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春色小说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君夜寒让助理沈庄送她回了唐宁府。

她披着君夜寒的外套,出现在别墅内时,路大海和路雪儿纷纷投来错愕的目光!

路先生,明天君少会过来接二小姐去民政局登记。

丢下这句,沈庄离开了,路雪儿立刻冲上来揪着路小优:你什么时候勾搭上君少的?路小优。你怎么这么贱!姐姐的男人也敢抢!

我不是!

路小优刚刚受了惊吓,现在还没恢复过来,猩红着眼睛吼道:是你!是你让我去和苏河床上,那张房卡是你给我的,是你让我去了君夜寒的房间!

路雪儿被路小优说的话刺激到了。

原来,那晚的人是君少!

喊什么喊?都是一家人,小优能嫁给君少也是我们家的福分,雪儿,小优嫁过去了你就是君少的小姨子,路氏也还是你的。路大海循循善诱。

路雪儿心里冷笑,面上却恢复了镇定。是啊。如果路小优能嫁给君夜寒,他们路家就能跟着一起鸡犬升天!

爸爸说得对,小优,你就嫁过去吧。

我不嫁!路小优哭着将外套扔在地上推开两人,泪水扑簌而下:我不喜欢他,我不会嫁的!

凭什么他们就把她当做一颗棋子?随随便便就决定了她的婚姻和未来?

路小优推开两人,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抱着膝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她是被路雪儿叫醒的。

她正捧着手机,笑盈盈的看着她,小优,爷爷听说你要嫁给君少,吵着要出来喝喜酒呢。你要不要跟他说两句?

路小优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路雪儿索性挂了电话。

她眼中并无笑意:小优啊,爷爷已经知道你和君少的露水情缘了,你能嫁给君少爷爷很高心呢。你要是忽然悔婚,说不定爷爷一个受不了……

别说了!

路小优咬着樱唇,冷笑了声:姐,我嫁,你满意了吧?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你放心,路家的股份还是有你一份的。

那点儿股份吗?路小优垂眼:如果没有其他事,请你出去。

路雪儿目的达到了,也懒得跟她计较,扭着腰出去了。路小优却在她走后将自己摔在床上,狠狠地捏紧了拳头。

路雪儿给她的,她一定会加倍奉还!

民政局外。

君夜寒已经提前让人清场,此刻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为他们服务,两人立在民政局门口,引来不少人纷纷侧目。

进去。他一声令下,吓得路小优心跳乱了一拍。她怕他,没由来的怕。

但她还是大着胆子仰头问:为什么娶我?不就是一夜吗?你这种有钱人应该根本就不缺女人……

哦?你忘了。我说过,这笔账——和你慢慢算。君夜寒似笑非笑,眼角眉梢全是寡淡的冷意,一把攥住了路小优纤细的腰身大步流星的往里走去。

两人紧紧相贴,路小优听见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不情愿,给我忍着
经历过昨晚,路小优认清了这个男人的本质,真是的杀人不见血!

她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索性脖子一梗,逃不掉的,享受就好了。

乖巧的和君夜寒一起坐在椅子上拍结婚照,还是有些如坐针毡。

麻烦两位,能不能靠近一点?

摄像师很是为难,虽说这俩人俊男美女,离得这么远,真的是自由恋爱吗?

过来!

君夜寒揽着路小优纤细的腰,两人肌肤相贴,温热的气息沿着他的手心隔着薄薄的布料传到了自己的肌肤上,从未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路小优耳根发烫。

你、你可以松手了。她为难的推拒着他。

笑。君夜寒眸光微眯,不悦的禁锢着她的腰收紧了胳膊,冲着摄影师说:可以拍了。

咔嚓。

路小优盯着红色结婚证上的照片,恍若隔世,她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了?照片上君夜寒冷着一张脸,可眉梢却散着点点柔和。

她忍不住伸手抚摸,可手中结婚证猛然被男人抢走,抬头就对上一双阴鸷寒冷的眸:结婚证我收好了,你回去收拾东西,搬到我那儿。

这么快?

不搬,难道你想和我分居?不容置喙的口吻让路小优心里咯噔一下,忙说:不敢。

不敢?君夜寒眼中迸发出寒意,莫名让她觉得恐惧。

路小优咬了下舌尖,改口:我们是夫妻,夫妻理应住在一起的,是吧?

算你识相!

