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花吐水h 校园 长篇 古典 武侠 连载

粘稠又滚烫的粥,从宋懿婷的头顶流到她的耳朵,路过她的鼻子,又流到了胸口的地方。

啊!

宋懿婷被烫的尖叫出声,下一秒又被洛诗扑倒在地。

此时的洛诗,已然不是那个时尚靓丽的都市白领,她只是一个想为母亲报仇的女儿。

贱人!

洛诗用一只手固定着宋懿婷的下巴,另一只手高高扬起,又狠狠落下。

啪!

耳光声响彻整个大厅,宋懿婷的脸立刻肿的高高的。

贱人!

洛诗又喊一声,又一个耳光朝着宋懿婷的脸颊落下。

针扎在身上才会痛,耳光落在脸上才会响!

只要能为母亲出口气,洛诗才不要什么体面,什么形象!

狂风暴雨的报复和稀稀碎碎的折磨,她都要给宋懿婷来一遍!

洛诗,你疯了!

洛娇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沾满了汤汤水水的地毯上爬起来,抓住了洛诗的手。

滚开!

洛诗去了国外之后,一直在练近身搏击,一般人的力量,对她丝毫不起作用。

那只扬着胳膊的手轻轻一甩,洛娇娇便应声倒地。

洛娇娇气急败坏,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佣人们,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疯女人拉开!

佣人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扑过去去拉洛诗。

可是洛诗此刻心中充满了仇恨和愤怒,力气变得大了很多,几个人一时之间,竟然拉不开她!

而宋懿婷一直被洛诗压在身下,另一边的脸完好无损,另一边的脸却高高耸,满是青紫,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洛诗打的红了眼。

几分钟的路程,你耽误了两个小时?

啪!

还说是我妈妈的好朋友,你配吗!

啪!

宋懿婷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啪!

洛诗每说一句,随之而来的都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声。

宋懿婷被打的头晕眼花。

剧烈的疼痛让她没时间和洛诗争吵,只能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救命啊!快来救救我,洛诗要把我打死了!

怎么回事?都给我住手?

一声呵斥,响彻整个大厅。

洛亦勇站在楼梯口处,一脸惊愕愤怒的望着大乱的客厅。

他在楼上刚刚休息一会儿,就听到一阵杂乱的声音,下来一看竟然是这副场景。

洛诗浑身僵硬了一下,抬眼向2楼看去。

洛亦勇!

他的父亲!

那个从小就对无比厌恶她,曾经说要一辈子对母亲好,转眼却娶了母亲好朋友的男人!

洛,洛诗?

洛亦勇愣在原地,嘴里叫了洛诗的名字,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人。

几年不见,她,她竟然,长得更像然然了!

可是害死然然的人,怎么有资格长得像然然?!

不由地,洛亦勇的神色再次冷硬厌恶起来。

洛先生,好久不见!

洛诗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满不在乎,今天我过来,只是想为我母亲出口气,没有你的事!

说完,洛诗再次扬起手。

洛亦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凌乱的一切,都是洛诗造成的!

她竟然还把她的继母压在身子下殴打!

洛亦勇暴怒:你这个不孝女,住手!

洛诗的手停在空中,她抬起头,盯着洛亦勇的脸,斜斜的挑起嘴角,问: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下一秒,洛诗的手迅速落下,恶狠狠的打在了宋懿婷的脸上。

啊!亦勇救救我,我要死了!

宋懿婷痛苦的嚎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早不晕,晚不晕,偏偏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你就晕?装是吧,那我就把你打醒!

洛诗冷笑一声,再次扬起手。

可是这一次,手腕被攥住了。

洛诗转过脸,看到额角青筋暴起的洛亦勇。

你这个不孝女,给我起来!

洛亦勇一把扯开洛诗,弯腰去扶已经晕过去的宋懿婷。

宋懿婷闭着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继续趴在洛亦勇的怀里一动不动。

娇娇,快把你妈妈扶到沙发上,然后去叫医生!洛亦勇命令道。

爸,你看洛诗把我妈打成什么样子了!你一定要给我妈做主,我们绝对不能放过她!

洛娇娇恨不得扑过去撕洛诗的脸,但是碍于洛亦勇在面前,她还要保持乖巧文静的女儿形象。

洛亦勇不耐烦:先把你妈扶过去,叫医生!

……

洛娇娇愤愤不甘的剜了洛诗一眼,七手八脚的和佣人们一起,将宋懿婷抬到了沙发上。

宋懿婷躺在洛娇娇的腿上,气息微弱,样子好像快要死了似的。

洛亦勇站起身,气的头发微微颤动:洛诗,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还有胆子去打你的继母?是不是我让你坐牢,你才肯安生?

