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老人第九章游泳 这大几把也太大了dj视频

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敢偷懒,看我不打死你!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金枝玉叶?不过是个被抛弃的废物,就算今天被我打死,也只会有人拍手叫好!

凤清杨是被一阵刺痛给惊醒的,睁开眼便看见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太婆正在殴打自己。

她楞了一下,自己不是已经死了?

眼看鞭子又要落下,她强忍着痛,狼狈的往旁边闪去,却还是受了伤。

啪!

火辣的刺痛让她浑身一震,脑海里瞬间多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老太婆发现手下落空,心头直冒火,不停的咒骂起来。

小贱人,我让你躲,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啪!

又是一鞭子,狠狠抽在了凤清杨的肩头。

凤清杨疼得一个哆嗦,还没等缓过一口气,眼见老太婆的手又扬了起来。

她暗暗咬牙,瞧准时机朝着那老太婆冲了过去。

身体巨大的冲力将老太婆撞倒,凤清杨听见一声巨大闷响。

抬起头来,见老太婆身下逐渐晕开的血流,凤清杨心里咯噔一下。

她这才发现,老太婆后脑勺下咯着两块石头,鲜血早已把那两块石头染成了红色,磨平了锋利的菱角。

凤清杨用手指往这老太婆的鼻下一探……

她死了……

凤清杨稳了稳心神,脑中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一幕幕的重复在眼前。

直到夜色渐深,她才终于从这份记忆中醒过来,也终于认定了这份事实。

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国际刑警,出任务时被人出卖惨死当场。

没想到,她竟然赶了趟儿,穿越了。

凤清杨看了一眼去阎王那喝茶的老太婆,将她就地埋了起来,却又坐在地上发起了愣。

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寻个机会回到二十一世纪?

可她已经死了,回去莫不是还要借尸还魂?

算了,不想了!

老天既然让她重生,那必然有它的安排,她只需替那被虐待致死的原主好好再活一世就行!

夜晚虫鸣的声音将她的神思又拉了回来,借着原主的记忆,她知道这座房子后面有一座山,山上的草药极其珍贵,都是好几百年的罕见草药。

凤清杨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已,自己前世的身份是特种兵出身的刑警,但是世人不知道,她也是中医世家的少家主!

凤清杨又歇了几口气,捋清楚了原主这十几年的生活记忆,这才独身进了后山……

……

一年后,京城赫赫有名的拍卖行出现了第一颗九转还魂丹,传闻有起死回生之效。

三年后,京城一家自称妙手回春的药王楼崛起,在这里,只要能闯过药王设下的三关,药王便无条件为闯关者医治,相反失败了,则要有药王有兴趣的东西才能请药王出动。

此时,药王楼中。

启禀主子,大小姐被皇上赐婚嫁给夜王了!

原本闭目养神的少女,闻声慢慢睁开了凤眸。

然后呢?

听闻大小姐对婚事不满意,在和老爷商讨后,决定让主子替嫁过去,来接你的人现在在半路上,估计明天一早就到了。

哦。

下属看到少女一脸的淡然,皱眉说道:主子,难道您一点也不生气吗?

少女盘腿坐在摇椅上,慵懒的好似一只猫,她嘴角微微上扬。

我还能怎么办?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或者嚎啕大哭,这些有用吗?

那您就任他们摆布?

少女猛地站起身来,慢步走到了下属的跟前,眉眼弯弯。

你放心,你家主子不是那种软柿子任人拿捏,这好戏还在后头呢,你就拭目以待吧!

角落里的暗卫看着少女灿烂的笑容,没由来的打了个哆嗦,不由得在心里为那一家子担心起来。

主子,今天依然去训练场视察吗?

凤清杨回过神来。

嗯,去看看吧,以后估计就很难抽出时间了。

凤清杨出门后,纵身一跃,跳上了门前的红鬃马。

才刚刚行了没几步,身下的红鬃马突然被惊扰,只听见咚的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砸在了地上的声音。

风晴雨呆了,天下既然掉落一位美男子!

还有这等好事?

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纵然浑身是血也掩饰不了他的俊美,于是她很没骨气的流口水了。

凤清杨回过神后,快步走到美男跟前,探了探他的鼻息,顺便还给他把了下脉。

如果现在有人路过这里的话,一定会大跌眼镜,一个女子居然对一个昏迷不醒的美男子又是摸又揉的!

