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东西好大太硬怎么办 被黑化的前任们抓住了

窗外滴答的小雨已经下了几天了,潮湿的空气让人浑身觉得黏黏的,晕暗的天色压抑得人有些透不过气来,这种感觉让人十分的不舒服,也无心想着工作的事情。

阴暗的天气,抑郁的人。好象正形容独坐在窗边的陈依澜一样。将近一个月以来,江昊煜每次来她这里的时间,变得极有规律。只有在周六的晚上出现,除此之外就是两个人在公司里的不期而遇。公司里也渐渐传开了江总裁与‘华美’日化妆品公司老板的女儿正在交往当中,

两个人现在感情非常好,并且八挂杂志上也刊登了两个人在一起的亲密照片。

依澜还能感受到,当看到照片时候心痛的感觉。心疼得纠成了一团,伴着胃的疼痛交织在一起。

她忘了抹掉柔弱的眼泪,任凭它自由的从眼眶中流出。他要成为别人的了,他要与别的女人结婚了。那她是什么?难到他真的对她一点的感情都没有吗?不知道,也许是吧!毕竟他是每个月都付给她十万元的,不是吗?他们是金钱与ru体的交易,不涉及爱情,不是吗?最开始他就说的很清楚了。是她不自量力,想用自己做为赌注唤来他的爱!

就如同大学联考一样。现在只是考试的时间结束了,要公布考试结果了。有两种结果,一种就是他爱上了你,一种就是他没有。

只是,这次考试成绩好象没有大学联考时候那么幸运,依澜苦涩的笑着自己。

一阵电话铃音响起,打破了室内的平静。

依澜拿起电话,看到是好朋友杜子欣打来的喂!

[依澜!今天有时间没有?我们一起逛街好了!小童都想你这个干妈妈了!]子欣为了把依澜约出来,不惜拿出自己的宝贝儿子做为诱饵。

依澜最疼自己的宝贝儿子了,宝贝儿子要求这个干妈妈什么。她这个干妈妈都会努力做到的。

好吧,我去你家接你们吧,你在家等我!依澜本想拒绝的,她明白子欣的好意。

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她做江昊煜秘密情人的人,所有的事情对子欣都没有隐瞒……

干妈妈,我要去看麦当劳叔叔,好久都没有去了,麦当劳叔叔会想小童的了!被依澜抱在怀中的小帅哥指着身旁的麦当劳店说,汉堡很好吃,还有薯条他最喜欢了。

子欣听到儿子古灵精怪的说法,惩罚的重重点了一下他的小脑瓜。你想的美哦?又想吃垃圾食品了?小心你变成小胖猪哦!

怎么会?我是幼稚园里最受欢迎的男孩子哦!好多小女孩还为他打架呢,哈哈但是他才不好意思和妈妈说拉。

是哦,我们小童长的真的很帅哦!依澜刮了一下小童的小鼻子,然后口气一转的接着说:但是你要是总吃麦当劳,就很快变的不帅了哦!那样你还能成为最受欢迎的男孩子吗?

小童认真的转着小脑袋,如果要是变胖就不帅了哦,那样倩倩、黎黎就该不喜欢和他玩了,那样他在幼稚园就会好寂寞哦!我不去吃了,我要当小帅哥拉!

依澜和子欣继续朝各家服装店里进攻,闲聊间她们走进装修相当特殊的一家店,虽然不似富丽堂皇的,但是简单之中又不失高贵的气质。

欢迎您来到‘潮流’服饰!两位小姐这边都是我们店新到的款式!身材高挑的女店员热情的道。

一听到她们说‘潮流’,依澜才想到自己可以在这里任选一件衣服。子欣,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哦!她转过头,对看着衣服的子欣说。

什么事情呀!子欣抬起头听。

依澜笑着把那天的事情讲给她听,然后两个人都神秘的笑了笑。

这么好呀,那么我们现在选选吧!然后两个人认真的挑了起来。

不一会,子欣拿了见水蓝色的洋装走到依澜的身上比了比。依澜,这件不错哦。

依澜看了看,这件衣服看起来,给人清新脱俗、纯真清雅的感觉。真的很漂亮,但是想到现在的自己,不禁摇摇头。这件是不错,但是太清雅了,好象不太适合我了!老了,在年轻个五年我一定敢穿!

不会呀,很不错的呀。你老什么呀,又不像我,已经是个三岁胖小子的妈了!子欣接过依澜怀里的小童!这个孩子越来越沉了,看来真得给他减肥了。

我才不胖,干妈妈穿这件衣服一定很漂亮拉!小童看这件衣服点点头,相当认真的说。

然后挣脱妈妈的怀抱,跑到另一件衣服旁边,用小手拉过衣服看了看,在看看干妈妈:干妈妈,你穿这件会更漂亮!

