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废婿苏文静姝结局完整全文

第一十章做我的面首

自古以来,文人墨客爱好四处游历。

据说只有这般才能让他们抒发心中情感,那千古协作无一不是在它们经过巨大感情变故后才有的。

然而苏林此刻,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分明起伏的将这诗词展现于众人面前,却不会有一人觉得他无理。

原因无他,这些诗词实在是精彩艳艳!

举杯对月的孤独与傲气,醉卧沙场的肆意与洒脱,帘卷西风时的无奈与眷恋。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会以为做出这些诗词的是年过半百,经历人生几载的老翁了。

“这,这当真是王家的赘婿所作?”

张都尉猛然站起,长满横肉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他从前见过苏林,那时分明是满口污言秽语的人,此时怎会有如此才能!?

这般景象只有一种解释,苏林原先是在藏拙等待一个时机展示自己。

能有这般做法,他的目的就有待考量了。

“嗯?我这些不对吗?”

苏林脸上满是无辜,却不知道它这表情让多少人咬牙切齿。

感觉袖子被人扯了一下,他微微低头,鼻尖钻入一缕清香。

“你……你何时有了这般才学了?”

王静姝似乎好奇过剩,没控制两人的距离。

此刻,因她身材娇小看上去就像是被苏林整个容入怀中。

这一幕落在赵公明眼中格外难看。

他的脸色黑如锅底,一旁的同僚见他神色怪异,有些好奇的问道:“赵兄,你这是……心情不好?”

“无碍。”

公孙巳月如今的表情也不好看。

他以为自己可以夺得头筹,却不曾想会输的那么彻底。

“张都尉,我这些诗词可还合您的胃口?”

都尉因为他的那番举动说不出话,而苏林却趁着他认识的时候,一把拉过王静姝的胳膊。

“既然胜负已分,那在下就告辞了。”

他毫无多留的意思,转身朝另一处石板路走去。

社会上的才子佳人们,见他动作飞快,也忍不住跟上去询问。

“苏公子,你是如何做的这样的诗篇的?”

“敢问苏公子师从何处?我在想不要求如何,只望您透个消息,日后必定重金酬谢!”

苏林虽然没什么高.官名位,但是方才说表现出的才华实在令人惊艳。

试想,他从前不过一个痴傻之人,如今能有这般成就定是有高人相助!

哪个人不希望自己可以名流千古?

所以这般讨好苏林,就是为了套出那世外高人所在。

如果让苏林知道他们心中所想,恐怕只会笑他们无知。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当然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如果真想学,那不如试着死一死,说不定能回二十一世纪找他当年的语文老师呢!

于游园隔了半座桃花林的小高楼上,一位身着华丽服饰的粉衣女子手执“千里眼”,将那里的一切收入眼底。

“桃儿,刚才那位公子是哪一家的?”

桃儿根本忘不掉那处的状况,被这么一问,也是不知所措。

“公主殿下,奴婢,奴婢不知……”

“不知道?!”

忽然拔高的声音,吓得侍女浑身一抖,慌忙跪下。

“公主赎罪,奴婢真的不知道啊!”

她甚至都不知道公主纹的什么,怎么可能知晓那家公子的来处呢?

然而她心里也十分清楚,公主下来喜怒无常,要是她敢顶撞,后果不堪设想。

装饰华丽的“千里眼”被夏未泯泄愤似的摔在地上,里面的琉璃片顿时四分五裂。

“哼,没用的东西!”

习惯了她娇蛮任性,周围的侍者们一个二个都眼观鼻鼻观心,祈祷这位祖宗不要惹火伤身烧身。

许是觉得累了,夏未泯将身上的衣服粗略整理一番,被华丽的装饰弄得烦了,索性一把扯了下来。

“随我过来。”

她一声令下,直指不远处的花园。

“我要去看看那位公子,究竟是哪家的人”

听她这么一说,周围的宫女们面面相觑,应该是自家小主又犯了老病。

然而他们只是仆从,除了听从之外,毫无他法。

此刻苏林已经拉着王静姝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确定周围没人跟上之后,他才松一口气。

“累死了……”

他竖着一把松开了王静姝的手,自顾自的找一处枯树干坐下。

看见王静姝一家愣在原地,他拍了拍自己身侧的树干。

“愣着干什么,坐呀?”

她依旧没有动作,苏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所做不妥,略带尴尬的挪开了写位置。

想了想,干脆又站起来。

“大小姐,您坐,您坐。”

他都这般做为了,王静姝也不好拂了他的心意勉勉强强在树干上坐下。

两人一时相顾无言,苏林率先放弃抵抗,有些不自在的挠着后脖颈。

“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一直盯着我看也太……”

王静姝沉思一会,忽然抬头神色严肃。

“你究竟是不是苏林?”

以为自己真实身份被揭穿了,苏林动作一顿险些要把自己的底给透出来。

但是多年的特种兵不是白当,他超乎寻常的反应力自然不是假的。

“我当然是啊,如假包换!”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忽然想起很久前的‘苏林’做过不少蠢事。

他悠悠叹一口气,祥装无奈道:“你不如问问新婚第二日,我是如何跑去王家的后花园捅了马蜂窝?”

俗话说家丑不外扬,这件事情只有那日请来的医生和苏林她知道。

为了掩盖苏林所做,那日她连线上的九宫间铺子里做出一个与蜂巢同等模样的东西,折腾了许久。

她心中依旧怀疑,又问几个问题,苏林都对他入流。

“所以我都说我没问题了。”

苏林面上轻松,心里捏了一把汗。

这小丫头,问问这问题的个角度实在是刁钻。

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记得十分清楚,否则这小丫头或许要怀疑自己是借尸还魂的。

正当他松一口气,身后却传来了他这辈子都难以忘却的声音。

“喂!”

这大魏王朝到底是哪个人这么不讲规矩……

苏林心里一边肺腑一面转过头,却因夏未泯朱唇鹿眸的可爱脸庞微微愣神。

“你,告诉本公主你的名字!”

在苏林开始思考如何介绍自己时,又听得这小公主接着道:“我要你做本公主的面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