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弄坏你txt下载电子书,疯狂的肥岳交换

被打断会议的傅晋臣抬头望会议室门外看去,恰巧,年轻女人也望向了他。

电火石光间,四目相对,时间仿若静止。

清楚看到女人的容貌时,傅晋臣面色一沉,身上的冷冽之气更加重了一分,仿佛对她的人,以及她的突然出现感到很不悦。

他没想到,公司说从国外高薪聘请回来的首席珠宝设计师竟然是时橙!

时橙亦是怔然,她全然没想到,傅晋臣居然是卡奈尔珠宝的最高执行人,这么说来,她以后不是会成为他的下属吗?

两人眼神在空中交汇,可是谁也没有说半句,一时间弄得会议室间的气氛有些尴尬,众人纷纷私语,心想这新来的总监是不是和老总认识。

对视约莫五秒后,时橙首先收回自己的视线,嘴角扬起温婉笑意,从容不迫的走进会议室,向大家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设计总监——时橙。

嗬!

会议室的众人狠狠吸着凉气。

谁也没想到,新来的设计总监竟然是个肤白腿长,年轻貌美的女人!

淡定的介绍完自己后,时橙见主位右侧的那个位置是空着的,直接过去坐下来,伸手撩了撩耳边的发丝,冲台上的傅晋臣道:傅总,您请继续。

娇美脸上带着浅淡微笑,仿佛对什么事都不慌不忙,时橙淡定自若的模样让傅晋臣眼眸微微闪动,继而接着刚刚的话题说。

新珠宝拟定今年年底上市,已经吩咐工厂做了两套样板出来。说着,傅晋臣让秘书换下一张图,这两款珠宝就由国际名模伊姿纯小姐代言。

伊姿纯代言卡奈尔新珠宝?

时橙翻看了一下手中的资料夹,再抬眸去看了看投影仪上的大美人,不知怎么地竟有些想笑,唇畔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她唇边笑容散开的极快,却也被傅晋臣捕捉到,沉了沉脸,傅晋臣那双深邃的眼眸望向时橙,嗓音凉薄:时总监,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是没有。时橙说,在大家疑惑总裁为什么要这么问时,她甜美的嗓音又响起,带着几分打趣,我只是觉得伊小姐不适合做这个代言人。

她的话刚落,众人看怪物一样的目光便投向了她。

老板推自己未婚妻做公司新产品的代言人,就算不适合你也不能说出来吧?

哦,是吗?傅晋臣眉骨轻挑,似笑非笑的问时橙,伊姿纯是万怡珠宝连续三年的代言人,成绩斐然,时总监为什么觉得她无法代言我们公司这两款产品?

他带着压迫性的话语让时橙丝毫不畏惧,坦然迎向他的目光,因为卡奈尔珠宝一向以简单大方为主,伊小姐太高贵华丽,会给卡奈尔珠宝增添很多负重。

众所周知,卡奈尔从最开始的默默无名到最后走上国际化路线,每款新珠宝采用的代言人都是热情洋溢,平易近人的新人模特,而非大红大紫的国际名模。

若公司徒然将模特换成国际名模的话,大众会觉得我们的珠宝高变得不可攀,也和公司当初拟定‘简单大方,华丽朴实’的信念偏离轨道,销售量下滑也是必然的。

一番话虽尖锐却有理,让不少人陷入沉思。

傅晋臣眼眸闪动,深褐色的瞳仁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消失的极快,两秒后又恢复沉静凉薄,唇微扬着,那时总监的选择是什么样的?

麻烦秘书把候选模特的照片都给我看看。时橙扭头对旁边的秘书说。

秘书点头,极快让模特们的资料显现在投影仪上。

时橙认真的在一堆高个子的模特中挑选着,最后眼神一定,纤纤素手指向站在右侧最角落的那个女孩,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推荐这个女孩。

傅晋臣扭头,只是看了照片中的人两眼,眼中有赞赏之色滑过。

看来,她选人的眼光还不错。

被时橙选中的那女孩个子高,肤色较黑,并不是很出众的那种,实在让会议室的其他人有些难以接受,目光闪烁不定。

有人哼出声:搞个这么丑的代言人,谁还会来买我们公司的珠宝

这模特适合。

她绝对适合!

会议室里同时响起两道声音,一道清冷寡凉,一道甜美自信,以至于让其他人都呆了呆,好像感觉自己听错了。

时橙微愣,或许没想到自己刚否决他用伊姿纯,他不仅不感到恼怒,反而和自己的想法一致,觉得这个新人模特可以,脑回路有点不正常。

飞快收定心思,时橙说道:这女孩虽然长得不是特漂亮,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很舒服,面对镜头落落大方,没有丁点扭捏之态,热情洋溢,刚好符合我们的珠宝。

众人面面相觎。

无论从外貌还是气质来看,他们都认为国际名模伊姿纯更胜一筹,适合这个代言。

台上的傅晋臣沉默着,好几秒后,才用修长指头在台面上敲了敲,时总监选人的眼光不错,这女孩确实适合这两款新珠宝,用她做代言人最适合不过。

他一席话说完,直接无视下方那些人惊愕的目光,和秘书吩咐着:林娜,联系这位模特,让她明天务必来公司谈合约。

时橙眨了眨眼,红唇微抿。

她还以为他沉迷女色会公私不分,连公司利益都可以弃之一边。

殊不知,小小的动作早已落入台上男人的眼中,使得那双深邃眼眸光彩流动,最后才如沙沉海底一般,慢慢沉淀下来。

长达四十分钟的高效会议结束后,时橙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去洗手间。

刚洗完手直起腰来,她却发现身后多了一抹人影。

时橙还没来得及反应,娇弱的身子便被一双有力强健的手臂直接掰过来摔到冰冷的瓷砖上,疼的她不禁将后背弓起。

微张的小嘴刚发出一个单音节,余下的字全被那张凉薄的唇给覆盖住。

长舌直探,如同洪水猛兽一般。

在他的怀里,她如同食物链最低端的弱小动物,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从唇边溢出的细碎呜咽声在静谧的洗手间内回荡,带着些悲戚之色。

