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一样的占有 老和尚的那个东西真大

第二天季沫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她朦胧的接起,电话那端是个好听的女声。

请问是季沫小姐吗?

是,哪位?

您好,我们这里是顾氏集团的人力资源部,你的简历符合我们公司的标准,请你于明天上午九点来我公司面试。

季沫从床上弹起来,她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有面试通知,毕竟上次她出去找工作,可是说破了嘴皮子都没有肯用她。

季沫连忙答应了。

第二天她早早的就去了顾氏集团,面试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难,只是问了一些她设计这些动画的初衷和理念。

面试官的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季沫拿不准对方究竟是什么态度。但看见对方拿着她的作品,只是草草的看了一眼就放下了之后,她的心沉了下去。

尽管没有信心,她还是想等一下结果,或许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迫切的想要抓住任何一点微弱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一个戴眼镜的女人过来宣布结果,她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让去总经理室进行复试。

没有她的名字!

季沫心跌落谷底,深深的叹了口气,起身打算回去继续投简历。

季小姐请留步!

季沫被女人叫住,她疑惑的转过身,什么事?

总裁让你去他办公室复试,我现在带你去。

总裁?

季沫皱了皱眉,虽然无数的疑问在心里盘旋,但也不好多问,她跟着女人后面来到了位于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顾总,季小姐已经过来了。

女人礼貌的汇报完便退了出去,季沫看着正操作着电脑的总裁有些局促,她咽了咽口水说道。

顾总好,我叫季沫。

Happydog这个动画是你在什么条件下创作的?顾子钧抬起头问道,一张温润的脸上戴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让他的气质更添了几分儒雅。

季沫没想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想了一会便答道:这是我和一个网友一起创作的。

你那个网友是不是叫权利游戏?

季沫瞳孔放大了几倍,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顾子钧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走近季沫,儒雅的伸出手,你好,溺水的人。

季沫呆愣了半天才握住顾子钧的手,她怎么也不相信会在现实中碰到自己的网友。

当年她学习动画设计的时候无意间在网上认识了他,并且得到了他很多指点,她以为他们的交集仅仅止步于网络。

顾子钧见季沫半天不说话,调侃道,怎么?见到我这个网友不开心?

没有,没有,我只是太……惊讶了。季沫慌乱的解释着。

好了,别紧张,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顾子钧嘴角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举手投足间一派的温文尔雅。

不知为何,季沫觉得他的声音特别好听,有种让人容易靠近的感觉。

你的网名很有意思,为什么要叫溺水的人?

顾子钧示意季沫坐下来,饶有兴趣的问道。

季沫一时语塞,当初取这个网名其实就是表达她对单熙辰爱的无奈。

她就像那个明知道自己是不会游泳的傻瓜,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跳进水里去追寻那个根本不爱她的人,得到的结果必然呼吸被剥夺,忍受溺水一般的折磨。

季沫收起心里的酸涩,淡淡的说道,就是瞎起的。

顾子钧看到季沫眼里的落寞,不由的心收紧了一分。

他识趣了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让助理拿来一份合同。

季沫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她心中欣喜,但在准备签上自己的名字,却在职位那一行看到设计经理的字样,眉心微蹙。

是不是弄错了,我不是应聘经理的。

顾子钧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这年代不乏争破脑袋想谋得一个高职位,而她却不同,这不由的让他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没错,你担得起这个职位,明天九点来上班,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了。

季沫有些受宠若惊,她本不抱什么希望,现在却得到了一个经理的职位。

之后的段时间季沫一心都扑在工作上,直接忽视掉关于单熙辰的一切消息,每次忙完都将近九点多了。

周五的晚上,她照常处理好了所有的工作,收拾好这才准备离开公司。

但没想到,电梯开的那一瞬间,却看见顾子钧居然在里面。

顾总,这么晚还没走啊!

你不是也这么晚,应该还没吃饭吧,我请你。顾子钧脸上带着儒雅的笑意。

不用了,我不饿。季沫连忙摆摆手。

顾子钧会心的一笑,请求道,我饿了,你就当是陪我,可以吗?

