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来袭:吻安,薄先生》顾染薄司寒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顾染将车开出去没多久,就察觉后面有人跟了上来。

她冷艳一笑,直接将油门踩到了底。

很快,程九就发现那辆车子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乱的车流。

他有些惶恐。

“少爷,我好像跟丢了。”

薄司寒显然也发现了,脸色越发难看。

五年前的顾染,还是个一摸方向盘就会紧张的小丫头。

五年后,倒是涨能耐了?

“车牌号记下没有?”

程九一愣,瞬间反应过来。

“记下了。”

“去查查这辆车的位置。”

“是。”

顾染好不容易摆脱掉对方,总算松了口气。

她打开手机,只见此时网上已经有了关于unhine品牌发布会的内容。

林薇衣发散乱,惊恐不安的样子被拍了下来。

连同荧幕上的那几个大字,以及溺水视频,都被人录下放到了网上。

评论区早已被舆论淹没。

【unhine这么大的品牌也会抄袭?太不要脸了吧?】

【视频里的女人为什么一直对林薇喊救命?是不是林薇曾做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听说上一任薄太太就是掉进海里淹死的,林薇又是薄少的现任女友,这其中……细思极恐。】

【楼上别带节奏,顾婊明明是自己跟人偷情,结果遭报应而死的好不好,这跟林薇有什么关系?】

【听说她偷情的人还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简直恶心死了!】

【我觉得林薇是被人陷害了吧,反正我不相信她会做出那种事。】

【我也不信,八成是谁故意针对她的,毕竟我女神有颜有钱,还是薄少的正牌女友,会招来妒忌也很正常吧?】

顾染看了一会儿,心头冷笑。

因为五年前的事,即便她都已经“死了”,但凡提及林薇或者薄司寒,她还是会被拉出来鞭尸。

最开始,顾染以为只是网友们的正常操作。

可后来,她无意中点开几个网友的评论,发现对方全都是个零动态的小号以后,就转变了想法。

一个小号可能是巧合,这么多小号同时下场骂她……

不是水军才怪!

她活着的时候,骗她、欺她、伤害她,死了还要败坏她的名声!

这样的事,薄司寒做不出来。

唯一可能的,就是那个当面跟她称姐道妹,背后却爬上了她老公的床的女人。

也正因为如此,顾染才策划了今天这样一幕。

为的,就是让所有欺负她的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顾染没有再继续看。

网上说什么都不要紧。

毕竟,这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还有很多惊喜等着他们呢!

她开车回了家。

因为刚回国,她还没来得及租房子,所以现在住的是俞青松临时给她安排的一套小公寓。

顾染刚停好车,正准备往里走。

却在这时,手腕忽然被人握住,紧接着后背一痛,身子被狠狠压在了墙壁上。

“顾染,果然是你?!”

头顶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楼道里灯光昏暗,只见男人站在她面前,五官深邃,英俊的脸孔布着一层寒霜,眼神锋利得像要杀人。

顾染怔了下,很快反应过来。

“薄司寒!”

五年来日日夜夜恨着的男人,此刻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

顾染只觉怒火仿佛要从胸腔里冲出来,将眼前的人一起焚烧贻尽。

不过下一秒,她又想起什么。

恨意变成凉薄的笑,轻嘲的挂在唇边。

“薄总大半夜的跑过来,这是……”

目光瞥向他掐在自己肩窝处的大掌,“想杀人灭口?”

薄司寒眼眸微暗。

五年不见,他以为他再见到顾染,会很生气。

毕竟当年她送给他那么大一顶“绿帽子”,害得他成了全城人的笑柄。

今天的发布会又被她搅得一团乱,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烂摊子需要收拾。

可他心里却并没有多少生气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丝庆幸?!

该死!他在庆幸什么鬼?

薄司寒脸色发臭,冷冷松开手。

“你果然没死!”

顾染像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了一样,擦了擦肩膀。

“是还活着,让薄总您失望了。”

薄司寒:“……”

“顾彦呢?”

他记得,五年前她是跟顾彦一起失踪的。

一想到那个男人,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顾染的眼眸紧了下,脑海中浮现出顾彦被海水吞没的场景,她暗暗握紧了拳头。

片刻,才咬牙道:“他很好,不劳薄总操心。”

顾染不想跟他多说话,免得露出马脚。

因此立马反问:“薄总特意追过来,是找我有事?”

薄司寒自然是有事的。

他有很多话想问,关于她和顾彦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这五年她去了哪里,又为什么突然回来。

但对上女人那淡漠的眼神,又什么话都问不出来了。

最终,只冷冷的问:“发布会是你动的手脚?”

“是。”顾染并没否认,“林薇手底下的人抄袭了我的作品,我正当维护自己的权利,天经地义,怎么,你想替她出头?”

“我不记得你会设计服装。”

他并没有替林薇开脱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

可落进顾染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她轻嘲的笑了笑。

“薄总不记得的事情多了去了,难道我还得一一向你报备不成?”

“不过我也理解,男人嘛,对自己不在乎的事向来是很少关注的,薄总自然也不会记得自己的前妻曾经报过大学社团,拿过服装设计的一等奖。”

“毕竟这些对你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小到还没有别的女人的一个电话,一个微笑来得重要,你说是不是?”

薄司寒剑眉微皱。

即便再迟钝,也听出了她话中的酸意。

冷凉的眸色瞬间便缓和下来。

“你在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