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教授的好大坐不下去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微月出去之后,慕容风倾才像是一团没有了支撑的软泥,啪啦的倒在床上,虚弱的喘着气。

她慕容风倾居然沦落为教训一个老女人也要用到一击即中的绝招,而且使一招便费尽了所有力气。

要是今天不是只有一个周妈妈,她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嗯,的确只有死路一条。

在慕容风倾暗自懊恼的时候,一道带着几分笑意,几分不以为然,又脆生生的声音,凭空的传进慕容风倾的耳里。

蓦然的,慕容风倾浑身一僵,冷厉的眸子警戒的环视了周围一圈,能有人在自己身边潜伏却不被发现的,来人是第一个!

而且这人的气息几乎全无,环视一圈,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哈哈哈哈,就你现在筋脉全废,是三岁小孩都能够将你解决!狂妄的声音,又一次在慕容风倾的耳边响起。慕容风倾微微的眯着眼,洞察着声音的源头,这声音不是从外面传来的,而是在自己的身边。

不由地,慕容风倾心生起几分怪异之感。

洞察力倒是不错,不用想了,我就在你身上,准确来说,你的手指上在慕容风倾四处寻找,心生怀疑的时候,对方又提醒慕容风倾起来。

本是警戒的眸子猛地一震,头霍地一低,望着自己手中的莲花戒指。

自己的戒指,居然会说话?

你是谁?深呼吸了一下,想到自己都能够来到这鬼地方,沦落成现在的样子,也没有什么会再让她觉得吃惊了。

口气倒是够嚣张,本尊喜欢!听到慕容风倾质问的声音,莲花戒指中,又响起赞赏的声音。

原来是个白痴。慕容风倾斜睨了一眼手上的莲花戒指,口气凉薄,嗤笑的开口。

要是她没料错的话,这大概是一只传说中带着特异功能的戒指了。

只是不知道这所谓的功能戒指,到底有多神奇了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说本尊是白痴?突然,随着戒指发出一声咆哮的吼叫,整一只戒指闪现红光,在慕容风倾的手上诡异的闪烁着,你居然把本尊这史上无敌第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地泣鬼神的神龙,神龙冥白你知道不,你见过不,你居然敢说本尊是白痴

立刻,戒指的红光随着冥白的话红光越来越纯粹,越来越浓艳,似乎能够看出冥白是真的生气了。

哦,那又怎样,不也就是一只破戒指,有本事你出来打我呀!

只是,慕容风倾却不以为然,嘴角悄悄的勾起,露出一抹算计的浅笑。

既然它说自己这样厉害,史上无敌第一,那就看看它的本事,不然……

你、你!冥白的戒指光芒瞬间弱了下去,它没想到这丫头听到自己的名号,居然就那么哦一声,这让本来就想着看到人类崇拜的眼神的冥白,刹那间一点儿趣味都没有了。

只是,士可杀不可辱,它堂堂神龙冥白,怎么能够被一个区区的小女娃给鄙视呢!
只是,士可杀不可辱,它堂堂神龙冥白,怎么能够被一个区区的小女娃给鄙视呢?

怎么了,没话说了原来只是光会说,我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呢,吹牛,谁不会呢?慕容风倾凉凉的看了看戒指的红光,这回,轮到她的声音带着讥笑。

你说本尊主吹牛,你竟然敢说本尊主没本事现在就让你瞧瞧本尊主的本事,只要你说得出,没有本尊主做不到的!冥白又被慕容风倾气得在戒指里面暴怒,弄得莲花戒指冒着红光不止,还各种扭曲。

这小女娃居然敢嘲笑他,活了上千年,还没有人敢这样嘲笑自己,还这样明目张胆的,真真是气死他了

还真是个小白痴慕容风倾心里腹诽着,不过脸上还是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唇瓣轻启,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就帮我恢复筋脉吧!

本来她也是可以的,只是这需要长一点的时间而已,有人帮忙,不是更好?

