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玩遍官场贵妇 玉蒲团之官人我要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开了,叶明辉走了进来,看着床上捂住脸痛哭失声的唐婉,他心里不由得一抽。

和她夫妻三年,他从来不肯正眼看她,面对她的热情他一直冷漠的抗拒,而她从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高兴,一直尽职尽责的扮演着一个好妻子的角色。

叶明辉一直以为她很坚强,可是没有想到会看到她无助痛哭失声的摸样。

这样的唐婉是陌生的,陌生得让叶明辉忘记了对她的厌恶。

她的哭声呜呜咽咽的,带着绝望和悲鸣,和严欢完全不同,严欢就算是哭也会哭得很精致很凄婉让人心生爱怜。

而唐婉哭得让他心里沉甸甸的,厌烦却又带着一种完全说不清楚的情绪。

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嗦声让唐婉止住了哭泣,她用手胡乱的抹了一下眼睛,一双眼睛含着泪水看向叶明辉。

看见她带泪的眼睛,叶明辉的心竟然控制不住的又抽搐了一下。

他缓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婉,唐婉没有躲避,抬起头和他对视。

她明明是披头散发,满脸青紫,可是这样看着叶明辉竟然不输丝毫气场。

你要如何才能放过我爸!唐婉的声音很冷清,这是叶明辉第一次听见她用这种冷冷清清的声音说话。

这样的语气和声调让他非常的不适应,毕竟他已经习惯了唐婉对他的哀求柔顺,委曲成全。

虽然不适应但是长久的商场征战已经让叶明辉喜行不怒色,他冷冰冰的看着唐婉,你知道我要什么。

离婚是吧?唐婉轻轻的笑了一下,因为不爱所以想方设法逼得她走投无路竟然只是为了离婚,叶明辉也太高看她了。

她爱他死心塌地不过是以为他会爱上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可是他却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既然他和那些外面养小三出轨的男人没有什么两样她还坚持什么?

她淡淡的看着叶明辉,只要你让我爸没有事情,我答应你!

叶明辉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同意,明明这是他要求的,可是当看着唐婉这样爽快的答应下来,他心里竟然不舒服起来。

他压抑着心头的不舒服,你什么时候签字,我什么时候兑现诺言。

我现在就签字!马上立刻!唐婉掀开被子,不顾身上疼痛,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现在吗?民政局已经下班了!看着她那样迫不及待的样子叶明辉只觉得异常刺眼。

那就明天,明天早上八点,叶总,希望您说话算话,高抬贵手放了我爸!

之前还是明辉,转眼间就变成了叶总。

这样的称呼陌生得让叶明辉不舒服,他嗤笑一声转身往外走,唐婉答应离婚是他一直想要的结果,可是当事情变成这样,当她爽快的同意离婚后他竟然有种怒不可遏的感觉。

叶明辉带着怒气返回了严欢的病房,严欢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虚弱的看着他,明辉,你去哪里了?

出去透透气。叶明辉也笑了一下,却是带着一丝勉强。

严欢看见他的笑心里一沉,叶明辉这是对唐婉动情了吗?
刚刚唐婉晕倒严欢其实一清二楚,她故意装睡而已,后来看见叶明辉抱着唐婉往外,心里真心不是滋味。

她一直以为叶明辉对唐婉是半点感情都没有的,可是叶明辉去了那么长时间不回来,她这心里有些没有谱了。

唐婉多才多艺人长得漂亮不会叶明辉喜欢上她了吧?

等了好长时间,她终于熬不住了,偷偷的起床去了外面,恰巧听见两个护士在议论,

那个叫唐婉的女病人好可怜,怀孕五周了竟然还被人虐待到浑身是伤,真是可怜!

听见这个消息严欢心里一沉,她为什么和叶明辉有交集心里可是一清二楚,那是因为她告诉叶明辉她怀了叶明辉的孩子。

所以叶明辉才要和唐婉离婚,如果叶明辉知道唐婉也怀孕了,这事情就不好办了。

她得在事情还没有无法挽回之前先防范于未然,心里想着叶明辉在床边坐下:欢欢,她同意离婚了!

真的吗?严欢脸色马上浮现一抹惊喜的笑容,唐婉竟然同意离婚了?这么说她怀孕的事情叶明辉不知道?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是真的,既然她同意离婚,那你就放过唐明德吧。叶明辉微微的叹口气。

明辉!严欢楚楚可怜的看着叶明辉。

当初的事情也不怪唐明德,毕竟谁遇到那样的事情都会取舍,唐明德没有救你爸是人之常情。

他竟然为唐明德说话,严欢心里暗恨,脸上却是带了楚楚可怜的表情:明辉,我听你的,我只要你,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我所有东西都可以放下!

嘴里说着话她心里却在计较上了,叶明辉竟然对唐婉动了怜悯心,这是她绝不允许的。

好在她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严欢指指地上躺着的手机:明辉,这是谁的手机啊?