我去,这人命不该绝,这重伤之下居然存活,命真是够大!

凤清杨一边把脉一边自言自语:我倒是有一颗可以救命你的丹药,只不过不是白给你的,吃了我的丹药就要给我报酬,现在也看不出你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吧,让姑奶奶我亲一口便是。

话音刚落,她便从怀里掏出了一颗九转还魂丹,喂给了那个美男子。

却不知道为什么,丹药在男子的嘴里含着居然无法下咽!

凤清杨摘下面纱,小脸微红的看着地上的美男。

喂,我可是看你不吃这丹药就会死才会给你度气,没想占你便宜,一会儿醒了不要赖我!

轩辕天冥无力的睁开凤眸,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瓷娃娃般精致可爱的面孔。

只见他唇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快速勾住凤清杨的脖子,红唇没有犹豫的就印了上去!

凤清杨浑身猛地一震。她虽然以调戏美男为乐,但是为人还是非常的洁身自好!

她一把推开强吻自己的男子,恶狠狠的开口。

你这个混蛋,快还我初吻!

轩辕天冥半坐起身子,看着少女嫣红的小嘴,他幽幽的开口。

既然你的丹药不能白给我,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只能亲一下,不如让本公子以身相许。

凤清杨听了他的话,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很是嫌弃。

本姑奶奶看不上你!

她狠狠咬牙,本来抱着占帅哥便宜的心态调戏一下他,到头来反倒是自己被占了便宜,她心里相当忧郁。

轩辕天冥伸手拉住凤清杨的手,俊脸上带着邪魅。

你吃干抹净了不能就这么走了?你要对我负责!

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的无赖样儿,凤清杨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跳,咬牙切齿的想:自己干嘛要多管闲事救这个无耻的家伙!

凤清杨杏眼圆睁,忍不住怒吼起来。

本姑奶奶一个女人都不用你一个大男人负责,你倒想让我负责,还有这等倒贴的?你算不算男人?

轩辕天冥看着面前抓狂的小人儿,轻笑出声。

为夫是不是男人,娘子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娘子不想负责,那就为夫主动点,我负责好了!

他从怀里掏出来一枚古典的戒指,虽然素朴,但一眼看上去便知不凡,凤清杨还没反应过来,戒指已经被戴在了自己葱白的手指上。

保管好它,为夫以后会回来娶你!

话音刚落,轩辕天冥又快速的在凤清杨的小嘴上狠狠地亲了一下,趁着少女还没有缓过神来,男子足尖轻点,纵身一跃,很快消失在了凤清杨的视线中!

凤清杨看着手上多出来的戒指,有种骂娘的冲动!

这戒指不知道什么材质,上面的暗纹彰显身份,看着来头不小,凤清杨愣是琢磨了一个晚上也没能把它取下来!

凤清杨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问候轩辕天冥的十八代祖宗时,暗卫出现在她的面前,向她轻声禀报。

京城的人马上就要到了,主子可要回府?

凤清杨眼眸里闪过一丝意外,这人居然比自己预期中还要快上一些。

回吧,去把周嬷嬷给我领过来,回京可不能少了她。

周嬷嬷,这便是她刚刚穿越而来,不甚意外身亡的那个老太婆。

在她培养起自己势力之后,便找了人装作周嬷嬷,从面容伪装到言行举止,极力要求其必须要跟那老太婆一模一样。

暗卫很快离开去执行她的命令。

小姐,老奴来伺候你梳洗了。

周嬷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凤清杨对这个声音很是满意。

进来吧。

周嬷嬷推开门,凤清杨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周嬷嬷,面上很是欣慰。

她的视线越过眼前的周嬷嬷,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

主子,那些人到门口了。

凤清杨颔首,对周嬷嬷道。

你先到门口等候,我收拾一下。

容嬷嬷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出去了。

此时,凤府的人也已经到了。京城来的几人站在门口,看着这破败不堪的小院时,眸子上都浮现了一丝的鄙夷。

你们去敲门。

还没有下车的柳嬷嬷看了看直接对立在一旁的侍卫扬声吩咐道。

侍卫闻言不敢有一丝懈怠,快步走上前去敲门。

对于柳嬷嬷这趾高气扬的样子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她可是二夫人的娘家人。

在凤府,后院之事全归二夫人管。

敲门声响起,周嬷嬷急忙跑去开门,当看见门口的众人的时候,一脸惊讶的开口。

呀,是柳姐姐啊,老爷派您过来的吗,可是府内出了什么事?

