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亲情会3阅读

顾煜修看向程天乐,淡淡道:其实刚才,我也这么考虑过,但是现在,我觉得另一个方案更好。

什么方案?

我来以身相许。

顾煜修眉眼深邃,神色认真地开了口。

啥?!

程天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栽倒地上。

洛诗更是捂着胸口,咳的满脸涨红。

确定自己错过几个亿,已经够难受的了!

顾大boss刚才竟然说,要对她以身相许?

有没有搞错?!

自己是出现幻听了吧?!

嗯,一定是!

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否则,指不定出现什么玄幻的事!

那个程少,顾先生,你们聊,我先走了哈。

说完,洛诗抬脚,准备一瘸一拐的开溜。

然而,现在这种状况,不是洛诗她想走,想走就能走。

因为她再一次,被顾煜修抱了起来。

再一次……

被抱了起来!

……

洛诗咧咧嘴,男人身上那特有的清冽气息和强大气场,已然让她丧失了语言的功能。

程天乐拍拍自己的脑门,虚弱道:一定是我最近又办宴会又工作,把脑子给累坏了!谁来告诉我,我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顾煜修,现在正抱着一个女人?!

开什么玩笑!

这家伙平时禁欲的像个和尚似的。

只要他出现,三米之内连苍蝇都是雄的!

外界、甚至顾冰块的父母,都一度以为他喜欢男人!

后来,这冰块儿和楚思晴订了婚,外界的流言才纷纷消除。

但是,即便是订了婚,顾冰块和楚思晴,也一个月见不到两次。

就算是见了,还是共同参加什么公共活动,几乎私底下没约过会!

为什么?

为什么这冰块对小诗诗那么特殊!

上来就要以身相许,还动手动脚!

这家伙大脑被外星人入侵了吗?

在两个人一脸懵逼的状态下,顾煜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开口了:洛小姐,既然你让我去照看铭宇,我会听你的。只是,你的脚伤没好,不能步行,所以,我想送你坐上车。

说完,顾煜修又看向程天乐:你来送洛小姐回家。

呃……

程天一脸呆滞地点点头。

然后,洛诗真的就被顾煜修亲手抱上了车。

程天乐拍拍脑门,坐上了驾驶座,还系上了安全带。

他认真地想:刚才发生的一切表明,自己确实是在做梦。

但即使是在做梦,也要遵纪守法,好好开车!

洛诗自从大脑死机以后,就一直不清醒。

一脸呆滞的她和程天乐一样,以为自己在做梦。

很快,载着洛诗的车走远了。

顾煜修却没有立即离开,他站在陵城朦胧的夜色中,那双如同幽潭一般沉静神秘的眸子,一直盯着那辆车,像极了盯着猎物的猎人。

煜修。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思晴出现在顾煜修的背后。

顾煜修转过身,语气平静漠然:你来了。

楚思晴笑笑,十分乖巧懂事地开了口:煜修,刚才发生的事,我都看到了。我知道,你很感谢那位洛小姐救了铭宇。

但是,你当着我的面,抱着她来医院,已经招致一些流言了。现在又抱了她一次。

好歹,我也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妻嘛。就算给我个面子,答应我,下不为例,好不好?

顾煜修没有立刻回答。

高高在上的他,看上去那么耀眼,令楚思晴沉迷。

三秒后,顾煜修开口了:楚小姐,我们退婚吧。

你……,你说什么?

楚思晴满脸震惊。

订婚之前,我们就约定好了,如果遇到心爱之人,我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方,可以随时解除婚约。

话是这样说……

楚思晴吞吞喉咙,艰难地开口,但是煜修,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楚家和顾家一直是世交,更是门当户对。

楚思晴从小就喜欢顾煜修,但是,她知道顾煜修的脾气性格,所以从没表露过心迹。

甚至,她还在得知顾煜修突然有了个儿子的时候,和别的男人谈了一次恋爱。

一年前,两个人的年龄也算大了,楚思晴和男朋友分了手,顾煜修又都没有合适的结婚对象,所以,两个人的家长越发着急地撮合他们两个。

刚开始,顾煜修没有同意。

但是楚思晴和顾煜修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谈话。

她说,她也对顾煜修没有感觉,但为了免除两家家长无休无止的催婚,暂时订婚也未尝不可。

而且,楚思晴还主动和顾煜修定下一条君子之约:只要两个人的其中一方,遇到了心爱人,可以随时解除婚约。

如此,才有了后来的订婚。

和顾煜修订婚以后,楚思晴有了更多的信心。

她自以为很了解顾煜修,自信他这样的清冷漠然的性格,绝对不会遇到什么心爱之人。

不仅如此,她还可以以顾煜修好朋友和未婚妻的身份,不停地接触他,让他一点一点的喜欢上自己。

可是,楚思晴所有的计划和幻想,都在今天晚上被打碎了。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煜修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喜欢上只见了一面的女人!