这也是我妈妈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还有,今天我打宋懿婷,只是给她一个教训,以后会有更大的报复在等着她!如果你有本事让我坐牢,那你就让我去坐!

你,洛亦勇被气得倒退一步,你简直比以前还要不可理喻!完全就是个疯子!

疯子又怎么样?我才不在乎,只要能为我妈报仇,什么都做得出来!

为你妈报仇?

洛亦勇恨恨地看着洛诗,洛诗,你别忘了!你妈明明是为了怀你、生你、难产,才造成体弱多病,你才是罪魁祸首!

每每提到这一点,洛亦勇看洛诗的眼神,就充满了仇恨。

就是这个不可理喻的不孝女,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

当年那个偶遇他的高人说的对,洛诗就是然然的克星!

是她克死了然然!

这个不孝女,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洛诗眼眶发红:洛亦勇你什么都不知道!当年我妈难产,宋懿婷负责送她去医院,几分钟的路程,宋懿婷却走了整整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啊!如果不是她,或许我妈妈身体好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洛亦勇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宋懿婷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母亲身体产后更加虚弱,宋懿婷功不可没!

洛诗对洛亦勇大喊,声音里满是哭腔。

这,这怎么可能?

洛亦勇摇摇头,无法相信洛诗说的话。

咳咳咳……

突然,一直晕过去的宋懿婷悠悠转醒。

她趴在洛娇娇的怀里,顶着高高肿起的半边脸,对洛亦勇哭喊道,亦勇,事情不是洛诗说的那样!

虽然当时最近的距离,确实只有几分钟路程,但是那时候堵车,我想绕另外一条路,抓紧时间把然然送到医院里,谁知道弄巧成拙被耽搁了!而且事后特别愧疚,一直对然然道歉,然然也说了不怪我!

亦勇,我是然然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害她,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

洛亦勇回过神来。

是啊,然然当年亲口告诉自己,宋懿婷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怎么可能害然然?

当时然然难产,是懿婷一直照顾她,事后然然也很感谢懿婷!

都是这个不孝女!

她害死了然然,今天又来胡闹,还把一切最早归在懿婷身上!

简直不可理喻!

够了,洛诗,明明是你的错,却到处找借口。还要冤枉你懿婷阿姨!马上给她道歉!

呵呵……

洛诗看到孟凡森神色动摇之后,又选择相信宋懿婷,心中不禁有些凄凉。

妈,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

是非不分,黑白不辩!

道歉?

洛诗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我死都不会给这个恶毒的女人道歉!

混账!

洛亦勇气急,然然怎么会生下你这样一个混账女儿!

我不许你提我妈的名字,因为你没有资格!你把害死我妈妈的人娶进了家里!我才要说,我妈妈怎么会嫁给你这样一个混账男人!

啪!

又是一声耳光,大厅内一片寂静。

洛诗侧着脸,白皙的脸颊上有着明显的五指印记。

洛亦勇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洛诗的脸,颤声道:滚,你给我滚出去!

呵。

洛诗重重的看了洛亦勇一眼,不再多言。

对于这个父亲,她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转而将目光重新落在宋懿婷和洛娇娇身上,洛诗一字一顿的说道:宋懿婷,还有洛娇娇,我告诉你们。我绝对会让你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说完,洛诗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雨中。

雨水很快打湿了洛诗的衣服,黏黏的贴在她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带走洛诗身上仅存的温度,直到她的骨髓里也是冷的。

洛诗不知道在雨中走了多久,才回到家。

她脱掉鞋子,一头栽进浴室里,嚎啕大哭起来。

除非是故意的,否则洛诗绝对不会在别人面前哭。

她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躲在洞穴里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一直哭到了晚上,洛诗的情绪才渐渐平息下来。

她洗了把脸,来到厨房打开火,给自己做饭。

饭总是要吃的,因为她还要生活,还要努力变好,还要为母亲复仇。

刚刚把面端出来,门铃声就响了。

洛诗整理了一下头发,确定自己没什么异样之后,打开了门。

只见一大一小地帅气身影,笔挺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竟然是那天无意间救下来的小奶包,还有小奶包的爸爸顾煜修?!

妈妈!

洛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奶包兴奋的扑过来抱住洛诗的腿,甜甜地叫了一声。

洛诗一脸尴尬。

她那天自称小奶包的妈妈,是想给他撑场面。

没想到小奶包现在还叫自己妈妈!