季沫不好推脱,想想之前他也帮了她许多,点点头便同意了。

他带她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据说这家餐厅要提前好多天才能预约到的。

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后,顾子钧便开始点菜。

季沫有些紧张,虽说他们是网友,但毕竟不是很熟,再说顾子钧现在是她的老板,跟老板出来吃饭,多少会感觉不自在。

她将视线移到窗外,想借此来舒缓一下心情。

但没想到看到一个熟悉的车停在了餐厅的门口,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频率……

果然,车门打开的瞬间,季沫就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单熙辰下了车,将西装的纽扣解开,冷硬的线条雕刻了完美的侧颜,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尊贵的气息。

而紧接着,一个女人走到了他的身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单熙辰自然的揽住了寒微微的腰。

寒微微今天穿着一件V领的及地连衣裙,精致的妆容让她显得更加美丽优雅。

季沫不得不承认,寒微微才是和单熙辰最配的那个人。

她心里酸酸的,虽然她放手成全他们两个,可为什么看到他们在一起还是会这么难受?
顾子钧看出了季沫的异样,贴心的递了一杯水给她,你怎么了?

季沫收回视线,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才稍微冲淡了一下心里的那种酸楚。

她不想等会撞见单熙辰,对不起,顾总,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了。

好,我送你。

顾子钧并不问她原因,他叫来服务员把刚刚点的菜给退了,便拿起衣服准备和季沫离开。

刚走到楼梯的转角处,便碰到了迎面走过来的单熙辰,季沫来不及躲避的视线瞬间跌落进他旋涡般的深眸。

单熙辰剑眉拧成一团,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季沫。

刚离婚那几天季沫那双黯淡落寞的眼神时常闯进他的脑海,搅的他失眠了好几晚。

他以为她会过的不好,可现在看来她过的比自己想象中好很多,这么晚了竟然还跟一个男人出来吃饭!

不知为何,他感觉胸腔处某个东西堵的死死的……

单熙辰冷冷的站在那里,凌冽的眼神似乎要吃了季沫一般,他不发一言,却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

单总,麻烦让一让。

顾子钧并不惧怕单熙辰的气势,微笑的以礼相待。

我要是不让呢?单熙辰语气里冷如风霜。

季沫见单熙辰故意挑事,冷冷的回应,顾总,既然单总这么喜欢站楼梯口我们就让给他,刚好我现在又饿了,我们吃完饭再走吧!

季沫说着,拉着顾子钧转身走进内堂,坐在了刚刚的位置上。

单熙辰不敢置信,这还是以前他认识的那个唯唯诺诺的季沫吗?怎么才离婚,她就对他的态度这般冷漠!

他此时脸上阴云密布,冰冷到极点,直到寒微微从洗手间出来挽着他,他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他把寒微微带到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餐桌旁,然后体贴的将她把凳子拉开。

沫……

寒微微看到了季沫,想要和她打招呼,却被单熙辰阻止,他揽着她的腰让她坐下,然后温柔的替她铺开餐巾。

这一切季沫看在眼里,心脏有种被别人捏住的窒息感,这样的温柔他何曾用到过她的身上过?

果然爱与不爱,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体现的出来。

季沫心里的苦涩不禁又弥漫了开来,收回视线逼迫自己不去关注那边,可吃进嘴里的食物却如同嚼蜡。

顾子钧看得明白,细心的给季沫夹了许多菜。

一顿饭下来,季沫感觉自己的后背快被一道锋利的目光戳穿了无数个窟窿,直到看到单熙辰和寒微微坐上车离开,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顾子钧看着季沫这样的反应,试探的问道,你和他……

我和他没关系!

季沫慌乱的打断顾子钧,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和单熙辰曾是夫妻。

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少,但是不知道的她不想再让别人知道。

其实你在我面前不用隐瞒,我都知道,你和他已经离婚了。顾子钧点破。

季沫惊讶的抬头,原来顾子钧什么都知道。

也难怪,单熙辰离婚这么大的事,估计全市的人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聘用我,你不怕……

怕什么?怕单熙辰会针对我们顾氏?

顾子钧微笑的看着她,转而继续说道,虽然我们顾氏没有单氏那么大的财力,但也不是说想动就能动的了的,所以你在这里工作,不用担心。

顾子钧言语间自信从容,季沫觉得那颗惶恐不安了许久的心突然安定了不少。

谢谢你,顾总!

季沫由衷的发出感谢,要不是他,她的生活还处于风雨飘摇中。

不要叫我顾总,叫我子钧,我们至少还是那么多年的网友不是吗?

