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私欲小说

手机铃声将她的思绪拉回到现实,她捡起地上的手机迅速接通。

姐姐,你去哪里了?季浩泽的声音明显有些焦急。

季沫一看时间,她在洗手间已经呆了将近半个小时,她赶紧安慰道,浩浩别急,姐姐马上就过来。

回家的路上季沫一直心神不宁,她不确定寒微微到底有没有回国,如果真的回来了为什么没有跟她联系。

吃过饭后本来要陪着弟弟玩会大黄蜂,可是她再也坐不住,她要去找单熙辰,确定一下商场那两个女人话里的真实性。

但是,没有等她去找到单熙辰,那两个女人的话就已经得到了验证。

季沫看着眼前的寒微微,久久回不了神。

沫沫,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寒微微站在离她不远处,微笑的看着她,昏暗的路灯照射在她的脸上,比三年前更增添了几分成熟和妩媚。

微……微微?

季沫声音都抑制不住的颤抖,她不敢相信寒微微真的回来了。

寒微微走近,抱住她说道,对,是我,我回来了。

季沫两手在空中有些僵硬,久久才附上她的肩,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

怎么,见我回来你不高兴吗?

没……没有。季沫有些局促,三年不见,她没想到再见会是这样的局面。

别紧张,我跟你开玩笑的,现在有空吗?好久没见了,我想跟你聊聊。

好。

寒微微拉着季沫的手坐上车,然后驱车来到了一家咖啡厅。

你回来怎么没有提前跟我说一声。坐下来之后,季沫开口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也是临时决定回来的,太匆忙了,谁都没有通知。

寒微微低头看着咖啡单,然后对着服务员说道,一杯卡布奇洛,一杯蓝山,不加糖。

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爱喝什么。

我怎么不记得,熙辰跟你一样,也爱喝不加糖的蓝山,他……

一说到单熙辰,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曾经无话不谈的两人好像一瞬间就隔阂了不少。

你见过……他了?季沫端起服务员递过来的咖啡,啜了一口,掩饰心中的紧张。

嗯,见过了。寒微微低着头,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季沫还是听的清清楚楚,心一下子像被人用绳子捆住般,有些窒息的难受。

三年前是她抛弃的单熙辰,现在回来第一个见的人竟然也是他,关键现在单熙辰还是她季沫的老公,她这样算什么?

你这次回国呆多久?你老公呢?没有跟你一起回国吗?

季沫岔开话题,她不想谈论有关单熙辰的任何事,一说到他,她的心就莫名的疼痛。

他已经去世了,车祸,我这次回国定居的。

对不起,什么时候的事?季沫喝了一口咖啡,满嘴的苦涩。

一年前,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我们这么久没见,说说高兴的事。寒微微撩了撩波浪卷的长发,妩媚的笑道。

两人聊了许久,都是些学生时代的回忆,她们俩好像都刻意回避有关单熙辰的话题,他就是她们中间的一根刺,一说到他,她们之间脆弱的关系就会被刺断。

送别了寒微微后,季沫准备回季宅,单熙辰的电话就打来了。

在哪?冷冷的声音透过声音劈向她。

有事吗?

回家,有事和你说。单熙辰从来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第一次有了急切的味道。

什么事电话里面不能说吗?

季沫有些忐忑,他要跟她说的事是有关寒微微吗?

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出现在南山别墅,否则你知道后果!单熙辰的话说完,电话就已经被直接挂断。

季沫听着嘟嘟嘟的忙音,心里痛得几乎窒息,什么时候他才会温柔的对自己一次。

四十分钟后她回到了南山别墅,二楼书房的灯开着,一个人影站在窗前抽着烟。

一般情况下,单熙辰是不抽烟,而他在抽烟只能说明他现在很烦闷!

季沫进来换好鞋后径直的朝书房走去,越接近那扇门,她的心跳的就越厉害。

推开门,一股烟味刺入季沫的鼻腔,让她不悦的皱了一下眉。

窗台前单熙辰似乎被烟雾笼罩着,氤氲了无尽的寂寥。

这样子的单熙辰跟三年前寒微微刚离开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季沫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

你找我有什么事?季沫扯着暗哑的嗓子问道。

单熙辰掐灭手中的烟,转过身看着对面的季沫,冷淡疏离。

桌上有份文件,签了它。

季沫跟随着单熙辰的目光转移到桌上,一份文件正安静的躺在那里,她走近,上面的几个大字立刻让她的血液开始倒流。

离婚协议书!

