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时橙怔然,随后笑了笑:微微,我只是把他当做哥哥而已。

哥哥,哥你个头!晏微劈头对着她骂,被气得不轻:人家蔚学长喜欢你那么多年,你却说把人家当哥哥,气都能把人气死!

当初你一声不吭的离开,蔚学长拼了命的寻找,到现在都不肯放弃,一颗心还挂在你身上,身边没一个女人,几乎被身边的亲朋好友以为是GAY!

时橙尴尬,拼命想要避开这个话题,老是扯东扯西,晏微被她打断几次很恼火,干脆闭口不说话,手底下却悄悄有点别的动作。

等一顿火锅吃完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

晏微借着自己喝了点啤酒不能开车,带着时橙和两个小奶娃在路边等计程车,没想到,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卡宴就在她们面前停了下来。

下车的年轻男人身姿俊朗,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平面眼镜,看起来儒雅俊秀,迈开长腿往这边走来,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欣喜:小橙儿……

时橙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有点懵圈:学,学长?

蔚沂南重重点头,本想狠狠抱一下时橙,后来又觉得自己这动作太不礼貌,遂抬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嗓音温柔: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呢?

时橙垂头。

她是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蔚沂南。

小萝莉正在观看,见这个叔叔摸妈咪头时,忍不住去和自家哥哥说:哥哥,你说这叔叔干嘛摸妈咪的头,是喜欢妈咪吗?

不知道,但是他挺有钱的。时靖希说,一双锐利的眼睛从上往下的把蔚沂南打量了一遍,那身昂贵西服和腕表让小家伙眼睛亮了亮。

不过,先前在机场看到的那个好像更有钱!

晏微实在受不了这两人对视却都不说话的样子,装作不小心的碰到时橙,导致时橙往前扑,整个人直接撞进蔚沂南的怀里。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住。

不远处的红绿灯尽头,马路边停靠着一辆银色宾利,车内的男人在看到两人相拥的一刻时,眉眼狠狠一跳,搁在窗外的修长指头摁灭手中的香烟。

面色阴沉如水。

阴鸷的目光盯着相拥的那两人看了足足有三秒,傅晋臣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哼,直接启动车子离开这里,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扑到蔚沂南怀里的时橙浑身僵硬,极快的从他怀里爬起来,学,学长对不起!

小女人那身淡雅的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柔软身躯离开他怀的时候,让蔚沂南心里多少有点失落,脸上却保持着笑意,没事,你们是要准备回去吗?

是啊,哪晓得刚巧碰到蔚学长你。晏微笑嘻嘻的凑了上来,既然这样,不如麻烦蔚学长你送我们回去,怎么样?

时橙暗地里掐了她一把,扭头过去和蔚沂南说道:学长不用麻烦你了,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们住的有点远,还是打车回去。

没事,刚巧我也顺路。蔚沂南笑道,眼眸却紧紧盯在时橙脸上,仿佛看她怎么都看不够似的,况且这么晚了,我也不放心让你们两个美女在这里等车。

炽热的目光让时橙低头,微微咬唇。

小萝莉抱着她的小腿,声音软绵绵的:妈咪,咱们到底走不走呀?

她一出声,蔚沂南才发现,原来时橙身边还跟着两个萌萌的小奶娃,小萝莉那一声妈咪多少把他给震慑住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时橙摸了摸时靖瑶的脑袋,发现蔚沂南是一副怔然的模样时,抿唇笑了笑,和他说道:蔚学长,这两个都是我的孩子。

蔚沂南看了看时靖瑶跟时靖希,小心翼翼的问:亲生的?

见时橙点头,蔚沂南一颗心逐渐沉了下来,再去看了看时靖希,他发现这小男孩和那男人还挺像的,一脸苦笑:小橙儿,你……

离开五年,回来却带着那男人的孩子。

后来,蔚沂南什么也没多问,只是开车送时橙几个回去。

半途中晏微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匆匆离开,车内的时橙和蔚沂南默默无言,反倒是时靖瑶的大眼睛在蔚沂南身上转啊转的,觉得这叔叔特别的帅。

二十分钟后,车子抵达时家的小洋楼。

蔚沂南目送时橙牵着两个小家伙进去,充满柔情的眼眸盯在时橙纤美的后背上都没离开过,正发神,却见那个小萝莉挣脱时橙的手,迈着小短腿往他这跑来。

小萝莉粉嫩粉嫩的样子让蔚沂南心生喜爱,蹲下来摸了摸她的脑袋,还没开口,小萝莉就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蔚叔叔,你想当我爸比吗?

蔚沂南怔住。

难道,时橙还没把这两个小孩的事情告诉傅晋臣吗?

妈咪说爸比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但是瑶妹知道,爸比肯定是不要我们了。蔚叔叔你喜欢我妈咪对不对,那你把她娶回家好不好?

小萝莉拉着蔚沂南的衣角摇晃,声音又软又萌:蔚叔叔你长得帅又有钱,还对妈咪那么温柔,我跟哥哥都很喜欢你,你当我们的爸比好不好?

蔚沂南内心挣扎,许久许久,才冲小萝莉笑着:好。

小萝莉重重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边跑边冲他挥了挥手:蔚叔叔晚安!

晚安。

虽然不知道时橙为什么要向傅晋臣隐瞒这事,但是有个这么好的机会,蔚沂南绝对不会放弃,哪怕日后傅晋臣知道了,他也不会再退让半分!