现在顾煜修听见了,会不会以为她居心不良、蛊惑小朋友?

抱歉,铭宇从小没有妈妈,他非常喜欢你,才对你有这样的称呼。

就在洛诗十分忐忑的时候,顾煜修不动声色地缓解了她的不安。

他看向小奶包,道,铭宇,叫阿姨。

小奶包失落地看了洛诗一眼,不情愿地开了口:诗诗阿姨。

呃,呵呵……

洛诗放下心,热情的回应小奶包,铭宇真乖,快请进。

说着,洛诗让出了路。

一大一小两个人走进出租屋。

下一秒,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大群保镖模样的人,一声不吭地开始往洛诗地房间里运各种营养品和补品。

直到那些补品堆成了小半座山,那群保镖才风一样的地离开。

洛诗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我记得你脚上的伤没好,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便带了点补品。

顾煜修风清月朗地站在那里,解释道。

洛诗咧咧嘴,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呵呵,顾先生,您,您太客气了,我觉得我身体还行,用不了那么多的补……

诗诗阿姨,这是什么面?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就在洛诗想拒绝补品的时候,小奶包突然看着桌子上地酸辣面,好奇地发问。

噢,这个啊,是阿姨做的酸辣面!

好吃吗?

小奶包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洛诗。

洛诗点头:还可以吧,铭宇你也想吃吗?

说完,洛诗又觉得有些不妥,连忙看向顾煜修,问:铭宇可以吃吗?

毕竟奶包是顾氏集团的小太子,不应该随便给他吃东西的,是自己唐突了。

可以。

顾煜修点头,又说,我和铭宇过来的时候,都没有吃晚饭。

洛诗品了品顾煜修这句话,问:那顾先生,要不要也要来一碗面?

谢谢。辛苦。

顾煜修立刻点头,动作矜贵优雅地坐在了沙发上。

一大一小的人看向洛诗,等着开饭。

呵呵,那你们稍等。

洛诗干笑一声,走进了厨房。

或许是家里来了人,热闹了一些,洛诗一直阴郁的心情好了很多,也暂时把洛亦勇和宋懿婷地破事忘记了。

面端上来的时候,洛诗又十分谨慎地客气了一下:顾先生,这个面,都是家里的粗茶淡饭,你们要是觉得有任何不适,不吃倒掉就好了。

然而说话的期间,小奶包已经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面。

因为考虑到小奶包地肠胃和口味,洛诗给他做的是酸甜清淡地西红柿鸡蛋面,给顾煜修做的,才是和她一样的酸辣面。

诗诗阿姨,好好吃!

小奶包嘴角沾了一些西红柿地酱汁儿,看上去滑稽又可爱。

好吃。

顾煜修也尝了一口面,诚恳地夸赞道。

你们喜欢就好!

洛诗心头一暖,秋雨带来的寒意都消减了不少。

你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顾煜修盯着洛诗微微红肿的眼睛,询问道。

其实,刚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洛诗的不对劲了。

只是,他在斟酌如何开口询问,才不唐突了她。

洛诗一愣,连忙摇头:没事,谢谢你了,顾先生。

她的事情,她自己来解决,不想麻烦任何人。

顾煜修看了洛诗一眼,眼神如碧波大海般,漾起阵阵怜惜:她一定是受了委屈的,只是不愿意告诉自己罢了。

如果可以,他想现在就把她护在怀里,不受任何的风吹雨打
晚饭过后。

小奶包一直围着洛诗,听她讲故事。

洛诗觉得小奶包就是个小天使,无论白天她在洛亦勇和宋懿婷那里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只要一看到小奶包,就不自觉地被治愈了。

她才认识小奶包几天啊!

这种感觉也太神奇了。

洛诗抱着小奶包讲了好多故事。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十点,顾煜修站起了身:铭宇,我们该回去了。

啊?小奶包白嫩地小脸瞬间皱成一团,我舍不得诗诗阿姨!

洛诗摸摸小奶包的头发,安慰道:诗诗阿姨也舍不得铭宇。要不是你明天要上学,爸爸明天也要上班,我也希望能留铭宇小朋友住上一晚呢!

铭宇一直都是在家自学,我明天休假,所以,谢谢你的邀请。

顾煜修一脸郑重地表示感谢。

洛诗:……

她就是客气客气好吗?!

难道顾大BOSS真的要在她这里住下来?

可是……洛诗想了想,又说,我这里没有您和铭宇换洗的衣服,如果您在这里过夜的话,可能会影响您的休息。

没关系,我今天恰好带了换洗的衣服。

顾煜修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额……

洛诗咧咧嘴,十分怀疑这个大boss来之前,已经预谋好了要在她家里过夜!

