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树三姐妹txt 他的手在里面动

唐婉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次日早上叶明辉又来到了她的病房,一夜之间,叶明辉看起来憔悴了许多,眼眶深陷,脸上竟然也长出了胡渣子。

唐婉看见这样不修边幅的叶明辉,心里抽着的疼。

不用想他也是为了照顾严欢一夜未睡,她控制住自己:我都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去民政局吗?

叶明辉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下来,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不急,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情?叶明辉的声音太过平静,平静得让唐婉感觉到了危险。

叶明辉把烟放在唇边,缓缓的点火打着,猛的吸一口,吐出一个眼圈,在袅袅的眼圈里,他的声音有些缥缈: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

没有奸夫!孩子是你的!

唐婉!他喝住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色,我有那么傻吗?

没有别人,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孩子!

我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我会考虑放过你,不然……

真的没有别人!是你喝醉了……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在夜色,你不记得了吗?

叶明辉压根不相信唐婉的话,他在夜色喝醉酒就一个晚上,那天晚上他知道严欢回来了,也知道严欢经历的所有种种,痛彻心扉,于是在夜色狂醉了一场。

醒来时候,陪在他身旁的是严欢,严欢衣衫凌乱,身上都是痕迹,包厢里散发着欢爱的痕迹。

因为这次酒后乱性严欢怀孕了,所以他提出离婚要娶严欢,可笑唐婉竟然想蒙蔽他,真以为他那么好欺骗吗?

既然你这样冥顽不宁就不要怪我了,唐婉,我最恨的就是被人欺骗,你既然敢这样对我,就必须承受欺骗我的代价!

你想怎么样?

唐婉,你不会记性不好吧?难道你忘记了你父亲唐明德现在的处境了?

叶明辉,你不能出尔反尔,你说过我离婚就会放过我爸的,我已经同意离婚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同意离婚放过你爸的前提可不存在欺骗,唐婉,你给我戴了那么一大顶绿帽子,还期望我会放过你吗?

我没有出轨,叶明辉,我真的没有出轨!唐婉试图解释,可是叶明辉不相信她,只是看着她冷笑。

唐婉要疯了:叶明辉,你并不喜欢我,你一直都那么讨厌我,就算我出轨,那也和你没有关系啊?你何苦要这样呢?

你终于承认出轨了?

没有,我没有出轨,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还想骗我?叶明辉重重的吸了几口烟,吐出一串串的烟雾:唐婉你既然那么喜欢出轨,喜欢男人,那我就送你去一个好地方。

你什么意思?唐婉看着他冷酷的脸,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送你去夜店呀?哪里有很多男人,高矮胖瘦,各有所长会让你欲死欲仙的!

你不是人!叶明辉!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唐婉气得浑身发抖,叶明辉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这样让她陌生害怕?

唐婉,要么告诉我奸夫是谁,我饶过你,要么你去夜店伺候男人,你可考虑仔细了!

你怎么这么狠毒?叶明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带走!男人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很快外面进来几个黑衣保镖,伸手来抓唐婉。

我不走,叶明辉,你有种杀了我!唐婉拼命的挣扎。

杀你?杀你这样恶心的女人会脏了我的手的!叶明辉冷笑:唐婉,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等到了那边,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有别人,真的没有别人!唐婉绝望到极致。

唐婉被叶明辉的保镖推搡着进入了夜色,又被推搡着进入了8号包厢。

八号包厢里的情形是那样的熟悉,熟悉得让她心痛。

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叶明辉在这里喝醉了,她过来接他,被他当成严欢强行按在沙发上做了那样的事情。

而现在,叶明辉要在这间包厢里让她伺候别的男人。

叶明辉太狠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恨要让他如此对自己?只是因为严欢吗?可是她真的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严欢的事情啊?

随着唐婉被推进包厢,陆陆续续有人走了进来,形形色色的人男,高矮胖瘦,美丑不一。

那些男人进来后都把目光淫邪的落在唐婉身上,那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让人恶心。

保镖关上了门,包厢里除了叶明辉的保镖还有十二个男人,保镖冷冰冰的看着唐婉:叶总说了,夫妻一场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说出那个奸夫的下落,他会放了你,反之,你就让他们随便玩弄。

随便玩弄几个字听在唐婉耳朵里恍若惊雷,叶明辉这是完全不给她留活路啊!

未知的恐惧让她禁不住颤抖起来,不!叶明辉不能这样对我!你给他打电话电话,说我有话要和他说。

保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可能,叶总说了,只有一条路,说出实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现在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你仔细的想想吧!

