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公拘i交酡i 二哈的白猫师尊微博车截图

第二天一早,依澜顶着一对熊猫眼,走进了公司。一夜的无眠,让她失去了平常的精神气爽。

在公司见到她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询问她,她都是匆匆一笑对他们算是回答,一天过的相当烦闷和压抑。快要下班的时候,她的行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从包里拿出电话一看是母亲打来的,依澜赶紧的接通了电话。

喂,依澜呀!我是妈妈呀!陈母在电话那边显得很着急。

妈,怎么了?

小小杰!在学校和人打架,把对方给打的伤得很重,人家要告他!陈母哭着说,平时自己的儿子很懂事的呀,今天怎么捅了这么大的娄子?

小杰和人打架?妈你慢点说,别着急,小弟怎么会和人打架呢?你们现在在哪里呢?

我们现在在警察局,小杰现在被关起来了!你快来吧,你爸爸还不知道!她那老头子脾气一向很大,身体又不好,如果让他知道心脏病一定犯。

好了,我马上过去,妈你别着急!依澜连忙收拾好东西,和李秘书说了一声离开了公司。

到了警察局,依澜才了解到弟弟是因为一个女孩子同对方打了起来,

对方那个男孩子依仗自己老爸是公司的老总,在学校为所欲为,想轻薄这个女孩子,小杰气不过,就与他打了起来。

并且把对方打得很严重,对方的家长要控告小弟蓄意伤人。

对方家长是永强建材的老总朱永贵,这个人在商场上也算比较有名气。如果他坚持控告,看来小弟真的得坐牢。

陈母只是在那里哭,因为没有办法而更着急,小杰只是站在一旁不出声,好象已经准备坐牢一样。

依澜把母亲送回家,自己则回到小公寓想办法。

她突然想到了江昊煜,凭江氏集团在商场中的地位,他一定能帮上忙的。

第二天一早,依澜一到公司,马上敲了总经理办公事的门。在得到允许后,依澜转开了门把。

江昊煜意外看到了进来的人儿。总经理,我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依澜开门见山的说。

江昊煜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她继续说:总经理,我弟弟在学校里和人打架,对方的父亲要控告我第蓄意伤人,对放父亲是永强建材的老板。说完看着他的表情。

听完她的话,他有些邪恶的欠动一下嘴角。真是上天有眼,不用他费事,机会就来了!这么快她就来求他了!

朱永贵这个人一向专横跋扈,欺软怕硬。她弟打了朱永贵的儿子,看来事情相当严重哦。你觉得我能帮上什么忙吗?冷淡的问。

总经理,凭你的面子,你出面他一定会撤消控诉的!她有些激动的说。

江昊煜注视着眼前这个着急的女人,这个时候才显得有些温柔。

给我个让我帮助你的理由!

依澜看着阴冷中透着邪气的他,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样子的理由。我不明白总经理的意思?

他冷笑出声:我的一句话确实能让你弟弟免官司之苦,但是我为什么帮你呢?我是个生意人你知道,没有利益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想要什么你不会不明白的!

依澜看他良久之后,点点头。只要总经理能帮忙,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他满意的点点头,今天晚上到这个地方等我!他交给依澜一个住址和一把钥匙。

依澜有些迟疑的接过东西,他的暗示再不白不过的说明他想要得到什么了!这个人真的是太霸道,太无情了。但是有什么办法,这次弟弟真的得靠他的帮忙了。

江昊煜看见她不情愿的接过东西,有些生气的道:同意不同意随你,我没有逼你!你自己考虑,我不喜欢和不情愿的女人上床!他吗的,长这么大,哪个女人不是急着跳上他的床,只有她不只一次的拒绝自己!

不是的,我愿意,我晚上一定去!她急着解释。

朱老板!我是江昊煜!打电话的同时,他眼神定住的看着脸色红晕的依澜。

哦,江经理,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朱永贵意外的接到江总经理的电话,语气之中充满着巴结。虽然江昊煜目前只是江氏集团的总经理,但是大家都知道其实现在江氏集团的一切都已经由江昊煜掌控。老总裁江明达已经不在打理公司的事情了。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的弟弟好象和令郎在学校发生了点争执!听说朱老板要控告我朋友的弟弟?他慢条斯理的问着,语气之中渗透着威胁。

原来和江总经理认识呀,那早说啊,大家都是自己人。那就这样吧,我家那臭小子也有不对的地方!江氏集团可是他们公司的大客户,穿衣吃饭都靠他呢,自己的儿子只有被白打了!哎

江昊煜笑笑说:是呀,都是年轻人都冲动点,小孩子嘛!那这次就算我欠朱老板个人情,哪天我做东大家吃顿饭!