回到家里后,两个小孩就如脱了缰的野马,把整个客厅搅的乱七八糟,时橙凶了几次都没用后,只好放纵他们玩着,去楼上收拾晒洗的衣物。

她刚把叠好的衣物放进衣橱柜里,小萝莉就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小手捏着一个艳红色的小本本,妈咪妈咪,这个是什么东西呀?

看到小小的红本时,时橙脸上的笑意一僵。

妈咪,你怎么啦?或许是察觉到时橙脸色不好,时靖瑶赶紧说:瑶妹没有乱翻东西哦,是它自己从书里掉出来的。

妈咪没事。怔了好几秒,时橙才伸手将那个红本本拿了过来,摸了摸时靖瑶的小脑袋:瑶妹自己去玩吧,妈咪等下给你放热水洗澡。

目送时靖瑶离开后,时橙看着手中的小红本,微微发怔,纤细的指头在红本边缘摩擦了好久,才慢慢将其翻开来。

照片中倚靠在一起的年轻男女让她看着看着,眼眶便酸涩了起来,模模糊糊地,似乎就看到傅晋臣那双深邃淡漠的眼眸,含着冷笑的瞧她。

当时离开的太匆忙,倒是把这事给忘记了。

看来,她得再往傅晋臣那跑一趟了。

傅总出差去了?时橙手拿一份文件,满脸惊愕的看着傅晋臣的秘书琳达,还没从她的话里回神,那傅总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她想尽快把这个给他签了,好让自己的生活也轻松点。

抱歉,这个行程是傅总自己安排的,我不太确定傅总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知道,谢谢。

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夹,时橙唇角扬起无奈的笑。

又得等了。

后面一连几天,开会的时候时橙都没再见到傅晋臣,本想着他应该周一会回来,碰巧那天时靖瑶发烧了,时橙只得跟公司请假,带着小闺女去医院看病。

好在只是小发烧,吃两天药就可以了。

时靖瑶活蹦乱跳,根本就不像发烧中的小孩,等时橙去拿药时,就屁颠颠的跟在自家哥哥后面,好奇的看着他玩弄平板电脑:哥哥,那些蓝色的小蝌蚪是什么呀?

别人的坐标。

小萝莉哦了一声,那哥哥你查人家坐标干嘛?

时靖希不耐烦极了,瞪了她一眼:你不能自个玩去吗,老粘我这干什么!

小萝莉瘪了瘪嘴巴,有点落寞的坐到旁边去。

哥哥真小气,陪她玩一会都不行!

后来时靖瑶见有个卖气球的小推车停在长椅不远处,各种卡通造型的气球吸引不少小朋友过去围观,她也颠颠的凑了上去,眨巴着大眼看这些气球。

有超人的,蝙蝠侠的,哪吒的各种欧美或者国内的英雄都有,看的小萝莉眼睛都花了,等小朋友门买了气球兴冲冲的离开后,就剩她一人站在仰头看着。

老板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家伙,你想要一个吗?

时靖瑶点了点头,一直盯着那个大白气球不放,可是妈咪去拿药了还没出来。

老板见小萝莉这么可爱,本想将那个气球送她,一只修长大手却抢在老板前面把那个大白气球从钩子上拿下来,顺便递了二十元给老板。

时靖瑶眨了眨眼,发现这个穿黑衬衫的帅叔叔正是上次在机场见过时,欣喜的叫了起来:你是上次在机场的那个叔叔!

傅晋臣嗯了一声。

他刚巧陪人来医院,看到这小萝莉眼巴巴的瞧着气球,好像很想要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的,直接走过来把气球拿下来给她。

谢谢叔叔!时靖瑶甜甜的笑着,把气球接了过来。

甜糯糯的软音让傅晋臣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拿手在她小脑袋上摸了摸,声音是他自己都难见的轻柔:小家伙你一个人来医院的吗?

不是哦!小萝莉摇了摇头,是我发烧了,妈咪带我来医院看病。不过妈咪说拿药跑上跑下的太麻烦,就让我跟哥哥在这里等她。

说着,时靖瑶仰头去看傅晋臣,哇哦了一声,大眼睛亮晶晶的:叔叔你长得可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还要帅呢!

甜甜的话让傅晋臣心里非常受用,眼底涌现浅浅的笑意,刚想开口说什么,身后便传来另外一个男人温柔的呼唤声:瑶妹。

熟悉的声音让傅晋臣眼色顿时一冷,颀长的身姿站了起来。

小萝莉在看到走过来的蔚沂南时,赶紧迈着小短腿往他哪跑去,等蔚沂南将自己抱起来后,便重重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蔚叔叔,你怎么来了呀?

因为蔚叔叔想咱们瑶妹呀!蔚沂南温柔的笑着,伸手捏了捏小萝莉的鼻子,那种父女间的亲昵让傅晋臣狭长的眼眸眯了起来。

为什么这小家伙喊蔚沂为‘叔叔’?

蔚叔叔,我碰到一个很好很好的叔叔,他给我买了气球哦!时靖瑶说,晃动着手中的大白气球,而且这个叔叔先前还在机场扶了我一下,可好了!

蔚沂南笑着,目光往傅晋臣那看去。

其实他过来时就发现傅晋臣了,只是装作看不见而已,见瑶妹提起,只好抱着人往傅晋臣那走去,礼貌的打招呼:傅少,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