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奶糖1v2h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小姐,你醒了,你都快急死微月了,呜呜……哭哭啼啼的声音还没落,慕容风倾便被人抱在了怀里。

眉头皱起,浑身僵硬,散发着一阵冷意的看着面前这个同样衣衫褴褛,头发凌乱,面黄肌瘦的小丫头。

这应该就是刚刚跟那个老婆子争吵的丫头了。

闭嘴,要哭丧到外面哭去。冷硬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身为佣兵,慕容风倾向来是独来独往,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朋友。

所以微月的出现,尤其是这哭哭啼啼的懦弱行为,让慕容风倾大为反感。

哭有用吗?别人就会放过你吗?

病不会,有人的地方,向来讲究的是力量,有实力,就有说话的权利。

所以在训练的时候,被打得头破血流,风倾也没有掉过半滴眼泪。

因为那是一点都不值钱的东西。

小、小姐,你怎么了微月身体猛地一僵,踉跄的后退了半步,一双哭的像是核桃一样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慕容风倾打量了许久,才有些结巴的问。

这样气势冷冽的人,是自己的可是眼前那一张她亲自包扎的脸,却的的确确是自己的。

小姐,你怎么了,你要是伤心难过你就哭吧,都是那个该杀千刀的宁王,要不是他悔婚,你哪里会受到这样的屈辱,还要还要这以后该怎么办,都是微月没用,是微月没有好好保护你。一想到慕容风倾可能是受刺激过度才会变成这样,微月便自责起来,一巴掌一巴掌的打自己的脸惩罚自己。

够了,你安静一点!慕容风倾被面前的微月哭得心烦,你听清楚了,我还没死,也没有什么伤心,更不会哭,所以你要留在这里就给我安静点

慕容风倾的一句冷喝,让微月安静了下来,有些呆呆的望着慕容风倾,是真的变了。

小姐,你真的没事

我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很饿,你给我拿点吃的来。瞥了一眼呆愣的微月,还真是什么主子什么丫头,都是呆呆笨笨的,难怪被人欺负。

不过胜在够忠心,她也懒得计较那么多了。

最起码在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有个人可以问问,也是一件好事。

好、好,你等会,微月这就给你端吃的。微月反应过来自己这一回进来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要给慕容风倾端吃的,怎么自己竟然给忘了呢。

很快的,微月便动作利落的端了一碗飘着怪味的药材,还有一碗看起来,猪也不吃的发黄馒头上来。

小姐,你先吃点馒头,待会再喝药。微月把两个馒头放到慕容风倾的跟前,看着还热乎的馒头,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你快吃吧,吃了病就好了。

吃这个?那碗药就不说了,里面用的药材不过就是些寻常活血的药草,根本没有什么用。

而另一碗馒头,不过就是两只不知道放了多少天的粗粮馒头而已,这样热的天气,吃了都不知道会不会拉肚子。
你先将就着,这馒头还热乎的,可美味了过几天大小姐及笄礼,微月再帮你到厨房找点肉来。微月有些羞愧的低下头,要不是自己没用,争不过周妈妈,也不至于病了也没吃的了。

呵!慕容风倾心里冷笑,黑白分明的眸底划过一道渗人的白光。

李氏向来会装模作样,因为有太后在上面表面上对自己还好,背地里却让厨房和周妈妈处处压榨自己,让自己三餐不饱,与狗争食。

看着微月满是粗茧伤口的手,明明也就是个十六岁的丫头,却受尽的欺打。

想着,慕容风倾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心情,本想将碗拿起来,却发现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碗哐当的就又掉了回床板上。

小姐你放着,微月来喂你。微月见状,眼泪立马就像是断线的珍珠一般,噼里啪啦的掉个不停,怎么就这么命苦,本以为宁王回来有好日子过,哪知道宁王是个人面兽心的禽兽竟然把打成废人。

好了,哭什么,这只是暂时的,早晚我会好起来的看到微月又开始不停的哭,慕容风倾也没有了力气骂人,但也不会安慰人,只能冷冷的开口,我不喜欢人家哭,因为哭没有用,如果你要留在这里,从今日起,就收起你的眼泪。