这绝对不是真的!

所有事情,在我开口之前,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顾煜修郑重的看向楚思晴。

以往,他确实不相信怦然心动、一见钟情。

但是,一切都在他看到洛诗的第一眼的时候,改变了。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

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这是他对洛诗地感觉。

像是被穿越了悠远时光的熟悉感所指引,他莫名地想保护她。

楚思晴张着唇,连勉强的笑都挤不出来:煜修,我尊重你的意见,但,我还是想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你真的,要抛弃我,去追求那个只见了一面的女人吗?

我确定。

顾煜修的回答,掷地有声。

楚思晴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她将指甲狠狠的嵌入手心,犀利的疼痛,让她从巨大的失落和悲伤中,找回了几分理智。

可以随时退婚的约定,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歇斯底里。

她要继续保持煜修印象中,和善温婉、通情达理的形象。

反正,她有自信,一定能把煜修抢回来!
好,好啊。

楚思晴声音沙哑,我同意退婚,不过,退婚是大事,我们还要和爸爸妈妈说一下,不如……

今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我们就各自说明吧。

这么快?

楚思晴极力地想着借口,要是今天晚上就说的话,老人恐怕……

我希望,能毫无负担的去追求洛小姐。

顾煜修打断楚思晴的话,语气坚决。

楚思晴感觉到自己都手心已经被指甲戳破了。

她点头,道:好,我会配合你,今天晚上,我会处理好一切。

那位洛小姐,现在还不清楚我的想法,所以,我希望你在通知伯父伯母退婚的时候,不要将洛小姐牵扯进去,以免给她造成困扰。

当然!煜修,你了解我的,我不是那种人。我会告诉妈妈爸爸,你脾气太臭,我对你没感觉了。

楚思晴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

顾煜修很欣慰:谢谢你,思晴。

不客气!

楚思晴盯着顾煜修英俊的脸,问,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不是吗?

是,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

顾煜修肯定道。

……

顾煜修离开了。

但是楚思晴定在原地,站了好久好久。

她张开已经被指甲戳破的手心,鲜红地血,顺着她的手指,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

煜修是我的!

楚思晴阴狠着脸,谁也不能抢走,谁也不能!

……

今天,是洛诗正式入职程氏珠宝设计公司的日子。

为了符合自己副总设计师的形象,洛诗特地穿了一身白色的修身小西装,内搭黑色的休闲衬衫,外加黑色的高跟凉鞋。

栗色的微卷发盘起,在搭配精致小巧的钻石耳钉。

除了被白色纱布包裹着的右小脚趾以外,洛诗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符合自己的职业形象:干净利落,干练清爽。

程天乐是洛诗在国外的学长,也是他把洛诗挖到程氏珠宝设计公司的。

再加上洛诗的小脚趾骨折了,所以程天乐亲自开了车,送她过来上班。

不过,此刻程天乐心中想的,是另一件惊爆人眼球的事情。

洛诗……

程天乐转头看向副驾驶的洛诗,语气无比的庄重和严肃,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

你说。

你在国外这几年,是不是学了什么巫蛊之术?

哈?

洛诗很怀疑程天乐还没醒酒。

否则,怎么那么多人对你一见钟情。

程少,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好吗?

洛诗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如果你不会巫蛊之术,那就是你的脸太有魔力,我好像也是。

程天乐盯着洛诗的脸,以一个专业的设计师的眼光,开始认真地分析,你的五官,确实长得很精致,很好看,不仅如此,脸部轮廓也是无比的精美协调,就算我和你都这么熟了,看的时间长了,也要多念几遍清心咒。

停!

洛诗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程少,我们都快要上班了,就不要搞这套虚的好吗?说,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比如熬夜加班弄稿子?

不是!

程天乐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我是被刚才得到的消息震惊了!

什么消息?

顾冰块儿,昨天晚上和她未婚妻,解除婚约了。

顾冰块儿?

