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怎么办(H) 肉 秘密教学子豪我们再做一次吧

一想到那个张导看向温暖时的眼神,林璟只觉得恶心,更多的则是愤怒,眼底布满阴霾。

他林璟的妻子,怎容其他人觊觎?

即使这个妻子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也一样。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

温暖眼底满是受伤,眼底渐渐蓄上水光,紧张的拽紧林璟的衣服,害怕,惊慌,不住的摇头。

我早该知道,你本来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的女人,却没想到,你竟然连底线都没有。

林璟望进那双水光波荡的双眸,眸中映入温暖惨白的面容,变得更加幽暗,微微拧起眉。

忽然,林璟用力甩开温暖,站起身捻了捻衣角上的灰尘,微微扬起下巴,面容倨傲。

温暖,你不用找借口,我也不管你以前有过多少男人,但是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我林璟的妻子。

若是让我知道你给这个身份抹黑,我的手段,你不会想要尝试的。

林璟目光更加的冰冷,带着一丝戾气。

我今天真的是因为工作……

温暖想要解释什么,却只觉得无力,随即苦笑,自嘲起来,像璟少这样高高在上的名门贵公子,又怎么会了解,我们这种底层人物为了工作付出了多少?

林璟不以为意的扯扯嘴角,墨色双眸中闪过一丝复杂,面色变得更加阴沉。

温暖,你就这么爱钱?你这样的人,是不是只要给你足够的钱,你就什么都愿意做?

温暖一愣,随即竟是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是在笑,可是那笑容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绝望。

林璟蹙眉,眸色幽暗,你笑什么?

温暖心中悲恸,忽的倔强的昂起头直视着林璟,语气前所未有的肯定。

没错,我是爱钱,因为这世上,没有什么比钱更可靠,我为什么不能爱?

你!

林璟大怒,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格外阴森可怖。

他指尖用力的握紧温暖的脖子,看到温暖吃痛的表情无动于衷,眸底的怒火像是要把人烧灼。

那一刻,温暖心底生出巨大的恐惧,却仍是强忍着痛楚,眸光闪耀着倔强的光芒,丝毫不见退缩。

终于,林璟缓缓的松开手,眼神冰冷的睥了温暖一眼。

拿出一条丝帕轻轻的擦拭着指尖,仿佛上面有什么令他嫌恶的脏东西一般,即使林璟一句未言,那样冷漠不屑的轻视表情,依然让温暖觉得度日如年。

温暖,你真让人看不起。

林璟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别墅,温暖心中苦笑。

是啊,为了钱,她都能够和林璟这个根本就不了解的男人结婚了,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所以,她被林璟这样鄙夷轻视,都是她自找的,不是吗?

太太,您的脚受伤了,这是药箱。

不知道静默了多久,温暖忽然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竟是别墅里的一个佣人正拿着药箱站在那里。

你……谢谢你。

温暖一脸感激的接过药箱,心中划过一段暖流。

原来,这世上,还是会有人关心她的,即使她们之前从不认识。

这一刻,让温暖相信,这世上,好人总是比坏人多的。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太太,您叫我小花就可以了。

谢谢你,小花。

谢谢你,在我对这个世上无比绝望的时候,带给我一点点的温暖,让我的心,可以少痛一点点
周一。

温暖一大早走进公司,本以为会立即被温梦琪刁难,却不想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就被里面一群叽叽喳喳的同事惊住了。

哇!妍姗真的是太美了!女神终于回国了!想念想念啊!

妍姗不仅人美而且演技好,她如今可都已经拿下三个国际影后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啊!

哎,这样优秀的妍姗,也就只有璟少能够配得上了,你们看这张照片,妍姗和璟少双眼对视,天哪,我仿佛都能够看到之间的浓情蜜意!他们可真是般配啊,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销售部的几个女同事正围在一张电脑桌面前,几人一脸兴奋的红着脸,神色激动对着电脑屏幕,不时的发出一阵阵惊叹声。

对对,你们说妍姗都已经有璟少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了,竟然还那么努力拍戏,我们这样的要是再不努力,都不配作为‘山菜’啦!

哎,比我们美丽的人都那么努力,你说我们还努力有啥用哦?

有人发出了一句毒鸡汤的感慨,顿时被周围人围着一阵粉拳乱揍,逼得对方赶紧改口,表示自己一定要向她们的偶像顾妍姗看齐,做个有能力又努力的好青年。

温暖吃惊的呆愣在原地,她知道,‘山菜’是国际巨星顾妍姗的粉丝的自称,而顾妍姗更是华国在好莱坞发展最好的女星,可谓是娱乐圈励志界的代表。

可是温暖却不知道,顾妍姗竟然会是……林璟的女朋友。

这……怎么可能?

