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在男神身上运动h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直都是温暖的行事准则,可是这世上从来就不缺仗势欺人的人。

临近午休时间,温暖一边简单的整理着桌面,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以后午饭只喝汤就米饭的话,一个月能够省下多少钱,可以给妹妹买多少个鸡蛋补补时,冷不防身边就响起一个熟悉的高傲的声音。

温暖,我不是让你拿下这些单子吗?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搞定?

只听砰的一声,温暖的桌子上被人重重的甩下厚厚一沓资料。

温梦琪居高临下的望着温暖,精致的妆容略微有些浓,艳红的嘴角带着得意的笑,一脸骄傲。

温经理好!

经理您身上这套衣服是香奈儿的最新款吧,真的很衬您的气质呢!

温暖一脸无语的看着销售部的同事们纷纷围着温梦琪各种谄媚,心中无力。

就在三天前,温氏公司已经完全落在了温暖的二叔温运德的手上,而她这个温氏的大小姐,温氏企业原本的继承人,也彻底变成了公司里一个最不受重视的销售员。

而就在今天早上,温暖二叔家的女儿,她的堂妹温梦琪,则成为了销售部经理,温暖的顶头上司,想想可真是够讽刺的。

果然职场,就是一个最能体现见风使舵的地方。

温梦琪享受着众人的吹捧,满脸得意又骄傲的表情,天知道当初,她有多么羡慕温暖,而现在,曾经属于温暖的一切,都是属于她温梦琪的。

温暖,你不是一向自诩没有你拿不下的单子吗?怎么这些单子拖了这么长时间?该不是,以前那些单子,根本就不是你自己拿下来的吧。

温梦琪和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看不起温暖的表情,他们不约而同都认为,以前温暖的成绩那么好,都是依靠她当时的温家继承人的身份拿下的。

是啊,温暖,你可是一向能力卓绝,所以,这次你也肯定不会让温经理失望的吧。

对啊,我们大家可都是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有人开始讽刺温暖,也有人微微皱眉,虽然没有开口附和,却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同事们的落井下石对于早已经体会过世态炎凉的温暖来说,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面对温梦琪的咄咄逼人,温暖也只能在她面前微微低头,忍下心中酸楚,尽量冷静以对,可是等她看清楚那些资料时,顿时就睁大了眼睛。

温经理,这可是业内最难拿下的十大单子……

那又如何?对于你来说,不是应该像你之前拿下的那些单子一样,手到擒来吗?

温梦琪可不是要听温暖的解释,直接做了决定,周一的汇报中,我要看到你成功的拿下至少一个单子,否则,你这个季度的奖金全部扣除。

周围人纷纷投来意味不明的眼神,在对上温暖的视线时,却又一个个立即加快速度收拾东西,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纷纷往食堂走去。

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联络。

温暖看了下时间,只得赶紧着手整理满桌的资料,准备一会就去曾经合作过的欢畅影视。

温梦琪看到温暖乖乖听话,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缓缓走到温暖面前,声音低哑,带着深深的恶意。

温暖,你最好给我等着,等到下个月……

温梦琪说完一脸骄傲的走了,温暖一脸莫名,不明白她的意思。

下个月……怎么了?
欢畅影视地下停车场,温暖很幸运的在这里遇到了负责这次影视基地采购的副导演。

温暖脸上堆满职业化却也满含亲切的笑容,腰微微弯下,态度十分恭敬,张导,您好,这是温氏公司生产的器材的资料,上次您说有意向……

张导原本不耐烦神色在看到温暖娇美的后,立即就变得一团和气起来。

哦,是温氏啊,我记得你,是个美女销售员啊……

张导一脸兴味的看着因为跑动而面色绯红的温暖,眸色深沉,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

温暖只觉得张导的笑容有些刺眼,她心中一突,不安感顿生,下意识就要后退,却被张导一把拉住。

温小姐,小心点嘛,你这样的美女要是摔到了哪里,可是很可惜的啊。

张导大咧咧的笑撑开他满脸的褶皱,一双充满色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温暖的脸,眼神十分猥琐。

谢……多谢张导,我已经站稳了,您可以放开我了。

温暖伸出手推据着张导的手,却不想张导越握越紧,一双浑浊的眼睛更是毫不掩饰的温暖身上巡视了一圈。

温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我也没有时间跟你耗着,想要我用他们器材的公司多了去了,就看你能不能付出该有的代价了。

这位张导显然不是个有耐心的人,看上了对方的美色,竟是直接就开始明示起来了。

温暖一脸的懵逼,张导的眼神让她觉得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似的,温暖不禁惊讶,她这是遭遇了……

潜规则?