复杂的事情就被江昊煜三言两语的给解决掉了,依澜总算松了口气。

但是一想到答应他的事情不得又紧张起来。一想到今天晚上要和他,她情不自禁的有些脸红,并且不想承认的,竟然有些期待,而这种想法让她相当恐慌。

就这样,在当天晚上依澜来到他的公寓。在一张足以容纳四个人的大床上,奉上了自己的守护了二十三年的纯洁。!!
依澜坐在办公椅上回想那一晚的情景,说来奇怪整个过程中她没有一点的不甘愿,正确说来她情不自禁的身陷其中。他相当温柔的等待她的适应,她也忘了矜持配合他。

她还清楚记得,当他进入自己的时候,她竟激动的呐喊出来。

这与她平日的坚持背道而驰,以前王志鹏要求她的时候,她都坚持的不肯,但是面对江昊煜的时候,她却没有那么不甘愿。

难道她早就对他有了好感,难道以前她并不是真的爱王志鹏?

现在她满脑子里想的塞满了江昊煜的影子,这种想法让她极为恐慌。但是也更确认了一点,自己是真的爱上魅力无法挡的江昊煜了!

但是两个人还有交集点吗?他自从那晚到现在也没有在找她来

该回魂咯!叶娜的手在依澜的眼前晃动。

哦,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她有些尴尬的问,被人发现她出神真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就是问你中午一起去吃饭吗?你这几天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什么了啊,我们一起去吧,我也不知道吃什么,下去看看!是的,她有心事呀,但是却不能说。

她们两个人来到员工餐厅,这里如往常一样人很多,中午吃饭的时间人多当然很正常了。

依澜和叶娜各自点餐之后,端着托盘找到一个空桌坐下。

依澜,你觉得咱们的总经理人怎么样?叶娜随意的问道。

听到总经理三个字,依澜闪了下神。很很好呀!

恩,关于经商他很有一套,要不然也不会把公司的业绩有提高到一个新的台阶,这两年在新加破和日本两个地方建立了分公司。叶娜认真的在述说这两年公司的成绩。

是呀,他在这方面确实很有能力,毕竟现在经济这么不景气,能维持一个企业就不错了!这真的不得不让人佩服。

是呀,所以现在你不知道我多么为身为江氏企业的员工而骄傲。和我一起毕业的同学现在有多么的羡慕我!她开心的说。

是呀!依澜也有同感的点点头。

但是,有钱有成功的男人都有个通病,就是滥情,生活有些糜烂!真是遗憾呀,叶娜又一次感慨道。

依澜没有说话的自己吃着东西。

你知道吗?他和哪个女明星分手了,不知道他下个女伴会是谁!

我们聊点别的吧,是谁和我们也没太大的关系!怎么样,听你说上个礼拜你妈妈安排你相亲了?她岔开话题说。

提到这个叶娜就堵的慌:可别提了,那个男人简直像上个世纪70年代的人,带个超厚的黑边眼镜不说,长的也相当难看!真的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想的难到她的女儿这么惨吗?要找那种男人!

呵呵,也许伯母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这样的呢?听她这么说,她也可以想象出场面会有多糟糕。

总之,即使我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也不会在相亲了!叶娜发誓的说。

恩,感情的事情有时候也需要缘分的,也强求不得!

是呀!叶娜非常赞同的点点头。

短暂的午休很快的结束了,休息过后的员工进入了下午的工作。!!
下午的工作总是使人容易想睡觉,依澜核对好报表之后,走进了茶水间,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她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着,顺便细心品尝可可浓郁的醇香,依澜并没有注意到茶水间进来了一个人,而且没有动的一直盯着她。

正往办公室走的江昊煜在经过茶水间的时候,意外发现霸占他几天思绪的人儿。看着她那娇小的身体,让他想起了那日他们俩在床上纠缠的画面。

掩饰在她衣服下面的身材其实一点也不娇小,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尤其是她的皮肤白皙光滑,环着他的腰的细嫩的双腿还有只有他一个人拥有过的地方儿,一想到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他竟莫明的高兴!

想到这些他跨下不自觉的涨了起来,该死的,他渴望的都有些疼痛。

依澜突然感觉有人用着热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她睁开眼看到了想了几天的他

哦~总经理,你要喝点什么?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呢?她都没有发现!

他走进依澜抬起她的下巴,擒着挑逗的笑容:总经理?这么叫太陌生了吧!

