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人妻 书房宠婢 能让你听硬的音频播放

凤清杨跟陈氏一起回了院子,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眸里不禁闪过了一丝恼怒。

院子破败不堪,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几盆盆栽胡乱的摆放着。现在是初春,正是百花齐放,陈氏院子里的萧条景象不禁让她心里有些抽疼。

这侯府的丫鬟婆子的住处怕也要比这强上一些!

见她打量自己的院子,陈氏无奈的笑了笑。清杨,你知道的,母亲向来喜静,住的也就偏僻些。

凤清杨看着面前这个小心翼翼的女人,纵然心里千般委屈,面上还要装作云淡风轻,心里不由得有些恼怒。娘啊,你真是……

注意到在陈氏的身后,连一个伺候的丫鬟婆子也没有。

伺候你的人哪去了?

陈氏面色有些难看,刘嬷嬷年纪大了,你父亲便将她送出去养老,大丫鬟碧玉前些日子冲撞了二夫人,二夫人一怒之下叫人杖毙了她!

凤清杨精致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的意外。那你身边难道就没有人伺候了吗?

陈氏摇了摇头。二夫人之后,特地买了个丫鬟来伺候我,但是那丫头有些多话,一直在我耳边念叨,我头疼,便让她歇息去了!

凤清杨摇了摇头,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她什么也没说,拉着陈氏直接进了屋。

看到屋内的陈设更加的破旧,凤清杨直接火了。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身边人赶走的赶走,杖毙的杖毙,娘还要说是你自己想来这个破院居住的吗?

陈氏神情慌乱,第一反应竟是上前捂住了她的嘴。清杨,若是让二夫人知晓了,她再次把你送到了庄子上怎么办?

娘!凤清杨心痛的看着陈氏,最后只得举起了手中还未放下的圣旨。娘,你是侯府正室,是长安郡主的娘亲,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我回来了,娘你不必这般惧怕别人。

陈氏看到了凤清杨手里的皇旨,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清杨,这里不比别处。就算你被封了郡主,可在这侯府依然没什么地位。母亲就图你平安,我害怕你得罪了二夫人,会给你使坏!

凤清杨气得紧攥着手里的东西,语重心长的劝着:讨厌你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懦弱,而你放一马。

陈氏似是被说动,眼眸狠狠震了一下。

可你父亲从来就不喜我,我若是性格强硬,那他就更加厌恶我,女子出嫁之后,应当以夫为天,遵从三从四德。

凤清杨气得想要骂脏话。你一心想让他喜欢你,就算是做好了三从四德他对你还不就是那样,反而二夫人那种事事算计自私自利而又嚣张跋扈之人,爹爹却喜欢她的紧,你可有想过为什么?

瞧着陈氏那苦恼的样子,凤清杨只为原主不值。我就只问你一句,你依然想要继续这种生活吗?

陈氏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是啊,自己这十几年来,一心的想着讨好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却没有,给过自己半分的好脸色。

陈氏还想说什么,却听见外头若雨带着不耐的声音。

大夫人,二小姐,你们说完话了吗?奴婢可要进来了。

说罢,不等两人出声,若雨就这么直接进来了。

凤清杨眼里闪过一丝冷笑,真真是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狗奴才。

若雨把端在手上的茶盏放在两人跟前,凤清杨摸了摸,茶盏上根本没有热气,再低头一看,这里头的茶叶根本就没泡开。

这根本就不是热水冲泡!

凤清杨把手指往茶盏里探了探,这根本就是冷水!

若雨站在一边转动着一下发酸的手腕,目光却在两人身上滴溜溜的来回转着。

她虽是二夫人派来伺候二小姐的,但是私底下却是监视二小姐的!她们母女俩在屋里说的那些悄悄话,可是一句都没听见,这要是让二夫人知道,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呀!

若雨,你这茶……用什么水泡的?

二小姐怎么这么问,莫非乡野里泡的茶跟在京城泡的茶,不是一样的?

放肆!凤清杨突然拍响了桌子,本小姐问你话,你倒是学起了那母女俩的阴阳怪调了?今日若是不惩治你,别人还当我侯府嫡女,皇上亲封的长安郡主好欺负!