柳嬷嬷看着眼前的周嬷嬷,眼里很是不屑。

我们是奉二夫人的吩咐来接小姐回府。

她转头吩咐身旁的两个小丫鬟。

若雨若云,快去帮二小姐梳洗一番,你们以后便是二小姐的大丫鬟了,先适应一下。

是,奴婢知道了。

若雨若云两人虽然应下,确实满脸的不情愿。

进了屋后,看见凤清杨正在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们,眼中好奇又紧张,一副无辜纯良的模样,不免对凤清杨更加轻视了些,却又不得不走上前去给凤清杨行礼。

奴婢若雨、奴婢若云给小姐请安。

两个丫鬟说完自顾自的站起身来,走到她的身旁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

我觉得二小姐的妆容没有问题,不必更换,这样吧,若雨你替二小姐更衣,我先去回禀柳嬷嬷。

凤清杨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任由这两个丫鬟给自己打扮。

离凤清杨的小院不远处,一个男子背手站在原地听着下属打探的消息,一袭白衣胜雪。

启禀主子,那少女是定安侯府上的二小姐。

旁边的娃娃脸侍卫略微惊讶。啊?那不就是被凤府代替嫁过来的王妃吗?

男人回过头来,英俊的脸上挂上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事情发展的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人,便狼狈的从天而降,是吻了凤清杨两回且用戒指将她套牢的轩辕天冥。他身旁的都是他的亲信,一个随从墨卿,一个暗卫墨连。

娃娃脸墨卿往凤清杨的屋子看了一眼,开口道:主子,属下认为凤清杨倒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轩辕天冥凤眸微眯,怎么,你查到什么了?

墨连二话没说便说了自己的猜测。

她那个小院看似平常,但属下却感觉到了有四个高手的存在,且身手都不在我之下。

轩辕天冥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兴味。

看来我的小王妃本事不小呢!

墨卿看着自家王爷脸上有隐隐的骄傲,忍不住泼了他一盆冷水。

王爷,现下王妃这称呼是不是有点早,毕竟凤府那边对于这位二小姐……

轩辕天冥面色不佳的看着墨卿,声音愈发的森冷。

凤府?他凤府倒是能耐了。不过墨卿,你这番长他人志气,怕是皮痒痒了?明日.你便到暗卫楼那里,好好磨练磨炼心性!
两个丫鬟那狗仗人势的表情,凤清杨从一开始就没放在心上。

无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

收拾好后她径直的走出来,看都没看那两个人。

外面的人已经在侯着了,一个比一个神气,眼神恨不得在凤清杨身上挖一个窟窿。

柳嬷嬷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凤清杨,心里不禁冷嗤,在乡下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还想着要把皮肤保养的如此细腻?到了凤府,被二夫人一治就都是徒劳而已。

行了,行了,都别杵着了,赶紧走吧,再待下去,天黑也到不了。柳嬷嬷说完转身就上了来时坐的马车,根本就没去管凤清杨。

凤清杨看了看,后面还有一辆,转身也就上去了。

主子,这……会不会太委屈您了。周嬷嬷跟在凤清杨后面,有些为难的说道。

没事,我看着像是不能吃苦的人吗?

凤清杨冷冷笑笑,毫不在意的上了柳嬷嬷给自己安排的马车。

上了马车以后,周嬷嬷偷偷打量了一下马车的环境,在凤清杨耳边说。

怎么说您也是二小姐,她怎么能给您安排这样的马车啊,还不如下人坐的马车呢!

