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被三个老板玩弄 影后的秘密1v2

时橙走的匆匆忙忙,在包里翻找着医疗卡,不小心和迎来的人撞上,包从手里飞了出来,包里的东西散落一地。

她赶紧道歉,蹲下去将东西都捡回包里。

口红刚巧和相撞那个人的病历挨在一起,不经意瞥见病历本上的名字时,时橙浑身僵硬,‘产检报告书’几个黑体的粗字更是刺疼了她的眼睛。

浅蓝色的纱裙拖曳到地上,接着,一只纤纤素手便将那产检报告书给拾了起来,甜美而轻柔的嗓音中充满歉意:抱歉,你没事吧?

时橙抬眸,面前的女人正是国际名模——伊姿纯!

近距离的看,伊姿纯明艳动人,浑身充满一种优雅知性的气质,娇艳脸蛋上带着自信而温婉的笑容,在看到时橙时,眼中多少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没看路才撞到了你。时橙笑了笑,快速的将东西都塞回包里,没想到能在这碰到伊小姐,真是我的荣幸。

见时橙这么喊自己,伊姿纯的眼神一下就变得复杂起来,小橙儿……你非要和我这么生疏吗?

伊小姐你说笑了,我们从不认识,何来的生疏一说?时橙笑着说,一点都不想提起以前的事,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走了。

话说完,时橙就挎着包步伐匆匆的离开,完全无视她的的存在。

一直到时橙的身影在拐角处消失不见后,伊姿纯脸上的笑才一寸寸的冷了下来,瞥见掉落在花盆边的文件时,她弯腰捡了起来。

离婚协议书!

将那几张白纸上的内容都看完后,伊姿纯不太好看的脸色便骤然冷了下来,纤长五指几乎要将白纸给拽烂,声音咬牙切齿。

原来,他们两个到现在还没有离婚!

去一楼拿了药后,时橙出去找两个小家伙。

却没想到蔚沂南竟然来了,背对着他的男人俊朗挺拔,熟悉的背影让时橙眉眼一跳,匆匆跑了过去。

妈咪!小萝莉最眼尖,看到时橙跑过来时,兴奋的朝她挥舞着小手。

时橙在蔚沂南面前站定,多少有些错愕:蔚学长,你怎么来了?

晏微这个叛徒,自个不过说带瑶妹去医院检查,她就立刻把消息告诉了蔚沂南。

你一个人带着他们两个在医院奔波,我不太放心。蔚沂南笑道,好像当旁边的男人不存在一样,嗓音温柔:等下去我那吃午饭。

好呀好呀!我要去蔚叔叔家吃饭!还没等时橙开口拒绝,小萝莉就猛点头,软乎乎的两手搂着蔚沂南的脖子,妈咪说叔叔做的饭可好吃了!

小萝莉的话刚落,时橙便觉得身边的空气徒然一冷,僵硬的转过头,对上的就是傅晋臣那双似笑非笑的眼,让她瞧的有些心慌,不自然的撇开头。

阿臣。这时,伊姿纯袅娜娉婷的走过来,亲昵的挽上傅晋臣的胳膊,老友一般的和蔚沂南打招呼,蔚学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蔚沂南笑着,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些疏离,恭喜你和傅少订婚。

伊姿纯望了望身边的俊雅男人,抿唇甜蜜地一笑,谢谢,到时候还请你跟小橙儿过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

伊小姐,还是请你叫我时橙。时橙笑盈盈的说,明亮的眼中带着厉色:我不太喜欢不熟的人这么亲昵的称呼我。

伊姿纯脸色一僵。

始终没有说话的傅晋臣瞟了时橙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伊姿纯身上,淡淡道:不是说等下还有一个通告吗,走吧,我送你过去。

好,那就麻烦阿臣你了。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时橙不由攥拳,心里是满满的苦涩。
她跟傅晋臣在一起那么久,每次说去哪玩或者送她去哪个地方,他总是推辞,让家里的司机开车送她去,到了伊姿纯这里,态度却完全变了。

小橙儿,你……看到时橙略显苍白的脸色,蔚沂南心里咯噔一跳。

啊?我没事。时橙赶紧回神,故作轻松的冲蔚沂南笑了笑,学长你放心,我不会在一个人身上吃两次亏的,而且,也不会再那么掏心掏肺的喜欢他。

蔚沂南抿唇。

是吗,可是小橙儿,你的眼神不是那样告诉我的。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重新追求时橙,不管时橙心里还有没有傅晋臣,他是绝对不会再给傅晋臣那个机会,一点点都不会!

去商场买了一些蔬果后,蔚沂南带时橙和小家伙来到自己现在所住的公寓。

干净整洁的公寓让时橙抿唇笑了笑,打趣道:没想到学长读书时的生活作息井井有条,现在也没改变多少,像个贤妻良夫一样。

没办法,这些事我不做也没人做。蔚沂南围上卡其色的围裙,眼神灼热而缠绵的注视着时橙,我一直很希望能跟心爱的女孩一起做做家务,遛遛猫。

时橙愣了两秒,飞快的撇开头去,耳根泛红。

哎呀,蔚叔叔家还养小猫咪了嘛?时靖瑶一听到蔚沂南的话就立刻跑上来,眨巴着大眼睛,在哪呢,瑶妹好喜欢小猫咪的!

在朋友家寄养着。蔚沂南把时靖瑶抱起来亲昵的亲了亲,笑道:瑶妹要是喜欢的话,叔叔改明儿把它带回来,好不好?

时靖瑶重重的点头:嗯嗯,我保证对它比对哥哥还要好!

窝在沙发里自娱自乐的时靖希脸色一黑,时小妞,你拿猫跟我比什么啊!

真是够了!

