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作案po桑如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傅晋臣颀长的身躯深陷沙发中,目光阴鸷的盯着电脑屏幕。

年轻女人娇艳如花,脸上扬着浅浅的笑,目光温柔的凝视着眼前那个手捧鲜花的男人,甜蜜娇羞的模样让傅晋臣面色阴沉如水,长臂一伸。

啪!地重重一声将笔记本给合上。

这还没离婚呢,她就迫不及待的给他戴绿帽子了?

阿臣。着一袭高订长裙的伊姿纯推门进来,见傅晋臣沉默的窝在沙发中时,纤细的双臂搂在他脖子上,杰勒米总监想请你吃午饭,去吗?

傅晋臣眼神一沉,薄唇微微掀开:滚。

阿臣……伊姿纯想说什么,那只如钳般的大手便狠狠拽着她的手腕。

男人阴沉的目光紧紧盯着她,嗓音冷的令人发指:姿纯,别挑战我的耐性!

伊姿纯勉强一笑,提着裙摆匆匆离开。

直到出房间后,伊姿纯才放慢了些脚步,两手紧紧捏着裙摆,刚刚被傅晋臣拽住的手腕似乎在隐隐发疼。

外界都传傅家二少和国际名模简直是天生一对儿,恩爱无比,只有当事人伊姿纯自己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傅晋臣让人制造出来的新闻话题而已。

就连轰动全国的订婚,也是他策划的。

从以前到现在,他从来只把她伊姿纯当做工作上的工具,从无情爱!

她跟了他七八年,见证他的崛起,从他那得到一切梦寐以求的东西,偏偏最渴望的东西却被那个叫时橙的女人给抢走了!

时橙……

这个简简单单的名字让伊姿纯恨得咬牙,明媚的眼中尽是妒忌和怒火:我一定要让你跟阿臣离婚,亲手将你给毁灭掉!

一定!

时橙连着一个星期都泡在公司里,终于将国外那位大客户需要的珠宝款型全部设计出来,并且带着助理亲自去国外和客户洽谈,成功拿下这笔大订单。

回来将设计图交给设计部的同事后,时橙心里松了一口气。

终于能好好休息几天了。

周日上午,时橙把两个小家伙交给晏微照顾,让蔚沂南陪同自己去蓝海监狱。

经过一系列检查,时橙拿着带给父亲的东西,在探监大厅等候着。

不一会,就见穿着黑色条纹囚服的中年男人在狱警的押送下来到她所在的窗口。

在监狱呆了五年,时父熬的头发近乎全白,全然没有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背微微驼着,像个老头子一样,浑浊的眼睛在看到玻璃外的时橙时散发出一些光亮。

时父嘴唇微颤,目光爱怜的看着时橙:橙橙……

看到不过五十岁的父亲苍老成这幅模样,时橙红了眼眶,语气哽咽:爸,我这么久没来看你,你不怪罪我吧?

没事,爸知道你很忙。时父说道,把时橙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圈,浓黑的眉微微皱起:橙橙你怎么瘦了那么多,是不是你妈没照顾好你?

妈妈?

时父这话让时橙浑身一颤,脸上划过一抹痛苦之色。

不过很快,她就掩饰好自己的情绪,抿唇笑道:怎么会呢,妈妈隔三差五都会煲汤给我喝,只是我想保持身材,所以吃的很少。

那也不能不吃饭吧?对于时橙这种做法,时父不是很赞同,瞪了她一眼,胖点怎么了,晋臣那小子要是敢欺负你的话,出去我饶不了他!

时橙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关于母亲,还有自己跟傅晋臣的事,这么多年她一直没告诉时父。

后来,时橙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

直到探访时间到了后,时橙才依依不舍的跟时父挥手,红着两眼说道:爸爸,好好照顾自己,到时候我来接你回家。

时父是巨额贪污,当初法院判刑20年,时橙这几年一直在找人打官司,加上时父在监狱表现良好,一再减刑,明年六月就可以出监狱。

爸爸知道,爸爸只是担心你。时父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年来,爸爸一直在担心你跟晋臣过的好不好,总是怕你受欺负,怕傅家的人会冷落你。

爸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什么,爸爸竭力全力都要给你弄回来,唯独爱情这事爸爸管不了,你既然选择了他,爸爸也只能接受,希望他能好好对你。

时橙怔怔的看着自己父亲:爸爸

时父任凭狱警重新给自己带上手铐,跟着狱警走时,还不忘回头看看时橙,脸上带着深深的愧疚:橙橙,你跟妈说我对不起她,这几年让她受苦了。

随着时父的话在耳边消散,那个时橙紧紧盯着的背影也逐渐消失在铁门后头。

出了监狱回到车上后,时橙忍不住嗷啕大哭起来。

蔚沂南心疼极了,将她搂到怀里来紧紧抱着,小橙儿,这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时橙揪着他的衣领,狠狠哭着:当初要不是我非要嫁给傅晋臣,爸爸就不会挪用公款,妈妈也不会被气得心脏病复发。

乖,这些都过去了,不要想那么多。蔚沂南安慰着,替她拭去眼泪:我跟瑶瑶还有靖希会一直陪着你,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时橙窝在他怀里,无声的痛哭着。

她当初为什么那么傻,为了一个男人跟最爱她的父母对抗?

哎,那个经常开豪车来接时总监的男人是谁呀,长得好帅!

听说是银河证券的负责人,身价上亿呢,富豪圈有名的单身汉!

哇塞,真羡慕时总监,居然能找到这么一个优质男!