否则的话,谁闲着没事探望人,还恰好带换洗的衣服!

可这种情况下,洛诗也找不出其他拒绝的理由。

于是,大boss和铭宇就这样留了下来。

不过,洛诗住的公寓不大,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洗手间一个厨房,现在来了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她都不知道安排在哪。

考虑了很久,洛诗试探的看向顾煜修:顾先生,今天我睡沙发,你和铭宇睡我的房间可以吗?我这里比较简陋,我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我很喜欢这里。不过,你和铭宇睡卧室,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

洛诗搓着手,有些不安。

这可是顾大boss,大驾光临她的小寒舍,怎么能让他睡沙发?

就算睡她的床,洛诗都担心第2天早上顾大boss会像豌豆公主一样,被她的小破床,硌得浑身酸痛。

这样很好。

顾煜修的语气不容置疑。

那,那全都听您的。洛诗抓抓头发,没再说话。

洗漱完毕后,洛诗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顾煜修斜躺在沙发上,洛诗的这张沙发其实很短,顾煜修的大长腿根本不够放的,但是看他的神情,好像还挺满意。

顾先生,我先去睡了,你好好休息。洛诗将毛巾放好,客气的说道。

嗯。

看着刚洗完澡的洛诗,顾煜修的眸色不由深了一些。

女孩微湿的头发搭在肩上,脸颊粉红,虽然穿着一件有袖的直到脚踝的长裙,但依旧美好的让人离不开眼睛。

察觉到自己身体有一股燥热涌出,顾煜修强制镇定,目送着洛诗进了卧室。

洛诗推开门,看到小奶包穿着一件和顾煜修同色系的黑色绸缎睡衣,正一本正经的躺在床上,有模有样的翻着故事书。

洛诗忍俊不禁,果然是父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很多相似之处。

太晚了,铭宇要睡觉喽!

洛诗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不困。

铭宇简单的吐出了两个字,大眼睛眨眨的,一点困意都没有。

铭宇乖,不困也要睡的。这样才能天下也好,个子长高高。

小奶包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然后指了指枕头,意思很明显:他要晚安吻。

洛诗的心都快融化了,捧起小奶包肉嘟嘟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小奶包得到一枚香吻,心满意足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乖乖的躺到床上给自己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奶包,洛诗忍不住低下头又赠送了一枚香吻。

只是,亲吻过后,洛诗的目光渐渐低落:如果自己的孩子活下来,应该也像小奶包这么大了吧。

这时,客厅传来一阵稀稀疏疏的响声。

洛诗转身看看小奶包,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她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想看看是不是顾煜修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到客厅,只见顾煜修拿着水杯向四周看去,好像是在找水壶。

顾先生,你是在找水壶吗?在厨房里!

洛诗连忙走进厨房将水壶端了出来,她拿过顾煜修手中的水杯,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谢谢。

顾煜修接过水杯,一饮而尽,看样子是渴了。

抱歉,是不是今天晚上的时候我的酸辣面做的有些咸了?

很好吃,只不过,我很少吃这种重口味的东西,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顾煜修淡声解释。

哦。洛诗点点头,仍然有些过意不去。

她将水杯放到沙发旁的茶几上,水壶就放在这里,您要是渴的话,随时可以喝。

谢谢。

不客气。

那……,我先回去睡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随时叫我。

等一下!

顾煜修在背后叫住洛诗。

怎么了,顾先生?

谢谢你今天让我和铭宇留下来。顾煜修神色认真,铭宇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遇见你之后,他说过的话,要比他这一年来说过的话还要多。

洛诗也有些动容。

她很喜欢铭宇,能让他开心,自己也很高兴。

洛小姐,你今天哭过了,是吗?

顾煜修突然专注地凝视着洛诗,目光如温柔的手指般,略过洛诗红红的眼睛,还有微肿的脸颊。

虽然刚才已经被洛诗拒绝了一次,但他还是有些担心。

我……

洛诗低下头。

她习惯把难过藏起来,现在被人接连两次关心的询问,心间竟然泛起了酸酸的委屈。

洛小姐,我无意打探你的私事。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

顾煜修眼底有一股灼人的炙热。

虽然他的地位和身份高高在上,但是语气和态度满是诚恳。

那个……洛诗心脏漏了一拍,但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动心的时候,呵呵,谢谢顾先生关心,不过,我没事。

嗯,我知道了。

闻言,顾煜修移开目光,硬朗的脸部线条,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