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说《回地府之前》主角林拂苏温全文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时候不早了,估计着该斩首的也斩首得差不多了。

我呆呆坐在榻上,生无可恋,死也赶不上趟儿。

不行…我要死。

信念坚决,我迅速下榻,屋里屋外找寻着趁手的兵器。

让人生气的是,这屋里屋外,连房梁上我都爬着瞧了,愣是连个绳子都没有。

撞墙?我心生一计。

可四下一看,竟是个茅草屋。

茅草屋…能撞死人么?这个问题我考虑了许久。我真的不想撞不死,反撞成个痴呆。

我就这么站在地上琢磨,甚至想过以头抢地。终于,我决定了,还是出去死。

可我这一只脚刚伸出茅草屋,便瞧见了那个踏着台阶走上来的人。

“闵荀…”

我惊呆了。

这不是下令诛我九族的小皇帝么?他这么快就找到这儿来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即刻束手就擒,迫不及待得把脖子递了上去:

“你杀了我吧。”

小皇帝微微蹙眉。

害…就地正法这么仓促也确实不符合人间事事繁琐的程序。于是我缩回脖子,乖乖伸出两只手腕:

“给我铐回去吧,明天送我归西。”

说完,我有点儿担心小皇帝误会我拖延时间,于是又补了一句:“当然,今天上刑场也不是不可以。”

小皇帝那眉毛拧得更紧了,他盯着我,语气不容置疑:

“你恨我。”

我摆了摆手:“你想多了。”

小皇帝咬了下牙:“可我…诛了你九族。你该恨我的。”

“我…”

算了,多说无益。他说恨就恨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啥时候能死。

“咱们什么时候走?”我问。

“去哪儿?”小皇帝装傻充愣。

“回去…行刑…?”我试着提示。

小皇帝一脸无语,我听得出他强压着怒火,对我解释道:“昨日,是我救你出来,又为何要再带你回去。”

“哈…?”我愣住了。

小皇帝说:“你放心,已经偷梁换柱,没人知道你还活着。过两年等事情淡了,我给你换一个新的身份,你就可以…”

“且慢…”

不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了他,缓缓伸出颤抖的手,不可置信得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说…诛我九族…偏偏落下我一个?”

其实我想说的是…难道就差我一个了么?

小皇帝看着我,试图解释:“颂儿…你父弟造反之事不平,难以平朝堂,难以平民愤。可我知道,这些与你都没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就没有关系?”我蹙眉看着小皇帝:“这事我也有参与。确切来说…是我出的主意。”

小皇帝一怔,眼角颤了一下,身子一晃,差点站不稳。

“颂儿…你…”

他无语,我更无语。

明明我已经把证据摆得好好的了,可这凡人小皇帝怎么就活生生看不见呢?

算了,多说无益。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走?”我问。

小皇帝好像难过多于生气。他红着眼睛,眼眶里噙着泪珠儿。他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为了完成任务,顺利回到地府…但我不能说。看来,我若不能给他一个看似真实的满意答复,他是不肯罢休的。

我正苦想,他忽然问:

“因为李穆禾?”

“谁?”我晕头转向。

想了一会儿,才想起他说的那个短命少年郎。昔日大将军府的嫡子,亡于弱冠的少年将军李穆禾。

“对!”
我睁大眼睛看着小皇帝,压着嗓子,冷冰冰道:“若不是先皇昏庸,将军府不会蒙受不白之冤。若不是你视若不见,李穆禾他不会反!若不是你以我作饵,李穆禾也就不会死!”

我一连气儿得说着,一颗心拧巴得极其难受。可也就只是这凡人的肉身难受罢了。说实话,我并不难过,甚至有些忘记了那孩子的样貌。

那小皇帝脸色铁青,嘴唇颤着,还在解释:

“我说过很多次…我没有拿你做饵…那是…”

“够了!”

我依旧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因为我觉得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凡人的躯壳如今透不过气来,憋得我十分难受。我迫不及待要离开这具肉身,回到地府去逍遥。

就在这时,我眼尖得发现小皇帝的腰间别着一把佩剑。

对不住了,看来要死在你面前了。想着,我飞奔过去,极其迅速地抽出他的佩剑。

“闵荀,黄泉路上,我等着你。”

说罢,长剑横颈而过,我瞥见了喷涌的血溅在了小皇帝的脸上,瞧见了他错愕惊恐的眼神。我最后记住的,是他瞪着眼睛落泪,仰头痛哭。

我死在了他的怀里。确切来说,十八岁的姜叶颂死在了他的怀里。

据闻,姜叶颂死前说的那句话被小皇帝一直记着,为了那句话,他心痛了整整三年,积郁成疾,直到死前,也无法释怀。

天知道,我想说的只是表面意思,我只是想提示他,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他而已。

毕竟,我其实是个押魂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