若雨被她最后那一句吓得一个激灵,直接把锅甩了出去。是小翠,是小翠让奴婢端过来的。

哦?凤清杨扯开冷笑,你去把小翠那个丫头给我带过来。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她本事伺候我母亲的婢女,现在不见她前来近侍,反而还使唤起你来了。

陈氏本想着出言制止,但想到凤清杨刚才跟自己说的那些话,重新又坐回了原位
小姐,这万万不可,那小翠是大小姐派来专门伺候夫人的,若是惩罚了小翠,二夫人会生气的!

凤清杨轻蔑地哼了一声,二夫人?你也说了她是排二的,这大的还在这儿坐着呢!

最后这一句话凤清杨说的颇有气势,吓得若雨差点儿跪下来,也听得陈氏心中一震。

陈氏好歹是堂堂国公府的大小姐,出嫁之前家里谁都把她捧在手心里,外面谁人不想巴结。可嫁入这侯府以来,婆婆不喜,夫君不爱,再后来……

陈氏紧了紧手心,默默的挺直了脊背。

没听见二小姐说话?去把小翠叫来。

听着陈氏这一句不同以往颇有底气的话,凤清杨不禁眼含笑意。而另一边的若雨心里可就纳闷了,大夫人从来都是胆小怕事的,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莫非真是觉得自己女儿成了郡主,有靠山了?

凤清杨默默起身,走到若雨跟前,直接给了若雨一脚,冷漠道:傻站着做什么?

若雨猛地回过神来,看着发怒的凤清杨,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出去了。

自古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娘,你必须要坚强起来,那些想要欺负你的人才不敢对你下手,知道吗?

陈氏听了凤清杨一番提点,颔首,从容自若道。

你说的对,我是国公府小姐,是侯府正室,是你的母亲。我已经知晓以后要怎么处事,从今以后,我绝对不让那些人再欺负我们母女!

凤清杨心里很是欢喜,看来这个国公府的小姐并不是一味地胆小怯懦。

若雨赶到到了下人房里,看到躺床上犯懒的小翠。

二夫人叫你做的事情不做,反倒在这里犯懒!

若雨突然出现,大声训斥吓了小翠一跳,小翠从床上坐了起来,看清楚大声说话的人是若雨,竟还笑了起来。

若雨姐姐,你吓死人家了!

赶紧地,二小姐点名要见你。

小翠满脸的不解,我们府里还有二小姐?

若雨恨恨咬着唇角,手上搅着帕子。大夫人所生,我们侯府的嫡女,那个,乡下丫头。

小翠一脸的不屑道:我还以为有什么大来头呢?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小姐。

若雨神情微妙,却未再多提凤清杨一个字,只是催促着让小翠赶紧过去。

小翠慢悠悠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出了房门就前往陈氏的屋子,连门都不敲礼都不喊就这么直接进去了。

大夫人找我?

凤清杨眼中冷芒更甚。

若雨,掌嘴!

小翠一愣,这才注意到房中的凤清杨。

这位便是二小姐吧?奴婢做错了事情自然有二夫人责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奴婢了。

凤清杨突然轻笑起来,冷到骨子里的目光从小翠身上略过,停在了若雨身上。

掌嘴!不知天高地厚,认不清府中正主,这种奴才,打死这么一个两个才能以儆效尤。

若雨,还愣着做什么,是想要我亲自动手吗?凤清杨问若雨。

若雨看她的眼神瑟缩了一下。奴婢,奴婢这就去。

若雨不情愿的走到小翠的面前,只是小翠也威胁她。

若雨姐姐,我是二夫人的人,你可想好了,你有没有资格替二夫人教训我。她恶狠狠的盯着若雨说道。

若雨一时无法抉择,停在那里。

凤清杨气笑了,怎么着,我的话不管用是不是?

她往前一步,一巴掌打在小翠的脸上,那本小姐亲自教你们认清谁是这里的主子!若雨,再不动手,你和她一起受罚,去拿板子,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狗奴才!

