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可by金银花露txt未删减 挡不住的风情

那个,顾先生,早点休息吧。

洛诗回避着顾煜修的目光,转身就要逃。

你好像很讨厌我?

顾煜修又抿了一口水,颇有质感的嘴唇,被水润泽以后,看上去越发的诱-人性-感。

没有。洛诗停下脚步,实话实说道,只是,我们两个人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所以,在事情说清楚之后,还是保持适当的距离比较好。

你是指那天,我说要对你以身相许的事情?可是洛诗小姐,我是认真的。

我……

洛诗有些头疼,她有很多事情要做,要过好自己的生活,要为母亲,为自己出一口气,她没时间谈情说爱、

还有,像顾煜修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怎么可能因为一面之缘就喜欢上了自己?

况且,在遇见自己之前,顾煜修是有未婚妻的。

顾先生,问句冒昧的话,你和你的未婚妻退婚,还不到几天的时间吧?

订过婚,就相当于半只脚踏进了婚姻的殿堂,而顾煜修如此草率的退了婚,转头就过来对自己说这些话,洛诗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是渣男的行为。

顾煜修郑重道:我和楚思晴的订婚和退婚,都是君子之约,不存在任何的背叛或者其他不好的事情。

也许吧……

洛诗也确实不太懂豪门之间的什么利益纠葛、家族联姻,正是因为不懂,她也不想参与,不过顾先生,既然话说到这里,我也向您坦白,我这一生都没有结婚的打算。

亲眼目睹父亲在母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娶了别人,又亲身经历了被初恋男友抛弃,她也再也不敢相信任何感情。

洛诗的声音发冷,带着坚定不移的决绝。

她知道这样对一个高高在上的顾煜修说这些话,可能会惹恼他,但是该说清楚的必须说清楚。

空气中弥漫着冰冻般的沉默。

好一会儿,顾煜修开口了:洛诗小姐,刚才的那些话,是我唐突了,关于你的想法,我也已经明了。

洛诗松了一口气:那,晚安,顾先生,我去睡了。

晚安。

顾煜修看着洛诗走进卧室关上门,目光深沉:虽然他告诉洛诗,他知道了她的想法,但他从没说话,他会放弃。

……

第2天早上,洛诗早早的醒来。

旁边的小奶包还闭着眼睛,睡得香甜,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在小奶包肉嘟嘟的脸上投射出卷翘的睫毛阴影。

洛诗爱怜地亲了小奶包一口,起床为他做早饭。

走进客厅的时候,顾煜修立刻睁开了眼睛,他神色如常地打了个招呼:早。

早。

洛诗点点头,顾先生,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早餐吃牛奶面包加煎蛋可以吗?

好,我来帮你。

顾煜修起身,跟着洛诗走进厨房。

不用了!

昨天叨扰了你一晚上,今天早上就一起做早饭,弥补一下吧。

说着,顾煜修拿起一颗鸡蛋,在碗边敲了敲。

啪嗒,蛋白迅速流出来,滴在了台子上。

……

洛诗和顾煜修对视了一眼,气氛有些尴尬。

我以后会努力学习做饭。

顾煜修拿着还在滴着蛋白的鸡蛋壳,认真的对洛诗承诺到。

呵呵……洛诗尴尬的笑了笑,不用在意这些小事的。做早餐的事情,我自己可以,不如您去叫铭宇起床吧。

也好。

顾煜修将蛋壳放进垃圾桶,最后看了洛诗一眼,走出了厨房。

洛诗好笑的摇摇头,转头磕了一个鸡蛋,熟练的打散,调味。

洛诗将早餐端出来的时候,顾煜修正站在卧室门口,不停的敲着门:顾铭宇,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开门。

门那边:……

顾煜修捏了捏额角,伸手去拧门锁,结果门从里面反锁住了。

洛诗放下早餐,问:顾先生,怎么了?

顾煜修脸色难看:铭宇不肯出来。

铭宇吃饭啦,阿姨做了很多好吃的呢!洛诗朝卧室里喊,语气温柔。

卧室里面很明显传了一阵犹豫的脚步声。

洛诗再接再厉:铭宇乖,吃完早饭,你还要跟爸爸回家呢,阿姨也要上班呢!

我不要回家!我想在这里等阿姨下班!

卧室里传来小奶包决绝的声音。

顾煜修怔了一下,这好像是铭宇第1次明确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

以前的铭宇,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或者想要什么,都会压抑自己,从不开口。

洛诗哪里知道这些,继续商量道:可是让铭宇啊,你一个人待在阿姨的家里,阿姨不放心呀,因为阿姨最关心铭宇啦!这样好不好,等阿姨下了班,就给铭宇打电话。我们还可以语音,视频!

