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魔道祖师肉车原文

姐姐,你这礼可是赔的没有一点诚意啊!二夫人蹬鼻子上脸,也管不上场合对不对了。

陈氏面露难色,刚想说话,又听二夫人说:姐姐你别忘了,你的宝贝女儿可是在我都的安排下才回到你的身边的,如若再惹得我不开心了,你们母女相聚的时日怕是也就到头了。

陈氏心里不由的一惊,把自己头上那支品相上好且十分珍贵的白玉步摇,讨好般的戴到了凤清婉的发髻上。

妹妹的心胸那么宽广,就不要跟她一个小孩计较了。婉儿,这是我陪嫁的白玉步摇,它曾是先皇赏赐给我母亲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了,算是替清杨跟你赔不是了。

凤清婉早就看中了她这簪子,以前三番几次找了陈氏的茬也就是为了这个。只是陈氏软弱,但是一向手紧,没想到这次她倒是能为了凤清杨主动将东西送来,着实开心了凤清婉。

母亲你就不要跟她这种乡下回来的村野丫头一般见识了,今日就这么算了吧。等有空了找个嬷嬷好好调教调教她,否则她这个样子出了门肯定丢咱们安定侯府的脸,连我们也一起跟着丢人现眼!

凤清杨忍无可忍,二夫人母女目中无人,陈氏又这般软弱可欺,简直气死人了。看着在自己面前得意的凤清婉,她抬手便把那支步摇取了下来。御赐之物,你配戴吗?

凤清杨这一举动把凤清婉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抬手便要去抢步摇。

贱人,你凭什么随便摘我的东西!

她看着凤清婉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贱人你是骂谁呢?!

凤清婉早就被她的话气的失去理智,张嘴便说道。

贱人是骂你的!

她反应过来后,狠狠地看了凤清杨两眼。

我今天跟你拼了,凤清杨!

话音刚落,凤清婉就朝凤清杨的方向冲了过去。

凤清杨看着已经气的跟疯子似的凤清婉,巧妙的躲开她的攻击。

眼看凤清婉落了下风,站在门后边迟迟不肯出现的凤淮阳终于走了出来。

何事这般胡闹!

听见父亲声音,凤清婉飞快的跑到他面前委屈的哭了起来。

凤淮阳看到哭的十分委屈的大女儿,不问缘由张口就朝着凤清杨斥责道:逆女,你这还没进门,就给我这般惹祸。

凤清杨在陈氏被针对时就瞧见他躲在后面,这会儿再听这话,顿时心寒不已。父亲什么也不问就直接定了我的罪么?

我的婉儿平日里十分听话懂事,从来都没给我惹过事,你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多事来,你说我不怪你怪谁!

凤清杨看着这个因为偏爱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凤淮阳,心里明白就算自己再如何讨好,他也不会对自己有一点喜欢。

这以后的日子还得靠自己!

整件事情的经过父亲不是都看的一清二楚吗,现在又何必装傻呢!

凤淮阳的脸更黑了。你这个逆女,就是这么跟父亲说话的吗?!

我本就没有受过礼法,父亲要是不喜欢我,那就把我再送回去吧!

凤淮阳脸色铁青的看着眼前威胁自己的二女儿。你觉得我不敢动你吗!

陈氏听到侯爷要把自己的女儿送回去,慌忙的跪下求情。

侯爷,清杨才回来,我们母女才刚刚见面,你不能这般狠心再将她送回去!

凤淮阳看着跪地祈求自己的陈氏,眼中尽是不耐。

为人子女对待家中长辈就是这般礼数?将来走出去,别人不定要怎么编排我凤府。我凤府,丢不起这脸面!

凤清杨袖里的两手紧握成拳,那当日在我生下时凤爷就该了结了我,省得今日我丢了凤府的脸,丢了你凤爷的脸!

凤淮阳大怒,你这孽女!

二夫人心中一喜,余光见府门前的百姓已经开口议论,又忙做出深明大义,开口道。侯爷你别生气了,毕竟清杨还小,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人多口杂,侯爷你先进去,这里交给我就是了。

凤淮阳冷哼了一声,扭头离开了。

二夫人看着侯爷离开了,又给柳嬷嬷使了颜色,将围在府门前的百姓都撵走,这才对凤清杨冷冷的说道。

二小姐啊,给出去的东西哪儿有要回来的道理,你还是把簪子还给我们婉儿。做人得有诚信,这是你回京入宅的第一课。

第一课?凤清杨放声大笑起来,凤府已经作贱至此,我嫡女凤清杨要让一个贱妾来教了么?

你敢骂我?

二夫人怒而抬手,朝着凤清杨脸上就要打去。凤清杨稳稳截住她的手,反手一甩,差点儿把她整个人都甩出去。

现在我回来了,由不得你随意欺辱我娘。记住凤淮阳的身份,记住你的身份,也认清我的身份。二夫人,你好自为之。

说完,凤清杨拉着陈氏,直接进了安定侯府的大门!

凤清婉吓得一跳,胆战心惊的来到母亲的面前。

母亲,你没事吧!

