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朋友漂亮娇妻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医院,君夜寒谭脸色严峻的瞥了眼病房里的男人,命令沈庄带上门,这才跟周鸿鑫一起回了办公室。

他的情况很不好,自从五年前的那场车祸之后就一直躺着,如果一年内还没有醒来的话,恐怕凶多吉少了。

听着周鸿鑫的叙述,君夜寒平时冷硬的脸终于出现了松动。

哥哥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可他一躺就是五年!

这次情况怎么回事?君夜寒收敛起悲伤地情绪,冷漠问道。

周鸿鑫蹙眉:听值班的小护士说是忽然出现的心脏停止跳动,经过抢救才安稳下来。

忽然出现的么?

君夜寒胸口像是堵着什么,五脏六腑都疼的难以呼吸。他是海城的王,说一不二。可唯独不能从上天手里抢一条命。

哦对了,据说当时电视上在放新闻,说是陆氏集团破产,路家大小姐路雪儿应对记者……

嗯?

君夜寒眸光危险的眯起来,难道哥哥是因为听见了路家的新闻所以才?

夜寒,你大哥这个样子很久了,我看,你还是不要报太大希望。

周鸿鑫是君夜寒的发小,自然知道他和君墨威兄弟情深,五年前君墨威生日当天,拒绝了他们一帮好友帮他庆祝的打算,说是约了心仪的女生求婚,让他们等他凯旋回来。

他们等回来的,却是君墨威出了车祸的消息……

而那个神秘女友,君夜寒找了很久,可哥哥把她保护的太好,他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听了周鸿鑫的话,君夜寒面部线条更加冷硬:找,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技术,一定要把哥哥治好!

周鸿鑫被他的气势骇到。

旋即,君夜寒又对沈庄吩咐道,掘地三尺,也要将当年那个神秘女人给我找出来!

他要知道,当年哥哥为什么会一去不回!

凌晨三点,路小优靠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砰的一下,人直直的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她揉揉头,看了眼表,又蜷缩回去。

君夜寒回家时就见到这一幕,她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哈巴狗,可怜巴巴的蜷缩着。他眼神黯了黯,准备直接去书房,可又折了回来,将人抱进卧室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才起身去了书房。

沈庄已经在书房等着。

君少,您真的要和路小姐过日子吗?今晚沈小姐来电话,说明天回国。

君夜寒眼神深邃的望过去,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对不起君少,沈小姐那边……

她回来做什么?

千里奔爱这种事,沈庄说不出口,他跟了君夜寒十年,从十六岁他去哈佛读书华尔街创业便跟着,自然也知道沈玫在他身边扮演者怎么重要的角色。

君夜寒对感情的事迟钝些,可却不是傻子,他按了按算账的太阳穴,吐出一口浊气:随她吧。

那路氏集团那边的事……

还用我怎么教你做事吗?君夜寒拔高了声音,本就沉稳凉薄的声音又冷了几分,吓得沈庄忙禁了声
次日一大早,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刺眼的阳光。

路小优伸了个懒腰,思索着是不是君夜寒回来了,忙穿着拖鞋下楼,果然看见君夜寒正沉着脸坐在餐厅用餐。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蹬蹬蹬下楼,穿着清凉的吊带短裤站在君夜寒身前。

他正慢条斯理的切着盘子里的吐司,闻言动作一点儿都没停顿,路小优急了,拉开椅子坐下,佣人见状连忙多上了一份早点。

君夜寒,你没听……

闭嘴。

君夜寒抬头,如同冷霜过境似得眼神扫过来,吓得路小优收回了伸出去拿碗筷的手,他冷声道:食不言寝不语,不知道?

知道。

路小优抿着唇,在君夜寒的注视下端正了坐姿,开始吃饭。

刚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

她吃惯了中国菜,早上吃这些面包什么的索然无味,君夜寒见了,索性也不吃了:说。

路小优犹豫了下,这才试探性的开口,我姐说,路氏集团……

想求情?

路小优被他一句话怼的哑口无言,他果然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路小优大方承认:嗯。

那你……现在是在求我?