若雨脸色苍白,不敢违抗凤清杨进里屋去拿板子,小翠终于认清了事实,但是她还是不甘心。

若雨看向后面坐着的陈氏问道:大夫人,我怕二夫人责问,这会于你和二小姐不利!二小姐刚回来,就惹恼二夫人的话,这以后的日子怕是会不好过,不然……

陈氏闻言挣扎了一下,想起女儿的话,她难得坚定道:照清杨的去做。

这用得着你担心?

凤清杨觉得有趣,这跟着二夫人的奴婢就是贱,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口。

若雨取来板子,凤清杨往后退了两步,漂亮的脸上满是冷酷:掌嘴!直到再也说不出话为止!

小翠彻底慌了,二小姐,你不能这样,夫人,大夫人求求你让二小姐停下来,唔…若雨闻言赶紧堵住了她的嘴。

一下又一下的板子落在她的脸上,打的若雨自己心中都抖了一下。

陈氏不忍心看着,把脸撇到一边,凤清杨让她看着,娘,我知道你不忍心,但是你看看她,如果我们任人欺压,保不准就是这个下场。日后你忍心也罢,不忍心也罢,都不能让人再爬到我们头上,更何况是这些奴婢。

陈氏闻言转过头来,她拉着凤清杨的手坚定了信念,清扬,你放心,娘以后定不会让人再让你受委屈,谁也不能。女儿好不容易回到她的身边,她也得好好护着她。

凤清杨看她不再躲避,心中甚是欣慰,。

一旁的小翠也被打的嘴角出血,脸肿的说不出话。

凤清杨让若雨停手,以后再不会说话,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带她下去吧,回来把这里清理干净。

是,二小姐。若雨立刻应道,扶着小翠回去的时候手还是抖的,这位二小姐,变得太可怕了。

教训完这两奴婢,凤清杨都感觉整个人心情好了不少。

周嬷嬷端着一壶茶进来,行礼道:老奴见过夫人,小姐。

周嬷嬷,进来吧。凤清杨接过她俸的茶,对陈氏说道:周嬷嬷伺候我很久了,娘可以相信她,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便可。

小姐说的是,夫人若是有事吩咐奴才,尽管说,老奴定会办妥当的。

周嬷嬷恭敬道,她看出了陈氏生性软和,没事怕是不会麻烦她,便开口让陈氏信任。

陈氏闻言是伺候凤清杨许久的嬷嬷,态度很温和,这些年,麻烦你尽心照顾了。

那是老奴的本分,夫人言重了。
刘公公回到皇宫,立刻去见了皇上:皇上,奴才回来复命了。

如何?皇帝放下手中的奏折问道,他让刘公公亲自去,一是为了给未来的弟妹充场面,二来就是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回皇上,王妃虽是乡下长大的,但那通身的气度皇城的许多世家小姐都是比不得的。刘公公对凤清杨的印象很好,一举一动,不谄媚不扌柔捏,恰到好处。

皇帝听刘公公这样说,放心了一些:如此便好。

其他的都可以改变,这打小养出来的性子变不了。

刘公公一副话没说完的样子,皇帝不耐问道:还有何事?

刘公公闻言说道:皇上您是没看见,安定侯府的简直不成样子,主次不分,嫡庶不明。堂堂侯府,陈氏穿的还没丫鬟好,一个二夫人拿捏陈氏,掌管大权。奴才不用瞧,也知道陈氏的地位如何,想必是定是安定侯纵容。

