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砰!

门被拉开,路小优媚眼迷离的看着那抹高大威严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刚刚灌下去的几杯白兰地此刻直冲脑门,隐隐约约听到一道粗粝低沉的嗓音: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男人身上裹着凌厉的气势,骇的她缩了下肩,他背对着她,身形高大。

别赶我走!

路小优脚步虚浮的下床,放弃了尊严埋头搂住他的腰,将脸贴了上去:苏河,你帮帮我……帮帮路家……

帮?

男人一身熨帖西装,轮廓分明的脸上染着一层寒霜!压抑着想要将眼前这个小女人扔出去的冲动,漂亮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你很想要?

露骨的话让路小优下意识瑟缩,可她倔强的用琥珀色的瞳仁凝视着眼前模糊但英俊的脸,晕眩的完全分不出眼前的男人是谁:嗯!

我对送上门来的女人没兴趣!

手腕被掰开,她吃痛的哼了声,想到今晚的目的,咬了咬牙,索性环抱着男人的腰递上了自己的唇!

嘶!

君夜寒黑眸闪过戾气,性感的喉头滑动,二十六年来,从没有一个女人敢近他身超过一米!这个女人竟然跟一只粘人的小猫似得挂在他身上,甩不开!

苏河……

女人柔软的手毫无章法的抚摸着,饶是他定力再强,可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听到她嘴里喊出陌生男人的名字,君夜寒冷哼,剑眉倒立,大手一挥直接将路小优扔在床上欺身而上!

我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嘶啦一声,在娇喘和喘息声中,君夜寒已经将人拆穿入腹……

路小优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似得,手指触碰到温热的身体,她娇羞的咬着唇,声音颤抖:苏河,我们都有了肌肤之亲了,你能不能跟你父亲求求情注资路氏集团……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谁!

低沉醇厚的嗓音在耳边炸开,路小优猛地坐起来,这声音……

君、君夜寒?!

这不是常常出现在各大财经报纸和电视上高不可攀的人物吗?

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床上!

昨晚姐姐把她推进来的时候明明说这是苏河的房间!

好,很好,知道我是谁。

看着脸色刷白,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的路小优,君夜寒一双阴鸷的眸子染着滔天怒火。好啊,不仅把他当成了别人,睡完还想不认账?

你说,注资?

君夜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同淬了冰,让人不寒而栗!路小优惊愕的想翻身下床,却猛地被君夜寒压在床上!

男人炙热撩人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身上,她莫名想起昨晚的颠鸾倒凤,耳根发烫:对不起,我……我可能认错人了……

呵,出来卖,还分人?君夜寒如同一只逮住猎物的豹子,刚毅的侧脸骇的路小优话都说不完了。

他一把捉住路小优藕断似得胳膊高举过头顶,薄唇勾起,想要钱?看你有没有命拿走才行!

这是个误会,我可以补偿你……

她,她也吃亏了……路小优要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胳膊被他攥住,她被迫弓起身子面对他,只能艰难的别开头,推拒着,可君夜寒却并不想要放过她,看见她羞红了脸躲避的模样,昨晚销魂蚀骨的滋味涌上来……
该死的!

女人误事。这种莫名的情愫让君夜寒懊恼,他猛地甩开路小优,赤裸着拥有健硕的胸肌和腹肌的另所有女人垂涎的身体拉开抽屉,取出支票。

大手一挥。

五十万。你只值这点!

不管这个女人是用什么手段爬上自己的床,他讨厌看见她抱着被子楚楚可怜的蜷缩在墙角的姿态!

不管路小优在做什么,君夜寒兀自起身开始换衣服,拿过浴袍,直接进了浴室,丢下一句:出来别再让我看见你!

他的声音冷酷的让空气都结了冰!

路小优咬着胳膊抽抽搭搭的望着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浴室,整个人都是慌的。昨晚的人,怎么会是他……

嗡嗡!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路小优爬过去,见是姐姐路雪儿来电,立刻接通了。

路小优!你敢骗我?苏河说昨晚根本没见到你!你信不信我这就把路氏集团要破产的事儿告诉那个老不死的,医生可说了他不能受刺激!

我、我没……

啪嗒!那边已经挂了电话,路小优捧着暗掉屏幕的手机,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不行!她要拦住路雪儿,爷爷本来就上了年纪一直住院,如果真的受了刺激,说不定……

一瞬她甚至想过能不能求君夜寒帮忙,可,想到那个阴沉可怕的男人,路小优就胆战心惊!

