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征服美妇 夜玩亲女小妍小说在线阅读

洛诗握着咖啡的手紧了紧:洛娇娇,我遭受的那一切,不是被拜你所赐?你有什么脸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讽刺我?

洛娇娇觉得自己扳回了一成,得意地要死:我的好姐姐,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血口喷人哦!

当年洛娇娇陷害洛诗的事情,除了宋懿婷,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就算自己当年得意忘形,在洛诗的耳边说了真相,那又怎么样呢?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谁能找的到证据呢?

洛娇娇,来日方长,报应不爽,你未免得意的太早了!

洛诗放下咖啡,定定地看向她,还有,你要是不怕你那个妈坐牢,尽管在公司里嚼舌根!

洛娇娇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啪!

洛诗拿出一个文件夹,直接摔在了娇娇的脸上。

仔细看看这份伤情鉴定书的复印件。程家宴会那天,宋懿婷把我从二楼推了下来,造成我右脚趾骨折,已经构成轻伤,就凭这个,宋懿婷就有可能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你知道吗?

洛娇娇脸被文件夹砸的生疼。

她盯着伤情鉴定书的复印件,整个脸都扭曲了。

之前听说宋懿婷把洛诗推下楼,洛娇娇还解气的很。

没想到反而被洛诗抓住了把柄!

他们洛家在陵城说不上名门望族,但是也不能扯上继母虐待长女的官司影响名誉!

洛诗,知道你5年前那些丑事的人,又不止我一个,万一是别人说漏的嘴呢?洛娇娇不死心。

我懒得管!只要我的事情被走漏了风声。我就认定那个嚼舌根的人是你!

洛诗是不怕风言风语的。

但一个公司里各种流言多了,会妨碍工作的进展。

所以,洛诗干脆直接把这个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洛诗!你也太……

行了,闭嘴吧!赶紧回去修设计稿!因为以你的实力,应该要加班到很晚!

洛诗打断洛娇娇的话,低头继续工作。

她懒得在洛娇娇身上浪费时间。

洛娇娇吃瘪,又无可奈何,只能攥着设计稿,满腹窝火地走了出去。

……

夜晚,洛家别墅。

客厅里,宋懿婷气的在原地打转:没想到洛诗那个贱人这么嚣张,敢在办公室里明目张胆的欺负你!

我也没想到,几年不见,洛诗竟然和以前变得完全都不一样了!洛娇娇牙齿咯咯作响。

不行,我们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小贱人!

洛娇娇又恨又无奈:那还能怎么办?她手上握着你推她下楼导致轻伤的证据,我总不能为了出一口气,真的把她的丑事抖露出来,要是到时候洛诗气急败坏,真的把你告上法庭!我们也得不偿失!

宋懿婷眉头紧锁:这条途径行不通,那从其他的方面行不行?

其他的方面?洛娇娇面色阴翳,这也倒不是没有可能。洛诗子虽然有一定的实力,但也是空降到公司,触犯到了一些人的利益,要想挑拨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那就这么做!宋懿婷冷哼一声,洛诗不好好的在国外呆着,偏要来我们面前碍眼,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洛诗回国的事情,要不要告诉我爸爸?洛娇娇问,上次在程家举办的宴会上,洛诗一出现就被你叫走了,我爸都没看见她。

告诉你爸干什么?洛家的大小姐只有你一个,不许节外生枝!

洛娇娇立刻点头:知道了,妈。

两个人正在这里商量着,客厅突然传来佣人的声音:老爷回来了。

宋懿婷和洛娇娇对视了一眼,连忙迎了出去。

只见客厅的门口,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这位男士看上去和宋懿婷的年岁一样大,虽然脸上有着些许皱纹,但依旧能从眉宇间看出他年轻时的帅气模样。

他就是宋懿婷的丈夫,洛娇娇的父亲,当然他也是洛诗的父亲——洛亦勇。

亦勇,你回来啦!宋懿婷满脸爱意,走上前熟练的接过洛亦勇脱下来的领结和西装外套。

爸,你回来了。洛诗一脸懂事乖巧的样子。

嗯。洛亦勇点头,并不多言。

晚饭快做好了,等你洗漱完之后就可以开饭了。

宋懿婷将领结和西装挂好,侧脸看向洛亦勇。

嗯。洛亦勇一边回应,一边走向洗手间。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想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向宋懿婷,说道,明天是周六,我有些私事,要出去一趟。