蔚沂南不是游戏控,但是收藏了不少游戏光碟,比如求生之路,口袋妖怪这些经典的游戏光碟,恰巧还有PS3游戏机,立刻让两个小家伙钻他卧室不想出来了。

时橙也不好意思干站在那,遂去厨房给蔚沂南打下手。

一时间,厨房静的只有洗菜和切菜的碎碎声。

蔚沂南弯腰站在流理台边,握着菜刀的大手修长而骨节分明,仿佛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余光却不断瞄向身边的小女人。

纵使四年多不见,她还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她,盈盈动人。

只是少了一份少女青涩,多了一份成熟。

或许是嫌厨房的空气太沉闷,又或者是自己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憋不住,蔚沂南开了口,小橙儿,你为什么不告诉傅晋臣这件事?

哪件事?

关于两个孩子的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时橙抿了抿唇,笑得淡然:这是我的孩子,我一个人养就够了,不需要他插手,再说了,我再也不想踏进他家门半步。

蔚沂南切菜的动作一顿,稍刻便恢复正常。

以前的时橙乖顺如猫,骨子里却有一副倔劲,疯狂爱着那个叫傅晋臣的男人,什么事都以那男人为主,甚至为了帮助傅晋臣夺得傅家主权而不惜嫁进傅家。

时橙和傅晋臣的婚礼低调极了,低调到时橙仅仅邀请了晏微参加,也是托晏微的帮忙,蔚沂南才看到让自己心痛的一幕。

自己最喜欢的女孩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走进殿堂。

想到以前的种种,蔚沂南就拧起眉来,偏头望向时橙,一字一句的问:小橙儿你告诉我,当初你的离开是不是和傅晋臣有关?

时橙身子一僵,好半会,细弱又隐忍的声音才飘进蔚沂南的耳朵里:哪怕他对我再冷漠再不关系我也不会怪他,但是我忍受不了他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以前看到的画面好像历历在目,让时橙唇色泛白,神情却不悲不喜:既然他那么想跟伊姿纯在一起,我何不成全他们,免得做讨人嫌的那个。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去国外!当猜想被证实后,蔚沂南气急了,紧捏着时橙的肩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他的语气悲痛,让时橙心生愧疚,小声嗫嚅道:学长,对不起

她当时只想着逃,没顾忌那么多。

遂不及防下,整个人便被蔚沂南给紧紧抱紧怀里,时橙怔住,仿佛感到蔚沂南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小橙儿,为那个男人付出那么多,你觉得值得吗?

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在不停的寻找你,好怕你会永远从我生命力消失。我很爱很爱你,一点都不比你爱那个男人的感情少,为什么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呢?

学长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重头再追你一次!蔚沂南捧着她的小脸,很是认真,我会把瑶妹跟靖希当做我自己的孩子,让他们拥有一个最幸福的家庭。

时橙咬唇,刚想开口,蔚沂南却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心里的痛,我也绝对不会勉强你,我只是求你不要拒绝的那么干脆,给我一点小小的希望,可以吗?

男人眼中的希翼如同摇曳的烛火,好像随时能灭掉。

时橙闭了闭眼,轻点头:好,给我时间,我会试着说服自己。

蔚沂南心中大喜,紧紧将她搂在怀里。

不急,他不急。

六年都等过去了,这点时间算什么呢?

因为玩游戏玩的太疯狂,两个小孩连午饭都不想吃,最后被时橙暴揍一顿,一人顶着一个小山包,老老实实的坐在餐桌旁吃饭。

下午趁着日头不大,蔚沂南带时橙和小家伙们出去逛街。

时靖瑶可疑的发现,妈咪和蔚叔叔好像突然变得很好,而且妈咪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悄悄去问自家哥哥:哥哥,你说蔚叔叔什么时候会娶妈咪呀?

娶什么娶,时小妞你脑子秀逗了吧?时靖希一脑门的黑线。

他老子又没死,干嘛要别人来当自己老爸啊!

可是蔚叔叔很帅呀,还有钱。小萝莉歪了歪头,说的头头是道:他要是跟妈咪结婚的话,一定是个很疼瑶妹的爸比,会很喜欢瑶妹的!

傻,没听说后爸都不好吗?时靖希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恐吓她:而且蔚叔叔是因为要跟你妈咪结婚才讨好你的,到时候肯定不喜欢你!

哥哥好坏!小萝莉都要被气哭了,瘪着一张小嘴反驳着:才不是那样,蔚叔叔很喜欢我的,到时候肯定不会喜欢讨厌人的哥哥!

时靖希撇嘴,哼了一声:我又不要他喜欢,那么在意他的看法干嘛!

小萝莉立刻止住哭声,好奇的看着他,那哥哥你喜欢谁?

喜欢那次在机场碰到的那个男人,看着就比你家蔚叔叔有钱。

时靖希这么一说,小萝莉立刻想起就是早上在医院遇见的那个叔叔,嘟着嘴:那个叔叔也很帅,可是,可是妈咪好像不喜欢他,怎么办呀?

时靖希往前看了看,见蔚沂南陪在时橙身边挑选衣服时,立刻拉着时靖瑶在就近的沙发坐下来,我查查看,看看那个叔叔是做什么的。

早上时靖希偷偷对着傅晋臣拍了一张,这会直接把照片放上去一搜索,密密麻麻的各种文字资料就出现在平板主屏上,时靖希逐一往下看去。

小萝莉也伸长脑袋往平板上看,皱着小眉头:哥哥,这个字是传吗?

笨蛋,这读傅!

哦哦,原来那个叔叔叫傅晋臣吗?

看到后面,时靖希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惊愕:这是我老子?!

什么呀?时靖瑶迷迷糊糊,不太清楚自家哥哥再说什么,只是好奇的问:哥哥,你到底查到这个叔叔是做什么的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