她的名字那里还是留白,而男方的签名那里,单熙辰三个大字早就铿锵有力的停驻在那里,似乎正咧着嘴嘲笑着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沫拿起离婚协议书质问着单熙辰,半个月前她要离婚,他不肯,还拿养母和弟弟来威胁她,现在他却反过来要离婚。

季沫明白单熙辰这样的举动全部都是因为一个人—寒微微!

寒微微回来了,她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连被折磨的资格都没有了。

你不是一心想离婚吗?我成全你。单熙辰俨然一副大赦天下的样子。

是成全我,还是成全你自己?季沫咬牙,努力的使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

是成全我们两个,你知道的,我不爱你,因为你养父的死,你现在也恨我。所以我们现在是相互成全,签好字,一切都结束了。单熙辰坐在沙发上云淡风轻的说着。

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是寒微微回来了,我单太太的位置要让出来,怎么?你怕我赖着你不走?

季沫直截了当戳破单熙辰心中的想法,三年来,她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却还是抵不过他心爱女人的一个转身回头。

单熙辰一听到她提起寒微微就怒起中烧,他从沙发上騰的一下站起来扼住季沫的下巴,冷冷道:要不是当年你那么狠心,微微这三年来也不会吃这么多苦,现在她得了心脏病,都是你害的。

心脏病?

季沫听的一头雾水,为什么今天寒微微找她的时候没有和她说过这件事,却单单和单熙辰说,她回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季沫将双手拽的紧紧的,被最好的朋友玩弄股掌之间,被最爱的男人厌弃折磨,痛到窒息的感觉一次一次的蔓延全身……

那她没有跟你说她当年离开的真实原因吗?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来祝福我们两个,怎么?你怕你那些肮脏的手段被她捅破吗?

单熙辰满眼的厌恶,冰冷的话一句一句凌迟着她。

季沫松开紧握的手掌,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看来她真的错怪寒微微了,她并不是想将单熙辰抢走。

可是即便这样,她和单熙辰的婚姻也维持不了了。

养父因为他而死,她不可能还像从前一样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继续卑微的爱下去。

她拿过笔准备签上自己的名字,却发现短短的两个字,她根本没有勇气下手,她不是想离婚吗?可真的要离婚了心为什么会这么痛?

不想签字?单熙辰看着一脸愁容的季沫,旋即又继续挖苦道:你放心,离婚后,季宅你们继续住着,另外再补偿五千万给你。

单熙辰,我嫁给了你三年,这三年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动心。

季沫有些不甘,以前为了不让他受伤,她将所有的真相都隐瞒,独自承受着来自他所有的折磨,如今更是赔上了季家!

可他呢,一句五千万就将她打发了,他当真这么冷血吗?

单熙辰别过脸,他看着这样满脸伤痕的季沫,心莫名的堵的发慌。

没有!

冷冷的两个字判了季沫的死刑,她苍白的笑着,笑声回荡在空旷的书房,像在单熙辰的心底投掷了一颗石子,掀起了一阵涟漪。

我不要你的一分钱,但我有一个条件。

季沫知道单熙辰想做成的事不是她说一个不字就能阻止的,婚姻也是一样,他想离婚就一定会用各种办法达到他的目的。

她季沫也不是那种故作矫情的人,不管寒微微有没有回来,他和她终究是不可能了。

什么条件?

从此以后不要再找季家的麻烦!

好,我答应你!

季沫深深的望了一眼单熙辰,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笔尖落下的那一瞬,季沫笑了,她笑的流出了眼泪,当真只有她的名字和她最相配,季沫,寂寞。

明天一早我就搬走。

她将签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单熙辰,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不用这么着急,你可以多住些时间。

不知为何,单熙辰竟然有一丝不忍,他对她是不是真的残忍了些。

不用了,谢谢……单先生。

礼貌客气的话将他们的关系拉的远远的,说完后她便夺门而出,跑回到房间。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季沫便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南山别墅,她不想再看看婆婆得意到尖酸刻薄的嘴脸,也没打算跟单熙辰道别。

这么早?