医院,叶明辉站在窗前脸色阴郁得紧,身后病床上严欢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背影上。

自打唐婉被保镖押走后,叶明辉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前,已经站了好一会了。

虽然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严欢能看出他心底的波动,他在不忍心。

把唐婉送夜总会去是她出的主意,因为叶明辉铁了心要知道那个奸夫的身份,而唐婉又说不出来,她就给叶明辉出了这个主意,把唐婉送到夜色去,找几个男人吓唬吓唬她,逼着她说出实情。

严欢心里清楚压根就没有什么实情,她之所以这样出主意是知道唐婉说不出所谓的奸夫,而叶明辉一定会认为她在维护那个奸夫,盛怒之下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让唐婉被那群男人给轮了的。

可是现在看见叶明辉这样一幅神态,她倒是有些不那么肯定了,叶明辉好像有些心软了。

如果他心软要放过唐婉,那她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必须得马上应对。

心里想着她拿起手机快速的在屏幕上敲击出一行字:不能在等了,马上让那群人轮了唐婉!

包厢里唐婉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看着一群饥渴的男人。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保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还有十秒钟,倒计时开始,唐小姐,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没有别人,真的没别人!唐婉喃喃的。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保镖的目光冷飕飕的,我告诉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有什么别的幻想,老实招了,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说的是真的,没有别人!

那好,既然你这样冥顽不宁,那就不要怪叶总心狠了,动手吧!随着保镖一声令下,男人们蜂拥而上。

唐婉拼命的挣扎,但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会是这些发情男人的对手,很快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七零八落。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

看见她如玉的肌肤,娇美的身段,越发激起了男人们的欲望。

他们淫笑着褪下衣服疯狂的扑了过来……

叶明辉站在窗前好一会后,手机响了,他拿起看了一眼,是特助打过来的,叶总,我查过了,一个月前你醉酒的那天晚上夫人的确去过夜色,她在包厢停留了很长时间,凌晨三点才离开。

你说什么?叶明辉眉头一下子皱起来,唐婉去过夜色,这么说来她说的话是真的?

可是既然那天晚上和他在一起的人是唐婉?那严欢肚子里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叶明辉突然觉得眉心突突的跳,他挂了特助的电话马上拨打了保镖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叶明辉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保镖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叶总,唐小姐跳楼了!
我给你选择,要么乖乖躺下,要么滚!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耳边回荡着男人凌冽绝情的声音,温暖整个人如坠冰窖,刺骨的冰寒,眼角的泪痕狼狈又无措。

可是,她不能走……

推拒的双手无力的垂下,紧闭上双眼,不想面对这样不堪的自己。

男人冷哼一声,冷峻邪魅的面容上满是不屑,却没有停止他掠夺的动作,对那张柔美又满含倔强的脸颊上滴落的泪光视而不见,动作愈加激烈了几分。

一夜纠缠……

温暖睁开红肿的双眼,入目的是一尘不染的纯白天花板,对比她肌肤所见之处的点点红痕,分外难堪。

呵……呵……

嘶哑的嗓音响起一阵阵意味不明的声音,欲哭无泪。

温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身为温家大小姐的她,竟然会为了钱出.卖.自.己,将自己.卖给一个才认识不到三天的人。

翻身下床,身体无力的一软,床头柜上的东西哗啦跌落,大红的颜色瞬间刺痛温暖的眼。

来不及讥讽,浴室的门哗一声的打开,男人腰间只搭着一条毛巾,微抿着薄唇走出,健壮挺拔的身躯猝不及防的映入温暖的眼中。

昨夜的一幕幕翻涌在脑海,温暖脸色唰的变红,随即惨白一片,她无措的拉过床单遮住身体。

林璟神色冷漠,嘴角勾起冷酷的弧度,随意又高傲的睥了温暖一眼,面不改色的扯开浴巾,拉开衣柜就要换衣。

啊……

眼角余光看到那一幕,温暖又羞又怒的移开视线,心中暗骂不已。

这个男人,是江城最大娱乐产业的裁决者,传言他冷酷无情,狂肆邪魅,人称璟少,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冷血狂傲。

林璟目光巡视,零落的衣服,凌乱的床铺,彰示着疯狂,他微微蹙眉,眼底划过一抹讥讽,有些不满昨夜的略微失控。

拿着。

林璟的声音淡漠的很,隐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清冷的声音在晨间听得温暖心中一凛。

什……什么?

温暖不明所以的抬眸,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支票,脸色顿时又白了几分,苍白的颜色,颤动的睫毛,很是惹人怜惜,却不包括眼前的冷血男人。

一瞬间,温暖心底深处竟生出一种冲动,想要把支票狠狠地摔在林璟身上,保留她的骄傲和尊严。

可是,温暖知道,她不能……

她之所以会同意林璟的要求,不就是为了钱吗?

强忍住心中屈辱,温暖颤抖着手指接下支票,同时也被动的接受了林璟眼底眉梢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鄙夷,心如刀割。

昨夜……

林璟黑眸似笑非笑,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像是在回味着什么,语调残忍冷酷。

昨夜……昨夜怎么了?

温暖浑身一颤,紧咬住双唇,苍白的脸上浮起浓浓的紧张和不安。

林璟微微倾身,视线在温暖玲珑有致的身体上巡视一番,眸光幽深,身材倒是不错,不过……

你该对得起你这么高的价格。

温暖只觉得万分耻辱,清亮的双眸愤怒的瞪视着林璟,羞愤的浑身颤抖着,泫然欲泣的样子,无助又脆弱。

够了,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