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五金》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申屠邺苏玛丽小说阅读

第0004章祸不单行

申屠邺和姚建设,苏玛丽三个都只听过“铁饭碗”一说。至于“金饭碗”,他们三个压根没有听说过。

“申屠邺班长,你说,老师讲金饭碗,是咋回事呢?”年龄最大的姚建设倒是问起年龄最小的申屠邺。

因为老教授**有方,申屠邺变成一个少年老成的人。

申屠邺重生后,比起原先胆儿小的性格,他胆识和智慧过人,也算当地一个出名的小孩,虽然有时候沉默寡言的样子,其实他是大智若愚。

在关键的或者重大问题上,他往往一鸣惊人。所以,他被人暗地里成为“傻婆娘家的铜面憨憨儿”,似乎他能够先知先觉一样。

姚建设和苏玛丽一直紧紧地盯着申屠邺,等待他解释。

皮肤略显粗糙而带点黄铜色的申屠邺,和以前在丽州学堂一样,他知道二人等待自己解释。

于是,他不慌不忙地告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等待解释的姚建设和苏玛丽两人。

“嘿,建设,玛丽,咱们拿金饭碗,肯定是大型国营企业招考嘛。”

一个是和自己个子差不多的皮肤白得像一张纸的姚建设,一个是长得水灵灵的苏玛丽。

“招考?”姚建设有些懵,他从来没有听过此类词汇。

“建设,憨憨的意思,就是国家统一招聘考试嘛。”苏玛丽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笑道。

“是的,就是国营招聘考试,进入国家企业,进入金饭碗序列。”申屠邺点点头。

作为丽州学堂的同班同学,农机学校的同班同学。

毕业的后在家待业的申屠邺,姚建设,苏玛丽他们在平日里也是互通书信。

得到招考的确切信息后,苏玛丽第一时间通知姚建设和申屠邺,三人一同参加县里考试。

他们三个参加县里统招考试的时候都是十八岁。如果按照平日里在学校的成绩,他们三人完全可以包揽全县前三甲。

申屠邺考中的可能性尤其大。

如果他参加考试,只要去了,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考县里任何一个职位,对他来说,简单得如囊中取物。

1961年5月,国家处于困难时期,厂区处于缓建状态。

申屠邺,姚建设,苏玛丽三人待在各自家里,复习各门功课,准备县里统一招考考试。

事情往往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考试那天,申屠邺却有拉肚子的迹象,他肚子开始是小声的抗议,肚子咕咕地怪叫。接着,疼痛难忍······他的额头开始渗出豆大的汗水,他咬牙坚持写答案。

更为严重的是,他的**开始放响屁,一个接一个的放,这个不是你想憋就能憋得住的事情,实在憋不住啊!

周围的考试的人夸张地捂着鼻孔,愤怒地瞅着他,监考老师也厌恶地看着他。

他自己也感觉有臭粑粑不断地被震出来的迹象,他翻了翻试卷,还有整整一页没有写答案。

这就严重了,不能影响考试纪律啊,该怎么办呢?他愁眉紧锁。

考场外。

都是部队的军人在站岗,这是非常严肃的国家大型企业的招聘考试。

如不是有真才实学的,肯定吓得屁滚尿流的。

申屠邺看着熟悉的试题,说实在的,很多他都会做。但是肚子疼痛难忍,实属无奈。

他眼泪在眼里直打转,如果提前交卷,肯定被淘汰,他一点也不甘心啊!

讲台上,监考老师虎着脸,非常严肃。

按照考试规则,出去了就不能再次踏入考场。但是,一个人生理上的无奈还是站了上风,一个人的道德还是站了上风。他实在憋不住了,于是举手示意,然后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提着裤子,慢慢地走出了考场。

考场里,没有人在意他的行为,因为,大家都专注在考试里。

走出考场后,他回头依依不舍地望望静静的考场。申屠邺知道,他不能再次踏入考场坐在自己位置上答题

······

一回到家里,他到厨房狂喝了半瓶老陈醋,结果,肚子不疼了,也不拉肚子了。

县里放榜的时候,结果不言而喻,他白白的葬送了一次大好进入国家编制序列的机会。

说巧也是非常巧的,申屠邺的同学姚建设也拉肚子了。

只有苏玛丽一个人考过了县里的统一招聘岗位的分数线。

原因就是考试前一天,苏玛丽和姚建设来到公婆山脚下申屠邺家里玩,他们三人在溪水里抓了几斤小龙虾。

那天,申屠邺家里陈醋刚好完了,他们没有放醋,加了点自家酿制的酸菜。

而苏玛丽刚好从家里出来,她已经吃过了饭,她又想保持苗条完美身材,她只是象征性地动了一下筷子,所以,她一个人没有中招。

对于申屠邺来说,真是天不遂人愿。

更不幸的是他外公胡敬梓又一病不起,不久撒手离开人世,父亲的脚崴了,而母亲继续疯疯癫癫的,哥哥一如既往的哮喘。

真是人们常说的那种: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这也许是上天考验申屠邺的时候到了,他想:明明考县里编制十拿九稳,却偏偏拉稀。

也许祸兮福兮,祸兮福兮,一切都难以预料。

老外公胡敬梓虽然故去了,按照县里的规矩,他的工作可以“顶替”,换句话说就是可以“接班”。

申屠邺大哥没有多少文化,接班是不可能接班了,永远都不可能接班了。于是,这个天大的好事顺利成章地落到有文化的申屠邺身上。

当申屠邺高高兴兴到县里报道的时候,他又不算胡敬梓的直系亲人。

本来打算接班,但是直到通知体检时他才知道,他也是不可以接班的。

可能当时县里考虑到胡老先生在县城的威望,可以聘请申屠邺作为经委办办公室里的一名招待员,工作性质就是涉外招待服务。

说好听点是县里的招待干部;说直白一点,就是酒店的服务生,日常工作就是打扫卫生和给上级或者外宾端茶倒水,传递文件的招待员。

申屠邺和正式在编制的工作人员相比,待遇是有巨大的差别的。

他安慰自己道:孙悟空大闹天空的时候,被镇压在五行山下,从石头里重生为猴子,历经磨难,终修成正果;猪八戒由天蓬元帅重生为猪悟能,结果修成净坛使者;江流儿重生为唐僧,结果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在西天取得真经。终有一天,自己也会修成正果!

好在老天爷是公平的,既然有机会接触上面的人,他的才华迟早也会被上级发现的。

一个人怀才,就像怀孕一样,时间久了,自然而然让别人发现的。

所以,老天厚爱,老天垂青,非让他辉煌一次不可,非让申屠邺成就一番大事业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