卡塔一声,门开了。

小奶包现在门口:诗诗阿姨说话要算话!

当然当然!

洛诗蹲下身,鼓励性的抱了抱小奶包。

小奶包顺势搂住洛诗的脖子,抬眼看向他爸:爸爸,记下诗诗阿姨的联系电话。

顾煜修迅速掏出手机,目光赞赏地看向了自家的儿子:好的助攻,能让事情事半功倍。

洛诗说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小奶包才乖乖吃早餐。

看着略显瘦小的小奶包,对着自己的早餐吃得津津有味,洛诗很是欣慰:铭宇慢慢吃,不够的话,阿姨还可以在为你做。

谢谢诗诗阿姨。

小奶包喝了一口牛奶,嘴唇上一层白白的,看上去可爱极了,对了,诗诗阿姨,可以让我爸爸跟着你学早餐吗?

这……

洛诗迟疑地看向顾煜修,呵呵……,铭宇,你爸爸工作很忙,你要是你喜欢吃我做的口味,我可以教你家保姆一些菜谱,到时候,她们也可以天天做给你吃呀!

就算工作忙,我也想能亲自为铭宇做一顿饭,你愿意教我吗?

顾煜修面色诚恳的看着洛诗。

好不好嘛,诗诗阿姨!

小奶包使出了卖萌必杀技。

面对萌宝的如此恳求,洛诗哪里能说得出拒绝的话,好,好吧,顾先生,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学做菜。

谢谢。

顾煜修淡定的点头,将眼底的锋芒掩藏的很好。

而洛诗有很久之后才明白,有时候一个很长很久的故事,就是从无意间的一句话开始的。

……

吃过早饭后,洛诗再三推辞,终于说服了顾煜修不用送她去上班。

三个人走出门口,正要互相说再见,一群人从天而降。

一个领头的人亮出证件以后,对洛诗说道:洛小姐你好,你涉嫌私闯民宅,故意伤害他人,我们现在要依法将你拘捕,请配合。

请等一下,我马上跟你们走。

洛诗淡定的看了看这群人,转而对顾煜修说,顾先生,请带铭宇先回去吧。

以前的洛诗是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做事只要问心无愧,也根本不怕被谁看到。

昨天冲进洛家别墅,不顾一切的发泄怒气之前,洛诗就已经想到了会有今天的结果。

宋懿婷被她打的脸都肿成了猪头,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只是……

洛诗垂眸看向一脸懵懂的小奶包,心中涌出一股怜惜:她不想让铭宇看到自己被警察带走的样子。

她想一直当铭宇心目中最好的诗诗阿姨。

果然,人有了牵绊之后,就不能那么洒脱了。

顾煜修看了看那群虎视眈眈的人,俊脸阴沉地滴出水来。

他上前一步,沉声道:洛诗……

顾先生,你还是带铭宇走吧,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洛诗打断顾煜修的话。

她当然知道,顾煜修是想帮助自己。

但是她说过了,要和顾煜修保持距离,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应该违背当初说过的话,去向他求助。

……

顾煜修深深的看了洛诗一眼,最后点头,好。

顾煜修抱着铭宇坐上车,离开了。

洛诗松了一口气,对着面前的人说:我们走吧。

……

然而,洛诗不知道的是,抱着铭宇坐上了车的顾煜修,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程家。

什么,洛诗被抓走了?

程天乐从沙发上弹跳起来,那丫头惹什么祸了,居然被抓走了!

洛诗不是惹事的人,一定是有苦衷,你和他是好朋友,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顾煜修一脸杀气腾腾。

程天乐瑟缩了一下,认真的回答道:洛诗性格是有些冷,但也从不与人为敌,要说她和谁有矛盾的话,大概就是和他的家人吧。

顾煜修剑眉皱起:家人?

怪不得,洛诗自己一个人住,家里也没有任何家人的照片,也从来没听她提起过。

这个女孩儿,到底一直在承受着些什么?!

其实,也算不得家人。

程天乐挠挠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他爸爸娶了后妈以后,洛诗就和家里人断绝关系了。

哎呀,这些都是我隐隐约约听洛诗提起过的,她没有具体给我讲,她好像也不太愿意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派人调查调查,估计就能调查清楚。

顾煜修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淡淡道:你说洛诗不愿意提起,那我就不用去调查了。

因为我希望有一天,她能主动的愿意告诉她所承受的那些事情。

程天乐咂舌:不是吧,还没确定关系呢,就变成宠妻狂魔啦?

