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秘密教学1至60话

女孩睡得极其不安稳,眉头紧紧蹙着。

黑色林肯在别墅外停下,沈庄刚想将路小优抱出来,就被君夜寒制止:我来。

沈庄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了。

总裁让她调查路小优已经很惊讶了,现在……显然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君夜寒直接将人拦腰抱起,进的还是自己的主卧,将人放在床上,瞥了眼随后跟在身边的沈庄:愣着干什么?去看看医生怎么还不来!

这就去!

门又被关上,君夜寒坐在床侧,柔软的双人床瞬间塌陷下去一小块。

女孩瓷白的肌肤上红痕特别明显,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睫毛湿润着。他也是个男人,有血性的那种。

但并不是看到弱小的人他就想要去保护。

路小优。

君夜寒暗暗咂摸着这个名字,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瞥了眼床上的人,迈开颀长的双腿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夜寒,听说你去了路家了?小优那孩子不错的,当年我住院的时候她常常陪我聊天,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知道了。君夜寒脸上表情变得柔和,不等对面爷爷继续说什么,已经掐断了电话。不错么?

啧,能被欺负成那样……

君夜寒嘲讽的笑了笑,沈庄已经领着他的私人医生周鸿鑫进来。

病人在哪?

她。

我——周鸿鑫差点骂了一句脏话,他看见了什么?君夜寒的床上躺了一个女人!这女人看起来长得还不错!

快点检查!君夜寒督促道。

周鸿鑫不敢说别的,接连一串的检查做完了,才说:就是太累了,加上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事,不过话说——夜寒,你是不是欺负人家欺负的太狠了?

说话时周鸿鑫若有似无的撇向床上的路小优。

啧,看起来也没料。

想死吗?君夜寒沉了声音,往前跨了一步挡住周鸿鑫的视线。扯过棉被将路小优捂的严严实实的,仿佛生怕走漏了春光似得。

看看也不行……

既然没事,两人便从卧室出来,送走了周鸿鑫,君夜寒直接进了书房。

沈庄早已等候多时。

总裁,查到了,你要的资料都在这。

君夜寒眯了眯眼,凌厉的眼神含着阴鸷的光,说:你把我去路家的事告诉爷爷了?

沈庄一抖:对不起,总裁,我……

下不为例。

即便知道爷爷和沈庄都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可君夜寒并不喜欢身边的任何一人是别人的眼线。

沈庄垂着头。

明明君夜寒比自己小十几岁,可他身上就是有种让人甘愿臣服的气质。

君夜寒拿过平板,照片上路小优笑靥如花,靠在苏河的身上。

看起来倒像是一对人人艳羡的情侣!

呵呵。君夜寒笑了声,黑暗中像是统治一切的王,沈庄犹豫道:总裁,苏威是集团元老,老爷子发话保他……

哦?保的了老的,保的了小的么?
黑暗中,路小优眉头紧锁,额头上一层层冷汗:不要,别!

爷爷!

她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是做了个噩梦。环视四周,发现这地方并不是自己家!路小优赤着脚下床,摸索着出了门,恰好撞到一堵坚硬的胸膛!

没死?

调侃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路小优下意识退了一步,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惊呼:怎么是你?

君夜寒的眸子顿时眯了起来,将人抵在墙壁上,浓烈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不是我,你还想是谁?

你松开我……

君夜寒被她无意识的挣扎撩的火起,浑身上下透着阴冷,别忘了,昨晚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

路小优哑口无言,堪堪的别过头去,君夜寒倏的松开她,眼神阴鸷:在我这醒来不乐意?

路小优张了张嘴巴,说:我要回家。

她分明是在家里晕倒的,怎么会出现在君夜寒这里……

君夜寒冷笑,看着她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小丑,指着外面如瀑的雨,不咸不淡:那你走吧。

路小优一张小脸儿瞬间惨白。

君夜寒身形高大,靠在墙壁上优雅的喝水,喉结上下滑动,像是时尚在杂志里走出来的型男。

路小优忽然特别委屈,索性踩着楼梯咚咚的下楼,到了门外,竟一个猫腰冲进了雨帘。

该死的!