君夜寒,在清河市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在商场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多少商场的老狐狸死在他手上……

来不及细想,事不宜迟,路小优抓起昨晚的衣服套在身上,只想赶紧去拦住路雪儿,看事情还有没有转机!

……

君夜寒修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面,桌上,是有着他潇洒字迹的支票。

不要钱?

呵,想要别的来威胁他?

明明就是个出来卖的,坦白承认,他或许还能留点儿好感,可还玩起了什么欲擒故纵这一套,当演戏么?

咚咚敲门声传来,助理沈庄进门,察觉到空气中飘散着换爱过的气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说!

被君夜寒一声吓回了神,沈庄忙收回视线:总裁,收购路氏集团的事情已经进行到尾声了,路董事的意思是……

沈庄,我最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

君夜寒如同睥睨一切的帝王般,沈庄擦了擦冷汗,忙和盘托出:路董事知道总裁的父亲很喜欢她的女儿,所以想着拿女儿来抵债!

啧?父债子偿吗?

君夜寒对这个卖女求荣的路大海多了一些鄙夷,沈庄却已经将平板递过来:这是路小姐的照片,她大学的时候曾经在医院做过护工,那会儿老爷子就特别喜欢她……

视线定格在女孩笑靥如花的侧脸上。
路大海的女儿。

性感的喉头滑动,君夜寒下腹一紧,该死的感受又起了苗头,他眼神黯了黯。

总裁您不喜欢,我这就回绝了他们!

跟了君夜寒这么久,沈庄对他的细微表情掌握的很到位,立刻以为君夜寒厌恶这个女人和路大海。

可谁知君夜寒却抬起手:慢着!

他倒要看看,这对父女两个演的是哪出戏!

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君夜寒又恢复成那个不可一世的帝国总裁。

整个海城,都在他的眼下。

何况……小小一个女人。

她要玩,他有空,不妨陪她玩玩!

此刻,路小优已经冲出了酒店门口,可能来得起世纪酒店的全都非富即贵,这里出租车特别难打!

路小优都快急哭了,手腕却忽然被人攥住!

映入眼帘的是苏河带着怒意的脸,她来不及细想,立刻捉着他的手哀求道:苏河,我爷爷有危险,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啪!

回应她的,是苏河带着怒意的一巴掌!

左边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路小优震惊的松开他的手,不可置信!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昨晚在酒店等了你一晚上,你居然敢爽约,注资的事情你别想了!

拉扯中苏河看见路小优白皙脖颈上的红痕,双眼猩红。

还以为她是个纯良的小白兔,可她亲眼看见她从那间象征着权贵的房间里出来!

我不是……

路小优想要解释,捂着脸,看着仿佛变得陌生的男朋友,忽然懂了:呵呵,其实注资是假的吧?苏河,你根本就没打算帮我!

没想到一向柔弱的路小优居然学会了反抗,苏河眼中闪过一抹慌乱,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神经病,钻进自己的车里就开走了。

她一瞬间明白了,男友说等他们成了真夫妻,他就会央求他的父亲帮忙,姐姐说如果她不答应苏河的要求,就添油加醋把事情说给爷爷听!

爱情和亲情的双重背叛,路小优来不及伤心,似乎是难过给了她勇气,看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驶来一辆黑色路虎,咬咬牙立刻冲了过去!

刺——

车身震动,沈庄急忙踩了刹车,紧张的看向后座的男人。

君夜寒俊眉微蹙,膝盖上放着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上面全都是财务数字。他啪嗒一声合上电脑,眼神低沉:不会开车了?

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昨晚似乎……纵欲过度。

想起女孩柔软的身体,他舒了口气,随意一瞥,就看见那张白嫩的脸焦急的出现在挡风玻璃处。

双眼噙着泪,左边脸颊肿起来一大块,先生,麻烦能不能送我一程?

嗯?

当看清君夜寒冷酷的脸,她下意识瑟缩了下,竟然是他!

路小优迟疑一秒,但是想到爷爷,还是咬牙壮着胆子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麻烦去送我去市三院!

沈庄疑惑的看向君夜寒,忍不住为这个女人捏了把汗!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靠近总裁一米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