好的。

宋懿婷立刻点头。

洛亦勇一直是这样的性格,无论要去做什么,都会主动告诉宋懿婷。

宋懿婷出于对洛亦勇的信任,也没有过多的追问,这么多年来,她很清楚洛亦勇的为人。

每每想到自己能够嫁给这样的好男人,宋懿婷都感到十分的幸运。

洛亦勇盯着宋懿婷看了一会儿,问:懿婷,难道你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宋懿婷一脸茫然:什么日子呀?亦勇,反正不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也不是你和娇娇的生日啊。

洛亦勇张张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喃喃自语道:算了,忘了也好,如果你记得,估计会伤心的。

……

第2天早上,下起了初秋的细雨。

细细小小的水珠被微风吹起,打湿了走在路上的每一个行人。

洛诗一身素黑,独自一人来到了陵园里。

今天,是她母亲苏晓然的忌日。

在洛诗的记忆里,母亲好像从她出生开始就体弱多病。

当然,洛诗也不止一次从讨厌她的父亲口中得知,母亲的体弱多病,就是因为怀她、生下她才造成的。

有时候洛诗也忍不住自我怀疑,是不是她的出生,真的给母亲带来了灾难。

所以她一直很懂事,她乖巧的听着母亲的话,小心翼翼的给父亲赔笑脸。

但是,除了母亲温暖的怀抱,父亲从来没给她过一个关心眼神。

虽然是这样,洛诗也是知足的,因为至少她还有爸爸妈妈。

然而,洛诗如履薄冰般去维护的现状,在她8岁那年被彻底打破,在某天的一个早上,一直虚弱的母亲突然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
看着在转瞬间离开自己的母亲,洛诗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哭泣。

而她的父亲,更是把将失去母亲的所有怨恨,都归咎在了她的身上。

可是让洛诗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去世不到一年,宋懿婷就带着七岁半的洛娇娇,堂而皇之的住进了洛家!

当时,洛亦勇领着宋懿婷和洛娇娇来到洛诗的面前,板着脸说道:洛诗,从今天开始,宋懿婷会代替你的妈妈照顾你,洛娇娇,就是你的妹妹。

洛诗疯狂的摇着头。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口口声声说在乎母亲的父亲洛亦勇,竟然在母亲尸骨未寒的时候,把另外两个人领进了自己的家门!

那时候的洛诗,第一次反抗了父亲,她梗着脖子,不肯看宋懿婷和洛娇娇一眼。

当时的宋懿婷还没有露出狐狸尾巴,无论洛诗对她什么态度,她都是好脾气的应对着。

直到彻底取得洛亦勇信任之后,宋懿婷和洛娇娇才显现出可恶的嘴脸。

但是那时候,洛诗和自己的父亲洛亦勇已经成为了陌路人。

她说什么,洛亦勇都不会再相信,反而骂她不懂事,批评她不应该对母亲最好的朋友和最好朋友的孩子那样没有礼貌和冷漠!

洛诗当时觉得这个父亲真是蠢极了。

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会霸占对方丈夫的家,欺负她的孩子吗?

这导致洛诗和洛亦勇的父女情分,越来越浅薄。

直到那年,洛诗被洛娇娇和宋懿婷陷害,彻底名誉扫地,被洛亦勇误会赶出家门。

从此以后,洛诗和洛亦勇断绝了父女关系,直到现在也没有再联系。

洛诗深吸了一口气,来到母亲的墓碑前。

照片上母亲那张精致美丽的脸,笑得温婉贤淑,只是,洛诗再也无法在现实中看到了。

这时,墓碑前一束带着晶莹水珠的百合花,吸引了洛诗的注意。

她记得母亲是最喜欢百合花的。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是谁来看望母亲了?

大概,是外公外婆吧。

洛诗记得,当初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遭到了外公外婆的极力反对。

他们觉得父亲的性格太过死板,木讷,喜欢一条道走到黑,家世又比不上苏家,会让母亲受委屈。

但是,母亲无论如何都要嫁给父亲,甚至不惜和外公外婆断绝关系,从此不再来往。

洛诗在母亲住院的时候,曾经看见过门外见过偷偷来看母亲的外公外婆。

后来,她被宋懿婷和洛娇娇陷害,声名狼藉,也没有什么脸面再去见外公外婆。

想想自己的一个一个亲人,都远离了自己,洛诗不仅心中有些凄凉。

这时,一个有些激动的声音在洛诗的背后响起:小诗,你是小诗,对吗?

洛诗转过身,看到一个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打着伞快步向她走来。

洛诗看清楚了男人的模样,拧紧了纤细的眉,想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的问道:孟,孟叔叔?你是孟叔叔对吗?

