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又软又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唐阮贺寒青小说全文

唐阮记得肉包传输的世界记忆里,贺寒青从小便受到养父母非人的对待,致使其心理逐渐扭曲。

在高中时期,即便他外在条件优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但却因为他阴冷淡漠的性格,女生对他退避三舍,男生大多也不愿意跟他接触。

高二的时候,养父母对他的虐待行径愈发的频繁,而高三,他便未再受到过暴力对待。

因为他们都死了。

死因是溺水身亡。

但只有贺寒青知道,他亲爱的养父母是如何在他手下挣扎,最终溺死在水中。

最后少年考出了能上排名全国第一的大学的高考分数,但他却选择了中央电影学院。

他想当风风光光的大明星。

他想掩盖心里的那些阴暗想法,但每到深夜,那些见不了光的念头就从他的毛孔里争先恐后的爬出来。

让男人不得安宁,却又沉醉其中。

直到最近这两年才稍微有所好转,不过只要有人点燃了这个导火索,那必然面临的是排山倒海的暴戾。

唐阮觉得贺寒青没有肉包说的那么坏,是因为他在现实世界里,也处在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生活里。

自己的亲爹常年混迹生意场上,对孩子的关心是少之又少,继母处处针对于他,搅得生活不得安宁,而同父异母的弟弟把他当做仇人一样,从楼梯上推下来。

他们都是同类,都是缺爱的孩子。

但唐阮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善于去爱别人的人,他不吝啬于关心与爱。

世界以痛吻之,却报之以歌。

所以他决定好好爱贺寒青。

温白坐上了男人的保姆车,车上还有他的助理,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脸上写满了惊愕。

“贺哥,你怎么和温白一起回来了?林舟哥呢?”

助理觉得广告是贺哥和林舟拍的,再怎么不济也该是和林舟一起回公司吧,更何况贺哥从来都不会让不熟的人上他的车。

贺哥什么时候和这个温白这么熟了?

温白听着,坐在一旁略显得局促不安,眼底也漫上了几丝落魄的神色。

男人淡淡扫了她一眼,助理立马闭上了嘴。

回了公司,贺寒青不顾其他人的目光,牵着小家伙的手一路坐电梯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温白乖乖巧巧地坐在沙发上。

男人接了杯温水,坐在他身边,看着小家伙低着头正闷闷不乐,小嘴撅着,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褪去。

伸手碰了碰温白的脸蛋,“不是说对不起了吗?还在生气?”

男生听到这话,眼眶又是一阵温热。

眨巴眨巴了眼睛,泪珠子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温白哭的时候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哭得狠了也只是会打嗝,自己一个人躲着,默默掉眼泪。

小孩跟打了胭脂水粉一样,眼尾漫上好看的绯红,眼皮上的那枚痣在光下透着淡淡的暗红,眼波含水,颇有几分纯欲风情。

贺寒青看得喉结滑动了一下,觉得胸膛里燃起了一束躁动的火。

眼底逐渐浮上丝丝缕缕的欲望和疯狂。

男人嗓音躁冷暗哑:“别哭了。”

温白被吓得打了个嗝,他撅了噘嘴,“你是个讨厌鬼,你把我弄得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