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诱人的岳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时靖希坏坏地一笑,拍了拍小萝莉的肩膀:时小妞,我要是跟你说,早上那个给你买气球的叔叔就是你爸比,你还想让蔚叔叔当你后爸吗?

啊?小萝莉眨了眨大眼,还是很茫然,可是哥哥,我不是很懂也!

时靖希:……

所以说,时橙那女人当初就该生他一个的!

在自家哥哥的再三解释下,小萝莉整个人都懵了,大大的眼睛瞪着平板里面的那个俊雅男人,紧接着从沙发上跳了下去,迈着短腿往时橙那里跑。

妈咪,我见到——

时靖瑶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哥哥拎小鸡一样的甩到沙发上。

时小妞你听着,这事一定不能跟老妈说!时靖希很严肃的瞪着时靖希,恶狠狠地警告,你要是告诉了妈咪,说不定又要回去悉尼生活了!

回悉尼生活把小萝莉吓得猛摇头,举着软乎乎的小手发誓:我一定口守如瓶!

笨蛋,是守口如瓶!

在蔚沂南的陪伴下,时橙今天的心情倒是不错,一直到晚上回去时,依旧保持着愉悦的心情,低头和两个小家伙说道:跟蔚叔叔说再见。

两个小家伙脸上扬起甜甜的笑容,蔚叔叔再见!

趁时橙不注意时,蔚沂南飞快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瞧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唇边扬起温暖的笑:小橙儿,晚安。

远处,一双隐藏在黑暗中的阴鸷目光紧紧盯着他们。

车边散落了一地的烟头。

小鬼头时靖希多眼尖,看到藏在角落的豪车也没说啥,只是拽着时靖瑶进屋:时小妞,以后你要是听我安排的话,保证你要什么就有人给你买什么。

哇!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爸比那么有钱,难道你不想替他花花么?

嘿嘿嘿,自家老爸的钱,不捞白不捞!

自那天后,时橙和蔚沂南就变得如当初那般,在一起说话也不会尴尬。

蔚沂南是真真切切的对两个小家伙好,对她更是体贴入微,简直就是完美男人的典型代表,时橙不断的在心里说服自己忘掉傅晋臣,试着接受蔚沂南。

再给她一点时间,她一定能忘掉的。

CASANOVA西餐厅在南郊那边呢,会不会太远了?时橙正讲着电话,见电梯门要关上时,急匆匆的跑了过去,又接着跑进来几个人,把她挤到了后头。

见电话因信号中断自动挂断时,时橙只得低头去编辑信息,等下出电梯再发送。

不期然,鼻尖萦绕着一种熟悉而陌生的味道。

如同薄荷一般,沁人心脾。

时橙心里咯噔一跳,往身侧的人看了一眼,在触及到男人那无比熟悉的冷硬轮廓时,极快收回自己的视线,浑身僵硬。

旁边不是有专属电梯吗,他为什么会在这部电梯?

此时此刻,时橙恨不得电梯能一下升到自己所在的楼层,让她尽快逃离这里。

不对,她为什么要怕他?

时橙正惶惶不安着,电梯里的灯光却啪的一下灭掉了,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不少人都尖叫起来,推推搡搡,时橙遂不及防的撞进男人的怀里。

熟悉的胸膛给了她不少安慰,两手却紧紧拽着他的衣服,身子不住的瑟瑟发抖,带着恐慌的声音在打着颤:灯,灯……

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黑了。

这么大了,还怕黑啊?黑暗中传来男人的轻嗤声,话是这么说,大手却仿佛长眼睛一般的放到她后背,轻轻抚摸着,给予她安慰。

时橙将脑袋紧紧埋在他怀里,吸取着那令人安神的气息,没多会就睡着了。
两分钟后,电梯的灯光骤然亮起。

傅晋臣极快的将西装外套脱下来盖在时橙脑袋上,稍稍弯腰,那轻盈的身子便好似蜻蜓一般的落入他怀里,长腿迈开,直接抱着人出了电梯。

看到傅晋臣抱着一个女人时,秘书琳达多少有些诧异,不过也没敢多问,打开总裁室的门,将一些重要文件放到桌面上就礼貌离开。

傅晋臣抱着时橙去内室,将其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小女人睡得并不安稳,柳叶眉紧皱着,两手紧紧拽着身上盖着的西装,傅晋臣刚将西装从她手里拽了出来,她却抓着他的手,冰凉的手温让男人眉头一紧。

怎么这么凉?

妈妈……好怕……睡梦中的她紧紧抓着傅晋臣的手,唇色苍白。

声线都在发颤,带着丝丝哭腔。

晶莹如玉的小脸让傅晋臣盯着看了好一会,最后薄唇抿成一条绷直的线,直接将她娇软的身子拥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

在他轻柔的安抚下,时橙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妈妈,我不想再爱阿臣了,好辛苦……时橙喃喃着,我要……跟他……离婚……

离婚?

无意识的话让男人好看的眉宇间布满阴沉,恨不得把睡梦中的这个女人给掐死。

当初撒泼闹着要结婚的是她,婚礼前一天一声不吭的带着东西离开,五年后再次回来,不仅没有半点愧疚感,还说要跟他离婚,当他是什么了?

不经意间,傅晋臣瞥见时橙小包中露出来的文件一角。

抽出来一看,脸色沉的可怕。

不光是嘴里说着要离婚,她竟然连离婚协议书都拟定好了!