刚走到楼下,一个低醇的男音便传入季沫的耳朵,吓的她差点将手中的行李脱落。

单熙辰坐在沙发上,还穿着昨晚那身休闲的家居服,眼圈发黑,像是一夜没睡。

早,我……走了。

季沫有些尴尬,她感觉自己像是做贼心虚的小偷,趁着天还没亮逃走。

我送你。

单熙辰走过来准备接过季沫手中的皮箱。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季沫侧身躲了过去。

单熙辰不悦的皱了一下眉,这个女人才跟他离婚就迫不及待的跟他划清界限,他固执又霸道的夺过皮箱,然后迈开大长腿朝着门口走去,留给季沫一个潇洒的背影。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季宅了门口,单熙辰将一个东西塞进了季沫的手中,这张卡你拿着,里面有五千万,这是离婚补偿。

这究竟是补偿还是你要用钱买个心安?季氏集团被你夺了去,我爸爸也被你气死了,你觉得这五千万能补偿什么?

季沫痛心,打开玻璃窗户将卡扔了出去,她才不要他的施舍,她要他一辈子都愧疚!

季沫,你不要不识好歹!

单熙辰眉头紧蹙,声音里满是愤怒,他看着被丢弃的卡,如同自己的一片心被季沫给碾碎了!

谢谢单先生的好意,你的钱我消受不起。

说罢,她下车将后备箱的皮箱拿出头也不回的进入季宅。

单熙辰望着离去的季沫,以前他恨她入骨,可是真的摆脱了她,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反而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想法,似乎有一些……不舍!

他摇摇头,驱散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定是最近太累了才会这样,微微现在回来了,他丢了的心也就回来了。

搬回季家之后,季沫强迫自己不去关注单熙辰的一切。

可是打开电视,财经新闻都是他的消息,甚至娱乐八卦也大篇幅的报道他的生活。

经过媒体这样大肆的渲染和报道,恐怕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她季沫再也不是单氏集团的少奶奶,当然也包括养母林珊。

林珊看着自己的养女有些恨铁不成钢,当初不让你嫁给他,你非不听,你看看现在怎样,最后还不是把你抛弃了,关键我们还被你连累成这样。

妈,对不起,我……

算了,算了,别说了,看到你那副丧门星的样子我就心烦。林珊丢掉手中的遥控器,转身上了楼。

季沫望着电视中单熙辰俊逸的脸,心被撕扯的难受,他算是彻底将自己的生活给毁了。

刚关掉电视,手机上就打来一个陌生的电话,她狐疑着接起。

沫沫,是我,微微,我今天去看房子,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季沫想拒绝,不知为何,寒微微这次回来她总感觉她们的关系有些变质,而她的眼中似乎藏着许多秘密,有着超乎她这个年龄的深沉,让季沫看不透,也不敢亲近。

几年没回来了,东洲的变化太大了,你就陪陪我,好吗?

寒微微见电话那端季沫一直未出声,又出言劝道。

好,我现在过去找你,你把地址发给我。

季沫答应下来,或许她真的想多了,寒微微一直是个开朗到大大咧咧的女孩,怎么会变成心机深沉呢。
两人去看了好几处房源,寒微微都不是很满意,他们拿着工作人员发的宣传册找了一个餐厅边吃边研究。

微微,我觉得这个房子还不错的,阳光好,景色也不错。季沫将看中的一个房子指给寒微微看。

沫沫,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有另外一件事跟你说。寒微微突然面色凝重。

什么事?看着突然正经的好友,季沫心咯噔一下。

你和熙辰的事我都听说了……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我要是没回国,你们就不会这样了……

寒微微握着季沫的手,低着头表示歉意。

季沫将手从寒微微手中抽离了出来,尴尬的笑了两声,这和你没有直接的关系,我和他的开始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季沫很清楚,寒微微的回来只是一个导火索,没有这个导火索,他们还是会离婚,本质的原因是单熙辰从来就爱过她!

她是个明白人,不会将怒火牵扯到无辜的人身上,更何况寒微微还是她一直以来最重视的朋友。

如果当初寒微微没有选择离开,她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跟单熙辰有任何牵扯。

沫沫,你真善良,要不是你当年替我瞒着真相也不会受了这么多苦。对你,我真的很愧疚!

