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用塞子堵住 爱与欲望之螺旋

林璟居高临下的挑起温暖的下巴,在温暖偏头抗拒的时候又用力的握紧,面对这张脆弱中闪烁着倔强的绝美脸庞,深邃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一点技术都没有,也许,我该考虑这钱,花的值不值得了。

温暖不敢置信的望进林璟的眼眸中,那一刻,她看到的,只有不屑和残忍。

温暖颤动着紧闭上双眼,掩饰住心底刻骨的冰寒,麻木的扯出一抹冷笑,请璟少放心,我……我会努力的。

林璟嗤笑一声,审视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温暖,淡漠的仿佛在评估货物的视线,只嘴角的笑容意味深长。

听到关门声,温暖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满心的悲伤。

是啊,堂堂江城第一集团环球娱乐的总裁,怎么可能会做亏本买卖呢?

因为她需要钱,而林璟愿意给她钱。

她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所谓的妻子而已。

忽然想到昨天张医生的话,温暖强忍住身体不适,快步的捞起衣服套上,带着一身的酸痛,仍是三步两步的跑下楼,看到餐桌边高大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

谁让你穿成这样出来的?你温家就是这样教养女儿的吗?

林璟抬眸,凌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艳,随即消失不见,只剩下眼底一片阴鸷。

我……

温暖后知后觉的拢了拢身上款式保守的睡衣,忽然意识到周围的佣人看过来的隐含鄙夷的视线,只觉得浑身如寒气萦绕,钻心的疼,却只能倔强的站在原地,声音低低的,固执的开口。

我还有事……

林璟神色不悦的扫过温暖的脖颈,凌冽的视线扫过周围,顿时所有佣人都垂下眼眸。

说。

温暖困难的开口,满嘴苦涩,能不能……再给我五十万……

林璟冷冽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怒极反笑。

怎么,才刚刚拿到一百万,这个月还没过去呢,这就嫌少了?

温暖脸色惨白的近乎透明,随即又泛起点点红晕,那是羞愧难当却不得不做的绝望。

温暖倔强的仰起头,慌乱的解释道,不是的,是我……我妹妹的手术……

想到那天在医院见到这个女人在角落里拼命的捂着唇痛哭的情景,林璟心头划过什么,却很快消散。

他微微蹙眉,状似不耐烦的摆摆手,语气疏离又冷漠,你不用找借口,我可以再给你五十万,从你下个月的生活费中扣除。

说完,林璟深深的瞥了温暖一眼,离开别墅。

忍着心中的屈辱,温暖唇间溢出阵阵苦涩,刚刚闪过的那股喜悦心情也顿时消失无踪。

忽然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咕声响,两个正在收拾餐桌的佣人立即一脸惊讶的望向了她。

管家李叔眼神淡漠的扫了那两个佣人一眼,然后一脸严肃的看向温暖,微微垂首,太太,您现在要吃早餐吗?

不……不用了……

温暖赶紧摇头,带着满心的酸楚,快步的跑回楼上的房间,关上门,缓缓的靠着房门跌落,泪水顿时翻涌不止,点点滴落在地,泛起一阵阵无望却又不至于完全绝望的涟漪。

半晌,温暖抬手用力的擦去眼泪,快速的收拾好自己,顶着佣人们若有似无的探究视线,早饭都没吃就赶紧离开了这座宛如牢笼的地方。
张医生,我已经凑够钱了,麻烦您赶紧给我妹妹安排手术吧,真是麻烦您了!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温暖一脸着急的拿出两张支票,眼神期翼的望着张医生。

张医生有些惊讶,随即一脸欣慰的笑道,你二叔终于愿意拿钱了,还算他良心未泯。

温暖心中苦笑,却并没有解释什么,她勉强的笑了笑,那张医生,手术的事情……

温小姐,你放心,我前几天就一直让手术室准备着了,还好你二叔及时拿出了钱,你也知道,要是你妹妹的手术再拖下去,怕是……

张医生对于温暖家里的情况了解不少,说话间对那对狠心的夫妻难免有些不忿,你不会又答应他们什么过分的要求了吧?

温暖垂下眸,眼神黯淡,嘴角满是苦涩。

只要我妹妹能过度过这一关,我……我什么都可以做……

温暖心中冷笑,她的好二叔好二婶非但没有拿出一分钱,还使出那种恶心手段,甚至害得妹妹连手术都没钱做,他们根本连良心都没有。

若不是如此,她又怎么会嫁给林璟?嫁给那个看一眼就让人觉得遍体森寒的危险男人?