他身上陌生又熟悉的味道往时橙鼻里窜去,让她头晕目弦,几乎瘫软在他怀里,颤颤巍巍睁眼,便撞进那双饱含冷漠,恨意和愤怒的眼中。

心尖儿微微一颤。

时橙在他下唇狠狠咬了一口,两手推着他的胸膛,傅晋臣却按着她的后腰更往自己怀里贴去,柔软的丰盈隔着单薄的衬衫抵在胸膛,他的呼吸徒然沉重一分。

许久后,傅晋臣才松开她的唇,强势的身躯却依旧压着她,带着血珠子的薄唇扬起冷冷的笑:这么多年不见,时橙你倒是涨了点本事。

再有本事也没你傅总有本事。时橙迎上他的眼,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却俏脸寒霜,讥讽道,像个变态一样的闯进女洗手间,还对自己员工下手!

傅晋臣眼神一沉,两指掐着她的下巴,不怒反笑:瞧瞧,这嘴还是那么利。

力道用的有点大,让时橙疼的皱起眉来,冷着一张脸想将他的手给拍开,傅晋臣却徒然弯腰,带着厉色的眼眸离她不过一厘米的距离,让她整张身子都绷紧起来。

当初不是走的很潇洒吗,又回来干什么?不给时橙说话的机会,傅晋臣便又是冷冷一笑,怎么,听说蔚沂南回来了,想跟他再续前缘?

时橙拧眉。

这男人有病么,张口闭口就这么讥讽她,没吃药是不是!

迟了不过三秒,时橙红唇为弯,冲他盈盈笑着:傅总你说的真好笑,整个华夏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盘,我回不回来傅总你还要管上一管么?

那副巧笑嫣然的模样让傅晋臣身上的戾气更重了,整个人仿佛从熊熊燃烧的怒火中走出来,可怕的手掌直接卡住她不堪脆弱的脖子。

时橙没想到这男人会对自己下手,惊愕之后便感觉呼吸喘不过气来,娇艳的脸庞逐渐涨紫,两手拼命挠着他的手,然而,掐着她脖子的手掌却如烙铁一般。
她,她不会就这样被他掐死吧?

就在这紧急时刻,洗手间门外传来门把的扭动声,咦,怎么门打不开呢?

傅晋臣晃神,手劲不觉松动下来。

时橙狠狠掰开他的掌心,连滚带爬的往洗手间外跑去,全然不顾门口那女人的惊讶神情,一路穿过走廊往逃生通道跑,直接跑去一楼的女士洗手间。

靠在门板上大口喘气,时橙伸手摸了摸脖子,仍能感觉到可怕的疼痛感,在对面镜子的照看下,她清楚看到脖子上的五指印,浑身不住的颤抖着。

刚刚傅晋臣看她的眼神冷漠无情,好像真的要掐死她一样

晚上火锅店内

坐在火锅店最角落那桌,一位身着红裙的妖艳女人始终保持着惊愕的模样,仿佛遇到什么不敢置信的事,眼睛在对面两个小孩身上扫来扫去。

好久好久,几个字才从晏微口里颤颤巍巍的蹦出来:擦,这真是你生的?

你别那副惊骇的样子行不行?时橙实在有点受不了,横了她一眼:不是我生的难道他们还能从石头里蹦出来吗,大美妞你可真搞笑。

晏微:

时橙五年前一声不吭的离开,整整五年不跟她联系,现在回来联系上后,直接送两个这么萌的小奶娃到她跟前,信息量大的实在让晏微难以消化。

好半会都不知道怎么转动脑子时,晏微恶狠狠地瞪着她:全部给我解释清楚!

时橙打发两个小奶娃去养鱼的玻璃箱那边看鱼,把离开前,已经到悉尼生活的事全部说给晏微听,以至于晏微的表情由惊愕到不置信,再到后来的愤怒。

所以,这两个小孩是傅他的?

时橙沉默了一下,点头。

我晏微现在的心情犹如火山爆发,恨不得把桌子狠狠掀掉,将对面的时橙狠狠暴打一顿,考虑到这是火锅店,她拼命的忍了又忍。

他妈的,小橙儿你有病是不是,那渣男这么挖你心,你居然还把他的孩子生下来,你是脑子被驴踢了吗,怎么能傻逼到这种地步!

时橙讪讪一笑,挺有点委屈的:发现的时候就三个多月了,所以……

她不敢跟晏微说自己用多大的勇气才做了这个决定,生宝宝时受了多少苦,她怕自己说出来,这女人没准拎着菜刀砍到那男人家里去了。

微微,喝果汁。

时橙殷勤的给她涮肉倒水,偏偏晏微一张火冒三丈的脸,理都懒得理她,先前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说,现在跑回来找我?滚。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时橙说,笑眯眯的:而且瑶妹总念叨着要漂亮干妈抱,我就把他们带了回来,好让你见见。

晏微哼了一声,又不是你的孩子,我喜欢个屁啊!

我生的,自然是我的嘛!见晏微眉头松动下来,时橙就知道她不生气了,遂往她身上粘去:看在瑶妹刚刚软乎乎喊你干妈的份上,你就不要生气了。

时橙你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晏微狠狠瞪了她一眼,拿指头戳着她额头:你说你当初答应蔚学长多好,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