自从蔚沂南每天下午五点半准时在鸿基大厦门口等时橙后,长相俊朗文秀的他就被卡奈尔的一群女性给盯上了,天天不停给的八卦,甚至把他的一切资料都扒出来。

甚至,看时橙的眼神也越发的嫉妒和羡慕了。

这让时橙多少有些无奈。

蔚先生,咱能不这么高调吗?坐上车后,时橙冲驾驶座的男人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吐槽道:现在公司那帮女人恨不得拿眼神把我给戳死。

蔚沂南轻轻一笑,改明我订些下午茶让人送到你公司,请你们同事吃。

别别!时橙赶紧拒绝,想到公司那群善妒的女人就冷汗直冒,他们不仅不会领情,说不定还以为我是炫耀男朋友大方有钱,更要气死了。

她的话让蔚沂南唇边扬起好看的弧度,单手开车,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她的小手,眼中满满的欣喜和笑容是掩盖不住的,小橙儿,我喜欢你这个称呼。

我,我有说什么吗。时橙撇开头,耳垂逐渐泛红。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银河证券门口停下。

这个点银河证券的员工都走的差不多,只有少数员工在忙碌,看到自家老板再次回来还带着一位大美女时,纷纷笑着打招呼,眼神极其暧昧。

时橙一路扭捏,跟着蔚沂南来到他的办公室。

蔚沂南的办公室宽敞大方,除了办公用品,基本没其他杂物,桌面上养着好些多肉植物,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他将搁置在书桌上的精致礼盒拿给时橙。

是什么?时橙好奇的问,并且打开盒子。
礼盒中叠放着一件星空蓝的长袖礼服,时橙拿出来轻轻一抖,礼服上点缀的各色星星粉好似要飞起来一样,如光般梦幻,让她不由眼前一亮。

翻看到设计师的独特logo时,时橙讶异的望向蔚沂南:瑞曼大师的作品?

瑞曼大师崛起于七十年代,一直是时尚界举重若轻的大人物,作品得到过不少世界大奖,每一件作品都让人趋之若鹜,爱的不能自拔。

时橙之所以选择服装设计行业,也是受了瑞曼大师的影响。

嗯,去试试吧。蔚沂南笑道。

看到时橙这幅喜欢的模样,他就知道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瑞曼大师从时尚界退出好几年,个人品牌Rememm一直交由自己的儿子打理,偶尔心血来潮也会接一两个单子,横空出世的每一件高定都让人眼红不已。

蔚沂南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才把瑞曼大师约到,请求他帮自己定做一件礼服。

这礼服去年就拿了回来,一直都被他好好珍藏着,近日才拿出来。

几分钟后,时橙从休息间走了出来。

拖曳大摆礼裙让时橙身姿越发高挑修长,明眸皓齿,娇艳的唇微微咬着,优雅中却带着小女人的羞涩,一时间让蔚沂南有些看呆了。

时橙提着裙摆朝他走去,咬唇问道:怎么样?

很美。蔚沂南长腿一迈,俊朗的身姿便站在她面前,目光中充满温柔,轻轻抚着她娇嫩的脸庞,宴会当天,你一定是最瞩目的那个!

他微微弯腰,离她越来越近,呼吸轻轻浅浅的洒在她脸上。

在蔚沂南薄唇要亲上来之际,时橙却微微偏头,那吻就落在她的脸庞上。

时橙往后退了两步,两手紧紧抓着裙摆,很是无措:沂南对不起,我

蔚沂南眼中滑过失落,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抬手在她头上揉了揉,笑道:没关系,我会等到你接受我的那天。去换衣服吧,我们回家吃饭。

时橙点头,落荒般的往休息间跑去。

望着时橙进去休息间的背影,蔚沂南不觉攥拳,心痛多过失落。

她还是没能接受自己。

……

姜颖儿的订婚宴?晏微翻来覆去的翻看那张红色邀请函,一副感到很稀奇的样子,她不是一个月前才跑去国外堕了胎吗,这就找到男人结婚了?

微微!时橙偏头去看晏微,多少有些无奈:你就不能不这么八卦吗?

谁稀罕八卦她啊!晏微撇了撇嘴,哼道:这女人仗着自己有个有钱的老爸就在学校胡作非为,老是跟别人抢男人,一点脸不要!

时橙微微叹气。

姜颖儿跟蔚沂南是同一届的,这次订婚邀请了蔚沂南去参加,时橙不太想跟姜颖儿那群人打交道,但是考虑到自己现在算是蔚沂南的女朋友,不得不硬着头皮去。

小橙儿,这女人当初追不到蔚学长可是一直对你怀恨在心的。晏微将邀请函扔给时橙,用眼神警告她:她要是敢动手的话,你可千万不能给我怂了!

时橙笑了笑:我知道。

只是几个小时的订婚宴,她到时候尽量避开她们就是了。

妈咪,你跟蔚叔叔要去参加什么宴会?小萝莉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睁着大眼兴致勃勃的问时橙:我跟哥哥能不能去呀?

看起来很气派的样子也,爸比也会去吗?

不能!时橙一口拒绝,从小萝莉软乎乎的爪子里抽出邀请函,你跟哥哥就在家呆着,没事跟干妈一起出去玩也行。

哼,妈咪真小气!小萝莉瘪着嘴巴。

自从回国后,都是干妈带他们出去活动,妈咪整天说忙忙忙的,却总是偷偷跟蔚叔叔出去约会,这样爸比的地位不是岌岌可危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