君夜寒墨瞳晦暗不明,捏着矿泉水瓶的手已经将瓶身捏碎了,这个女人,总是不怕死的挑战他的耐心。

君夜寒吸了口气,按了按太阳穴,拿了车钥匙出门。

雨下的不大。

可路小优站在马路边儿一直拦不到车,全身都被雨水浇透了,君夜寒坐在黑色路虎里,见她拦了三年出租都不肯载她,才发动引擎,将车开了过去。

摇下半扇车窗,露出一张桀骜不驯的脸:上车。

路小优咬着唇,在犹豫。

啧。

君夜寒见她不上车,也懒得跟她浪费时间,直接发动殷勤要走,可门被死死拽开,路小优已经钻了进来。

去唐宁府。

她报上了名字,将自己蜷缩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像是只被人抛弃的小猫。

君夜寒从镜子里打量着她,眼神晦暗。不知为何,越是看到她这么狼狈,他就……

车子并没有按照她说的开往唐宁府,而是开向了另一个地方。

到了后,君夜寒率先下车,路小优跟着走下来,眼神古怪:这是哪儿?

阴冷的地下车库,面冷的男人,路小优抱紧了胳膊,君夜寒哼了声,上下打量了她一圈,将自己的西装扔给她。

我不冷……

拿着!君夜寒丢下这句话,率先按开了门,走入了走廊内,路小优犹豫了下,跟了上去
黑漆漆的房间。

啪嗒!

灯亮了,房间里面顿时传来男人的哀嚎声: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啊!

路小优用西装包裹着自己身体,看见地上狼狈的满身是血的人。吓的忍不住尖叫。

君夜寒只穿单薄的白色衬衫,身形高挑,不怒自威。他冷眼睥睨着地上的人,路小优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总裁,你来了。沈庄恭敬的让出位置。

君夜寒颔首,嫌恶的瞥了眼地上的人,问:错哪儿了?

路小优惊愕的捂着嘴巴,地上的人居然是苏河!

苏河看见她,面色古怪。但看见她身后的男人,立刻哀嚎:我再也不敢顶着帝国集团的名义做事儿了,君少我错了!

苏河……

路小优脚步虚浮,头晕脑胀,一步一步往后退,却撞到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上。

君夜寒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吓得她抖了下肩膀,却不敢推开。

这个男人,此刻如同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样!

灯光忽明忽暗的映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路小优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声音颤抖的问:你、你为什么抓了苏河?

嗯?君夜寒轻哼一声,松开了路小优的肩膀兀自坐下,黑暗中他嗓音出奇的低沉:我厌恶别人算计我。

路小优没由来的想起那天晚上。

脸色煞白,苏河不敢去拽君夜寒,只能去求沈庄:沈助理,你让君少饶了我吧……

沈庄蹙眉看向君夜寒,君夜寒冷笑一声,却是将这个机会给了路小优:你脸上的伤,他打的。现在给你个机会还回去!

我不要!路小优下意识拒绝!

嗯?

君夜寒的话没有人敢不听,路小优颤抖着盯着他那双冰冷的眼眸,被雨淋湿的身子冰凉:君夜寒,你这是在给我下马威吗?

因为她那晚睡了他,所以……

君夜寒周身散发着寒冷气息,沈庄暗叫一声不好,就听君夜寒说道:都给我滚出去。

一瞬间,房间内寂静无声。

路小优想走,可却被他攥紧了胳膊,凝视着惨白的小脸,君夜寒眉梢眼角全是冷意:想逃?

对不起,如果你觉得那天晚上我是故意的,我道歉……

路小优紧紧闭着眼睛,长睫颤抖着,君夜寒似笑非笑:道歉?你觉得有用吗?

那,那你想怎么办?

我说过,最讨厌别人算计我。

君夜寒语调听不出来任何情绪,路小优贴着墙,感受到他炙热的身体,喉头发紧。

他像是黑夜里的一只豹,让她害怕:不过……你很走运。

君夜寒松开她的手,乍一看见灯光,路小优眼前恍然。只听见君夜寒说道:这笔账,我会跟你慢——慢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