即使是很少关注娱乐圈的温暖都知道,顾妍姗当之无愧是华国最有实力的影后之一,年纪轻轻就一连拿下三个国际影后的奖杯,每次出国,都是为华国人争光,为华国人在国外竞争激烈的市场上争夺出一片属于华国人的天空。

可以说,在电影史上,顾妍姗绝对是华国人的骄傲。

而这样优秀的顾妍姗,能够成为林璟的女朋友,在大家看来,也都是天经地义的吧。

既然如此,那么林璟当初为什么会找她协议结婚?

温暖摇摇头,她和林璟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呵,她一个温氏的小小员工,又怎么可能和堂堂国际级的影后顾妍姗相提并论呢?

那样浮华富贵的世界,是属于他们的世界,而温暖的世界里,只有平淡孤独,和为了生活不得不的努力奋斗而已。

……

温暖,欢畅影视的单子你拿下来没有?别告诉我,你进公司一年多了,到现在连这么简单的单子都拿不下。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温梦琪一大早还没进自己办公室就直接找到了温暖这里,就是为了亲眼看到温暖被她踩下去的情景。

光是看着在她面前不得不卑躬屈膝的温暖,温梦琪就觉得心里真是爽快极了。

温暖这几天费尽心力,却根本就见不到负责欢畅影视采购的人,就连那个色魔张导也没有在欢畅出现。

一连几天采购部都没人在,温暖只觉得有些怪异。

梦……温经理好……
温梦琪这几天刁难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从每天早上一责问到每天两到三次的训斥,简直让人不能惹,却也不得不忍下。

温经理,我正在努力和欢畅接洽,不过那边……

察觉到温梦琪的不悦,温暖及时改口,刚准备解释就被毫不客气的打断,温梦琪一脸高傲的扬起下巴,狭长的丹凤眼不屑的斜视着温暖。

温暖,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拿不下欢畅的单子,别说你这个季度的奖金,你整年的奖金都别想要了,哼,连这点儿能力都没有,还好意思待在温氏。

温梦琪如今可是得意的很,她从温氏企业大小姐的堂妹,变成了真正的温氏大小姐,还能把自己一直都嫉恨的温暖踩在脚下,心里格外的爽快。

欢畅影视的单子我这个月肯定能拿下,温经理的关心,我会记住的。

温暖面色平静的望着温梦琪,心里有些无奈,她真是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温梦琪,让她这么紧迫逼人。

她哪里想到,温梦琪自从上次看到温暖从夏明哲办公室出来后,就一直想要把她给赶出温氏企业。

好,温暖,你要是这个月拿不下欢畅的单子,你就给我主动辞职。

温梦琪的声音很大,整个销售部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温经理,我现在就去继续和欢畅影视的人接洽。

温暖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态度平静的就像是面对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上司,看似恭敬的微微点头,就快速的离开。

温暖,你……

温梦琪满腔的得意没有人炫耀,当下一口气憋在胸口,好一阵气闷。

算你跑得快!哼!

温梦琪冷哼一声,唇边露出满意的笑,她可是听说欢畅影视那边最近有大变动,温暖根本就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拿到单子。

等到温暖主动从温氏辞职离开,到时候,夏明哲的眼睛里就再也不会有温暖的身影。

夏明哲,是属于她温梦琪的。

……

一连几天,欢畅影视那边,温暖依然是一无所获,眼看着就要到月底,温暖也不由得开始着急起来。

而且欢畅影视的大老板林璟这几天也没有回别墅,让温暖连打探的可能都没有。

想到林璟,她的心更沉了几分。

其实,温暖根本就不知道,林璟那天为什么会忽然找上自己,给出那样优渥的条件,让她和他结婚,成为法律上的夫妻。

但是温暖却知道,当时当地,她根本就无法拒绝那样的要求。

只因为,那是她唯一能够救妹妹的希望。

夜半时分,温暖忽然感到身上像是压着一座大山,她奋力反抗,却又被狠狠压制住。

唔……

刚要开口,唇瓣就被人用力堵住,炙热的呼吸喷洒下来,带来一阵阵战栗。

温暖渐渐清醒,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后,温暖也不敢再反抗,苦笑一声,只能任由着男人脱去彼此身上的累赘,随着男人的动作浮浮沉沉……

良久,卧室里动静渐渐沉寂下来,温暖望着洗浴后占据了大半个床铺,一派泰然的闭目养神的林璟,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

我听说,欢畅影视是环球娱乐旗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