调侃和轻蔑的口吻让路小优一噎,脸上青白交替,好想推开椅子离开,可一想到从小将自己养大的爷爷,心就软了。

她可以不顾姐姐的威胁,可路氏集团是爷爷一生的心血,如果毁在她们手上,爷爷死都不会瞑目。

对,我在求你。路小优语气软了下来。

你用什么身份求我?君夜寒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仿佛她问的事情和他无关,那种高高在上寡淡的态度让路小优几乎想逃,他清冷的说:路家二小姐,还是我君太太?

路小优笑了下,眼中是挤出来的讨好:我用什么身份求你,你会答应?

呵。君夜寒起身,顺便让佣人将她面前的东西收了,丢下一句:看你表现。

看她表现?

那就是有机会了!

路小优激动欣喜,还想跟君夜寒确定,可他早就出去了,引擎声从门口传来。

夫人,不如你可以给少爷做顿丰盛的晚饭?少爷嘴比较挑,如果吃到喜欢吃的东西说不定一高兴就会答应的!

管家叔叔见路小优愁眉苦脸的,上前提醒。

路小优顿时眉开眼笑: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谢谢你管家叔叔!

做饭她最在行了,妈妈活着的时候就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胃,首先要抓住他的心。当年妈妈就是这么抓住了爸爸的心……可……

收起失落的心思,路小优在厨房忙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她跑回房给沈庄打了个电话,对方却告诉她,君夜寒并没有去公司。

没去公司?那他去哪儿了?

她落寞的下楼,却看见客厅一个身子窈窕气质高贵的女人正提着行李箱进来,熟稔的说道:哇,周叔你又做好吃的了?夜寒呢?他又去医院了?
路小优和沈玫坐在餐厅两侧,周叔赶紧跟君夜寒打电话,捂着听筒小声的说:沈小姐来了……

餐桌上,沈玫晃了晃自己刚做的水晶指甲,指了指路小优:你是谁?新来的佣人还是厨子,叫什么名字?

路小优。路小优深吸了口气,保持着平静自然,即便知道眼前的人可能和君夜寒关系匪浅。

沈玫点点头,一点儿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吃了起来,路小优嘶了声,时间过去不多久,门外传来熟悉的引擎声。

君夜寒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包裹着颀长身体,和笔直修长的双腿。

他跨步进来,路小优丢掉筷子刚想出去讨好,沈玫已经率先跟一只蝴蝶似得灵巧的扑了过去抱着君夜寒,君夜寒一把将她推开。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沈玫笑的婉转,她已经习惯君夜寒这么冷漠的形象了,爱的就是这一款,她指了指路小优,你家新来的这个厨师做饭好好吃,你快来尝尝!

厨师?漂亮的远山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目光划过路小优的脸上,路小优局促的握着手,有些无地自容。

君夜寒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身边,大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自然不造作:你做的?

嗯……

为了讨好我?

嗯……

路小优声音越来越小,细若蚊喃,尤其是还当着外人的面!君夜寒倏然靠近,她猝不及防的睁大了一双杏眸,你,你要干什么?

费心讨好我,不就是图这个?

他嘴角轻扬,挂着清冷的笑,那笑意不达眼底,路小优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已经落下了一个凉薄的吻。

唔!

她惊呼一声,可比她反应更大的是旁边的沈玫。砰一声,沈玫手里的青花瓷碗摔的四分五裂。

寒,你们……她一张漂亮的脸上刷白,君夜寒揽着路小优,宣示主权似的:如你所见。

君夜寒!你有种!

沈玫叫了声,拎起行李就走了。路小优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惊愕的不知如何是好。

君夜寒已经利落的落座,帅气依然的拿起筷子尝了尝,薄唇轻启:味道不错。

这算什么?刚刚是用她做挡箭牌吗?

路小优心里五味陈杂,味同嚼蜡,君夜寒一双眼睛却是如同星尘般闪亮。他把沈玫当合作伙伴,她追来中国,让他已经开始重新审视他们的感情。

他需要的,是路小优这种好控制的女人,她要钱,他能给……

两不相欠。

我可以答应你挽救路氏集团,并且帮你让路氏集团更上一层楼。君夜寒倏然开口,但阴鸷的眸光却不含着一丝柔情,路小优抬头望去,他已经垂眸吃饭,敛去了情绪: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也需要帮我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