就是顾煜修!陵城大名鼎鼎的顾煜修,昨天晚上要对你以身相许的顾煜修!程天乐忍不住激动起来。

什,什么?

洛诗一脸茫然地问,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不是我的幻觉吗?

我也以为自己出现幻觉,结果睡醒一觉,我就听说,顾冰块儿和他的未婚妻退了婚。

程天乐捏捏额角:唉……

这个顾冰块真是一般不动心,动了心要人命!

还动的这么莫名其妙!

这……,这应该不关我什么事吧?洛诗抿唇,很是无语。

她扪心自问,除了被财神爷抱住以后,大脑因为震惊死机没有拒绝他以外,她真的没有做任何勾-引那个大boss的举动!

虽然他们两个人给外界的退婚理由,是性格不合,但是……

程天乐摸摸下巴,严肃道,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据他所知,顾冰块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感兴趣,也从来没对任何一个女人说出以身相许之类的话!

结果,昨天晚上在遇见小诗诗以后,顾冰块不该说的、不该做的,都说了、做了,还雷厉风行地和楚思晴退了婚!

想想就觉得不对劲!

我看你是脑洞太大了吧!你清醒一点!

洛诗用力地晃了晃程天乐的肩膀,喊道,我们还要工作呢!要是再不上去,就要迟到了!这是我作为副总设计师第一次亮相,你是要害死我吗?

说完,洛诗将还在沉思的程天乐拽下车,风风火火地向程氏珠宝设计公司的总部大楼走去。

……

与此同时,顾氏庄园里。

一大群的佣人保姆,悄咪-咪地站在小少爷的房间门口,满面愁容。

自从昨天晚上从程家宴会回来,小少爷便待在自己的房间不出来,连昨天的晚饭都没有吃。

现在早餐时间也快到了,小少爷还是没有出来地迹象。

小少爷本来就不喜欢吃东西,要是再这样下去,饿坏了身子,回头老爷子和老夫人问起来,他们可吃罪不起!

咔哒!

儿童房地门终于开了。

头发都花白地李管家两眼冒光,连忙迎上去:小少爷,您终于起床了,您……

话说到一半,李管家戛然而止。

因为,他的眼前,被怼上了一副油画。

看!

小奶包从油画下方露出可爱的小脸,语气中满是自豪,好像是要向众人炫耀似的,

李管家呆了呆,看见油画上,画着一个女人。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特别是那双杏眸,看上去温婉又有灵气。

不过,这个女人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

小少爷,你画上画的是谁呀?

李管家好奇地问。

当然,他们也不抱希望小少爷能回答他们。

这个小少爷从出生以后,就不太愿意说话,能用一个字,坚决不用两个字。

就算和先生交流的时候,也只是偶尔蹦出来几个词。

妈妈?!

两个字,如同从天而降的泰山,砸的李管家和佣人们一脸蒙圈。

这副油画上的女人,可以确定不是楚小姐。

再说了,听说先生昨天晚上已经和楚小姐退了婚,小少爷哪里来的妈妈?

小少爷……

怕不是得了什么癔症,自己幻想出来了一个好看的妈妈吧?

李管家这下吓坏了,慌慌张张地就要往客厅跑。

怎么了?

顾煜修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银色地暗纹西装,看样子是要去上班,清晨的阳光从他的身后照过来,为他披上了一层光晕。

小奶包举起手上的油画,喊道:我想妈妈了!

顾煜修剑眉微挑,将目光落在小奶包手的油画上。

油画上的女孩明眸善睐,笑靥如花,虽然不及他印象中十分之一完美,但是,早上起来就能看见女孩,让顾煜修地心情颇好。

不由地,男人扬了扬嘴角。

就这一瞬间的笑容,直接让佣人们傻眼了:先生……

先生刚才是笑了吗?

这简直就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明天是周六,可以带你去找妈妈。顾煜修垂眸,郑重地向小奶包承诺。

当然,他也很想见她。

闻言,小奶包脸上立刻开出了一朵大大的太阳花,他看向李管家:早餐。

什么?

李管家还处在呆滞中,不能回神。

铭宇要吃早饭,去给他准备。顾煜修在旁边淡淡道。

是是是!我马上去准备!

李管家喜出望外,小少爷居然主动要求吃饭了!

好像昨天参加宴会回来以后,庄园的整个世界都变了!

