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贵婿主角李言林墨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第1章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李言,这是离婚协议,签字吧,女儿归我。”

当林墨把一张离婚协议放在李言的面前时,李言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曾以为,自己可以给眼前的这个女人幸福,和她离婚,这种事情他想都没想过。

十七岁,和林墨第一次见面,那天李言不愿接受家族的安排,十八岁便要继承家族企业,成为那个所谓的全球首富。所以说他负气离家,正好碰上了因为十七岁就被迫要被家里安排相亲而赌气离家出走的林墨。两颗向往自由的心很快是碰撞出火花来。

十八岁,李言为了躲避家族而选择去当兵,而这一走就是五年,了无音讯。

二十三岁,退役后的李言本以为林墨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可当他拨通了那五年未曾拨打的电话之后,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还在等着他。

依旧是二十三岁,两人举办了婚礼,拿上结婚证,一场简简单单的婚礼,只有几个平时的朋友参加。或许那根本就算不上是婚礼,只是在一家小餐厅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而已,在朋友的主持下简单的行了一个礼。

二十四岁,他们的女儿李奕儿出生,小名木木,是妈妈的姓拆开后得到的小名。木木很可爱,很漂亮,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

二十八岁,今天本该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而这一张离婚协议却是拍在了李言的面前。

李言摇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墨。“老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不是愚人节,别和我开玩笑。”

林墨叹着气,可以看出她眼中也是有一丝不舍在里面。“没和你开玩笑,签了吧。李言,这五年我受够了,当年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众叛亲离。我爸妈说你是扶不上的烂泥,我兄弟姐妹嘲笑你是吃软饭的废物,可我不在乎,我觉得你很努力,虽然你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是你的努力总是给我带来正能量。我抛弃了一切嫁给你,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没有家人的祝福,只有一个小红本。那都无所谓,因为我觉得这是一场赌博,那小红本就是我赌博的票据。我放弃所有来了一场豪赌,而你却是让我输的一塌糊涂。这五年里面你做了什么?创业失败就不说了,至少你还知道上进,可后来呢?你出去上班,你哪一个工作是做了超过两个月的?摆地摊,摆两天你嫌累也不摆了。”

“我……那是有原因的。”

“有什么原因?就拿这次公司来说吧,待遇不错吧,工作时间也很完美啊,可做了半个月,你又被辞退了。”

“那是因为我前天上班左脚先迈进大门,所以说被辞退了。”

“李言,你难道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吗?女儿要交学费了,当初普通幼儿园也挺好的,我一个朋友在里面做幼师,可当时是你嚷着要让女儿进贵族学校,可现在,面对高昂的学费你却是拿不出一分钱,我每月的工资除了交学费外,我们的生活费都不够。我受够了,签字吧,女儿跟我,你这样带着女儿你也养不活。”

“你用一生做了赌注,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可现在我就输的一塌糊涂。”

“怎么回事啊?不就是一个离婚协议吗?有这么难吗?还是说你是连字都不会写吗?真是的,我女儿跟了你简直就是白白浪费了她这么多年的青春。当年我们给她介绍的对象多好啊,人帅,还是个富二代,你看看跟了你,像什么样子?”就在这时,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这正是林墨的母亲,苏红。

“妈,你怎么来了?”李言显得有些惊讶,毕竟这曾经扬言要和林墨断绝母女关系的丈母娘今天突然出现,这可没什么好事。

“打住,别叫我妈。谁是你妈?你缺少母爱也别在这里乱认妈。姓李的我告诉你,今天这字你必须给我签了。还有,孩子我们不要,你带走。”苏红挤眉弄眼地说着。这一边说着,还一边吹着她刚刚做好的指甲。

“妈,为什么不要木木?木木跟了他能生活好吗?他自己都养活不了,怎么养木木?昨天电话里面不是说好的吗?我可以和他离婚,但是家里得接受木木。”林墨红着眼,用一丝哀求的目光看着妇人。

“要那野种做什么?你还得再嫁人的,带个小野种你怎么好嫁人?这不是拖油瓶吗?”

“你说什么?”李言一拍桌子,愤怒地站起身。骂他可以,但是骂他女儿不行,他可不管这对方是谁。

“怎么?你凶什么?你这废物,我有说错吗?行,你想要不离婚也可以,当初说好的,二十万彩礼,一分不少,拿给我,拿不出来就签字。”苏红扯着嗓子,伸出手来。他是认为李言不可能拿出二十万来,别说是二十万,现在李言身上能拿出两百块她都认输。

“老婆,你愿意离婚吗?”李言向林墨问道。

林墨把头扭到一旁,虽然她现在的确是对李言失望透顶,但是要说离婚,她想过,但是并没有下定决心,毕竟她也想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而今天她会和李言离婚,也都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到来。在母亲的逼迫下,加上李言又刚好被公司开除,所以说她才爆发出来而已。

“二十万?只要我拿出二十万彩礼,这就不让我签字了?”毕竟和林墨相处多年了,这一个眼神李言也能明白什么意思。

“等等,二十万就利息而已,这彩礼当年就得给了。当年二十万能在市里面买一套房,而现在二十万就买一个厕所,二十万利息,今天你拿出二十万来,就不让你签字。但是你还欠我们两百万,怎么样?”苏红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

“行,给我两个小时。”

“我给你三个小时,不,我给你一天时间,正好彩票今晚开奖,现在你去买彩票还来得急,要不要我借你二十块买彩票?”苏红嘲讽地说道,她根本就不认为李言可以拿出二十万来。

“不用,我弄到钱就回来。”留下这句话,李言转身离开。

半小时后。

李言站在云海市的星海大楼前,这是李家的产业之一,也是云海市最高的建筑。李言曾经以为自己可以熬过去,可他错了,这么多年,或许只有当兵的那五年自己是真正的逃过了李家的控制,因为那个部队,即使是李家也无法渗透进去,而之后,自己一直都没有逃出李家的五指山。

创业缕缕失败,去工作总是以各种理由被开除,最奇葩的就是因为他向老板问了一个早上好,就被说成是不好好工作,尽知道拍老板马屁被开除。好吧,下个公司见了老板我不打招呼,不好意思,不尊重老板,开除。再换一个公司,上班左脚先迈进大门,开除。

不给别人打工,我摆地摊行不行,我做点小生意,我混口饭吃。刚摆上没五分钟,城卫来了,别的小贩不管,就抓他一个人,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而这一切,在林墨的眼中就是李言不求上进,好高骛远,但李言心里清楚,这都是李家在背后操控着一切。

而今天,这一切也该有一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