虽然,她还没见识到这家伙的本事。

你你你,你算计本尊主!这一下子,莲花戒指的红光是彻底的灭了,颤颤的几秒之后,冥白才发出声音来,这家伙,竟然算计他的。

偏偏他这个史上第一聪明的神龙居然就这么的,被一个小女娃给算计了

偏偏现在,他要说自己没有本事,根本就是自打嘴巴才想着,就立刻听到慕容风倾充满嘲笑的声音。

你闭嘴,谁说本尊主没本事,本尊主自然能够修复你的筋脉。冥白气汹汹的回答,真真是把他给气死了,没想到才刚刚苏醒,竟然就被算计了。

不过想到自己跟慕容风倾的关系,倒也罢了,她若是弱了,自己也丢人,勉强帮帮她好了。

冥白在戒指里面左思右想的,总算是想出一个法子扳回一城。

哦,那你就修复看看,不要在这打肿脸庞充胖子了!慕容风倾望着安静不已的戒指,不会真是吹牛吧亏她还费心思套话出来,真是没意思。

给你修复你的筋脉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本尊主向来不向外人暴露自己的本事,除非……脆生生的声音,带着算计的口气的同时,又带着几分的兴奋。

除非这家伙又想什么主意,慕容风倾来了几分兴味,将戒指拿在手心,歪着脑袋看着微闪着光芒的老旧戒指。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戒指,竟然会有一只神龙在里面。

除非什么,说来听听。暂时收起好奇,早晚她会查清楚这戒指的来历,以及自己母亲的身份。

除非你拜我冥白为师!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看这小丫头还敢不敢跟自己嚣张。

一想到将这个跟自己一样嚣张狂妄的小丫头收复,冥白就忍不住乐呵的直打滚,把戒指撞得歪来歪去的。

哦?拜师么……慕容风倾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原来这家伙打这样的注意。

想收她暗夜第一佣兵女皇为徒弟,他这禽兽还真是第一个,也够胆子,合她的口味。
不过,既然这凤九这么的异想天开,不让它失望,那真是对不住自己了。

如果我不拜师呢?慕容风倾捏着戒指,轻声的问。

那本尊主可就是帮不了你了!凤九一听,居然还有人不愿意拜自己为师,他可是宇宙第一超级无敌的神凤:要知道,本尊主可是厉害的很,多少人想拜本尊主为师,本尊主都不愿意的!

接着,凤九又开始炫耀自己起来。

还真是自恋慕容风倾翻翻白眼,一脸鄙视的想着,那既然你这么没用,那留着也没意思了,你说将你火炖了送去给我娘,还是直接丢你到茅坑里,又或者……

闭嘴闭嘴,你竟然敢将本尊主扔去茅坑你知道本尊主是谁吗?是神凤……敢说将他扔去茅坑的,千百年来,这小丫头绝对是第一个!

那又如何没用的东西,也只配到茅坑里面待着了,或者你可以找下一个笨蛋给你当徒弟的,我就,不奉陪了!

敢忽悠她不知死活!

就算是一只有特异功能的戒指,要是不听自己指挥的,不要也罢。

你你你、要不是本尊主因为你的血才能够苏醒,只能够跟你说话,本尊主才不管你!糟了,说漏嘴了凤九懊恼的直打滚的,自己又被这个丫头给绕进去了。

哦?慕容风倾拖长了声音,原来是慕容风倾死的时候,血染满了这只戒指,直接导致这家伙苏醒的。

这就是说,传说中这戒指是必须听自己的话的。既然是这样,还敢蒙骗她若是被他给强过自己了,那岂不是她成了傀儡。

你是说,我才是你的主人,是吧啊?慕容风倾神色有些阴森诡异,一双明亮的眸子发出冰冷的红光,看得凤九忍不住骇然了一下。

这小丫头,明明就是个笨蛋而已,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在她身边,却还没见过她这么有气势过,这是怎么的一回事