君夜寒率先离开,看着他离开时高大冷酷的身影,路小优跟霜打了的茄子似得。她这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啊。

还愣着干什么?等我抱你出来吗?

门口传来君夜寒催促不悦的嗓音,路小优连忙跟了上去。

黑色路虎平稳的行驶到唐宁府,路上君夜寒一直在用流利的英文同国外开视频会议,路小优乖巧的坐在真皮座椅上,恍然觉得这个二十六岁的男人能一手遮天不是没道理的。

他就像是神话。

看什么?结束了一场跨国会议,感受到周围热烈的视线,君夜寒猛地偏头,深邃的眉眼凝视着路小优。

偷看被捉的窘让路小优尴尬解释:咳,没、没什么。

没什么?君夜寒合上电脑,视线落在她局促交握的双手上,攥住了她的手。温热的气息让路小优喉头发干,为了打破沉默,她随意扯了个话题:昨晚,昨晚为什么我会在你床上?

问出口才发觉这话题太过暧昧,看见君夜寒眼里的促狭,她恨不得将舌头咬掉!

路小姐,你昨晚在路家晕倒了,是君少带你回来给你请医生的!

多嘴。

君夜寒横了沈庄一眼,沈庄立刻讪笑,路小优却有些惊愕。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昨天光着身体都被他看见了?!

车子到了唐宁府,路小优立刻下车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可却看见门口停着一排排豪华气派的车。

这是……什么?

聘礼。君夜寒随后下车
路小优受宠若惊,路大海已经笑眯眯的迎了出来:未来女婿!你说你怎么送了这么大手笔来?小优能嫁给你我们已经是高攀了!

不高攀。君夜寒笑的随意,仿佛在谈一笔生意:如果不是你们的安排,我和小优怎么能睡在一起?

君夜寒这话的意思还是在怪他们那天晚上!

路大海脸上有些挂不住,呵呵,你看你就是会开玩笑,快点来屋里坐!

君夜寒也不戳穿,让沈庄将那些上好的家具电器搬下来,这才抬脚进屋。自始至终路小优都跟在他旁没说过一句话。

到了客厅,君夜寒瞥了眼路小优,你去收拾东西。

是是是,小优以后你就是君太太了,快点收拾东西,别让夜寒等太久!路大海满脸讨好的笑,路小优抿了抿唇,这才迟疑的上楼收拾东西。

她走后,君夜寒才开口:路叔,小优能嫁给我。你们使了什么手段我不予追究,但是今后,好自为之。

路大海额头上冷汗一层层往下掉,小腿肚子都在打颤,路雪儿见状更是:君少,您说这话就见外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

君夜寒一句话瞬间堵住了路雪儿的嘴巴!

路雪儿脸上血色褪尽。

等路小优收拾完下来时,客厅里已经不见了君夜寒的身影,只剩下脸色灰败的路大海和路雪儿。

她提着粉色行李箱刚一走过去,路大海就指着她骂!

你这个赔钱货!你怎么跟君少说的?你嫁过去他挽救咱们路家的危机,这不是交换条件吗?什么叫路氏的事儿他不会插手!

路小优平静的脸慢慢变成了惊愕。

原来他送聘礼来是这个意思……

他要跟她慢慢算这笔账,但却并不会对路氏的危机伸出援手!

路小优!如果路氏有什么事儿,我让你那个爷爷陪葬!路雪儿靠近她,压低了声音威胁道,路小优咬着牙,身体已经抖成了筛糠,我会问清楚,给你一个解释!

瘦弱的身体提着行李箱消失在门口,路雪儿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

从唐宁府出来,路小优提着行李箱有些犹豫。

刚刚领了证,他二话不说丢下她一个人走了,这算什么?

路小优根据记忆中的距离打了个出租过去,幸好管家伯伯给她开了门,思来想去,不敢给君夜寒打电话,只好给沈庄去了个电话。

抱歉,公司忽然有事,夫人,你先睡吧。

被一句夫人喊得耳根发烫,路小优也心里怀揣着是事儿也不敢睡,索性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等着君夜寒回来。

叮咚。

手机里传来一条简讯,是苏河发来的。

路小优,你爬了君夜寒的床还教唆他打我,这事儿咱们没完!

微风拂过,路小优一个机灵,想解释,可话到嘴边又觉得都是苍白的,苏河和姐姐一起设计她的时候可从没想过担心她!

路小优蜷缩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