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乐可金银花露

其实,越泽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好吧,其实是人家小美女自己冲到他面前就昏倒了,身为一个有良知的华国公民,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国际影帝,他也不能见死不救,见昏不抱啊!

谁知道,竟然就使他被成为病人家属了。

有些无奈啊,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

越泽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女人,无所谓的拿起隔壁老奶奶刚刚硬是塞到他手里的苹果,嘎吱嘎吱的啃起来。

哎,长得太帅就是好啊。

温暖的意识渐渐回神的时候,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整个脑子里仿佛有无数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在吵闹,让她觉得一阵阵恶心,偏偏又吐不出来,分外的难受。

渐渐的,一个磁性的带着几分懒洋洋的伴随着有些奇怪音调的声音盖过了其他,在温暖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喂,你醒了没有?我分明看到你眼珠在转动了,电影电视里不都是这样演的,你这样就是醒过来的前兆,知道不?

喂喂,别睡了,我告诉你,医生说,你要是现在醒过来,说明情况还不算严重,你要是继续睡下去,那情况可就厉害了……

越泽继续啃着大苹果,随手按下了床头的呼叫器,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

反正这间病房里只有他和床上正迷迷糊糊的人,越泽很自然就解放天性,发挥出他话痨的本质来。

还有啊,我只是个好心救你的人,你可不能讹上我啊,虽然我挺有钱的,但是我的钱也是辛苦钱啊……

温暖开始觉得这个声音真是万分吵闹,让她觉得脑袋更疼了。

渐渐的,她开始听清楚对方说的话,竟然觉得有些好笑,很想睁开眼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能够这么好玩呢?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渐渐的,睁开一双似水的明眸,微微带着一丝迷茫,接着迷茫渐渐消退,眸色渐渐清亮起来。

越泽的声音在对上那双翦水般的黑眸时立即消失无踪,眉梢微扬。

映入温暖眼中的,是一个美如冠玉的清隽男人,修长的身型完美的宛如雕塑,一身款式简洁的衣服衬托的他那张天使般的容颜更加耀眼,微张的唇瓣带着一丝惊讶,却也无法掩饰他的容光焕发,令人难移目光。

喂,小呆瓜,回神啦!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是帅也不能治好你的病啊!

越泽率先回过神来,发现温暖竟然看他看呆了,尽管早已经习惯自己这盛世美颜带来的强悍效果,此时也不免笑开了。

额……

温暖看到得此眼前绝世帅哥的笑容只觉人更加的耀眼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此时医生进来,问了温暖几个问题,又检查了下,说出了之前对越泽说过的话后,再次匆匆忙忙的走了。

那,你听着,你的昏倒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把送你到医院而已。

温暖此时已经想清楚怎么回事,心里觉得有些暖,嘴角染上一抹感激的笑意。

谢谢你,唔……

不客气了,你大概有脑震荡吧,赶紧联系你家人过来照顾你,我还要赶着去吃饭呢。

越泽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看她既然醒了,话也说清楚了,就转身离开
走出病房,越泽转身时透过门缝,看见温暖还是一点儿动作都没有,俊眉微挑,一个不好的猜想落入心中。

推开房门重新走进去,高达的身影站在床边,越泽抱臂,微微皱眉。

你不会告诉我,你是个孤儿吧?

他只是好心,可不想被人赖上。

额,不是……

温暖想起之前眼睁睁看着林璟抱着顾妍姗从她面前快步走过的情景,心中郁郁,脑袋依然有些昏沉。

听到越泽的话,温暖赶紧再次道谢,非常感谢您,我不是孤儿,方便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我回头还你垫付的钱。

不用了,既然你不是孤儿,那我就放心走了。

这次说完,越泽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病房门外。

温暖微微一笑,心想,难道我若是孤儿,你还能留下来照顾我吗?

大家不过萍水相逢,他能够送自己来医院,温暖已经很感激了。

毕竟这几年华国各地出现过不少因为救人反而讹诈的新闻,导致一些人即使看到有人倒在地上,第一时间不是救助,反而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够撇清自己。

看来自己这次,还真是遇到了大好人了。

只不过,这个大好人,怎么好像有些眼熟呢?

……

越泽走入皇家会所的包厢,一见到林璟就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林璟适时的微微偏开身,依然被越泽一把搂住了脖子,他冷眉微蹙,有些嫌弃的瞥了越泽一眼,却并没有挣脱。

说,你结婚了是怎么回事?你居然事后才告诉我,该罚该罚!