依澜和子欣相互对视笑了笑,看着小子的举止还有点服装大师的味道。

是吗?子欣拉过衣服。

女店员微笑着拍了拍小童的头:小帅哥,很会选衣服哦!这件衣服很适合这位小姐的!不防试一试呀!这个小孩长得真像他们的老板哦,那鼻子和眼睛分明就是老板的缩小版嘛!

不错哦,那件衣服真的很适合依澜小姐了!这时一道男声插入。

依澜和子欣看到说话的人,不约而同的都楞了一下。不过子欣反应未免太夸张了点,嘴张开的足以飞入一只蝴蝶。

谢威!依澜微笑得道。

而当谢威看到依澜旁边的女人时,竟恍了神。这个女人好面熟,她不是就四年前晚上的那个女孩子!

女店员并没有感觉到店内的气氛突然的凝聚,而是一直把眼光放在那小帅哥身上!

老板,你看这个小孩子长得多像你呀!鼻子与眼睛几乎与你一样啦!说完拉过小孩子献宝的给老板看。

谢威转过头看到小男孩,随即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小孩长得和自己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这分明就是他的小孩嘛!

小童看着陌生的叔叔一直盯着自己,那眼神让他好害怕,虽然他知道自己长得很招大家喜欢,但是这么叔叔盯着自己,竟脸都有些抽搐!随即小童扑到子欣的怀里大哭:妈妈!

谢威、依澜与店员同时把目光投到了这对母子身上,好象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了!!
原来小童是谢威的孩子,难怪当她第一次看到谢威的时候,总觉得眼熟。想来刚才的场面还真是太戏剧化了,子欣呆楞的看着同样处在震惊中的谢威,小童号啕大哭,然后又泪眼汪汪的看着谢威的脸说:妈妈,这位叔叔看起来好眼熟哦!就是想不起是在那里见过,叔叔很帅,但是没有自己帅!

谢威抱过子欣怀里的小童,然后拉起子欣的手,走出店。说要好好谈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依澜就自己回来哦!真希望子欣能得到幸福,其实子欣心里一直都爱着小童的爸爸,要不然当年她也不会义无返顾的生下小童,也不会一直不嫁独自带着小童!

依澜在超市里选购日用品,这几天家里什么都缺了。比如酱油没有了、面粉也没有了,洗发水也不多了,选购了一瓶自己常用的放进了推车中。

当走过女性卫生用品区时,依澜停留了好久看着架子上各式各样的卫生棉。

她的经期已经过了十多天没来了,她的经期一向很准时的,这次过了这么久莫非她怀孕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上个月有一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做防范措施。最近她特别嗜睡,闻到鱼腥味儿会反胃,她还以为是吃坏了肚子!现在想想有可能真的是怀孕了!

想到这里,依澜不自觉的把手放在了小腹上,也许这里真的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了。

也许老天不能给她江昊煜,却赐给了她一个江昊煜的孩子!

恭喜陈小姐,你已经怀孕一个月了!女医生恭喜的说。

当医生这么说时,依澜差点激动的哭了起来。

但是,现在是怀孕的初期,所以有些事情你要注意。你知道的,不能做剧烈的运动了,当然房事可以进行,但是要小心,不要太剧烈!吃些清淡的食品,然后定期的来产检!医生进一步的交代着。

依澜红着脸点点头,和医生告别离开医院。

和所有得知自己怀孕的女人一样,第一个想告诉的人就是孩子的爸爸。

他知道了能是什么样子呢?高兴的抱她、亲吻她,然后高呼:我要做爸爸了?如果是这个样子,该有多好!

幻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了,也太伤人了。如果她告诉他,他一定会带她来医院,把孩子拿掉的!因为他不喜欢她,怎么能让她生他的子嗣呢?

不,她不会告诉他的!他就要结婚了,她也要离开他了!孩子是她一个人的,一个人带孩子对孩子的影响也不见得会多大!小童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是吗?

这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像江昊煜的孩子!

江总裁,这是与‘寰宇科技’合作的案子!依澜把做好的企划递给江昊煜。

有几天没有见到他了,他好象过的很好,满开心的!看来,他与周紫菲发展的不错,报纸与杂志并非乱写一通。

认真的看过后,江昊煜点点头。做的不错!这个计划无懈可击,

就看具体实施了!

但是要注意‘寰宇科技’的动态,毕竟都是大企业,一定要谨慎!

正在讨论的时候,内线响起。

总裁,周紫菲小姐来访,是否让她进来!秘书小姐说。

她来了?这个时间怎么会来?一想到温柔的周紫菲,江昊煜不禁高兴起来。

让她进来!