顾子钧的话似乎有种魔力,总让她无法拒绝。

回到家后,她辗转难眠,只要一闭上眼,单熙辰温柔呵护寒微微的画面就不断播放。

因为昨晚的失眠,季沫第二天上班精神不佳,设计出现了好几个问题。

此时,设计总监萧冉拿着设计稿站在她的面前,脸上满是不悦,季经理,如果你再交出这么没水平的设计稿,我想这个位置你该让出来了。

对不起,萧总,我现在就去修改好。

不用了,你去远光集团找何总,敲定一下游戏人物设计的最终方案。

季沫有些不明白,远光集团的项目不都是她亲自跟的吗?为什么会让她去敲定。

但看着萧冉黑沉的脸,季沫也不好推辞。

她立即打电话给何总的助理,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便打车前往那里。

而在她背后的萧冉眼底升腾起一抹算计的光。

季沫到了丽兹酒店后,工作人员将她带到了大堂的咖啡厅,何宏明正在和一个中年男人洽谈什么业务。

那人看起来眼熟,但季沫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半个小时,何宏明接见完那人便走到季沫的桌边,季小姐,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是刚到,何总,您看看这是我们公司的……

诶,季小姐先别着急,这里谈工作不合适,我们去别的地方谈。

何宏明将她带到了十二楼的客房,季沫站在门口有些为难,何总,这里谈恐怕不合适吧!

何宏明脸色沉下来,厉声道,我所有的资料都在房间里,来这里谈方便。你把我想起什么人了?既然你们这么没诚意,那你回去跟萧总说,合作取消!

季沫吃了一脸的灰,也许她是真的想多了,再说她刚到公司,也不能得罪了大客户,否则萧冉那里更不好交代。

思索再三,她还是决定进去赶快谈完就出来。

而另一边,单熙辰正在开一个重要的收购会议,当听到市场总监打电话过来说季沫和远光的何宏明去了丽兹酒店的客房,鹰隼般的双眸沾染了一股肃杀之气。

何宏明?那个老色鬼。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单熙辰打算了正在汇报的经理,出门,不受控制的开车前往丽兹酒店。

季沫怀着忐忑的心进到房间后,拿出电脑给何宏明演示动画人物,她一直低着头讲解,却不知何宏明使了一个眼色将助理支了出去。

何总,我们给这个动画加入了一点……

季沫正演示着,突然何宏明握着她的手,吓的她赶紧躲开。

何总,我……我们下次再谈。

季沫收拾慌乱的收拾东西想赶紧离开这样,可刚到门口就被何宏明从背后抱住扔到了床上。

想走?没那么容易!

季沫的头撞到了墙壁上,一阵吃痛,可这样的疼痛却抵不过心里的慌乱。

你干什么?放开我。

她拼命的挣扎着,奈何何宏明将她的双手禁锢的死死的,那双油腻的嘴脸越靠越近,她害怕极了,脑海里突然闯入单熙辰那张冷峻的脸。

我可是单熙辰的妻子,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季沫本能地搬出单熙辰的名号,毕竟以他在东洲的权势,还没有人敢得罪他。

何宏明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嘲讽道,妻子?哈哈,东洲谁不知道单熙辰已经和你离婚了,你如今就是个没人要的弃妇!你要是从了我,保你下半辈子无忧。

他说完便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撕拉……

季沫的胸前已经露出雪白的一片,她绝望的挣扎,心里死灰一般……
砰……

门被踹开,一个醇厚如酒的声音传过来。

何总动我的女人可曾和我打过招呼?

冰冷的语气如同寒冬腊月的霜,将人的所有毛细血管都冷冻起来。

那是……单熙辰的声音。

何宏明整个人都僵硬住了,他战战兢兢的从床上跌下来,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去!

