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萌宝归来:毒妃娘亲要抱抱》夜雨璃江玉珩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夜雨璃嗤笑一声,据她对夜萧的了解,在没有榨干自己身上所有可用的价值之前,他不会轻易妥协。

果不其然,夜萧眼底闪过一抹阴险之色,看着夜雨璃道:“你运气还不错,正巧前几日镇国将军府的穆老将军,死了一名爱妾。他很喜欢你这种年轻漂亮的女人,你回去准备准备,下个月就嫁给穆老将军,做一名侍妾吧!”

川澜城的百姓,谁不知道那穆老将军已经过了古稀之年,凡是嫁入将军府的女子,不出半年,都会被残虐致死。

夜萧为了能跟将军府攀上关系,获取盈盈私利,直接把夜雨璃送进了狼窝。

是死是活,他才懒得关心。

夜雨璃听后,差点笑出声来。

但她没反驳夜萧的话,只是想看看,这夜家家主,到底能**到什么地步。

两个小包子却不乐意了,没人敢这样侮辱他们的娘亲。

若是放到外面,夜萧不知要死上几百回了。

夜雨璃拉了拉孩子的手,示意他们保持冷静。

不为别的,夜雨璃昨晚没休息好,所以今天还不想大开杀戒。

见废物女儿没有吭声,夜萧以为他默认了自己的提议,于是继续道:“你贸然回府,我也不好跟你祖父交代。这样吧,你带着孩子到门外跪上三天,磕一百个响头,你祖父一向心软,他会原谅你的。”

夜雨璃扬起红唇,那双潋滟的美眸直视夜萧,仿佛在看着一个大**。

“夜萧,区区一个夜府,你以为我稀罕回来?”

“那你。”

“我今日过来,是来拿回我娘当初的遗物,她虽然芳年早逝,但公孙家陪送的嫁妆,该由我来继承。识相的话,就趁早把东西拿出来,别浪费彼此的时间。”夜雨璃不冷不热道。

夜萧面色微沉,装傻充愣,“什。什么嫁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想当年,夜家还不是川澜城第一名门,而是富可敌国的公孙府,也就是夜雨璃的娘亲。公孙蝶儿的娘家。

当时她自愿嫁给夜萧,陪送的宝物已经不能用十里红妆来形容,其奢华程度,至今还成为川澜百姓的笑谈。

而夜家,正是靠公孙蝶儿的丰厚的嫁妆,一举成为川澜城第一世家,风头早已碾压了公孙府。

夜雨璃面色如常,声音极其平静,“夜萧,我给过你机会了。今日,你若是拿不出我娘的嫁妆,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哟,五年不见,姐姐都会威胁人了,呵呵。”

夜晓姝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里堂传来,片刻后,她带着一众丫鬟婆子缓缓走来,两瓣香蕉唇呈现暗紫色。

夜铄宸和夜轩轩满脸惊诧,昨夜在马车内看到的女子,不就是她吗?

两个小东西计从心来,相互递了个眼神,然后看着夜雨璃,“娘亲,我可以带妹妹出去透透气吗?”

“好,不要走远。”

“娘亲真好。”

夜晓姝还未看清他们的面容,两个小包子就手拉手走了出去。

夜萧稍稍一愣,看着夜晓姝,“姝儿,你的嘴。”

“放心爹爹,昨夜不小心被老鼠咬了一口,不碍事的。”

说完,夜晓姝眯了眯眸子,看向夜雨璃,“我的好姐姐,见到妹妹为何不跪?难道五年过去,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了吗?”

想当年,夜雨璃只要听到夜晓姝的声音,就会吓得全身发抖,甚至会尿裤子。

如今她不慌不忙的坐在椅子上喝茶,那副冷傲不羁之态,显然是没把夜晓姝放在眼里。

“你是聋子吗?我让你跪下,跪下!”夜晓姝睚眦欲裂,香蕉唇喷出唾沫星子,在空气中幽幽飞舞。

夜雨璃连看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慢慢拨弄杯中的茶梗,哂笑道:“你也配?”

夜晓姝感觉自己的心被扎了一下,刺痛难耐。

“小**,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完,夜晓姝像一头发疯的母牛,直接冲了上来。

夜雨璃柳眉轻挑,在夜晓姝冲到自己面前的瞬间,随手将杯中滚烫的茶水泼了出去。

“啊,啊。”

夜晓姝后退数步,鬼哭狼嚎,白皙的脸颊也被烫得发红。

“你,你个小**,竟然敢泼我?”夜晓姝双眸喷火,胸脯起起伏伏。

夜萧也气坏了,怒斥夜雨璃,“混账东西,她可是你的妹妹,你竟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害她,你。”

“老东西,你真的好吵诶!”夜雨璃满脸嫌弃,转手又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说什么?”

夜雨璃慢条斯理的靠在椅背上,表情似笑非笑,“我拿她当妹妹,她何时拿我当姐姐了?尖酸刻薄、百般迫害、欺辱谩骂、手段阴险,你们夜府上下对我做过的一切,简直是罄竹难书、擢发莫数。”

说到这里,夜雨璃手中的茶杯微微颤抖一下,凤眸瞥向夜晓姝,“能有这样的好妹妹,我真是‘三生有幸’了。”

“放肆,这里是夜府,岂容你来撒野?”夜萧雷霆震怒,指着夜雨璃的鼻尖咒骂,“再不滚出去,我就扒了你的衣服,让府内下人随便**。”

夜雨璃:“。”

亲爹能说出这样恶毒的话,做为穿越者的夜雨璃来说,无语至极。

从夜家人的态度来看,她深深体会到原主当年的处遭遇和处境。

这样一个水深火热、连喝口茶水都怕被毒死的狗屁世家,根本不配坐拥川澜城第一名门的称号。

夜晓姝见夜雨璃垂眸不语,以为被夜萧的气势镇住了,赶紧煽风点火,“爹爹,她目无长辈、违逆家法、罪不可赦。不如将她和那两个小崽子绑起来,扔到柴房去,让祖父发落吧!”

她心里的小算盘敲得噼啪作响,在没有得到玉箫之前,哪能轻易放过他们?

夜萧捏了捏嘴角的短髭,轻轻颔首,“也好,这个孽障无法无天,正该让你祖父来收拾她。来人啊。”

门外登时走进来两名家丁,“老爷,有何吩咐?”

“去,把这个**给我绑了,还有那两个。咦?”夜萧皱了皱眉,“那两个小崽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