叶明辉看向她所指的地上,地上躺着的手机不是唐婉还是谁的,她刚刚晕倒把手机落在这边了,他走过去捡起手机,是唐婉的手机,她刚刚落在这边了,我帮她送过去。

看着叶明辉拿着手机往外走,严欢脸上浮现一抹阴冷冷的笑容。

叶明辉拿着唐婉的手机出了病房穿过走廊,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屏幕上是一条短信,亲爱的,孩子怎么样了?你还好吧?

叶明辉一怔:这短信什么意思?孩子?什么孩子?

他沉吟一下打开了手机的短信,这一看气得七窍生烟,里面都是唐婉和一个陌生号码的暧昧短信。

两人甜心宝贝的称呼着,唐婉竟然背着他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一股怒火从叶明辉心头窜出来,他脸色瞬间铁青。

唐婉靠在病房的床上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再过十多个小时,她就和叶明辉再也没有关系了。

她的手轻轻的抚上小腹,这个孩子她要怎么办才好呢?

心里正纠结着,咣当一声,门被从外面一脚踢开了,叶明辉带着煞气一阵风似的冲到了病床边。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婉,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你怀孕了?

随着他问出这几个字,病房里的空气一下子冷下来,唐婉抬头看着叶明辉。

他脸色阴沉沉的,这样阴沉沉的叶明辉,比暴怒的叶明辉更让人害怕,唐婉认识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在叶明辉身上感受到这样恐惧的感觉。

就算是他为了严欢动手打她耳光也没有觉得他这样恐怖。

她不知道叶明辉要干什么,反正明天就要离婚了,反正他也从来没有爱过她,说怀孕又能改变什么?

唐婉摇摇头,看她摇头叶明辉脸色瞬间狰狞起来
唐婉捡起检查单看了一眼,竟然是她那天去医院做检查的检测报告单,也不知道叶明辉是怎么弄到手的。

不过不管他怎么弄到手的都不重要,她神色不变的看向叶明辉:是,我的确怀孕了!

她承认让叶明辉的眼睛瞬间猩红一片,他双手握拳,骨节嘎巴着响,声音阴沉沉的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迸出来:说!孩子是谁的?

你怎么这样问?唐婉愕然的看向叶明辉,他什么意思?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

你还装傻,我他妈从来没有碰过你,你怎么可能会怀孕?唐婉,我还是小看你了,你他妈竟然背着我偷人,说!那个奸夫是谁!

唐婉被叶明辉劈头盖脸一番臭骂气得浑身发抖,他可以不爱她,可以整她打她,但是不能这样无下限的侮辱她的人格,她瞪着叶明辉:你狗嘴……

吐不出象牙几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叶明辉手就已经掐上了唐婉的脖子:贱人,你这个无耻下贱的贱货,竟然背着我偷男人!我掐死你!

喉咙生疼,唐婉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叶明辉杀气腾腾的脸。

多可笑啊!叶明辉竟然会这样想他,原来在他心中自己竟然是这样不堪。

唐婉什么话都不想说,完全不想解释,而叶明辉也似乎没有想要给她解释的机会,手用力的掐着她的脖子。

空气越来越稀薄,唐婉脑子里的意识越来越薄弱,如果可以这样死了,是不是也就解脱了?

她没有丝毫的反抗挣扎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叶明辉,直到耳边传来一声惊叫,接着叶明辉被人拉开了。

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唐婉缓过来了,脖子疼到极致,叶明辉刚刚的确是存了要杀了她的心思,所以下手极重,唐婉张嘴嘴不停的咳嗦。

耳边传来严欢柔柔的声音:明辉,你疯了么?

叶明辉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着不停咳嗽的唐婉,心里有些后怕。

刚刚如果不是严欢来得及时,他一定动手掐死了唐婉吧?

看着唐婉剧烈的咳嗦,看着她单薄瘦弱的身体,他心中竟然疼了一下。

他不承认是因为心疼怜惜她,那是因为恨,因为欺骗,因为被她这样愚弄。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想方设法嫁给他,故意装一副温柔贤淑善良的样子,到最后却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还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个下贱的东西!掐死她太便宜她了,他不会放过她,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叶明辉怒气冲冲的被严欢拉走了,唐婉靠在病床上,泪珠一颗颗的顺着眼角滑落。

到底得有多不爱他才会这样对自己?才会认为自己不干净背着他找男人?

心头的绝望像是一座山一样压得唐婉喘不过来气来,唐婉想起了那个疯狂的夜晚。

那天晚上叶明辉在夜色喝酒,她接到电话赶了过去。

叶明辉喝得找不着北,把她按到在包厢的沙发上面狠狠的发泄了一通。

他嘴里一直在叫着严欢的名字,她忍受不了这种屈辱,被他折腾完后就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包厢。

因为叶明辉对她的厌恶,她一直都不敢提那天晚上的事情。

这件事就这样翻篇,叶明辉不知道他碰过她,而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怀孕。

她还在憧憬因为怀孕叶明辉会对她好一点,可是结果却是让她无法承受。

叶明辉迫不及待的要离婚,为了摆脱她的纠缠想方设法的拉她父亲下水。

甚至于还怀疑她的清白,事情到现在唐婉是真的死心了。

唯一期盼的不过是叶明辉能够信守承诺,在和她离婚后放了她父亲,如此以后,天涯海角,两不相欠再也不会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