凤清杨无所谓的笑了笑。

算了,有什么事等回了侯府再说吧,没必要跟这些奴才较真。

一路上倒也算是太平,没出什么岔子。到傍晚的时候,凤清杨一行人才到了安定侯府的大门口。

凤清杨打开马车上的帘子向外张望,凤府,光是一面大门就这般大气,可见家底。凤清杨紧握手心,心中暗暗起誓,眼前的东西,都是属于原主,属于她的。

凤府门前早已站了几个人,其中一期盼连连的妇人,正是原主的亲娘,陈氏。

柳嬷嬷下了马车,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夫人,冷嗤一声,转身就进去了。

见柳嬷嬷离开,陈氏这才赶紧上前,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下来,抓着凤清杨的手不住的颤抖。

我……娘对不起你。

女儿见过娘亲。凤清杨身上带着原主的记忆,对于陈氏明明是个陌生人,却因为原主的情绪,不由的红了眼眶。

她这便宜娘亲明明在这吃好穿好的,为何看着竟这般瘦弱。

凤清杨正在打量陈氏时,又出来了一个穿着雍容华贵,那精致的眉眼间隐隐透着一股的尖酸刻薄。

这个应该就是二夫人了。

二夫人站在门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凤清杨,眼里充满了鄙夷。

哟,这个不就是乡下的那个大小姐吗?见到我们夫人都不敬礼?一点教养都没有。二夫人身边的丫头就是一个狗仗人势的玩意,见到主子眼中们的神情,越发的嚣张了。

凤清杨面色一沉,眼中闪过杀意。本姑娘可是这府上的嫡女,说我没有教养,就是说府上没教养。都说什么主子养什么奴才,你这婢子,怕也是随了你目中无人的主子。

你……丫头急了,再看二夫人的脸色,吓得赶紧退到一边去。

清杨,不要说了。夫人有些惊恐,紧紧拉着女儿往后退。

她的孩子刚回来,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二夫人扫了一眼在外凑热闹的路人百姓,只得压了压心中的火气,行了,看你们娘俩这一个个的样子,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府上怎么着你们娘俩了呢。

凤清婉本想还说些什么,有见里面又出来了一个女人,年龄看着和自己不相上下。

这应该就是自己被人从乡下叫回来的原因吧。

娘,区区一个贱婢,咱们关上门再责罚,可别叫人看了笑话。

说话的就是凤清婉,也就是让她替嫁的那个女人。凤清婉话语微妙,说的是贱婢,其实,就是她凤清杨,凤府的嫡女!

你怎么出来了?见女儿出来,二夫人亲热的将她拉到身边。

我听说你被狗咬了,出来看看。这恶毒的语气和她的那个娘简直一摸一样。

陈氏听到这句话后,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她自己心慌的厉害,又还不忘在凤清杨的手,拍了两下,像是在安慰她,让她别害怕。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清杨她刚回来,不懂礼貌。陈氏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就像一个下人。

凤清杨拧眉,和陈氏,未免也太弱了些。

姐姐,你也看见了,你的好女儿一直都在顶撞我,我一句话都没说,还不大度吗?二夫人说的大度,可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却又是另外一副模样。

大小姐,刚才这个女人不给二夫人行礼便罢了,对二夫人的语气也是极其不好。二夫人身边的巧儿到凤清婉的身边告状道。

凤清婉不满的扫了凤清杨一眼,这才发现尽管凤清杨穿的是下等的衣裙,但她身上的气质,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刚从乡下来的。

自认自己的皮肤可以说是这京城之内都数一数二的,没想到在凤清杨活在乡下,可那皮肤却好的都能掐出水来了。自己在她身边身边,竟然还逊色了几分。

一个乡下来的敢跟我娘叫板?你娘在我娘面前都要低声下气的,你还敢大声喘气,你又是哪儿来的底气?凤清婉嫉妒心作祟,站在府门前就张狂了起来。

哪儿来的底气?凤清杨冷笑起来,你一个庶出在这跟谁大呼小叫的?问我哪儿来的底气?嫡出这个身份便是我的底气!敢教训我,谁给你的脸?

你说什么?我……我庶出?呵,我爹已经说过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让我娘平妻,到时候我看你还敢跟狗一样在这里乱叫。凤清婉张口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陈氏一听,眼前发黑,差点晕过去。

凤清杨将她扶稳,冷冷看着挑衅的凤清婉和得意的二夫人。这不还没到平妻么?既然还不是,那你就没资格跟我叫嚣!

隐忍痛苦的陈氏扯了她一把,憋回眼里的泪,低下头小声的冲着二夫人说道:妹妹,清杨她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你别多心了。

凤清杨没想到原主的母亲竟然这么软弱,看到自己的孩子受伤,只会委屈自己去讨好别人。

是正室那就要有正室的威风,不是在这里受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