我们两个就不要说愧不愧疚的话,你忘了,当年你还救过我一命。

当年读书的时候季沫被几个女同学找来的混混差点强了,要不是寒微微舍身相救,她恐怕自己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她会为了寒微微做任何事情,只是季沫没想到的是,单熙辰会因此迁怒她的养父母。

熙辰这几天来找了我几次。寒微微小声的说着。

咚!

季沫手中的勺子脱落撞击在杯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单熙辰对寒微微就这么心心念念吗?

恩!

简单的一个字想掩饰她的不在乎,可季沫悲哀的发现,她还是心痛的要命。

可我没见他,沫沫,你放心,我不会对不起你的。熙辰现在是你的老公,我会离他远远的。寒微微急切的解释着。

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你见与不见跟我没有关系。

季沫一直低头吃着饭,表面的云淡风轻,内心早就波澜起伏。

两人都沉默着各自吃着饭,良久季沫抬起头,淡淡的问道,你还爱他吗?

什么?寒微微一头雾水,不明白季沫突然问出这句话的意图。

你还爱单熙辰吗?她又重申一遍。

我……

你还爱着他对不对,既然爱就不要为了我去隐忍,只是我要确认一遍,这次你还是不是因为钱。

当然不是,当年要不是为了救我爸爸,我才不会嫁个那个富商,我一直爱着熙辰,这三年我日思夜想的都是……

寒微微看着季沫越来越黯淡的目光,便没有再说下去。

很好,我顺便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单熙辰这三年来对你也是日思夜想。这么多年我只是见证你们两个人感情的小丑,如今我这个小丑也该退出了!

季沫自嘲的说着,眼眶泛红,就是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

沫沫,你别这样……如果你不同意我回到熙辰的身边,我就不回,我只要你开心。

开心?

她早就忘记了开心是什么滋味了。

我开不开心跟你回不回单熙辰身边没有关系,你们之间的事情以后不要把我牵扯进来。

季沫啜了一口橙汁,明明是酸甜的味道,她却觉得苦涩难耐,苦到心底。

寒微微又紧紧的握住季沫的手,带着疑惑的口吻问道:你真的愿意成全我们两个?

成全?我现在有这个资格吗?再说这么多年单熙辰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我只不过是把他还给你。

季沫深深的自嘲着,不等寒微微说话,她便赶紧开口说道,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下午不能陪你看房子了。

季沫站起来就走,转身的瞬间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清冷决然。

这一次她算是还清了寒微微的救命之恩。

季沫不知,背后的寒微微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种笑容里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大概是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没有了那口气支撑着,回了季宅后季沫就病倒了。

高烧了几天不退,后来还是林珊请来以前的家庭医生才将季沫的病治好。

见季沫精神有些好转,林珊抱怨道,下次要死也别死在我们季家,我们哪有那么多闲钱给你看病,累赘!

季沫知道养母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撑起虚弱的身体怔怔道,妈,你放心,这个家交给我来养!

你养?看你这副样子,把你自己养好再说。

林珊丢下一盒药,不悦的出了门。

吃了药季沫便下床打开电脑上网投了一些简历,她现在急需找一份工作,否则季家这么大的开销仅仅靠林珊当初存的一点私房钱也只能坐吃山空。

她是东洲大学商学院毕业的,这个商学院在整个东洲乃至全国都是享有盛誉的,从东洲大学商学院毕业的学生不是自己做老板,就是做上市公司的核心管理层。

季沫不太喜欢商场的尔虞我诈,再加上结婚后单熙辰也不让她上班,因为无聊她便偷偷的去学了影视动画设计。

她喜欢卡通人物,再加上有一定的美术功底,才短短的三年她便造诣颇深。

她将以前设计的动画发了几家公司,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虽然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单熙辰和她没有关系了,但她还是怕别人会因为单熙辰的原因不要她。

将电脑里面设计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准备关掉之际,单熙辰的一张卡通画像便弹了出来。

温柔的目光,清浅的笑容,潋滟了一世的柔情,看的季沫心扑通的跳个不停。

这是季沫自己思念单熙辰的时候画出来的,也是这张画陪她度过了无数个孤寂的夜晚,如今再看却觉得尤为讽刺。

她准备按下删除键,打算将单熙辰的一点一滴从自己心中驱逐出去,却终究没有勇气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