小奶包将油画抱在怀里,小脸堆满了向往的笑:因为明天就要见妈妈了,所以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以最好的状态见妈妈!

顾煜修看着阳光许多的儿子,心头微动,这好像是他们父子两个,第一次心有灵犀。

……

洛诗和程天乐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总公司地职员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所有人带着好奇和探寻地目光,欢迎了洛诗。

洛诗也露出落落大方的笑,任凭这些职员们打量。

当然,在一众打扮时尚的珠宝设计师中,洛诗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洛娇娇。

洛娇娇穿着一身白色的及膝小洋装,搭配圆润的白色珍珠项链,宛如一朵盛开在人群的白莲花。

不过,在职场要的是才华和实力,任凭再会开花,也没有用处。

大家好,我是洛诗,也是你们的副总设计顾问,以后,大家是同事,也是朋友,希望相处愉快!

洛诗忽略掉神色异样的洛娇娇,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温和中带着严厉。

职员们反应热烈,纷纷点头。

一定一定,洛副总设计师。

有洛副总设计师带头,我们设计组,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

好的,那我们开始工作吧。

洛诗做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也没有太多的寒暄,就和程天乐一起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职员们一等洛诗离开,忍不住围在了一堆儿。

我怎么觉得这个副总设计师,好像不太好相处。

她是我们从二少爷亲自挖来的。这样高冷的表现也算正常,难不成拉着我们的手聊闲天吗?再说了,我觉得这个洛诗,看上去不是个挑事的人,以后好好工作就是了。

啊,我上网搜了一下洛诗的名字,真的挺厉害的!年纪轻轻就在国外获得了各种珠宝设计的大奖。你们看!

啧!果然有两把刷子,这几个大奖,都是我们设计师望而却步的!

呵呵……,成就高有才华,又有什么用!私生活混乱同样遭人唾弃!

就在大家羡慕不已的时候,一个酸溜溜的声音插了进来。

洛娇娇坐在座位上,摆出一副知情-人的模样。

昨天参加程家宴会的时候,洛娇娇就看见洛诗了。

只是,她懒得和洛诗对话,所以就让自己的母亲过去,警告一下洛诗。

谁知,洛娇娇却从宋懿婷的口中得知,五年前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洛诗,竟然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上司!

这口气,洛娇娇怎么能忍!

就算现在没办法把洛诗赶走,也要把她的名声搞臭!

好奇八卦是人的天性,洛娇娇这么一吆喝,众人纷纷围了过来。

娇娇,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洛娇娇没有立刻回答,神秘兮兮地卖了好一会儿的关子,才低声说道:你们大概不知道吧,洛诗在出国以前,就在我们陵城生活。

啊?洛诗以前在陵城生活过?娇娇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她之前在陵城生活过,还知道她没出国留学之前是什么货色!

娇娇,听你这个口气好像知道洛诗的大八卦!快说来听听!

洛诗,她五年前……

洛娇娇,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就在众人的胃口被吊得十足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众人背后传来。

一股寒意从脚底涌上众人的心头,他们转过头,看到洛诗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的身后。

啊,今天天气好好!

呀,我还记得有一份设计稿没有赶出来。

众人打着哈哈作鸟兽散,一瞬间跑没了影。

洛娇娇梗着脖子站起身,问:有事吗?

洛诗没说话,转身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洛娇娇咬咬牙,作为下属的她,只能听从命令地跟着洛诗走进了办公室。

你的设计稿不合格,拿回去重做。

洛诗没卖关子,直接从文件夹中抽出洛娇娇的设计稿,丢在了桌子上。

洛娇娇气得面红耳赤。

凭什么?!设计组那么多的人交了设计稿,怎么就我的的设计稿被你打回去?

其他人的设计稿我也在审阅中,只是你的设计稿尤其的差,很碍眼,所以,先让你拿回去重新改!

洛诗,你现在是公报私仇!

洛娇娇尖叫起来。

等你坐到我这个位置上,才有资格评判我的做法和处事。

洛诗抿了一口咖啡,悠悠道,现在,你还是回去好好改稿子吧!

你……

还有!这个设计稿,需要尽快交。所以,今天晚上你要加班。

洛诗,你不要欺人太甚!

洛娇娇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她盯着洛诗,威胁道,你说,大家要是知道了堂堂程氏珠宝公司的副总设计师,五年前是个私生活混乱,和野男人上-床,还生下野种的人,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