对不起,单总,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

不知道?那我今天就让你好好记住。

单熙辰天生自带王者的气场,威慑人心,他转过头吩咐保镖,把他带下去。

何宏明脸色惨白,他不断的扇着自己的耳光道歉,对不起,单总,是我有眼无珠。

既然有眼无珠,那留着这双眼睛也没什么用。

单熙辰眼底升腾起一股的戾气,冰冷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

何宏明已经吓傻,不等他开口求饶,就已经被单熙辰的两个保镖给带了下去。

季沫感觉背后侵入一股凉意,她是一直知道单熙辰的手段,只是亲眼见他如罗刹般的冷酷,还是让她不由的颤抖。

单熙辰走近季沫,漆黑如墨的双眸阴沉的可怕,他眼里带有丝丝杀气,似乎有种要掐死她的冲动。

要不是单氏集团离丽兹酒店只有十分钟的车程,恐怕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这个女人就不能少惹点麻烦,还是说她早就耐不住寂寞。

一想到昨晚她还跟顾子钧出来,还对他那般冷漠的态度,单熙辰整个人就凌冽如霜。

季沫被单熙辰冰冷刺骨的眼神盯的有些害怕,她整理好被撕烂的衣服,颤抖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她从床上下来准备离开,却被单熙辰抵在墙角。

季沫,才离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到处找男人,想要男人,我给你!

说完他就霸道的堵住她的唇,狠狠的蹂躏,将她整理好的衣服又给撕扯的破碎不堪。

季沫被吻的窒息,她拍打着单熙辰的胸,却无事无补,这个吻更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只教她有些头晕目眩。

单熙辰,你住手!

季沫羞愧难当,她知道单熙辰不过又是想羞辱她,认为她丢了他的面子,向来他的面子比她重要的多。

你不是很饥渴吗,怎么,故意对我欲拒还迎?

单熙辰讽刺完又霸道的贴上她的唇,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季沫见单熙辰吻的愈发狂热,她狠狠的咬了一下他的唇,才迫使两唇分离。

单熙辰拭掉嘴唇的血,继续讥讽道,既然能跟别的男人来开房,你还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清纯!

他青筋暴跳,一想到刚刚她被何宏明压在身下的画面,他就觉得心有些窒息的疼痛。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告诉自己也许季沫曾是他的妻子,即使离婚了也带有他的标签。

她的不知检点也会间接影响到他的声誉,所以才会这么难受,对,一定是这样的!

季沫听着单熙辰的话,满满的委屈涌上心头……

她根本不知道这次来谈合作就是一个陷阱,可单熙辰连问都不问就判了她的死罪!

开房?在他眼里,她就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和他结婚那么多年,他身边就没断过女人,而她的恪守本身到头来却被他这样误解!

是不是不爱一个人,那她对他来说就连呼吸都是错的?

如果今天换作是寒微微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待遇就不一样了?

季沫感觉心好像在滴血,痛的无法呼吸……

她抬起头迎上单熙辰冰川一样的冷眸,酸涩道:单总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谁开房好像不关你的事!

单熙辰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会被季沫这样践踏,是不是他的出现正好破坏了她的好事?

你以为离婚了就可以逍遥自在了,我那些痛苦还没有全部加注在你身上,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个老男人,那我就废了他!

你要干什么?季沫惊恐,突然觉得脊背发凉。

怎么?心疼了?你越是在乎什么,我越是要毁掉!

单熙辰气结,她竟然紧张起一个老色鬼,思及此,他大海一样深眸更是复杂莫测。

季沫瘫软在床上,原来寒微微的回来并不能让他放下对她的恨,反而越来越浓,他真的要毁掉她的一切才甘心吗?

单熙辰冷冷的看了她几秒,厌恶的将自己的外套丢给她便离开了。

房间恢复到死一般的沉寂,季沫心酸的捂住胸口,究竟怎样,他才肯放过她?

她用单熙辰的外套将自己裹的紧紧的,回到季宅,又是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第二天一大早财经新闻就炸开了锅,远光集团总裁何宏明出车祸双眼失明,紧接着又爆出远光产品造假的丑闻,仅仅一个小时,股票就跌到最低点。

季沫知道这都是单熙辰的手段,他误以为她和何宏明有染,所有要毁掉他。

她关掉电视,收起那份低落,打车去上班。

刚到公司,同事都看着她,眼里布满了嘲讽和鄙夷,盯的她头皮有些发麻。

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赶紧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打开电脑准备工作。

季经理,你跟我过来一下。

萧冉站在办公室门口喊道,那张冷艳的脸拧成一团,有些让人瘆得慌。

季沫咽了咽口水,使自己保持镇定,她小跑着跟在萧冉的后面。

萧冉扭动着性感的腰身走在前面,高跟鞋发与地板的摩擦声像是阴森的地狱发出的悲悯声,季沫有些忐忑,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