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妃求下堂精彩章节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战神王妃求下堂小说免费阅读

第3章

绿竹到底没有听懂苏梓玉的话,但还是给她更衣梳妆,尔后便扶着苏梓玉往老夫人的院子里去了。

刚一进门,见众人已经坐齐了,俨然没有给自己留位置,苏梓玉便知道今日这老夫人又要刁难自己了。

“儿媳参加老夫人。”苏梓玉恭恭敬敬地便给老夫人行了个礼。

只见老夫人视若无睹,一边的二姨娘彩春得了眼色,忙道:“老夫人,如今这年关就要到了,年货要早早备下了,今年府中又添新妾,一定要把这年过的热闹起来。”

老夫人听完这话点点头,然后用赞许的目光看向彩春:“以往都是你来操持,这家交给你主持我也放心。”

彩春赶紧福了福身子说道:“多谢老夫人。”起来时还不忘瞥了一眼在地上跪着的苏梓玉。

苏梓玉岂会不知,这是在给她脸色看呢?

苏梓玉倒也不急,许久不见这些人搭台子演戏,倒也想的很。

正想着,却又一个声音出来,为自己说话了:“老夫人,王妃身子虚弱,已跪了许久,老夫人与二姐姐商议府中之事,恐怕是忘了。”

苏梓玉微微抬头,发现站起来替自己说话的人竟然是宁姿儿,倒是一愣。

老夫人蹙了蹙眉头,似是有些厌烦,尔后不耐烦地说道:“起来吧。”

“是。”苏梓玉于是起身,见老夫人座下的四张椅子已满,也没给自己留位置,于是径直朝前走去,坐在了老夫人的对面。

“大胆!这位置是你能坐的?”老夫人见此,气的指着苏梓玉的鼻子,“到底是蛮夷,你家父母未曾教你规矩吗!”

苏梓玉脸色一滞,听到“父母”二字,顿时冷了起来:“老夫人,我本就是王妃,理应坐在四位妹妹上首,这是你们华国的规矩,自然,也是我父母曾教我的规矩,如若嫌我规矩不当,不若今晚下去先教教我父母,省得儿媳下辈子投胎,我家父母没有经验!”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苏梓玉是南方大族苏白族家的公主,该族与华国历来交好,五年前慕容彦作为特使去往苏白族,让苏梓玉一眼倾心,华国皇帝也本就有和亲之意,于是二人结亲。

苏白族选了公主苏梓玉嫁给华国,华国也选了世家之女唐婉嫁去苏白族,谁知,唐婉刚入苏白没多久就引起兵变,有探子来报苏白族造.反,华国皇帝大怒,下令慕容彦前去平定。

慕容彦铁骑直插苏白族心脏,一举扫平,苏梓玉的父母死在战乱之中,唐婉下落不明。

如今,苏梓玉对着老夫人提及父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在咒老夫人。

老夫人自然听得出是何意,气的“啪”地一下拍了桌子:“你个蛮夷贱.人!敢咒我!”

苏梓玉倒是不慌,端起绿竹刚刚为自己倒的茶,吹上两口,表情淡然道:“还是母亲这里的茶好,不像我那里放的都是旧时的茶,一股子霉味。”

老夫人气的浑身颤抖,一直手指着她,眼神中也带着阴狠,似是看到苏梓玉这一副不屑的样子更加生气:“来人!来人!这王府里的人都死了吗?!她如此以下犯上,给我拖下去,痛打八十大板!”

八十大板?!

在场人除了苏梓玉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寻常女子三十大板就已奄奄一息,四十大板即便饶条命也半身残疾,老夫人直接吩咐了八十大板,这是要让苏梓玉死啊!

苏梓玉扭头,看见了老夫人那个眼神,心下明晰了许多,噗嗤一笑:“老夫人,若真觉得厌烦我,何必让下人如此费力,八十板下来小厮们也怪累的,不如您签一纸休书,把我这当家主母逐出府去,也不惹得您心烦了。”

说完,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水杯,又指了指房顶的梁子,“又或者,老夫人真想要我这条命的话,我也不劳烦别人,一条白绫吊死在这里,如何?”

这话倒不是全然唬老太太的,苏梓玉心知要离开这王府不过两个方法——卸下王妃身份,逐出府去,还有一则便是一具尸体,离开王府。

——这两个办法,她都愿意试试。

“你……你……我如何罚你,岂容你来讨价还价?!”老夫人憋了半天,才憋出这样一句。

苏梓玉觉得好笑,老夫人信誓旦旦的要惩罚自己,如今听了自己要吊死在她房内门梁就怕成这样。

“看来老太太是注定要罚我,我原想着老太太替儿子休了我,也落得清静,既然非要要我性命的话,绿竹,去取白绫来,我便死在老太太眼前吧。”苏梓玉这话说的轻巧,还起身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一副从容赴死的样子。

绿竹心下许是明白自家王妃的打算,也只好低着头去取白绫。

一旁的老夫人气的浑身颤抖,眼看着就下不了台——当初是自家儿子去求旨意,将苏梓玉囚禁府中,不随族人就死,如今休她、赐死她都与他儿子请旨原意相悖,算是自家打了自家的脸,以后战王府如何在这京中立足?皇帝又会如何怪罪?

何况当时是自家儿子保她一条性命,如此违逆自家儿子,恐他会做出什么出格事情。

今日罚她,原本是惩戒一下,她不是不知八十大板能要人性命,但只要苏梓玉求饶,自己得了脸面,重伤一下,养几个月也便是了,谁知苏梓玉竟然一心要离开这王府,不管死生。

这会儿绿竹也回到了前厅,手持三尺白绫,苏梓玉从容接过,恭敬的递在老夫人面前说道:“老夫人,您看这白绫如何?”

如今老太太是下不来台了,于是只好装作气晕过去。

在场的人看见这一幕无不惊讶,站在一旁的二姨娘彩春也有眼色,见老夫人已经被气晕过去,连忙喊人把老夫人抬进屋内,尔后假装感慨道:“我竟然不知这王府颠倒了个儿,如今倒是姐姐说的算了,受罚之人还能挑刑罚的方式,当真是闻所未闻。”

苏梓玉勾起嘴角,看了一眼彩春,彩春被那凌厉的眼神吓得也打了个寒颤。

“不如妹妹说说,如何罚我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