傅晋臣一腔的火气,直接翻身下床,抿着唇将那几张薄薄的纸给撕的粉碎,浑身弥漫着滔天的杀气,犹如撒旦降临一般。

离了婚正大光明的跟蔚沂南在一起么?

时橙,你想都不要想!

醒来后发现是在傅晋臣常休息的休息间时,时橙脸色一僵。

身上盖着的薄被还带着那男人身上独有的薄荷清香,在她鼻尖萦绕着,心尖儿不觉微微颤抖,撇过头,就看到洒落在浅灰色羊毛地毯上的那些碎纸片。

翻了翻包,新打印出来的离婚协议书果然不见了。

时橙挺有些纳闷的,提着包离开休息间,不巧碰到进来送文件的琳达。

面对琳达探究而好奇的目光,她从容一笑:琳达,早上好。

时总监早上好。

不会吧,难道新来的设计总监跟傅总有一腿?

琳达心中正八卦着,临出门的时橙却一个转身,和她说道:等下傅总回来后,麻烦你跟他说我有事要找他,让他在办公室等几分钟。

时总监,傅总去巴黎了,可能没那么快回来。

去巴黎了?时橙细眉拧起,似乎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糟糕的答案,傅总这几天的行程不是很松散吗,怎么一声不吭的就去巴黎了?

傅总临时吩咐的,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琳达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伊小姐是巴黎时装周的开场模特,傅总估计是去陪着伊小姐的吧。

一两句话,让时橙的心微微发疼。

既然他都要跟伊姿纯订婚了,为什么还要把离婚协议书撕掉?

是想羞辱她吗?
晚上抵达CASANOVA吃饭时,时橙还在为早上琳达的话而烦忧,心不在焉的,这让对面的蔚沂南皱了皱眉,关切的问:小橙儿,没事吧?

我没事。时橙摇了摇头,有点疲倦的说:只是感觉自己有点反胃了。

蔚沂南微微一笑,等我一下。说着,他便起身往外走去。

餐厅中央是一个小型的舞台,上面放着一架崭新的恺撒堡钢琴。

蔚沂南低头和一旁的侍者说了两句,走上小舞台时,台上亮起的灯光恰恰好打在他身上。

男人优雅的身姿在钢琴旁落座,一双修长大手轻轻在琴键上按动着,低沉优美的调子就从钢琴里流淌出来,伴随着他富有磁性的声音:

Metyoubysurprise

Ididntrealize

thatmylifewouldchangefever

……

熟悉的曲子让时橙有些怔住,听着听着,便出了神。

初吻是她最爱的一部电影,总是不厌其烦的将它翻出来看,更是把Realite这首歌永久的保存在电脑上,甚至在过二十岁生日时逼迫傅晋臣唱这首歌给她听。

傅晋臣的声音低沉而性感,仿若情人在耳畔窃窃私语,是时橙永远都听不腻的。

那时候的傅晋臣对她总是冷着一张脸,哪怕两人一起出去,她挽着他的手,他也会不着痕迹的把手从他臂弯拽开,周围的人全在看她的笑话。

纵使知道傅晋臣不爱自己,时橙却硬要他跟自己在一起,可笑的以为感情在经过时间的洗礼后会变得如她所愿,结果最后却将自己伤的遍体鳞伤。

无论她怎么努力,他的心依旧是冷的,无法捂热。

往日的种种如一根刺狠狠刺进时橙的心里,让她泪眼朦胧,透过湿润的眼帘,看到蔚沂南从台上下来,接过侍者手中的花束,一步步往这里走来。

哥哥怎么办呀?小萝莉悄悄去问自家哥哥,皱着小眉头很苦恼的样子:蔚叔叔好像要跟妈咪求婚也,是不是要成我后爸了?

时靖希摸着下巴想了想,招她过来:时小妞,等下你这样……

我记得你最爱的数字是36,最喜欢的花是法国的玛格丽特木春菊。蔚沂南单膝在时橙面前跪了下来,递上那束有36朵的玛格丽特木春菊,目光深情而温柔:小橙儿,你愿意和我交往试试看吗?

时橙红唇微咬,在心里做最后的挣扎。

既然回来前就说过不会再和傅晋臣有瓜葛,为什么她不能试着接受蔚沂南呢?

这男人爱她爱了那么久,一如她当初那么狂热的爱着傅晋臣。

默了好几秒,时橙像是想通了什么,脸上浮现浅浅笑意。

她伸手欲去接那束花,旁边却传来时靖希的惊叫声:妹妹,你怎么了?!

发现时靖瑶小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中时,时橙吓的脸色都白了,赶紧跑了过去,蔚沂南也丢下花束,看了看时靖瑶,把她抱在怀里:先去医院看看。

两人带着小家伙匆匆去医院。

结果车子刚到医院,窝在蔚沂南怀里的小萝莉就悠悠转醒,粉嫩的小拳头揉了揉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妈咪,我们为什么要来医院呀?

时橙愣住,很是无语的看着小萝莉:难道你刚刚只是睡着了?

我只是太困了,准备眯一会。小萝莉眨了眨大眼睛,好奇的问道:妈咪我们为什么要来医院呀,有人病了嘛?

发现这只是虚惊一场时,蔚沂南也松了一口气,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妈咪跟蔚叔叔以为你吃坏肚子了,所以才带你来医院,瑶妹没事就好。

小萝莉心里偷笑。

我怎么可能有事嘛,就是不想妈咪跟你在一起呀!

那样爸比就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