张导,请你放尊重点。

温暖严辞拒绝,心里也有些紧张,此时她有些后悔刚刚在停车场见到张导把人喊住的行为了。

张导却当温暖是欲拒还迎,动作更加放肆,伸手就想搂住温暖的腰,想要把人带到自己车上预行好事。

啊!放开我!

温暖顿时惊惧不已,她一边惊叫一边拿起手中的文件袋就朝着张导的头上打去。

啊!贱人!你敢打我?

张导吃痛,一把挥开温暖,满脸的愤怒。

我告诉你,你再敢反抗,你们温氏的器材我一个不要了!别不识抬举!

张导虽然恼怒,却也明显是不想放弃这送上门的尤物,伸手就要扯起温暖。

温暖赶紧从地上爬起,忍着恐惧快速的跑进最近的楼梯,根本就顾不得这楼梯通往哪里,直接就奔了过去。

啊——痛——

忽然,温暖撞上了一个物体,因为惯性她再次摔倒在地,脚上传来一阵剧痛,整张脸都揪成一团。

你怎么搞得?怎么这么莽莽撞撞的?还不赶紧给总裁道歉?

旁边立即响起一声带着怒意的指责声,还有人在拼命的和身边的人解释着什么。

温暖刚刚回神,一抬眸,正对上了一个男人居高临下的凌厉视线,只觉浑身冰凉。

男人一张冰脸格外的淡漠,微微垂下视线,黑眸渐渐眯起,神色漠然的表情,讳莫如深。

温暖惊诧不已,怎么……会是他?
就在这时,张导也追了上来,一看清面前的人,立即收起脸上的色笑,态度变得谄媚起来。

原来是璟少,真是抱歉,我的女人太莽撞了,惊扰了璟少,我立即就让她给你道歉。

张导对着林璟一脸谄笑,随即转过脸对上一脸震惊的温暖,脸色阴沉,语带威胁,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让你不要那么心急还非不听,就算璟少为人宽厚你也不能这么不懂事,还不快给璟少道歉?

温暖此时心中简直一万头草泥马略过,她什么时候成了张导的女人了她怎么不知道?

而且,这还是在林璟的面前,温暖简直是欲哭无泪,想要辩解,抬头看到林璟一脸漠然冰冷的模样,却只觉得心中无力,一时又紧张又害怕,竟是什么都无法说出口了。

这是张导的女人?

林璟语气淡淡的开口,薄唇勾起浅淡的笑容看向地上的温暖,神色莫名。

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你怎么搞得?刚刚还叫的那么动听,怎么现在就成了哑巴了?

张导很是不悦,说着就要上前拉温暖,却被温暖一把甩开。

你走开!我根本就不是……不是那种关系。

温暖慌乱的解释着,眼神不敢置信的看向林璟,满脸震惊不解。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以为她是张导的女人?

他竟然这么看她?

明明,她是他的……妻子……

不是吗?

温暖无奈的摇头,她想要大声告诉林璟,她和这个张导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即使她这样做了,林璟也根本就不相信她,甚至还会更加鄙夷她吧。

林璟走进温暖,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张网笼罩住温暖,如刀锋一般锐利的黑眸凌厉人,语调异常冷淡。

原来如此。

林璟只丢下这句让所有人都猜测不透的话就抬步离开了,自始至终,他投射到温暖身上的视线也就只有那冰冷的一瞥罢了。

却也足够让温暖胆战心惊,半晌都无法动弹。

眼看着林璟离开,张导看了看温暖,又看了看璟少的背影,最后还是决定追上去,好好和璟少谈谈投资的事情,反正像温暖这种一向以美色达成目的的人总会再来找他的。

温暖无助的走在路上,眼前渐渐模糊,她用力的擦着眼泪,一边难过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温暖你可以的,你一定不能倒下,你还有妹妹要照顾,你不能惹怒林璟……

吱——

刺耳的刹车上剧烈的响起,温暖惊吓的心跳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惊惧的愣在原地。

黑色迈巴赫的车窗落下,一张仿佛雕塑般的男人的俊脸落入温暖眼中。

上车。

命令式的口吻带着强势的不容拒绝的霸道,冷冰冰的语调让人生寒。

温暖想要后退,却立即顿住,她不能拒绝,而林璟也绝不可能接受反抗。

刚一上车,车子就如弦般蹿了出去,温暖只能拉进把手,心提到了嗓子眼,半刻都不敢松懈。

一路的静默,直到进入别墅,林璟一把拉住温暖扯进怀中,紧紧的禁锢在沙发上,用力挑起温暖的脸,面色森寒。

怎么?难道我昨晚没有让你满足吗?你这么快就出去勾搭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