二夫人被吓傻了,直到自己的女儿来到她的身旁才缓过神来。

她还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二小姐吗?你刚刚看见她那双眼睛没有,那双眼睛,太可怕……
回到凤清杨原本的院子,陈氏便像是被人一下子抽干了身上所有的力气,腿软的不行,只能由着凤清杨和丫鬟把她扶上座。

她担心的看着凤清杨,清杨你才刚回来就闹了这么一出,万一你再次被送到了庄子上该怎么办?老太太现在还在庙里礼佛烧香,若是连老太太也知道了……

凤清杨倒是忘记了,这府里头,还有一个不好得罪的老太太。

看着懦弱的陈氏,凤清杨实在失望。她压根就没有一点大夫人的气派,也难怪会让二夫人欺负成这样子。可凤清杨也明白,为母亲的,只是心念女儿。

凤清杨长叹一声,母亲请放心,他把我接回来,就是为了让我代替凤清婉跟夜王成婚。既然如此,他们便不会真的把我再送回去。

陈氏倒是知道这事儿。她秀眉微椘,还是有些不放心。

清杨,你以后不要去招惹凤清婉,她深受你父亲和老太太喜爱,若是……

凤清杨看着胆小怕事的陈氏,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只要她不来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找事的。

陈氏一颗提心吊胆的心才稍稍放下,正准备说几句贴心话,又见管家就匆匆跑了进来。

二小姐宫里来人了,指定要您前去接旨,快随小人前去领旨。

凤清杨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管家。

指定要我接旨?

管家急忙点了点头。

二小姐,你动作快一点,来人是跟在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刘公公,千万不能让他久等,不然他要是开罪下来,我们担当不起啊!

凤清杨看着管家的样子,不似作假,点点头便走出去。官家站在门口,看着陈氏一并催促。侯爷吩咐,让夫人也一道过去。

凤清杨与陈氏来到前厅时,里面已经沾了很多人。而此时,凤淮阳正在跟一个老太监说话,一脸的献媚。

凤清杨前脚刚进房门,眼尖的老太监便发现了。

这位就是侯爷家的二小姐吗?

凤淮阳急忙开口吗,公公当真是好眼力,一眼就能瞧出小女来。刘公公真是宝刀不老,令在下佩服!

刘公公摇了摇头,有些好笑道。二小姐的穿着打扮最是素朴,在这些人中便能一眼瞧出来!

这话根本就是故意打脸凤淮阳。

刘公公不再理会他青白交加的脸色,直接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安定侯凤淮阳之女凤清杨温柔贤淑、性格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朕知凤清杨待字闺中,与夜王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凤清杨许配夜王为王妃。择良辰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凤清杨看着就公公手里的圣旨,有些诧异的开口。赐婚的圣旨早些时候没有下来吗?

刘公公听了凤清杨的话笑了笑,客气的说道。

二小姐有所不知,之前赐婚的事情只是陛下的无心之言,现在这个圣旨上说的才算数。

凤清杨闻言,接了圣旨就要离开,刚一转身就被刘公公叫住了。

二小姐莫急,咱家这里还有一道圣旨呢。

凤清杨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还有?

高公公一脸微笑的点了点头。

是啊,还有一道圣旨,二小姐您受累了,再接一回吧!

凤清杨看着刘公公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皇帝身边的人怎么会对自己一个不受宠的侯府二小姐这般客气,甚至是像讨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凤淮阳之女,贤良淑德,德才兼备,故封为长安郡主,钦此。

语毕,震惊四座,每个人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震惊。

凤淮阳急急开口,刘公公,这这这,小女何德何能,怎么担当的起长安郡主的名号啊!

刘公公笑着开口。侯爷怕是觉得二小姐的名号比你的官职高,品级比你大,心有不服?

凤淮阳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尴尬!

刘公公的眼睛是真的毒,居然一下子就猜中自己的心思。

凤清杨倒是乐了,不说自己的身份是准王妃,就连郡主的身份比她所谓的爹爹还要高上一些。这下她便有了依仗,不再是孤军奋战。

侯府,该热闹了。

一旁的陈氏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的女儿,果然是最好的。

刘公公拍了拍手,十几个小宫女闻声进来了,手里都端着红漆木托盘,红色锦布上都是些宫廷赏赐。

夫人,这些都是陛下赏赐。陛下说了,等到长安郡主和王爷成了亲,到时还会将你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陛下说了,王妃母亲也不能太过素朴,特地把今年的新花样都给您买来了,这侯爷夫人总不能太寒酸了,侯爷你说是不是呀?

刘公公的话虽然是说给陈氏,但是眼睛却是看向了凤淮阳。

凤淮阳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是不是皇帝对自己有些不满了,这厢警告一番。

陈氏面上亦是有些难堪,可还是感激的点了点头,是,臣妇记下了!

