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沉沦只为你》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万锦霍长霆小说全文

第6章

一年前的事情历历在目,从她被X先生从海里捞起来后,她更加的珍视能够平静生活的每一天。

万锦将衣服一件件的挂回衣柜,对着梳妆台愣愣出神。

她伸手解开口罩,脸还是那张脸,但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拉链拉下,连衣裙便从肩膀滑落。

衣服里面是万锦白皙姣好的身材。

她的手指下意识地在喉咙的地方画了一个圈,然后她的手指一点点的往下,一处处的画圈。

越往下,圈圈越是密集。

一共五十一个圈,X先生给她找来的医生在皮肤修复方面很有研究。

修复过的皮肤与原先一般无二。

但万锦清楚的知道这些圈圈的位置都被狗咬过。

霍雨珊说这是霍长霆给她的惊喜,一共五十一口,她的身上少了五十一块肉。

不对。

是五十二块。

万锦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小腹,霍长霆还把她肚子里的这块肉给弄掉了。

万锦的手又放上了自己的咽喉。

那只恶犬咬了她的喉咙之后,她的声带受损严重。

她真的成了一个哑巴。

不论是霍长霆还是霍雨珊,她都怕了他们了。

她真的不想再和他们扯上关系了。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传来,万锦微微拧了拧眉,难道又是妙姐。

她不想去开门,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的静一静。

但敲门声一直在持续,万锦没有办法只好穿好衣服去开门。

门一打开,一身牛仔衣的黄毛少年站在了万锦的面前,万锦的心忍不住地跳快了两拍。

小明……

少年朝万锦痞痞一笑,“小妞。”

少年说着就调戏似地要来摸万锦的脸。

万锦这才看清,眼前的人哪是万明,只不过是长了一双和万明一样明亮的眼睛。

至少万明绝对不会对着她露出那么痞气的笑,更不会顶着一头非主流的头发出来。

就在少年的手要摸到万锦的脸时,少年高大的身子直直地就往万锦的身上倒来。

万锦急忙往边上退了一步。

“碰!”

少年就这样面朝下的倒在了地上。

万锦的心有些慌,这样倒下都不醒吗?

她伸手去推地上的少年,结果手拿开时,她的手上全是血。

“去上面看看!”

楼梯上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万锦意识到什么,急急擦掉了门口的血渍,又以最小的声音将门给关了起来。

“妈的,明明看到那小子往这楼来了,怎么没看到人。”

“估计是从哪个窗口跳出去了吧。”

“呸,滑的跟泥鳅一样,往另一边看看,别让他跑了。”

那些人离开了,万锦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倒在地上的少年让万锦很是为难,他的情况很不好,他要是死在这里,她会不会有麻烦?

万锦越想越头大,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让他死在她这里吧。

可他那么重,她又没办法把他背出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等他醒来,让他自己离开。

万锦将少年翻过身来,因为刚才摔得重,少年的额头上已经起了一个大包。

但这不是重点。

万锦强定心思,将手放在少年的脖颈上,感受到脖颈下的脉搏跳动,万锦知道这个少年至少还活着。

想到少年身上那么多的血。

她伸手解开了少年全是洞洞的牛仔衣。里面的花衬衣竟然全被鲜血打湿了。

解开衬衣,上腹处竟然是一道很深很长的伤口。

这伤口像是被什么大砍刀砍的。

他的衬衣和牛仔衣都没有破,看来他现在的这身衣服是砍伤后重新换上的。

他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可他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万锦又推了推少年,她拿出手机就要叫打电话,刚才怎么也醒不来的少年这会儿却直接抓住了万锦的手腕。

明明虚弱到已经倒下的人,可万锦偏偏没办法掰开他的手。

他睁开眼睛,那双明亮的眼睛依旧像极了万明。

但他脸上的痞笑却在说明两人的明显不同。

“小妞,做什么呢,你要是敢叫救护车,小爷我现在就要了你。”

万锦简直就惊呆了,她竟然被一个小弟弟给调戏了。

她正要狠狠地捶他一拳,那少年又人事不知的昏了过去。

万锦简直是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是弄了个祖宗回来吗?

还想要她?

就他这个样子能要得了她吗?

不对,她都在想什么?

万锦抓狂地挠了挠头,他不让他叫救护车可能是怕那些人找上他吧。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又不是医生。

他身上的血要是不止住,他就要失血过多身亡了。

万锦又挠了挠头,开始在电脑上搜索资料,按照网上说的,好像处理伤口什么的也没那么难。

万锦找来了针线,做了简单的消毒,也不知道能不能行,直接就对着少年的伤口缝了起来。

或许是太痛,少年闷哼了一声,当意识到万锦在做什么时,他竟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小妞,没想到你还挺贤惠的嘛,娶回去暖床肯定很舒服。”

少年调戏完又晕了过去。

万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在线上打了蝴蝶结。

还暖床呢,小小年纪脑袋里就全是这些东西,小心以后不行。

万锦看着少年的伤口还是不怎么放心,她又把消炎药融化了给少年灌了下去。

等她做完这一切她便全身无力地靠在了沙发边,她已经尽力了。

或许是真的太累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等她醒来时,她竟然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扭头往边上望去,少年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朝她眨了又眨。

“啊——”

万锦不是完全发不出声音,只是她这嗓子实在是嘶哑难听。

少年微微的皱了皱眉,不是嫌弃,反倒是一种关心,“你嗓子怎么了?”

万锦怒不可遏地从床上爬起,看到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她又稍稍松了口气。

然后她用力地指着门口,是让这个少年自己滚出去的意思。

她把他救活本来就是让他滚的。

她扛不动他,自然是让他用脚自己滚。

少年却是饶有兴趣地盯着万锦看,“你嗓子受伤了吗,我是医生,你让我检查一下,或许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