依澜与江昊煜眼光不约而同的在空中交会,依澜随即调开眼光。她不能让他看到她哀伤的眼神,不能让他看到她眼里随时掉下来的泪水。

昊煜哥,逛街的时候路过着,就顺便上来看看你!周紫菲穿着水蓝色的洋装,白色的高根鞋优雅的走了进来。

然后看到办公室里的依澜,才不好意思脸微微红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吧!

依澜随即站起来说:江总,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我下去了!

江昊煜没有多看依澜一眼点点头:没什么问题了,你去忙吧!

依澜感觉自己是小跑的离开他的办公室,当关上门的刹那,依澜眼里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奔流而出。

如果她在不走,她会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了。依澜捂住自己颤抖的双唇,跑进洗手间。

途中遇到的同事,都不明就理的看着陈依澜,怎么这么坚强的女经理也有哭的时候?难道被老板骂了?!!

听到周紫菲来的时候,他的眼神是竟毫不掩饰的露出兴奋的光彩。那眼神有着娇宠、有着关爱、有着一想不到的喜悦。那分明就是对喜爱的人才会有的表现,那眼神是从未落在她或者其他女人身上过的!

看来周紫菲在他心中真的是特别的,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周紫菲就轻而一举的得到了她费劲四年的情感也得不到的爱。这样的轻松与顺利,嫉妒得让依澜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

周紫菲很年轻也很漂亮,尤其看到她身上穿的水蓝色的洋装,恰好是她在‘潮流’连试穿都没有勇气试穿的那件!她青春的朝气,正是她已经没有的!

胃里的一阵翻腾,一股恶心反出,中午吃的东西全数吐了出来:呕呕!

吐出之后,才感觉好了一些,但是心里还依稀的疼痛!

现在身体不是一个人的了,里面还有一个小生命,虽然他现在只有花生般大小。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他在她身体里面不断的成长。

拧开水龙头,把自己清洗干净后,依澜回到的办公室,继续投入到工作中,现在她需要努力工作,努力赚钱。

要在宝宝出生之前准备好需要的钱,江昊煜每个月给的钱,她不会动用一分
昊煜哥,刚刚出去的女人神情有些不对哦!周紫菲感觉到奇怪的问,这个女人是谁呀?为什么感觉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不太一般!

江昊煜听到她的询问,并没有想给她过多的解释。

是公司的总经理,有什么不对劲?有吗?虽然他反问,但是刚才他已经发现依澜极力掩藏的情绪。

看着她当时悲伤的眼神,他的心也莫明的颤动了一下。但是还好忍住去安慰她,否则还要费事的去和周紫菲解释。

周紫菲的确是个不错的妻子人选,父母很喜欢她,他对她有几许好感。

她为人很得体大方,温柔可人,不经意时又总露出小女孩的憨态笑容。

长得更是出落标志,身材匀称。

和她在一起,觉得让自己都感觉回到了二十多岁。最开始他还疲于应付两个人的约会,但是后来觉得和他在一起满开心的。

周紫菲挑了下眉毛,继续说:是吗!但是我觉得她对你的感情好象不止与工作关系哦!不过,昊煜哥这么出色,有爱慕你的人,也自然不过了!

江昊煜皱起眉毛看着眼前这个清丽的女孩子,一直以为她温柔的像小绵羊,没想到竟然大胆的对他旁敲侧击。

你来有什么事情吗?一改温柔,冷淡的问。

我说过了,逛街的时候正好路过你的公司吗?就想上来看看你!昊煜哥,你看看我身上的裙子好看吗?这是我刚刚买的!说完,在江江昊煜的面前转了一圈。

不错啊,很适合你!把你衬托的更清丽漂亮了!江昊煜点点头,毫不吝啬的赞美。

得到他称赞的周紫菲,小女儿般的羞涩笑容荡漾在青春的容颜上。昊煜哥,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等你下班!

江昊煜考虑了一会说:好吧,但是晚上的时候,我还有个应酬,不能陪你太长的时间!

没关系的!我会在这里看书,绝对不会吵你的周子菲微笑的说,然后走到了真皮沙发上面,认真翻看了自己刚买的杂志。

然后江昊煜不再与她交谈,投入到工作中。

当快下班的时候,公司里的员工看到总裁挽着周子菲的胳臂离开公司。

大家纷纷开始讨论起来,这次总裁是来真的了。因为大老板从进入公司到现在,还没有为陪女朋友而提前下班的事情发生过。这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哦。

有的几名好赌的男同事,竟拿老板会不会与周紫菲结婚,而打起赌来!

女同事则聚堆的讨论起来,周家小姐真是太幸运了,为什么飞上枝头的事情怎么轮不到自己的身上呢?