顾煜修看向程天乐,眼含警告:这类的话最好不要在洛诗面前提,会引起她的反感。

天呐,从来不在意小事的顾大boss,今天竟然亲自嘱咐我这些细节,简直无法接受!程天乐不停的摇头,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把你的隐藏属性都挖掘出来了。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整理好自己,我们谈正事。

好好好,开玩笑开玩笑而已嘛。程天乐笑笑,其实以你的地位,救洛诗易如反掌吧。过来找我,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这也是程天乐得知洛诗被抓之后,还有心情开心玩笑的原因。

警局那边,我已经派人打过招呼,律师也已经找好了,只是……

顾煜修的眸色沉了沉,洛诗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所以我不便出面,这一次需要你来。

我来?这不是抢你的功劳吗?

只要洛诗能好,其他无所谓。

程天乐拍拍脑门:啊,你还是我认识的顾煜修吗?怎么一点都不认识了,冷漠的无心人怎么变成个用情至深的痴情种!

……

顾煜修再次警告似的看向程天乐。

额……,程天乐不敢再耍宝,连忙老实的点头:好,我不废话了,马上去!

……

警局里,宋懿婷洛娇娇洛亦勇,依次坐着。

妈,你好些了没?洛娇娇关心的看着宋懿婷。

唉,伤的这么重,哪能说好就好!宋懿婷捂着肿起的半边脸,唉声叹气。

妈,你放心,这一次我和爸爸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让洛诗吃不了兜着走!

算了,洛诗毕竟是你爸爸和你然然阿姨的女儿,只要她肯向我道歉,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妈,你也太善良大度了!洛诗这么对你,你居然打算这么放过他,我不同意!

好了,娇娇,洛诗也是你的姐姐,一家人就应该和和气气的,我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吧。

听到这里,洛亦勇满脸愧疚:懿婷,我一定会让洛诗给你好好道歉的!这件事情,真的是让你受委屈了。

没关系的,亦勇,只要你能体谅我,理解我,苦点儿,累点儿,我都不在乎。

宋懿婷摇摇头,好像是世界上最贤惠的妻子。

洛亦勇紧紧的攥着宋懿婷的手,脸色颇为动容。

此时,门外。

一个警察模样的人,将洛诗带到门前。

洛诗女士,昨日你私闯洛家别墅,并且辱骂殴打宋懿婷女士,导致宋懿婷女士软脸部软组织受伤,耳膜破裂,眼球受到损伤,其严重程度,已经构成中度伤,希望你能平复心绪,和当事人好好交流,如果调节好了,为当事人进行赔偿就可以。

但是如果当事人执意对你进行起诉,你可能会因为故意伤害罪坐牢,希望你能努力争取原谅。

中度伤?这不可能!

洛诗立刻对这些话进行否认。

她昨天打宋懿婷的力道,用的是很大,但是她学过健身搏击,知道击打身体的哪个部位后果会很严重,所以在打宋懿婷的时候,洛诗刻意避开了耳朵和眼球,那样做造成的结果就是,虽然宋懿婷的脸高高肿起还无比疼痛,但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无法回转的伤害。

但是现在,宋懿婷的伤,竟然变成了中度伤!

一定是宋懿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假的伤情鉴定!

接下来,您可以对这件事情提出任何异议,但是和当事人宋懿婷进行协商调解,是下面必须进行的,请进去吧。

洛诗咬咬牙:知道了。

看到洛诗的第一眼,最激动的是洛娇娇。

贱人,你害得我妈妈这样惨,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要不是洛亦勇在面前,洛娇娇早就冲过去,和洛诗扭打在一起,反正现在这里都是她的人,一定吃不了亏。

不是你们叫我过来了吗!你以为我愿意看见你们三个人恶心的嘴脸?!洛诗冷笑着反问。

你,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们一定会让你坐牢的!

娇娇,你少说两句。

宋懿婷站起来。

其实现在的宋懿婷看上去很滑稽,一边脸完好无损,还化着精致的妆容,另一边脸却肿成了猪头,到处都是青紫的血丝,像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似的。

洛诗。宋懿婷看着洛诗,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听了谁的蛊惑,误会了当年我对然然别有用心,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不是故意的。我……

行了,别在我面前虚伪了!你就仗着老天比较忙,没听到你的发誓而已!但是我告诉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发的誓多了,哪天可能就真的要被雷劈死了!

你……

宋懿婷气得眼睛血红,同时还有一股心虚。

虽然说鬼神之说不可信,但是她昧着良心说谎,还是没有底气的。

孽障,怎么对你懿婷阿姨说话的?如果你不想坐牢,赶快向她道歉!

洛亦勇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就对洛诗大吼。

如果可以,他真的一眼也不想看到这个女儿!