不是本尊主才不是奴仆,你别想让本尊主屈服,本尊主绝对不会任由你这些贪得无厌的人类为所欲为的!凤九哼了一声,就算他被她无意中契约收复了又如何,那只是他的身体,不是他的灵魂。

这些个人类,知道自己的本事之后,就想他做各种各样祸害别人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你想待在茅坑里?凤九的话,让慕容风倾的冷魅气息淡了几分,看来这禽兽还有些通灵。会这样掩饰,恐怕是别人逼迫做过很多不想做的事情吧。

你威胁本尊主,早知道,本尊主就不出来帮你了。凤九尖声大叫了一声,亏他还以为她跟自己像,结果跟那些贪得无厌的人类一样。

好,你帮我,我不扔你到茅房,虽然我不需要朋友,但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以朋友的关系相处,你不同意的话,我不勉强你做任何事。将戒指拿到自己的面前,慕容风倾一脸正色的承诺。

你说真的?凤九愣了愣,这么多年来,都是要自己给他们达到要求,当自己是朋友的,这小丫头还真是第一个好,我帮你。

既然是这样,他何不相信她一次。
那你怎么帮我?看着手中的戒指,慕容风倾有些怀疑,他这么一只戒指,能够做什么。

我不是戒指,我是神凤,史上无敌的神凤凤九还没说完,就被慕容风倾给打断了。

这自恋龙要不要这么自恋,每时每刻都要给他脸上贴金。

好了好了,你少废话,有本事拿出来,吹牛是没用的。

就让你看看本尊主的厉害。凤九气哼哼的哼了一声,这臭丫头,老是鄙视自己,真是可恨。

突然,戒指的莲花花苞上散发出一道白光,然后一道透明的人影出现在慕容风倾的跟前。

噗哈哈哈哈哈哈。眼前的透明人影越来越清楚之后,慕容风倾定睛一看,忍不住就狂笑了起来。

这臭屁凤臭屁了这么久,说了那么多,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臭小孩而已,还是一个三岁的臭小孩,真是,笑死她了。

看着凤九头上梳着两个包包,眉心有一点红色的朱砂痣,脸蛋儿白白嫩嫩的,生气的时候脸颊更是鼓成两个小馒头。就算慕容风倾这种向来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也被萌到了。

尤其是这样嚣张自恋的小孩,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不准再笑了凤九攥着两只小拳头,紧紧的握在胸前,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此时瞪着慕容风倾,火红像宝石一般的眼珠子分外的晶莹剔透。

好好好,我不笑了,你把你自己吹的那么牛,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小九九慕容风倾抿着嘴,努力让自己的笑容收敛一点,可是一耸一耸的肩膀还是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这特么的一条神凤,居然是个臭屁孩,真真是出乎她意料的。

哼,你的经脉,我重塑不了。突然,凤九双手环抱,自个儿围着慕容风倾的身边转了个圈,然后才十分淡定的开口。

你说什么,你刚刚真是在吹的。慕容风倾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咬着牙抽了一口气望着凤九。

本尊主才没有在吹,你断掉的筋脉,本尊主可以想办法帮你接起来,让你不至于像是个废人一样瘫倒在床上,只是你的筋脉不仅仅是被震碎那么简单,而是从娘胎里面带来的毒,才是让你成为废物的根本,所以得解了这毒,才能够恢复。凤九一股脑说了一大堆,然后又翻身蹦了下地,看到桌面上那泥巴做的杯子,厌恶的瞅了一眼,还是我的戒指里面舒服,这里还真是狗都不睡。

你这意思是,我狗都不如。刚刚被打击完的慕容风倾心情分外的不爽,又被这臭屁孩给嘲笑,心情就更加更加差到极点,一把揪住凤九的包包头,阴阳怪气的反问。

咳咳,我这是玩笑的,起码你还是个人,啊哈哈。凤九难得的扳回一城,笑得是左摇右摆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个人正黑煞着脸盯着他。

看来你是想到茅房待几天了。慕容风倾抓起某人的花苞头,就准备往外面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