依澜羞涩的挣脱他:总经理,这里是公司不要这样!他们现在的姿势很暧昧。

该死,经她提醒他在想起这里是公司的茶水间,人来人往的地方。

晚上下班先不要走!匆匆丢下一句话,他转身离开。

如果他在不离开,难保不在那里就要了她,现在对她的渴望得让他发疼。

依澜看着他转身离开,想着他丢下的话。晚上下班先不要走!是什么意思呢?她有些害羞的不敢往下想。那暗示已经相当明显了,不是吗?

回到办公桌后的依澜,竟有些无心工作,频频的看着电脑右下方的时间。

陈依澜你变坏了,你竟然对他这么渴望!依澜自嘲的说。内心的感觉是不能骗人的,她心里真的有些惬喜。也许女人就是这样,毕竟他是她第一个男人

在期盼中下班的乐曲声音响起了,依澜怕让同事看出问题,就佯装着继续敲打键盘。

依澜,你还没做完呀?有的同事走过她身边问道。

是呀,还差点快完了!她笑笑的回答。

不一会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就相继了走了出去,依澜静待着看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快五点半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江昊煜手里拎着西装外套,走了出来。

依澜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自己,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的靠近。

我很想你,你想我没有?恩他抵着她的耳垂说。

依澜脑中一片空白只能任凭感觉真实的说出:想了,很想,我以为我们以后不会在有交集了?毕竟他们没有交往过,那一次不过是场交易。

江昊煜听到了她真实的回答,一丝邪恶的笑意一闪而过。他这几天其实是故意的不与她接触

要的就是让她迫不及待的跳上自己的床,他深知自己的对女人的吸引力!

小傻瓜,怎么会没有交集呢?那天晚上我们配合的是那么默契!他似真似假的说。

依澜听到他这么说,瞬间小脸红成了一片。别说了!

江昊煜笑笑看着她,然后开口说:依澜,我的肚子好饿,我们去吃饭吧!

依澜点点头,然后两人离开了公司。

坐上他的宾士车后,他突然有提议要吃她煮的东西,然后两个人就到了市场里买了菜和肉来到了依澜的小套房。

进入后,他环顾她的小套房,她住的地方好象还没有他的浴室大。大概能有十几平的大小吧,但是她收拾的很整齐,可见她是个很干净的女孩子。

你可以先看会电视,做好了我叫你!说完,就钻进狭窄的厨房。

很快的依澜就做好了菜,她走出厨房看着他倒在沙发上睡了起来。依澜看着这个睡着的他,他真的不是普通的帅气!她的手在他的脸上游走,他的眉毛好浓长的也很有规矩,是具有英气的剑眉。她的手不自觉的顺着他的鼻子来到他紧闭的双唇上,真是的睡觉的时候嘴依然那么严肃。

正当她忘我的陶醉之际,他突然睁开双眼抓住了在他脸上的柔夷。

呵呵,你趁我睡觉想轻薄我呀!

被抓个正着的依澜尴尬的解释:不是呀,你脸上有一小根睫毛,我想帮你拿下来!

原来你还是个小骗子,当你手刚摸我眉毛的时候我就醒了!他拉她的上身靠向自己,让她躺在他的身上。

我你那你醒了怎么不睁开眼睛还要继续装睡?你好讨厌!说完,挣扎的想起身。

看着她怒中带羞的小模样还真好看,江昊煜哪那么容易放开她。我想要,我都想了一个下午了,宝贝!他在她耳边嘟哝着,一股股的热气喷向依澜的颈项,耳边阵阵麻稣的感觉倏地传边了她的全身。

恩总经理,不要这样!先去吃饭吧,你不是饿了吗?她左右而言他,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叫我什么?总经理?他有些不悦的问。现在是下班的时间,我们两个人独处,你叫总经理?

那我叫什么?她反问他。

他细细的舔舐她的手指,轻轻的啃咬!那天晚上你在床上叫我什么来的?恩

我忘了那么害羞的事情,她才不会去回想,即使回想也不会让他发现。

呵呵,是吗?如果你忘了,我很乐意帮你回忆!他逗弄的说,并且粗糙的大掌已经开始实施计划,他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叫我什么?不说就有你受的!说着还重重的捏了她一把。

昊煜昊煜你不说饿了吗?先去吃饭吧!依澜劝说,还妄图拿晚饭让他先放过她。

恩乖!我现在是很饿,但是不是这里。而是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带着依澜的手来到某处,让她感受自己。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然后不等依澜的反应,他霸道覆上自己的唇

看来做好的菜一会只有在热了,可怜的依澜刚才都白忙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