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大佬又把她欺负哭了》江云舞厉墨绅大结局在线试读

第9章意义特殊的订婚礼物

看到江云舞的一刹那,江清薇心里涌现浓浓的妒恨。

仿佛量身设计的酒红色刺绣礼服衬得江云舞的白如凝脂,她将手搭在楼梯扶手上,优雅款款从走下台阶,因为礼服上的刺绣是绣有亮片的,她每走一步,礼服轻轻摆动,在水晶灯的照耀下,闪烁夺目!

原本江云舞的底子就极好,此翻打扮后,更是璀璨耀眼,尤其她浑身散发着股高贵傲气,像高处不胜寒的女王,令普通人轻易不敢靠近,目光却不由自主追随着她的身影。

江清薇几乎可以想像,等到了宴会上,江云舞会有多么吸引宾客的视线。

看着江云舞耀眼夺目的酒红色刺绣晚礼服,而自己的薄荷绿礼服,瞬间显得黯淡无彩。

想到这,江清薇小脸神色自若,心里却愤恨得发狂!

江老爷子看到正走下楼的江云舞,眼中也尽是惊艳,

“爷爷!”江云舞乖巧地走到江老爷子身边,挽着他手臂:“我们可以出发了。”

“阿团今晚真漂亮。”江老爷子满意的夸道。

一旁的江清薇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也很嫉妒和怨恨。

就因为她不是江家亲生的,她需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才换得爷爷的认可;而江云舞,即使她以前那么顽劣不堪,无数次让江家丢脸,爷爷却始终没有对江云舞彻底失望,很多时候,都宠爱偏袒着江云舞。

她恨,都21世纪了,爷爷还那么思想封建。

血缘真的那么重要吗?

爷爷知不知道比起血缘,能力优秀对江家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江老爷子安排了两辆车,江云舞跟老爷子一辆,而周雪琳则跟江清薇一辆。

车子直接开往温贺两家订婚的酒店,爷孙俩也聊了一路。

到了酒店,江家送上贺礼之后,便进入宴厅。

江老爷子跟几个同龄老友聊在一起,而周雪琳也被几位富家太太拉走了八卦;江清薇并不想跟江云舞站在一起,那样江云舞会抢了她的风头,假意交待了几句,就走开了。

即使江云舞以前名声不堪,也不乏有贪图美色的富家少爷上前攀谈。

然而江云舞一个看穿的淡漠眼神,让他们心里发毛,不敢上前。

今晚的订婚宴,跟温家关系很好的沈家,在被必须邀请的名单内。

但由于半个月前,沈若澜不幸被害,江云舞不知道沈家和顾家会不会出席。

她的目光多次扫过宴会大厅。

终于,看到顾允承跟沈若瑶那对狗男女一前一后地出现!大概是为了在人前做做样子,顾允承和沈若瑶今晚的衣装打扮比较低调朴素,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

“茵彤姐,贺先生,恭喜!我代姐姐祝你们白首齐眉鸳鸯比翼,青阳启瑞桃李同心。”沈若瑶眼睛有点儿红,勉强撑起微笑祝贺道。

“谢谢!”

提到好朋友,温茵彤忍不住红了眼眶,有些想哭。

半个月前,澜澜还说此次去M国出差,顺便把为她特别预定的新婚礼物带回来,却没想到……

相比沈若瑶,顾允承的祝贺简洁了许多:“茵彤,贺总,恭喜!”

温茵彤看着眼前温润俊雅的男人,想到他半个月前才失去了心爱的未婚妻,今天却不得不振作代表顾家,来参加自己的订婚礼,她便心疼难受不已。

觉得上天太残忍了!

想安慰几句顾允承,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温茵彤心里有不少话,最终只化为两个字:“谢谢!”

就在不远处。

江云舞看着虚情假意的顾允承和沈若瑶,还有被蒙在鼓里的好友温茵彤,心里恨意滔天,双手用力攥成拳头。

而宴会另一角,江清薇的视线一直注意着江云舞的一举一动。

她一副发自内心赞美的语气:“云舞姐姐今晚真的好美,都快把订婚主角风头给抢了。”

想到在礼服店那天被江云舞打脸,上次被当众嘲讽她没有品位,陈菲儿心里恨死江云舞了!

陈菲儿狠狠咬着牙说:“之前我还纳闷她为什么削尖了脑袋挤来参加宴会,现在终于知道了,她今晚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一看就是来招锋引蝶的。青薇你看那边,京都最风流的阮少一个劲儿看往她那瞧,她装模作样、欲擒故纵勾引男人的样子真恶心!”

语气里透着浓浓酸味儿!

实际陈菲儿以前几次搭讪阮少,对方连个眼神都不给她!

江云舞心思都在温茵彤身上,她能感觉到好友今晚并不是很开心,可能是想到了沈若澜。

她身为温茵彤最好的朋友,如今却订婚宴上无法以好朋友的身份送上祝福……

但她会亲手将准备已久的礼物送给温茵彤!

宾客陆陆续续到齐了。

江云舞逮着温茵彤短暂的空闲,朝她走去。

“温小姐。”江云舞轻和的语气透着一丝复杂,从精致的包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祝你订婚快乐!”

代表整个江家的礼物在登记来宾时就送上了,这是她单独送的。

“谢谢你,江小姐!”温茵彤先是惊讶,接着郑重道谢,并双手接过这个正方形的礼盒。

她比江云舞要大七八岁,没有一块儿玩过,见江云舞特地送她礼物,不免感到惊讶。

温茵彤正准备将礼物交给温家的人拿去放好。

“温小姐,你看看喜不喜欢这份礼物?”江云舞阻止道。

“……好。”温茵彤迟疑了下。

想到江云舞在上流圈子的名声,她深吸一口气,做了个心理准备,才慢慢地将扯开包装礼盒的绸带。

打开礼盒盖子,看到礼物的一瞬间,温茵彤的眼睛迅速红了,看着江云舞,红唇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呃……温小姐不喜欢这份礼物?”江云舞佯装神色紧张地问。

温茵彤摇头否认:“不,我很喜欢这份礼物,谢谢你!江小姐。”

这是一条华丽奢贵的项链,专门搭配礼服出席宴会的,她曾无意间在故友沈若澜的平板电脑上看到过这款珠宝的设计图。

当时还特别喜欢。

所以,看到这条项链才会这么震惊。

“温小姐喜欢就好。”江云舞松了一口气笑了笑。

温茵彤伤感归伤感,但还是脑子清醒的:“江小姐,我记得江家已经送过礼了,你为什么还单独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