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盛夏的七月,云天大陆正是炎炎夏日,火辣辣的烈日照在地上,蒸腾出一阵阵的热气。

  慕容府后院的一个旮沓角落,一身粗衣烂布的慕容风倾,头发凌乱的躺在一张几块木板搭成的简易破床上。

  一条长长的伤口在她的脸上,像是一条扭曲的蜈蚣一样,看着十分吓人。

  刚动了动身体,脸上撕裂的痛,让她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杀的,都快要痛死她了,她号称是佣兵界的第一毒手风倾,此时此刻竟然受伤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要是让她知道谁在她睡觉的时候暗算她的,她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因为浑身抽痛,风倾眨了眨好几次疲惫的眼睛,意识才开始有点清醒。

  她睁眼,首先看到的是露着天窗的破木屋顶,上面还结着一个大大的蜘蛛网。

  她不是刚刚结束了任务,一回到家就睡觉了吗?

  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她被绑架了不成?

  风倾刚起身看看周围的环境时,无奈全身都是火辣辣的痛,刚刚撑起来半身,又轰的倒了回去。

  她暗骂一声该死的时候,两道不一样的脚步声传来,随着的是一道慌乱的哭泣声。

  听起来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周妈妈,麻烦你行行好,救救大小姐好不好?她面上的伤口已经好几天了,如果找不到大夫来医治,大小姐的脸上就会留疤的。少女抽抽噎噎的,哭的声音都沙哑了。

  声音一落,风倾还听到扑通的一声,接着就咚咚咚,像是有人用脑袋撞在地上。

  留疤就留疤了,慕容风倾不就是一个废物吗?不差在把一张丑脸也毁了,成了丑八怪也是她自己活该,居然恬不知耻的想要勾引宁王殿下,这不是活该吗?她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样子,真是可笑极了……

  紧跟着,传入风倾耳里的是一段恶毒极了的羞辱。

  风倾就是光听着,也能知道发出这把声音的老婆子的一张脸有多么的刻薄无情。

  只是骂的这个废物,貌似名字还和她有点像。

  周妈妈你不要乱说,大小姐她不是废物来的,你是大小姐的人,大小姐一向看重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羞辱她,所有人都知道,宁王和我们大小姐是从小就有婚约的,也是太后亲自指婚,大小姐是我们未来的宁王妃。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啊,我可不是大小姐的人,我虽然是奴才,但也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主子,满京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尊贵的宁王殿下喜欢的是我们的二小姐,已经许诺非二小姐不娶了。

  想当初,慕容风倾没有毁容,宁王殿下连正眼也没看过她一眼,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给宁王殿下洗脚,也嫌她脏了水。

  周妈妈翘高了眼睛,把话说的要多恶毒就多恶毒,听的少女忍不住的生气起来。

  如果不是二小姐设计大小姐,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变成庶女,周妈妈,你也是知道的。

  我不止知道,我还故意和二小姐合作的,自愿降低身份?我活了半辈子,真是没见过这么蠢的,还要找大夫给她医治?她干脆死了免得连累人了,跟着她这个犯贱丫头,我真是八辈子的血霉,看看人家二小姐的妈妈,好吃好住,穿绫罗绸缎,戴金银珠宝的……

  周妈妈的嗤笑声极大,一脚踹开少女,然后蹬蹬蹬的走出了这个屋子。

  已经清醒的风倾,一些记忆随着周妈妈的话涌入脑子里,令她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睡了一觉穿越了?脸黑也就算了,堂堂第一佣兵风倾,居然穿越成了一个脑残花痴毁容的相府庶出小姐。

回想到种种包子行为的蠢事,让风倾是难以置信,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居然也能够活了十几年!

云天大陆有五个国家,分别是,沧风国,北冥国,凌月国,南玥国,赫连国。

五国以五星的形状各据一方,其中最强的要数凌月国。

而中间的一处则是云天大陆的正中央,最为有名的云天山。

云天山之所以有名,是因为有着整个云天大陆最为著名的武学至尊千灵宫。那连绵的山峦一座连着一座,形成一个圆形,将天地灵气凝聚在一处。

整个云天大陆的人,都以能够进入云天山吸一下灵气为终极梦想,只可惜能进去的,缪缪几人。

现在慕容风倾所在的国家就是,沧风国。

原主慕容风倾的父亲便是沧风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慕容天源。母亲早逝,身份是慕容老太爷收养回来的神秘孤女方氏,后来慕容老太爷做主配给了慕容天源为正妻。因为方氏毫无身份背景,不讨颜老太太喜欢,所以方氏嫁给慕容天源不足三月,便以方氏无所出的名义给慕容天源纳了自己娘家的侄女为妾,正是现在的继室李氏。

