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废太子》小说精彩阅读 《极品废太子》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章梅先生是个人才

“方才那位是……”梁月开口,打破了屋内的诡异气氛。

梅先生摸了摸胡须道:“方才离开的是庆国太子殿下,这位是庆国四皇子。”

庆兴对着梁月点头。

此时哼着曲儿走出勾栏院的庆宇却对着梁国公主半点兴趣都没有。

反倒是那位梅先生,江南请来的先生……

庆宇眯了眯眼,似乎原来的太子在江南也是有婚约的,那是很早以前,皇后在江南养胎,定了一家姑娘,留了半截玉佩。

庆宇从腰间撩起这半块玉炔,可惜啊,皇后死后,就再也没消息了。

一阵喧闹的声音打断了庆宇的思绪,远远地,他就看见了一群穿着学院服饰的书生,围在昭示牌旁边。

多看了两眼后,庆宇才意识到,似乎是科举考试的成绩出来了。

这次出来的名单是举人名单,再过几日便是殿试,到时候会选出三甲,也不知道这次选拔的状元是寒门子弟,还是官宦后代。

庆宇大略扫了一眼,就回了东宫。

他刚回来,管家便在门口候着了。

“太子殿下,您可算回来了,有个自称是您未婚妻子的女子,带着一家老小来了,说这是信物……小的将他们安置在了西苑。”管家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对着庆宇双手奉上了半只玉炔。

庆宇瞪大了眼,从管家手上拿起那玉炔,跟自己腰间的一对。

好嘛……还真是。

这是不能念叨吗?

“真是见鬼了。”庆宇小声嘟囔,“那家人在西苑?”

管家点头。

此刻的西苑,却是风雨欲来。

温惜雪站在小院当中,笑看年兰:“年家小姐,怎么在太子府上?”

年兰打眼瞧了瞧温惜雪:“你认识我?”

温惜雪点头:“未来的二皇子妃,自然是认识的。”

听到二皇子妃这四个字,年兰脸色顿时难看,“我爹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将这个名头送给我几个妹妹,姑娘,你也是被太子掳来的?”

也是?

温惜雪心下一沉,这太子果然和传闻一般,荒银**。

“年兰,谁让你乱说话的。”庆宇刚过来,就听见年兰败坏自己名声。

听到声音,年兰与温惜雪同时转头。

温惜雪长相明艳,却又带了江南女子的温婉,双眼黑白分明,清透灵动。

庆宇忽然有些心跳加速,“你就是这半块玉炔的主人。”

他拿起方才管家给他的玉炔。

温惜雪点头,掷地有声道:“是。”

“太子殿下应当知道这是什么。”温惜雪又道,“我打江南至此,为的是我哥考取功名,因家中银钱有限,加之客栈已经没了空席,才不得已到太子府暂住,若太子不满,我也可以将这玉炔还给殿下,只求太子殿下在京都给惜雪全家留一处暂住之地。”

“你是我未婚妻子,住就住吧,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庆宇将那半只玉炔递给温惜雪,“你哥要入殿试了?”

温惜雪点头,“家兄温瑞安。”

有点印象!庆宇点头,想起下午放榜之时,似乎看见了这个名字。

“就你们兄妹二人?”庆宇又问。

“父母当年为救皇后娘娘身死,所以娘娘才给了这半块玉炔,此次兄长上京赶考,已将老宅卖了。”温惜雪淡淡说。

庆宇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小姑娘没说的那些话中,留下的事儿。

一对孤儿,真的是半只玉炔能够维护的了的?

当年订婚时,这小姑娘只怕也就只有七八岁,她哥顶多十岁。

十年时间,硬是自己熬着长大了。

庆宇心有愧疚。

若是原主多一份心思去寻了这兄妹二人,只怕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

“安心住下吧,若是你家兄觉得不便,我京都的确还有别院,可以送给你们。”庆宇道。

温惜雪一愣。

管家在外头候着,听到庆宇的话,赶紧去寻了地契来。

等管家送来了地契,温惜雪才回过神,“太子殿下,民女感激不尽,不敢以婚约为挟,这半块玉炔,便还与殿下。”

“我母后定下的婚约,我不会毁的,若是姑娘有心爱之人,倒是可以与我提,到时再将玉炔还我即可。”庆宇说。

温惜雪心下大震。

“对了,你哥哥呢?”

“家兄前去书院找他之前的老师了。”温惜雪闷闷道。

就在此时,高侍卫进来,躬身在庆宇耳旁道:“太子殿下,门外来了位书生,说要接温小姐离开。”

“你哥来接你了。”庆宇说。

“走吧,正好送你去宅子。”

温惜雪就这般跟在庆宇身后走到了门口。

温瑞安对着庆宇恭敬行礼:“太子殿下,多有叨扰还请赎罪,学生联系了书院老师,求得了一出安生之所……”

庆宇摆了摆手,“别了,书院人多嘈杂,可不是学习的好地方,你跟惜雪去我别院住着吧,我堂堂一个太子,还不至于大舅子住的地方都没有。”

管家很快也将马车备好。

温瑞安稀里糊涂就跟着温惜雪上了车。

“惜雪,这是怎么回事儿?”温瑞安在车内神色惊奇。

到京城后,他可就听说了不少太子的事迹。

这位太子,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太子殿下似乎与传闻不同,他没有要回这半块玉炔,反倒是说,若是我有喜欢的人,可以跟他说,退掉婚约,那宅子的地契也给我了。”温惜雪将地契拿出来。

温瑞安愣住,“难道他是想要拉拢我?”

“哥,别做白日梦了,你殿试都还没去呢,太子殿下有必要拉拢你吗?”温惜雪无语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只希望,前途无碍。”

“可我听说,梁国公主即将到京,她来,就是为了和亲。”温瑞安丢下一记重磅,“书院先生今日与我说,邻国之势,会影响帝位之争。”

温惜雪面色一白,“无妨,哥哥,此事不是你我可以掺和,只听太子一言便好,我……”

“若是我中了状元,也未尝不可为妹妹争一争这太子妃位。”温瑞安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温惜雪眼圈微红摇头。

“我所求的,不过是安身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