洛诗,你就不能别气你爸爸?宋懿婷擦擦眼睛,像是承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你到底要让阿姨怎么做!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也不想和你计较了,只要你诚诚恳恳的向我道个歉,不在你爸爸面前污蔑我,我就原谅你。

洛诗嘲讽的看着宋懿婷:向你道歉?呵呵,你也配!

洛诗!洛亦勇再次怒吼。

洛娇娇不耐烦极了:爸,妈,少和她废话,告她!让她把牢底坐穿!

洛诗据理力争:你们想让我坐牢,我就坐牢了?

告诉你们,我现在就要求对宋懿婷的伤势进行重新鉴定,联合医生故意把事实夸大,伪造证据陷害我?你们想得美!

……

洛娇娇一愣,显然没想到洛诗这么聪明,竟然连这一点都想到了。

不过,重新伤情鉴定还需要一段时间,洛诗又那么穷,根本没钱交保释金,恐怕,她是要在看守所里待上一段时间了!

看守所是什么地方?鱼龙混杂!

只要把洛诗关在这里,她有的机会下手,让洛诗好好的长一长教训!

洛娇娇得意洋洋:行啊,你是决心要和我们对抗到底了是吧?那你就重新申请申请鉴定呗,反正,你一定是要在看守所待上一段时间了!

洛亦勇突然说话:懿婷,这个孽障脾气倔,就算让她住看守所,她也无所谓,还是让她给你道歉吧!

洛娇娇满脸不愿意:让洛诗给我妈道歉,不是便宜她了吗?爸,你心里是不是还向着她?

洛亦勇看都不愿意看洛诗一眼:胡说,我怎么可能向着这个孽障?我宁愿从来没有这个女儿!

呵呵……

洛诗垂眸,露出浅浅的苦笑:宁愿从来没有这个女儿……

洛先生不是说到做到了吗?

这么多年,他可不是对自己不闻不问,当自己是空气吗?

洛先生说的对,他从来没有我这个女儿,我也没有他这个父亲,我心中只有仇人,所以我绝对不会给仇人道歉,要关就关!

洛诗挺直了脊梁,脸上面无表情,像是戴上了一层面具。

洛诗!洛亦勇勃然大怒,猛地扬起手。

但是在落下去之前,被一只纤细的手腕扼住。

洛诗抬起头,凉凉道:怎么,上次没打够,这次还要打一次?可是,你没有资格。

你……

洛亦勇手指颤抖,再也说不出话来。

宋懿婷上前扶住洛亦勇,十分的痛心疾首:洛诗,你怨恨我,冤枉我也就算了!怎么对你爸爸也这样?你真的是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不能原谅你了,你必须受到惩罚!

就是,咱们少和她废话,一定要把她关进看守所,让她吃些苦头!

洛娇娇在旁边添油加醋。

就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娇娇!我听说阿姨被人殴打成中度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男人穿着一身银灰色的暗纹西装,一身的温文尔雅,文质彬彬。

洛诗下意识的看过去,下一秒愣在原地。

林世修……

几年不见,林世修似乎变了很多,洛诗在他身上,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年那种青涩阳光的样子了。

世修哥,你怎么来了?

刚才还满脸尖酸刻薄的洛娇娇,像一只小鸟一样扑腾的双手,向男人跑过去。

来这里解决一些公司的法律纠纷,没想到听说了你和阿姨的事情,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林世修目光不悦,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洛娇娇一脸甜蜜:你最近工作这么忙,我不想打扰你呀。而且事情解决的都差不多了。

呵呵,洛诗这次死定了!

……

洛诗的手指紧紧攥着桌边,觉得自己四肢百骸都在颤抖。

今天真的是够倒霉的,被抓进看守所,被父亲破口大骂,还要看着自己愚蠢的前男友和恶毒的继妹秀恩爱!

到底是怎么了?林世修牵起洛娇娇的手,怎么会有人动手殴打阿姨?这种行为太恶劣,我们一定要严惩!

唉。洛娇娇叹了一口气,原本我和我妈妈不打算计较的,可是我姐姐不仅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我和妈妈实在没办法了,才决定给她一个教训的。

姐姐?

林世修瞳孔一张,洛娇娇只有一个姐姐,那就是……

洛诗!

林世修猛的转过身,这才发现洛诗就在他的身后,在看到女孩的一刹那,他恍惚了片刻。

5年了,他有5年没有见过洛诗了。

现在这么猝不及防的近距离看着洛诗,他差点认不出来了。

虽然洛诗只是一身简单的打扮,但是处处透露着惊心动魄的惊艳。

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知道低头微笑的女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长成了一个令人无法移开目光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