刘公公把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完了,就要告辞离开。

既然杂家的任务已经完成,那就不叨扰大人了,告辞。

凤淮阳赶紧示意二夫人,二夫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心里有些不愿意,又不能让凤淮阳生气,只好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来一张银票递给了凤淮阳。

凤淮阳接过银票,一脸讨好的递给刘公公。

刘公公大驾寒舍,是凤某的荣幸,这一千两百银还请公公笑纳。

刘公公看着银票,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在脸上划开。侯爷真是客气,那杂家就收下了啊!

说完刘公公便接住了侯爷的钱票,施施然的转身离开了
凤淮阳恭恭敬敬的把刘公公送出了府外,这才满脸的忧郁的回了书房。

管家紧跟在他的身后,看到他脸上的愁绪,不由得出声询问:侯爷,您怎么了?

她一没功二没劳的,皇上为何无缘无故的把她封为郡主?

管家看着眉头紧皱的侯爷,有些不解的开口。

侯爷,二小姐当郡主有什么不好吗?

凤淮阳想起刘公公那一番说辞。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没什么不好的,你下去吧!

待官家推出去,凤淮阳才显出怒气。

她凤清杨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被封为郡主?若是有他这个侯爷的便宜爹,就她那样的野种有何资格被封为郡主?一面是王妃,一面又是郡主,她这个爹不详的野种,究竟是有何资格!

前厅中,从凤清杨接旨起,凤清婉眼里闪着嫉恨的光辉,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好不容易等到宫里的人走了,这才急忙上去挑选那些赏赐。

突然间,凤清杨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些东西都是御赐之物,若是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放下。

凤清婉转过身来,挑衅道:你喊什么喊?我不过是出于好奇想要看一看,妹妹这是把姐姐的为人想的未免也太坏了吧!

二夫人也觊觎着凤清杨的这些东西,听她这么说,冷哼了一声。二小姐这就把自己当郡主看了,跟家里人摆郡主的架子吗?

陈氏看到二夫人脸上的冷意,小心翼翼的说道。

若是大小姐看中了什么,就拿一些回去也没关系!

凤清婉顿时大喜,忍不住对凤清杨得意洋洋一番。本来我是不想要的,但大夫人的好意我也不能拒绝,那我就随便拿几件吧!。

说完就要挑选自己喜欢的首饰。

凤清杨看着胆小怕事选择息事宁人的陈氏,怒道:御赐之物皇宫内都有记载,若是传了出去,让皇上知道了这事,你说他是治我的罪还是你的罪,还是治这整个定阳侯府的罪!

闻言,二夫人很是不屑,你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懂什么?不要在这胡言乱语!

凤清杨看出了二夫人脸上的怀疑,她继续说,你们倒是可以试上一试,要是被治了罪的话不要拖累我!

二夫人心里突然没了底气,恨恨的瞪了凤清杨一眼,转而拉着凤清婉,在她手上轻捏了一把。婉儿,咱也不缺她那点东西,一会儿娘亲陪你到玲珑阁买一些便是!

凤清婉依依不舍的看了眼桌子上的赏赐,随即咬了咬牙。就这点东西还当做宝,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玲珑阁的东西才是京城极受追捧的,我才不稀罕你的破东西!

御赐之物说成是破东西,凤清婉这个被宠出来的傻子还真敢说。

凤清杨不动声色的笑笑,让下人把皇上御赐的东西全部抬到她的屋里去,这才拉着陈氏往回走。

前厅里,凤清婉母女俩站在原处恨的直咬牙。凤清婉气的直跺脚,娘,你看那个凤清杨到底有多嚣张,我快被气死了!

二夫人幽幽开口,那些东西,只怕她有命拿却没命花,到头来她还不是要嫁给一个残废王爷。

凤清婉笑了,十七王爷残暴不仁可是出了名的!

二夫人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凤清杨,她在心中冷哼了一声,是嫡出的又能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任由我这个妾室欺负到头上,任我拿捏!

凤清婉一双杏眼有掩饰不住的杀意。娘,我一定要杀了凤清杨那个贱人!

二夫人嘴角上扬,笑意不达眼底,她拍了拍凤清婉细白的小手。

傻孩子,对付敌人不一定是杀了她,看着她生不如死才是一件乐事!

凤清婉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娘亲。怎么说?

二夫人看着凤清婉疑惑的小脸,娇笑了一声,眼底的冰冷仿佛让人如至冰窖。

你忘了外边关于十七王爷的传言了么?十七王爷因为身体残废故而脾气暴虐,府中的丫鬟都打死了多少个了。再说,皇上没经他点头就给你们之了亲,以他的脾气能待得了这御赐之亲?好在有凤清杨这个替死鬼,免了清婉你的祸事。

凤清婉听了二夫人的话,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期待。

在两人幸灾乐祸时,一旁的小丫鬟忽然说道。

夫人,听刚才刘公公的意思,是要册封二小姐的生母为一品诰命夫人,在和王爷成婚之时就会下令,这怎么办?

二夫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做了一品诰命有什么了不起,她还不是任由我拿捏!

凤清婉的语气中满是不屑,若是别人做了诰命我也许还会羡慕,陈氏胆小怕事的样没让人笑掉大牙都算好的,量她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这侯府是由我娘亲管事,她还是要听娘亲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