越泽对着旁边的侍应生豪爽的叫来一沓酒,林璟只是笑笑,并不反对。

我不是打电话告诉你了?

越泽这下可更加不满了,手臂用力一勾,林璟纹丝不动。

切,你结婚证都拿到手了才告诉我!我还想亲眼看到你小子去民政局的画面呢,想想就觉得……哈哈哈!

越泽也不知道在脑海里幻想了什么样的画面,顿时哈哈大笑个不停。

林璟有些无语,他忽的手臂一抬,上半身微微转了一个弧度,越泽立即被他甩在了沙发上,双臂都被林璟钳制在身前。

喂喂喂,璟,你该不会是因为害羞,所以才偷偷摸摸的和影后领证了吧?

林璟手上用力,听得越泽哇哇的大叫着,这才放开,重新坐直身体,拿起酒瓶倒了两杯,递给越泽一杯。

越泽接过杯子,和林璟轻轻一碰,两人相视一笑,同时一饮而尽。

身为环球娱乐的一哥,人称泽少的越泽,为人时而狂傲不羁,时而谦逊有礼,身份神秘,实际上他是林璟舅舅的儿子,林璟的表弟。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竹马竹马,感情甚笃。

越泽最先是在国外出道,短短几年就拿下国际上的两个重量级大奖,一年前渐渐转战国内,第一部华语电影就在法国电影节上拿下影帝头衔,可谓是风头大盛。

良久之后,一瓶酒已经被两人喝了大半,只听林璟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没有和妍姗结婚。

噗!
你说什么?

越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俊朗的面容上满是诧异。

随即他像是明白过来什么,立即问道,那和你结婚的是谁?

林璟的脑海里想起上午在摄影棚里那个坐在地上的狼狈的女人,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随即淡淡的开口。

一个不重要的女人。

什么啊?璟,你该不会是因为顾女神不想结婚就自暴自弃的随便找了个什么女人结婚了吧?

越泽一脸不赞同的瞪着林璟,他可是很清楚,林璟对顾妍姗是多么深厚的感情的。

若不是因为顾妍姗一直说不想那么早嫁入豪门,失去自我,想要自己的努力得到认可,让全世界的人祝福她和林璟,以林璟对她的感情,他们早就结婚了。

越泽每每想到这个都在心里不屑,顾妍姗说的好听,可若不是因为林璟的帮助,她一个没有任何后台和背景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走的这么顺畅。

明明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却一直以为凭借的都是自己的努力。

说到底,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越泽一直都为表哥觉得不值,可是,谁让顾女神是林璟的真爱呢。

现在林璟结婚了,对象却不是那个真爱,难道说……

璟,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顾妍姗背叛了你?我立马让人对她全线封杀。

林璟摇头失笑,端起酒杯轻碰下越泽的,略有些紧绷的脸也完全放松下来。

不是,不关妍姗的事。

那你是怎么了?

林璟放下酒杯,目光深深的看向越泽,语气坚定。

你知道的,我需要结婚。

越泽眉头一拧,半天都没吱声。

一句话,就让越泽明白过来,林璟对于那个和他结婚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丝毫感情。

璟,以你的身份,想要嫁给你的人太多了,那个和你结婚的女人的企图,你可知道?

不能怪越泽对林璟的妻子这样身份的女人有偏见,实在是他太过了解林璟。

很明显,林璟对于自己的妻子,没有丝毫感情,林璟也不可能用感情起欺骗一个女人。

那么越泽不得不怀疑,那个所谓的林璟的妻子是有所企图了。

林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嘴角浮现一抹十分不屑的笑容。

还能有什么企图?不过是为钱罢了。

想到温暖那副死要钱的恶心模样,林璟嘴角的讥讽更加明显了几分,眉头也轻蹙了一下,很快松开。

你明白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越泽轻笑一声,既然是为了钱这么简单的目的,那他也不就放在心上了。

随即,越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一脸八卦的问道,璟,你结婚的事情,你深爱的顾女神……知道不?她什么反应?

林璟轻抿一口,神色淡然,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讽刺,她会知道的。

越泽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随即笑声更加大声起来。

他忽然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呢。

看来,他放弃好莱坞的电影邀约回到国内,真是个正确的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