直等到李氏有了身孕,因为生了女儿,方氏才有了机会怀上原主,却被折磨的早产。

生下不足月女儿得不到照顾的方氏,得知老太太意图休了她抬自己的侄女为正室的方氏,为了自己孩子以后的,方氏拿出了当年老太爷的信物给太后换了一个婚事,赐婚宁王为正妃,等到原主及笄时便完婚。

这一消息一出,就生生气疯了慕容天源母子,当夜就毒打方氏吐血。最后方氏当晚就采取决然的方法,用自己的生命保住了自己女儿的一切。

只可惜慕容风倾身为尊贵的颜相府嫡出小姐,却因为不足月天生废物,更是被慕容天源厌恶,又因性格懦弱所以活得——猪狗不如。

而慕容风倾却一直记得自己跟宁王的婚事,一心爱着只见过一面的宁王,成为他的正妃。

直到,宁王百里宁钰师从千灵宫门外弟子回来,内功大成得到了三年一度到千灵宫观摩学习的资格,一跃成为云天大陆风云人物,被李氏的女儿慕容若如一眼相中,制造了英雄救美的偶遇。

美貌的少女和英俊的皇子,自然是一拍即合。

因为慕容风倾一直呆傻,没有办法给李氏奉茶,而李氏便一直空有实权而未能正名。

李氏母女为了能够成为宁王妃,使计哄骗慕容风倾只要扶正李氏,就帮她在宁王百里宁钰的面前美言,而痴傻的慕容风倾竟然相信,自降身份,尊李氏为母,慕容若如为嫡长姐。

却换来宁王百里宁钰悔婚,在慕容若如及笄当日,下聘迎娶慕容若如。

因为这件事,慕容风倾疯了一般上门去找慕容若如理论,正好看到心上人跟自己的姐姐相拥的画面,自是无法忍耐,上前质问。
却生生的被百里宁钰一掌震碎浑身经脉,瘫软在地,只剩一口气了。

就凭你这种低贱的废物,也想肖想本王,简直不自量力不过厌恶的看了一眼慕容风倾,便当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毫无留情的离去。

妹妹,你的命怎么比路边的老鼠还贱啊,宁王殿下这都打不死你,那姐姐就不如早日送你去见你那命贱的娘吧

接着,慕容若如的一剑,直接从慕容风倾的额头划到了下颚,深深的一道伤痕,露出森森的白骨。

即使太后名义上站在慕容风倾这边,可是在自己最宠爱的孙子面前,区区一个废物慕容风倾,又算得上什么

所以对于这一件事,太后保持了沉默。

这便一下子过去了五天,慕容风倾却还有一丝气息吊着,面上的伤口在炎热的夏天因为得不到救治,所以溃烂了起来。

而人也因为这样,顺了慕容若如的意去见自己的生母。

却换来了她,第一毒手风倾。

理清了事情经过的风倾不禁冷笑三声,看着破旧的屋子,只有一张木板床,洗得发黄的蚊帐满是补丁,屋内只有一张用石头,搭起来的桌子,比贫民窟还要破的屋子,说出去恐怕没有人相信。

不过,既然她来到这里,就不可能继续这样下去。那些人想要自己死,那她偏不死,还要站在最巅峰,将他们踩在脚下

李氏,慕容若如,百里宁钰,你们就好好的等着吧

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慕容风倾发现她现在光是手指动一动,就已经使尽了全身的力气。

用力的喘了口气,身上的痛不算什么,关键是她现在,筋脉尽断。

那该死的百里宁钰,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也能够这样的无情狠毒,这样的男人,该拖出去爆烂菊花

不过现在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应该想想,怎么修复自己的筋脉。

修复筋脉震碎的经脉可以修复要是外面有人说起,可能会认为这一定是在痴心妄想。

可是她风倾是佣兵只是她表面的职业,她天生对药草敏感,三岁便已经认识百草,炼药之术更是无人能敌,那是因为,她天生就带有异火,而炼药最大要求的,便是火焰,真正上等的丹药,都是用精神力凝聚的真火来炼制的,所以炼药师和药物的珍贵就是在这里。

而幸亏她的异火是靠精神力来支持的,而不是内力,不然她现在想要治好自己,还真是难上加难。

想着,慕容风倾撑起自己的身子,盘腿而坐,将精神力汇聚在手心之上,良久之后,一阵热流在手心中凝聚,慢慢的散发出淡淡的浅黄色光芒。

很好,虽然还是不太纯净的普通火焰,但对现在的她而言,已经足够了,最起码她的异能没有因为换了身体而失去找到药草,她就能够制成丹药,一步步治好自己,不是问题

正当慕容风倾松了口气的时候,破败的门却咿呀的响了一声,随即听到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