这陈氏原先也是国公府娇宠养大的小姐,没想到到了安定侯府竟然是这种待遇,怕是国公府的人都不大清楚吧。

岂有此理!皇帝闻言很是气愤。

安定侯的日子过的怕是太安生了!但是身为皇帝,不好直接插手官员家务事,只能罢了。

更何况他也不清楚国公府的人态度如何,这么多年的不管不问,不知他们如何想的。

这事暂时只能作罢。

你去挑几个可靠的丫鬟嬷嬷给王妃,挑伶俐点的,且是要会武功之人,可不能让人欺负了她。

喏,奴才知道了,皇上可还有别的吩咐?刘公公领命,皇帝挥手让他下去。

刘公公出了门,就去找夜王的奶娘去了,挑丫鬟婆子这样的事情也得跟她商量商量。

奶娘婆家姓赵,人称赵嬷嬷。

刘公公见着她也得客客气气的,不过大家都是伺候主子跟前的,所以比旁人还亲近些。

赵嬷嬷听丫鬟说刘公公来了,以为有什么要事,过来的很快:刘公公。

赵嬷嬷,杂家找你问问如何挑选伺候王妃的人,不知你是否有数了。刘公公回礼,直接问道。

赵嬷嬷自然清楚这事:如何挑选,得先去问王爷是个什么意思,正巧王爷在府上,不如我们去问问。

两人去见了轩辕天冥,他只说:此时本王自由定夺,届时喊你二人送过去便是,二位就不用操心这事了。两人自然称是,留下轩辕天冥左挑右选的。

不就是几个丫鬟婆子,不至于这么费心吧。墨卿不明白轩辕天冥的良苦用心,他忍不住说道:主子,凤小姐身边应该不缺这么几个人的。

轩辕天冥白了他一眼:活该你没媳妇,对自己的媳妇不尽点心怎么行!

见墨卿还要说话,轩辕天冥威胁他:再说话就回暗卫楼学学怎么闭嘴。

……墨卿立马闭嘴,心想着我的爷,您还会别的威胁吗。

此事的凤清杨在侯府,自打了小翠之后,便有了威名。

一开始还有人不相信,还去冒犯她和陈氏,只是又被凤清杨教训了几个人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议论了。

由于之前刘公公有意的暗示,两人的待遇好了许多,再加上御赐的东西,过的舒服了很多。

那些东西凤清杨不是没有,但是懒得解释,就一直得过且过。

每日阳光正的舒服的时候,凤清杨都和陈氏一起去花园里晒太阳,散步。

这些日子以来,陈氏的精气神比之前好了许多。

两人刚坐下,就有丫鬟递了一壶热茶还有点心过来。

小姐,夫人请慢用。说完站在一旁,不敢打扰。

娘,喝杯茶。凤清杨倒杯茶,递给陈氏。

不知何时,凤清婉缓缓走了过来。

啧,最近听说你们日子过的舒服,怎么,不记得自己该怎么做了吗?凤清婉看着陈氏讽刺道。

凤清杨挑了挑眉,直接把自己的那杯往凤清婉身上砸,冷笑了一声:我看你才是日子过得太舒服,才犯贱的想过来找不痛快吧?

你!你这个疯子!凤清婉尖叫躲避:你竟敢这样对我!

凤清杨像是听了什么笑话:教训你,还需要勇气?不知道怎么和大夫人说话吗?看来是要好好教教了。

周嬷嬷,你来教教她。凤清杨对身后的周嬷嬷说道,周嬷嬷应声。

她走到凤清婉面前,淡淡的说道:大小姐见到大夫人,应当叫夫人,理应行礼问好。这般指指点点,目无尊长,应当受罚,以示惩戒,以免下次再犯。

懂了吗?凤清杨问凤清婉,眸里仿佛是在说着她若是说不懂,会亲自过来教她似的。

凤清婉不想认错,但是看见凤清杨的双眸,还是忍不住低头受罚。

凤清杨这才满意了一些:不带你们家主子回去,还等着我招待吗?

奴婢告退。凤清婉的大丫鬟见自家小姐都不出声了,立刻扶着凤清婉回去。

凤清婉离开了之后,感觉自己丢人丢大了,抬手甩了身旁的丫鬟一巴掌:你们应该去教训凤清杨!

小姐。丫鬟不敢辩驳,低着头认错。

凤清婉把气撒出去了才舒服一些,不过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想着凤清杨她估计只能教训教训那些不上台面的下人了。

凤清婉带着丫鬟气呼呼的往二夫人的院子里去。

刚进去,见着二夫人凤清婉委屈和她控诉道:娘,凤清杨那个贱丫头骂我,还让下人想打我!

清婉,可伤着哪儿!二夫人闻言吓得仔细的看了看凤清婉,看没什么事才松口气。

二夫人想起凤清杨忍不住咬紧牙关:那个贱蹄子,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回来横的很!之前几个丫鬟,娘也就忍了,她竟然敢欺辱到你头上,娘定要好好教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