张医生为温暖和温雨这对姐妹的遭遇轻叹了一声,随即安慰道,放心吧,这次我们刚从国外进口了一种医学治疗仪器,加上上次的新药你妹妹适应良好,相信经过这次手术,会让你妹妹少受些苦的。

谢谢张医生。

温暖很是一番感激涕零。

目送张医生离开,温暖看向加护病房内面容憔悴却也不掩绝丽容色的妹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安心的笑容。

小雨,你一定会好起来了,姐姐一定会救你的!

妹妹温雨是温暖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了,至于二叔那鸠占鹊巢的一大家子,如财狼似虎般,经过这次的事情,温暖还再也不敢把那些人当做亲人了。

当初,那一家人给温暖和妹妹带来无尽的希望,而如今,也是那一家人,让她们姐妹的生活陷入了绝望。

手机提示音响起,温暖收拾好情绪,出了医院立即赶公交车,终于在九点差一分时赶到了公司。

温氏公司是温暖父亲创立的企业,六年前父亲去世时,温暖年纪还小,就由温暖的二叔接手了温氏直到现在。

温暖去年刚从学校毕业就来了温氏,按照二叔的要求从底层做起,一年时间过去,温暖依然只是温氏企业销售部的一名最最普通不过的员工,尽管她的销售额近半年来每月都是销售部第一。

那些知道她身份对她各种巴结讨好和照顾的同事们,从三天前开始,他们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如今,这整个温氏公司里,谁还会在意温暖才是温家真正继承人的身份?

温暖,这份文件是市场部那边急要的,你赶紧送过去。

刚走到办公桌前,温暖甚至还来不及打开电脑,手上就被一名刚刚转正的销售员塞入了厚厚一沓的资料。

那人说话极快,走的更快,话音未落,人已经走远了。

……好的。

扶好因为过厚而有些歪斜的文件,温暖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认命的抱着去了市场部。

你好,这是市场部需要的资料……

敲了敲门,温暖走了进去,刚一抬头,就立即惊住了,怎么……是你?
我就猜到,送资料的人肯定会是你。

夏明哲一脸温和的笑看着温暖,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温暖分明能够看清楚,对方神色间的自信风采,仿若一切尽在掌握。

温暖秀美紧锁,心底一阵悲凉,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做了市场部经理了,看来梦琪为了你,没少使力吧,真是恭喜了。

夏明哲脸色微微一僵,随即一脸不在意的笑道,小暖,我和你说过,我一定会尽快坐上市场部经理的位置,而现在,我确实做到了。

这就是你和梦琪在一起的原因?你真是……让人看不起。

温暖嘴角略带讥讽,心湖波痕渐渐平静。

三天前,眼前的这个男人,夏明哲,还不是温氏公司的市场部经理,他还是她温暖的男朋友,是她最后的希望。

而那天,温暖却眼睁睁的看着堂妹温梦琪挽着夏明哲到她面前,一脸的骄傲得意的宣告。

我和明哲在一起了!

而夏明哲呢,自始至终,他对她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现在竟然还能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不过看到夏明哲现在待在的位置,温暖想,她大概能够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分手了。

夏明哲神色间没有一丝不自然,他眉宇间满是自傲,小暖,你真是太天真了,做人,就要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决定。

是啊,我天真,所以活该被你们所有人耍弄吗?

温暖神色悲愤,想起这些天的遭遇,心底满是悲凉。

夏明哲忽然叹息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失望的表情。

小暖,如果当初你把那些股份给我,我相信我现在,绝对不会仅仅是个部门经理,你……可曾后悔?

呵,我当初是瞎了眼,没有看清楚你的虚情假意。

温暖简直快要被气笑,若是她真的那样做了,左不过是和今天一样的结局罢了,失去一切,只不过得到的人不同而已。

温暖,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夏明哲冷嗤一声,紧紧的盯着温暖,目光深沉。

我想,我已经体会到了,不是吗?

温暖冷笑,是啊,她可不就是什么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吗?

所以,她就活该被二叔一家欺负,活该落得今天这步田地吗?

活该被深爱的男人背叛欺骗吗?

夏经理,文件放这里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再见。

温暖不想和夏明哲废话,放下文件转身就走。

从那天开始,温暖就决定在心中彻底的放下夏明哲,尽管这过程,如此的痛苦绝望。

夏明哲一直盯着温暖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办公室的每个角落,随即微微勾起嘴角,脸上是志在必得的骄傲。

温梦琪从拐角走出,一脸不甘和怨愤的望着温暖走远,满心都是嫉妒和恨意。

温暖,你给我等着。

推开夏明哲的办公室时,温梦琪的脸上已经换上了欣喜和开心的笑容。

亲爱的,快点恭喜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