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都给你吃 48补肉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这时一个长相非常漂亮的男人,朝他们这桌走了过来。

嗨,江总经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来了也不想见我呀?他随便的拉开了旁边的一个椅子,不请自坐

怕你忙不开嘛,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呀!他虚伪的说道,其实他是不想让别人打扰他们两人的用餐,没想到这个家伙不请自来。

这位小姐很漂亮呀,满清纯的哦!新女朋友吗?他把目光调到依澜的身上。这回他的口味变了吗?不似以往热情奔放的啊。

哦,不

小姐,你看起来满善良的,不要喜欢这个家伙哦,我现在劝你离开他吧!他开玩笑的说。

我不依澜试着解释说,但是她越解释越显得两人暧昧。

她用眼神像江昊煜求救,但是他并没有理会她。

好了,伟伦。依澜的脸皮比较薄别再逗她了!他的话更加让方伟伦认定依澜是他的女朋友。

哦,这位小妹妹叫依澜,很好听的名字哦,不过与他交往你要小心点哦,这个男人很无情的!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继续说。女人爱上他注定是要伤心难过的呀!

行了,你还不走吗?他带有警告的口气对方伟伦说。在不走,小心你的鼻子。

看到他脸上确实有几分怒意,方伟伦摸摸自己漂亮的鼻子识相的离开。

在方伟伦走后,依澜有些气恼的说: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为什么要让他误会?

江昊煜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而是慢条斯理的吃完刚烤好的肉片,心满意足之后才说出让依澜震惊无比的一句话。

我为什么要解释,我确实想追求你,做我的女朋友!他霸气的宣布说,想宣布她是他的所有物一样。然后拉起她纤细的揉夷放到嘴边轻轻啃咬。

思维停留在震惊中的依澜,被指尖传来的阵阵酥麻拉回了神志。看到自己的手指正被他亲吻,生气的使劲挣脱出自己的手。

他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经过允许就轻薄他,真是个好色之徒。以为自己有钱有势就了不起吗?每个女人就都会败在他的西装裤下吗?她可不是,在说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开什么玩笑。

她板起脸正色道:对不起,总经理,谢谢你的抬爱。不过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了男朋友,所以我不接受!我突然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然后拿起身边的包包转身离开,没有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长这么大头一次女人问题上踢到铁板的江昊煜铁青着脸,看着依澜离开的背影。

这个女人真是不识抬举,从懂得男女事情起,就只有他拒绝女人的份,她竟敢拒绝他?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陈依澜你等着,有天你会来求我的!他在心中暗暗发誓。!!

这几天江氏集团被低气压笼罩着,员工每天都生活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中。各个部门的高级主管更是兢兢业业的做事,很怕一个不小心被以冷漠著称的总经理解雇而回家吃自己。

不明就理的员工不知道这几天总经理吃了什么炸药,没有原因的就乱发脾气。每天都有几个主管遭到总经理的袭击,所以各个高层现在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哎,命苦呀!谁让自己不是老板呢?谁让是拿人家薪水的呢?

你们是怎么做事情的?每个月六位数的薪水都是白给你们的吗?一个小小的项目都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还拿不下来?如果你们觉得自己没这个能力,就快点把位子让出来!真是该死的一帮饭桶。

三位已经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不断用白色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珠儿。这几位上了年纪的老男人真可怜,明明公司里的冷气吹的很舒服,一点热的感觉也没有,但是被他们的年轻的总经理,吓得额头上湿汗淋漓。

是,是总经理说的是。我们会马上去办,尽快的把它拿下来,保证明天一定!不住的点着头说。

用足以冻死人的眼光看他们几秒,然后冷酷的说;好,在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明天还拿不到的话,你们就不要来上班了!

好的,总经理。我们一定竭尽全力,一定不让您失望!

好了你们出去做事吧!

在得到他的首肯后,几个主管赶快的离开这个比地狱还恐怖的地方。

他们走后,江昊煜烦躁的按下内线。

李秘书,让陈助理冲杯咖啡给我送来!他有些气愤的说,这个该死的女人,这几天每天都有意的躲着他。白痴的女人,以为躲着他,他就找不到她了吗?