那么帅气有多金的老板,也是她们的梦中情人呢

被江昊煜冷落了好几年的王丽芸更是嫉妒发狂,为什么是那个黄毛丫头?她哪里比不上那个黄毛丫头?

已经痛哭过后的依澜,则把心思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只有用工作才能让她忘掉暂时的痛苦,完全不理会现在公司上下的躁动!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一味的伤心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依澜有些意外的看到江昊煜的到来,他不是和周紫菲在一起?怎么现在在她的房间里?

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里面亮着灯,她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虽然高级住宅区里都有门卫,贼很难进入的。但是他的到来要比家里进贼更让她意外。

依澜脱下矮跟的软底皮鞋,装做没有看到江昊煜直接走进房间。

她现在不想看到他,她怕自己像妒妇一样和他吵,或者像怨妇似的对他哭诉自己的真情。

这些都不是她要的,既然他不爱她,又何必勉强他?弄得自己连最后的尊严都不剩!

依澜在衣橱里拿出干净的内衣,直接走进了浴室。

做在沙发上的江昊煜诧异地看着依澜冷漠的举动,竟然无视他的存在,把他当成透明的空气吗?

从未受到冷漠待遇的江昊煜,顿时额头上的青筋暴露,这个天杀的女人,竟敢和他耍脾气?

他晚上七点就急急忙忙的来到这,看到她下午的委屈的摸样,一直扰乱他的思绪,根本就无法继续陪周紫菲。匆忙的吃完晚餐后,就把她送回家,然后开车直接冲往她这里。

到了这里,按了好长时间门铃都没等到她开门。最后只好自己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打开门之后,面对他的是一屋子漆黑。

打她的手机她关机,本来应该转身就走他。竟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一直等到九点。

好不容易看到她回来,她竟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直接走进浴室。该死的女人,他什么时候给了她这样的特权?一个他付了钱的女人,竟然给他摆脸色,看来她是不想好好活了!

哐宕一声,江昊煜愤怒的大力用脚踢开了卧室的门。

只见被踢看的门,被反作用力在加惯性的游荡了好几回,最后才慢慢的停下靠在墙边,可见力道之大。

在浴室里清洗的依澜听到门声,不禁下意识地抖动了下肩膀。听到巨大的声响,她知道她成功的惹脑了他。

但是她并不害怕,毕竟错的人又不是她。并且他也没有理由和她耍脾气的。

叩!大力的敲门声,紧接着是他的低吼声:陈依澜,我告诉你,你给我快点出来!在有五分钟不给我出来,我就把门拆掉。

这个男人可真够野蛮,凭她对他的了解,知道他绝对不是拿这吓她,如果五分不到,他真的会把门给拆掉。

依澜心疼看了一眼设计考究的门,哎,为了让门能继续好好的呆在上面,她还是快点出去吧。

江昊煜嘴上叼着烟,烦躁的坐在大床上。看着她走出来后,牵起嘴角讽刺的说:我还以为你有骨气不出来呢?你不是有胆惹怒我吗?

依澜对他的话完全没有回应,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抹保养品。虽然她不爱在脸上涂抹颜色,但是基本的护理她还是精心做的。毕竟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不好好护理怎么可以呢?

看她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更加激怒了他的气愤!她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碎嘴的女人一样,在那自己嘟囔。

他上前拉住她的胳臂,迫使她不情愿的对上了他。你给我说话,别像个哑巴似的!

依澜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微笑的说:大总裁,怎么了?我哪里惹到你不高兴了呀?真实奇怪了,她从进房门开始就一句话都没有说,

难道这样也能惹到他嘛?

你少给我装无辜,从进门你就装做没看到我的样子,你什么意思?竟然给他装傻!

依澜收起笑容,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说:大总裁,你以为自己是古代的皇帝吧!每个女人都笑脸迎人的、求伸拜佛等着你的临幸吧!

以前她可能会,但是现在的她不会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没有必要在蹉跎自己的人生了!她对他的容忍、对他的关怀、对他满腔的爱在他对周紫菲露出宠爱的眼神时,就燃烧怠尽了。

我就是觉得自己是皇帝怎么样!别忘了你是在怎么在我身下娇喘的一要再要!你知道自己有多淫荡吗?现在少和我装高贵装纯洁!他愤怒的用语言羞辱她,大手仅仅的叩住她的手腕,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力道几乎要把依澜的手骨捏碎。

他的话刺痛了她的心,依澜手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心灵上所受的疼痛。他竟然这么看她,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把她对他的爱说的如此不堪,他的话让她觉得自己几乎与欲求不满的妓女没有区别。

伤心的泪水第一次在他面前奔流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