洛诗记得这位孟叔叔的名字叫孟凡森,他是一名医生,和母亲是青梅竹马,好像还很喜欢母亲。

那时候母亲所住的医院,就是他工作的地方,母亲生病时,除了父亲,就是他经常看望母亲了。

只是,孟叔叔所在的科室,不是母亲所要治疗的科室,所以他就没能亲自治疗母亲。

不过洛诗从小对这位孟叔叔的记忆就是无比温暖的,在父亲对自己横眉冷眼的时候,这位孟叔叔,给了她从没享受到过的父爱。

但令人遗憾的是,后来母亲去世,孟凡森看见洛诗与苏晓然有几分相像的脸,总会忍不住难过。

所以,看望洛诗的次数就渐渐减少了,但是经常会用电话联系。

后来洛诗出国,和所有人也断绝了一切联系,其中也包括这位孟叔叔。

今天在这里见到他,洛诗很感动,因为除了自己和外公外婆,还是有人惦念着母亲的。

我就是孟叔叔,小诗,真的是你!

孟凡森无比惊喜,他看着洛诗,欣慰道,小诗,你长大了,如果你母亲看到你这样出落的亭亭玉立,在天之灵一定会欣慰的。

但愿吧,洛诗语气低落下来,但是我宁愿我母亲没有生下我,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因为我导致难产,以至于后来体弱多病……

洛诗喉咙有些哽咽,没有再说下去。

孟凡森神色怆然,显然也怀念起苏晓然,他顿了顿,安慰道,小诗千万不要这么想,你妈妈很爱你,能够生下你,她很开心。还有,其实当年有些事情很蹊跷,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洛诗神色一怔,追问道:孟叔叔,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孟凡森拧着眉头,仔细的回忆到:其实当年,你妈妈的难产,其实是可以减轻一些程度的。只是因为宋懿婷……

宋懿婷?!

洛诗不由地攥紧了手心,宋懿婷她怎么了?是不是她害的我母亲?

你母亲在怀上你之后,确实身体不大好,但是也没找到什么原因。你父亲担心你母亲,就在离医院最近的地方买了一栋房子。以防你母亲有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及时去医院。

当时宋懿婷还是你母亲的朋友,她也经常照顾你的母亲。

后来你母亲临产,你的父亲恰好出去为你母亲买东西,是宋懿婷送你母亲去的医院,但是距离医院的路程只有5分钟,宋懿婷却足足延迟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

洛诗知道时间就是生命,特别是对于体弱多病的母亲来说!

她无法想象,在这两个小时里,母亲遭受了多大的痛苦,又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多大的损害!

宋懿婷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是啊,两个小时!孟凡森感叹一声,想起这件事的时候,眼中划过一丝心疼,在这两个小时里,晓然她一定受了很多的苦。

可是当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洛亦勇不知道吗?

洛诗直呼洛亦勇的名字。

当时你母亲情况紧急,所有人都只顾着抢救她,根本没有人去质问宋懿婷为什么来晚。

后来,母亲生下你,也被抢救了过来,我只顾着照顾她,也没有过问这些事情。

这些事,都是在几年前,我和主治你母亲的医生聊过天之后才了解到的。

宋懿婷……洛诗鼻尖发酸,心里发狠。

是她!

就是她加速了母亲离开自己!

她不会放过宋懿婷的,绝对不会放过她!

洛诗闭了闭眼睛,伸手用力的抹了抹被秋雨打湿的脸庞。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洛诗满脸决绝。
小诗,你别冲动,这些都是我当时自己的猜测,还有,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医生的叙述没有任何的证据,一切还要从长计议。

孟凡森看洛诗神色不对,连忙劝道。

不用了,我也等不了。洛诗动动喉咙,孟叔叔,谢谢您告诉我这些,我该回去了。

可是,小诗,你……

没等孟凡森说完话,洛诗径直离开了。

她跑到自己的车里,加速油门,驶出了陵园。

洛诗一刻也无法等,她现在马上要去见宋懿婷!

她想问问她,宋懿婷她到底是怎样的魔鬼,能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然而洛诗不知道的是,在她开车驶出陵园的同时,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与她擦肩而过。

车后座,坐着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

老头子,你好像又老了,回头去见咱们女儿,别再把她吓着了。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太太穿着一身深紫色的旗袍,嫌弃地看向身边穿着唐装的老爷子。

老爷子眉毛一挑:老太婆,别睁眼说瞎话,咱们女儿在天上看着呢!我看着老又怎么样?你还比我大一岁呢,你才是老姐姐!

老夫人不乐意了:又提这件事,比你大一岁怎么了?反正我看着比你年轻!