好的,总裁请等下!李秘书切断电话后,马上按下另一组电话。

喂,陈助理,现在你冲杯咖啡送进总经理办公室!还好不是让她,年龄大了,现在可不想去惹那条暴龙,没有那个胆量也没有哪个力气了,都让年轻人去吧,对他们也是锻炼。

什么?让她去总经理室?不是吧?好吧!既然上司有命令下来,她只有答应的份。

她这几天尽量避免与他碰面,早晨上班要等到人最多进办公室的时候,她才随着人流一起走进,下班的时候,5点一到,马上冲出办公室。她现在一直在后怕,怎么可以那么没大脑的当着他的面,不给他面子呢?真怕那个没人性的家伙把她给开除哦!

她利落的冲好咖啡后,并没有马上到总经理办公室,而是走到办公区王丽芸的座位边。

王丽芸喜欢总经理,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她正受冷落愁着找不找机会见江昊煜呢!

王助理,刚才李秘书让我把咖啡端给总经理,突然企划部有些事情让我过去,你能不能把这杯咖啡给总经理送去呢?她装做很着急的样子说。

王丽芸一听是要去总经理办公室马上露出笑容的说:哎呀,没有什么关系了,我这就送去,你去忙吧!然后像是怕依澜会突然改变主意似的,马上接过手中的咖啡,扭着性感的臀部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叩叩叩

呵,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想躲?看谁有办法!江昊煜有些得意的想。

进来!他背靠着椅子,双腿折叠的舒服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得意的笑等待小猎物的进门。

在看到来人后,脸上得意的笑容骤然被愤怒所取代。

总经理,我给你送咖啡来了!王丽芸还沉浸在自己幸福的喜悦里,完全没有发现江昊煜脸色极为难看,还一个劲的对江昊煜猛的抛眉眼。

怎么是你?陈助理呢?还是一贯冷漠的问。

她把咖啡放到办公桌的旁边,然后娇媚走到他的身后,从后面环住他的身体。她啊?她去企划部了,然后拜托我让我把咖啡端来,本来我也很忙的,但是看她拜托我,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来了。大家都是同事吗,有什么事情互相帮助也是对的!你说对吗?总经理

王丽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着。

你把手拿开,别违反我的规矩!他板着脸警告的说。

最讨厌女人在上班的时候来纠缠他,虽然很喜欢女人的身体给他带来的刺激,但是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他分的很清楚。上班的时候就该投入的工作,下班之后才应该尽情享受的时间。

在得到他的警告之后,王丽芸才算识相的松开她粘人的八张爪。总经理,这么长时间不找我?是不是把我忘了呀?难到你不喜欢了吗?人家好想你嘛!

想他?想他的钱吧?他讽刺的想着。你可以到大福珠宝随便挑选一样首饰,到时签到我的名下就好了!算是我这些日子给你的补偿!

任选一样哦,上个星期天她和朋友去大福珠宝还相中一个钻石项链呢,正愁没有钱卖呢?谢谢,总经理!你对我真的太好了!她眉开眼笑的说。

好了,这回高兴了吧?

哎呀,我的总经理,你怎么这么说人家嘛?是你送的我才喜欢,别人给我,我也不要拉!她佯装生气的说。

他冷笑一下,他也不是三岁的小孩,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虚伪过了头还是太白痴。好了,现在你该回去工作了!

好的!记得有时间的时间要来找我哦说完,离开办公室。

对了,你出去的时候让陈助理进来,我有些事情需要问她!在她要离开办公室前,他突然说。

好的!虽然她满脑子疑问,但是现在并不是问他的时机。

带这满脸疑问和嫉妒的王丽芸走到依澜他位子,用嫉妒的眼神看着依澜说:陈助理,总经理有请,你要小心哦,他心情很不好,别一个不小心被他开除!别怪我事先没的提醒你!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她心里想的是,真的要被开除才好。

听到江昊煜要见她,她心里紧张起来,她当然知道他不会是为了什么公事了。有公事可以找李秘书呀,不会直接找她的。她同样以虚伪的笑容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这个女人真的不可爱,现在的表情像要把她吃掉一样。

