受伤的事情她并未告诉他们。

此时家宴上,也只有她,苏冉,爷爷,顾景川而已。

爷爷拉着顾景川下棋时,苏冉端着果盘笑盈盈的走了过来,先是看着她胸口的位置挤出了一滴眼泪,而后装作心疼的咒骂道:“张晨光真不是个东西,你对他那么好,究竟什么恩怨啊,竟然对你下如此重的手。”

苏晚不说话,嘴角却民的泛白。

尤其眼底蒙上的那层水雾,仿佛这件事对她打击极大极大,不愿再提及更不愿再说半个字。

苏冉一愣。

有那么一秒,她都开始怀疑张晨光是不是真的扎伤苏晚了。

可……这不可能啊。

他们目的还未达到,晨光为何要动了杀苏晚的心思?

见在苏晚嘴里撬不出什么有用的价值,苏冉也便不在讨嫌的继续这个话题,装作心疼的抱着苏晚安抚了几句,而后又小心试探道:“既然他都扎伤你了,晚晚打算接下来怎么处理?一直关着张晨光?”

苏晚:……

哦吼!

虚伪的挤了半天眼泪,终于问道最关心的问题了。

想必是想早点知道张晨光是否还有利用价值,没有利用价值早点抛弃,赶紧另寻他法对付她,对付苏家吧?

对于苏冉的小心思,她早已经了然于心。

她吸了吸鼻子,哑声开口:“今天我将他保释出来了。”

“你……你这傻姑娘,他都那么对你了,你竟然还保释她,难不成对他旧情未了?”

“你,你别瞎说,我没有。”

见她眼神闪烁,苏冉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紧绷的嘴角不可察觉的扬了扬,而后连忙调转话题,“好,好好,姐姐不说了,你没有,我也相信晚晚没那么死心眼,会爱一个人爱到执迷不悟……”才怪!

苏晚就是恋爱脑。

而且爱张晨光爱的死去活来。

殊不知,张晨光心心念念的女人要娶的人是她。

甚至为了她,张晨光宁愿帮着他去靠近苏晚,一点点毁了苏晚在苏家的形象,离间苏晚与苏家的关系……只要她一句话,张晨光就会丢下苏晚乖乖跑来自己身边。

去年晨光生日,苏晚与他在雪场约会,她一个短信,晨光就扔下苏晚一个人跑来跟她见面,而苏晚这蠢货在雪地里一冻就是三小时呢。

想到这些,苏冉心里莫名有种优越感。

她瞥了一眼低头吃水果的苏晚,眸底闪过一丝怨恨,苏晚别怪我对你太狠,怪就怪当年既然被抱错了你就该死在外面,为什么要回来呢?

为什么要从我手里抢走苏家的宠爱,苏家千金的身份,以及原本留给我的苏家产业呢!

一想到没了苏家的庇佑,没有品牌衣服穿,不能随心所欲花钱,甚至要被送回到那个连公路都没有,满是土灰的山里去,苏冉手便一紧再紧,对身边苏晚的怨恨以及憎恶更浓了一些。

她是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她要趁着一切来临前,将苏晚挤出苏家,拿到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的产业。

所以。

以防夜长梦多,要加紧计划了。

苏冉谎称要去厨房帮忙,拿起手机便走了过去,给张晨光打电话去了。

看着苏冉这迫不及待离开的模样,苏晚靠在沙发上,红唇讥诮勾唇,什么去厨房帮忙,无非就是给张晨光打电话,告诉她对他旧情未了,让张晨光努力挽回她的心,然后再继续挑唆她作死,一步步离间她与苏家的关系罢了。

啧!

苏冉啊苏冉,前二十年你顶替我做着被苏家千宠万宠的小公主,过着原本属于我的生活,如今怕我争宠,就这么容不下我?

迫不及待除掉我,拿下整个苏家么?

呵!

还真是……够卑鄙**!

不过这一世,咱们就好好玩一玩,看看鹿死谁手。

她顶着苏冉风风火火的背影勾唇冷笑时,却忽而感受到不远处顾景川射过来的审视。

四目相撞,苏晚心头一跳。

他……他盯她多久了?

看到什么?

她刚才笑的没又太嘚瑟太过张扬吧???

见她慌乱咬了咬红润的小唇,顾景川不禁失笑。

目睹她飙着演技装作一副对张晨光情深似海余情未了的样子,一步步引着苏冉落入圈套,她像是小狐狸般使坏算计苏冉的小模样,简直可爱至极。

怎么办好像捏一捏。

而且。

还想有种想助纣为虐,帮她算计别人的冲动。

“咳,咳咳咳……别看了……”苏老察觉顾景川失神,干咳了两声,憋着姨妈笑严肃提醒着,“下棋要专心。”

偷看被抓包的顾景川,故作淡定的拿起一枚象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脸淡然……然而他微微泛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他的小心思。

看他这模样,苏老狐狸眼弯了弯。

尤其看到苏晚朝他们这边走来时,故作无意的开了口,“景川啊,当年你在我窗前跪了一夜,非晚晚不娶,这一年下来可有后悔过?”

顾景川抓着棋子的手微紧,黑眸含笑,温柔且坚定:“未曾。”

苏晚一震,黑眸豁然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