别吵吵闹闹的,一大把年纪了,一点形象都没有。

我是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还有什么好在意的!老太太嘴巴一撇,颇有孩童的可爱,只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情又有些怅然,老头子,前段时间你让人找我们那个外孙女的下落,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老爷子一听这个,神色也严肃起来:已经差人在办了。

唉……

这次老夫人来陵园看女儿,说好了要保持好心态的,谁知想起当年的事,还是有些伤心,咱们那个女儿性子太倔,说和我们断绝关系,就真的和我们断绝了关系,和那个洛亦勇臭小子结婚以后,也不肯见我们一面!

后来生了病住了院,咱们也不敢出现刺激她。

再后来,咱们女儿去世,听说洛亦勇娶了咱们女儿的好朋友,咱们那个小外孙女好像犯了一些错,和洛亦勇断绝了关系,一个人去了国外。

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的小外孙女,像是故意躲着谁似的,始终不肯露面。咱们找她,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太难了。

你说就算她犯错怎么了,依然是咱们手心里的宝!只要咱能找到她,要天上的星星咱们都给她摘!

别胡说,咱小外孙女肯定没犯错,一定是洛亦勇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对外污蔑咱们小外孙女!

老爷子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你说的对!

老夫人立刻点头,一定是洛亦勇那个臭小子犯浑,误会,咱们的小外孙女!哼,要不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我早就让洛亦勇那个小破公司倒闭多少次了!

算了算了,不提他也罢,还是赶紧让人找咱们小外孙女吧。把她接回家来,让那几个舅舅,还有咱们的几个大孙子好好疼疼她,这些年,她一定在外面受苦了!

行,回头你再催催咱们儿子,一定把咱们的小外孙女找回来!

……

洛氏别墅。

洛亦勇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带着满身秋雨的湿意走了进来。

他摘下潮湿的礼貌,又将滴答着水的黑伞交给佣人。

宋懿婷和洛娇娇正在护肤,看到洛亦勇走进来,连忙问好。

亦勇,你回来了?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什么事非要今天出去?

对啊,爸,你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

洛亦勇摘掉身上粘着的百合花的花瓣,将外套挂了起来。

他神色有些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外面雨丝飘进眼睛里的缘故,眼眶还有些红。

我今天有点累,先上楼去休息了,午饭就不吃了。

这怎么能行?

宋懿婷站起来,这些年你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怎么能不好好吃饭?

就是啊,爸,一定要吃饭的,否则对身体不好。洛娇娇躺在那里拍着面膜,一副孝女的口气。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没胃口,你们吃吧。

今天的洛亦勇似乎格外的烦躁,随便摆摆手,直接上了楼。

宋懿婷和洛娇娇对视了一眼,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妈,我爸今天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高兴。

我也看出来了,但是最近也没发生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啊,对了,别不是洛诗回来的事情,被你爸知道了吧?

不可能,我们嘴巴那么严,没向别人说过!洛诗又不可能主动来找我爸,绝对不是这件事。

那能是什么事情呢?

夫人,小姐该吃饭了。

佣人已经将饭菜摆好了,恭敬的说道。

行了,妈,别想了,可能我爸是因为公司的事情才不高兴的吧,这个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过一会儿就好了,咱们先吃饭吧。

洛娇娇撕下面膜,慢悠悠的走向餐桌。

宋懿婷担心的看了楼上一眼,坐了过去。

她喝了一口八宝粥,还是不放心:不行,我还是盛点粥给你爸爸送过去吧。

行,随便你。

砰砰砰!

洛娇娇话音刚落,大门的方向传来剧烈的砸门声。

谁呀?不知道按门铃吗?洛娇娇嫌弃的嘟囔了一声,李嫂,你过去看看!

是,小姐。

李嫂点点头,连忙跑了出去。

打开大门,只见一个浑身湿淋淋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女士收腰风衣,里面搭配素白的白色西装,头发简单的梳在脑后,看上去干练,清爽。

只是,女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嘴唇紧咬,眼眶微红,看上去愤怒无比。

李嫂胆战心惊的退后一步,问:请,请问您找谁?

洛诗没有说话,一把推开李嫂冲进了别墅里。

这一边,宋懿婷刚刚给洛亦勇盛完粥,打算端上去,一转眼就看到发了狂的洛诗。

洛,洛诗?

洛娇娇下意识的起身跑过去,满脸恶毒挡在洛诗的面前,问,你怎么会来我家?

滚开!

洛诗推开洛娇娇,向宋懿婷冲了过去。

洛娇娇向后踉跄了一下,后腰抵在了餐桌上,餐桌受到震动,汤汤水水的掉了一地,杯盘狼藉。

此时的宋懿婷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一脸仇恨的洛诗向她扑了过来。

洛诗一把夺过宋懿婷手中的粥,反手倒在了她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