好呀,自求多福咯!说完,脸上带着等着看好戏的笑容,转声离开。

总经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依澜明知顾问的问。

恩,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哦,陈助理?他站起身走向问边的她。

依澜看着这个高大的英俊的江昊煜离自己越来越近,有些迷失的在他的魅力中。她装傻的说:总经理,您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当昊煜一步步的靠近她,她一步步的后退,最后她的后背贴到了冰冷的门板。

他牵动着嘴角直视她:还敢跟我装傻?为什么躲着我?他把她捆在门板与他之间,呼吸不断的喷向她。

淡淡的清香串进他的鼻子里,是什么味道,很清爽很细腻,真好闻。不知道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还是洗发水的味道!

她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不让他在靠近,他的胸膛好硬好结实,她的手掌都有写发麻了。一股股具有男性的气息直喷她的颈项,刹时从脸到耳根出现一片红晕。

我没有躲着你呀?总经理可真会开玩笑,我一个小助理每天都来上班的啊!是你贵人事多,每天哪有空看我们小职员!她有些微颤的说。

不是吧?你这张嘴吧还真会辩解!说完,他霸道吻住一直诱惑他的唇瓣,她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住,来不及响应,双唇已经被他牢牢占有。

江昊煜的吻十分狂野,他身上的古龙水味因为近距离的关系,变得格外邪恶,在他狂肆地攫取她的感官同时,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嗅觉。

他突如袭来的吻使她脑中变的一片空白,忘了挣扎,只能任凭他吸吮着,这个吻不似男朋友给她那种温柔,而是带着狂野的那种深吻,伴着疼痛与甜蜜的吻。

呼吸稀薄的她不自觉的张开齿贝,他灵活舌头趁机窜入她的口中,与她丁香的小舌纠缠在一起。她的味道真的很甜美,真叫他舍不得离开。

不知道是谁先结束这个吻的,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剧烈的喘息着,小脸一片火人,好象要燃烧一般。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从来没有在办公室里这样过。这打破了他自己设定的规矩。

恢复自由的依澜深吸着空气,可以自由呼吸感觉真好。

总经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处理吗?如果没有我先出去了,我还有工作!她打破彼此的沉寂说,急于离去的说。

这个男人很恐怖,短短的接触中就扰乱了她的心智,她有些沉迷他的吻,私心的不想结束它,这种感觉让她害怕。

你很怕我?她很怕他?这个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听到他这么问先是一怔,随后微笑道:怕!当然怕了。公司里的员工哪个不怕你呀?你可是老板,我们穿衣吃饭都靠拿你的薪水!

还好你不是笨的无药可救,除了你从来没有女人拒绝过我!所以他一直耿耿于怀,说他小气也好,没有度量也罢,反正他胸前很不爽。
依澜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这个男人霸道的像个孩子,难到每个女人都要喜欢他吗?虽然她确实有些沉迷于他的英俊气表下,但是她的理智告诉自己,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陈依澜,你是有男朋友的人,她不断的告戒自己。总经理,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你怎么会喜欢我呢?我这么平凡。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要出去了!她沉着的应对着,不似上次的莽撞意气用事。毕竟他是总经理,要人家吃饭的。

这个女人可真会说话,开玩笑?他像是开玩笑的人吗?拿起一宗文件,递给她。把这个交给李秘书吧,你可以出去了!

可恶,在他们有这么美好的吻之后,她竟然说追求她,是他在开玩笑?

[休闲一角]咖啡厅,这是位于商业中心的一个为上班族休息场所,室内的设计给人以放松的感觉,这里的咖啡不仅口味独特,消费又不高,所以很多上班族在休息的时候都会选择这里喝上一杯咖啡。

什么,你们总经理对你性骚扰?一道大嗓门突兀的划破室内的平静气愤,有几道眼神纷纷投向陈依澜这桌。

而这到声音的始作俑者也就是依澜的朋友杜子欣,她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抱歉的行了几个童子军礼。

你小点声音了!依澜无奈的澄了眼杜子欣,她的性格就是改不了。

不好意思,我小点声音,那个总经理怎么那么过分呀,对自己的下属做出这种事情?亏她在杂种上看他还人模样人的。

不是性骚扰,是他说他要追求我!真要被她气死了,他还不至于那么下流对她性骚扰呀。

哦,女朋友呀?那不是很好,那么帅有多金的男人!如果是我,我一定同意了!杜子欣羡慕的说。

她翻了好友一个白眼。我怎么能答应呢?先不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就算我没有,我也不能同意的呀?他那么帅气又多金,要什么样子的女人没有?