小姐?微月又愣了一下,才道,小姐,微月知道了,微月不会再哭。说得对,你一定会好的,我们到时候就去求太后,太后一定会帮小姐的。

对于微月的话慕容风倾不放在心上,她向来依靠的是自己,也从来不需要别人帮忙。

慢慢吃完一个馒头,慕容风倾恢复了一些力气,看到那碗黑漆漆的药,这东西倒了吧,没有用的东西,以后也不要浪费钱求那些人了。

月钱当然没有,这些年来慕容风倾维持生计的,也不过就是方氏那些微乎其微的嫁妆。

嗯,微月知道了。微月端起了东西正准备走,忽然又从自己的袖中拿出一个布包,将它拿开拿出一枚黑乎乎的戒指,小姐,微月没用,夫人留给你的戒指,微月洗不干净。

慕容风倾受伤的时候吐了一大口鲜血,全把戒指给染了,现在整个戒指黑中还泛着暗红的血迹,看起来更是像长满了霉锈的破烂。

慕容风倾接过戒指,细细的看着整个戒指,虽然戒指看着不值钱,但戒指指环部分雕刻着的古怪纹样可是非常的精致的,周边摩裟的异常的光滑,可见这戒指有一定的年代。而戒指的顶端有一个精致的小莲花,只是中间似乎有的一个莲心却不见了。

看着这个戒指,慕容风倾勾了勾唇,虽然沾了血迹,但好歹是原主亲娘的东西,总不能丢掉,所以便将它戴在了食指中。

你说过几天是慕容若如的及笄礼到时候很热闹。慕容风倾收起戒指,又问。

是啊,大小姐现在是嫡小姐所以六月初八那天会很热闹,因为听说,宁王殿下也来的。越说到后面,微月便越小声。
是吗?那正好。慕容风倾眼眸微微的眯起,微翘的眼角渗着丝丝的精光,一个计划,悄悄在心里面形成。

暗自想着的时候,门嘭的一声,周妈妈一脚踹开门就冲了进来。

小贱人,你死哪里去了,今天老娘的衣服怎么还不洗干净!

周妈妈,小姐还要休息,你怎么能这么大声!现在好不容易没事了,断不能被周妈妈给气着了。

休息?那短命种休息什么,早死早痛快了!周妈妈进门就骂骂咧咧起来,直到对上慕容风倾像是半夜厉鬼一般的眼神时,才心头一惊。

这丫头竟然没死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哟,贱人就是贱,连命也比一般人贱的!不过就是一个废物,有什么好怕的周妈妈便走到了慕容风倾的跟前,盯着她的脸呸道。

微微抬眸,慕容风倾唇瓣微抿。

很好,敢在她慕容风倾面前这样说话没死的,周妈妈还真是第一个!

贱人!慕容风倾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让整个人看起来阴森到了骨子里面去。

虽然她现在的确很弱,但向来熟悉人身上弱点的她杀人,向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旁边的微月整个人哆嗦了一下,怎么突然变得这样的可怕。

笑?你这废物该不会是脑子也废了吧?慕容风倾的样子看得周妈妈莫名其妙,顿时觉得这废物一定是傻透了底了,不然怎么会到现在还笑得出来。

而周妈妈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人僵硬在当场,眼睛翻起,拼命的想要看清楚慕容风倾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

周妈妈,你说谁是废物?慕容风倾弯弯的眼眸,手扣住了周妈妈脖子后的腰椎。

本是笑得纯真无害,可是一条弯弯曲曲翻着黑肉,一直到了嘴角边上伤痕,却生生的让这笑容变得狰狞,让慕容风倾看起来宛如暗夜的厉鬼。

你、你对我做了、做了什么?周妈妈额上冒着冷汗,要说她也是有点功夫底子的,一般的人还动不得。可是现在慕容风倾这个废物居然轻而易举的就让自己动弹不得,这怎么可能不让她惊恐。

周妈妈,很快你会知道的慕容风倾说完,不再啰嗦,五指翻飞,在周妈妈的身上刮过,很快便听到周妈妈惨叫一声,像是一团烂肉一样软倒了在地,只有出气。

你该荣幸,能死在我这废物手中。慕容风倾的双眼冰冷嗜血,看得已经毫无挣扎能力的周妈妈更是想死了过去。

可是偏偏,她只感觉到浑身像是撕裂的痛,可却依旧死不过去。

这是她专门研究过人体的穴位骨骼所研究出来的一招碎骨,向来能够让一些嘴硬的对手慢慢的磨掉意志力。

小、小姐,周妈妈这是、这是怎么了?看到周妈妈像是蛇一样瘫软在地,微月颤声问。

没什么,不过就是捏碎了骨头而已。像是我今天喝了一口水那么简答,慕容风倾平静的回答。将她扔出去,不要被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