话不是那么说的呀,他是钱多女人也多,但是找对心的女人就不多了呀?也许你就是对了他的心了呢?杜子欣说出她不同的看法。

其实,她不是一个爱和别人谈论感情的人,但是这件事情盘旋在她心头好几天了,要说面对一个既多金又帅气的总经理追求不动心那是骗人的。

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那是不能沉迷的。

会吗?也许那只不过是他寻开心罢了!虽然明知道他不是认真的,还是扰乱了她内心的湖水,她觉得现在有些对不起自己的男朋友王志鹏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想说的是,王志鹏这个人,我不看好他,别说我这个朋友没有告诉你!我总觉得这个人太过于圆滑世故,太功于心计!从一开始他们交往,她就不看好王志鹏这个人。

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她也比较清楚,但是她很欣赏他在对自己事业认真向上的精神,虽然他人比较圆滑,但是对她很温柔很体贴的。但是他对我真的很好啊!

也许吧,我也不多说什么,你自己觉得好就好!朋友归朋友,但是在男女感情的问题上,也多说不了什么,只要给对方真心的建议就够了。

好了,不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呀?她岔开话题问。

我我还不是老样子呀?每天上班下班的!她有些磕巴的回答道,但是眼睛里明显的闪过什么。

没什么还结巴?看你现在脸红的?像熟透的桃子!经自己这么一说,她才发现今天杜子欣看起来和往常真的不太一样,从里往外透着娇媚。

是吗?你看出什么了吗?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话说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好拉,我和你说吧!然后用细如蚊子的声音说:我和一个男人做过了

听完她的话,依澜震惊的张大了嘴,好半天才问: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个人是谁?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正确点说,我也不认识!杜子欣像作错的孩子似的低着头。

啊依澜一脸不明白的问。

好拉,我慢慢和你说她娓娓道来。

同杜小欣告别后,依澜突然想到男朋友的公寓去。王志鹏这几天因公司的需要到中部去谈一项生意,所以一直没有在家。

依澜想正好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到他家给他收拾收拾。当她走向大门时,听到里面传来男女意味不明的暧昧声。

他不是不在家吗?怎么里面会有声音?并且这声音听起来很暧昧,她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不等于她不知道这声音代表什么?

她有些颤抖的打开公寓的门,想证实一下,里面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如她想象中的一样。

她走进的时候,眼前的画面,惊呆了她!

只见王志鹏光裸着身体和一个女人滚在一起,也许两个人太过与投入根本没有发现依澜的闯入。

最后,还是那个女人发现了依澜的存在,用极藐视的眼神看了依澜一眼后,推了推她身上的人。亲爱的,有人找你!

依澜没有等他回头看她,只是交代着:我在下面等你!说完,转身离开他的公寓。

王志鹏满脸愧疚的说:依澜对不起,我是正常的男人,你不给我,我只能找别人!

这就是他背叛他们爱情的借口吗?陈依澜不带任何表情的看着他,这个人,是承诺过爱她一辈子,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吗?

她平静的说:我们分手吧!说完不等他回应,转身叫两计程车离开这个叫她伤心的地方。

现在说什么也都没有意义了,她不能在看到刚才那一幕之后,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和他继续交往下去。

陈依澜回到家,把自己抛在的小床中。王志鹏和那个女人所做的事情像片段一样,不断的在她脑中回放,心好比像在流血一样疼痛。

王志鹏是她上大学时的学长,虽然两人的相识和相爱,没有电影里或者小说里写的那么轰轰烈烈,但是细水长流的情感,她也是觉得很美好,很珍惜。

他曾要求过和她有进一步的接触,但是保守的她觉得还是想把最美好的事情留到新婚之夜的那一刻。虽然拒绝他的时候他有些不高兴,但是承诺过一切都听她的,说他愿意为她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