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 二个老外把我稿惨了

痒……

好痒!

浑身的细胞好似都在岩浆里叫嚣,逼迫着洛诗匍匐下来,哀求面前的人。

理智在一点点地丧失。

最终,洛诗抱住那具强壮地身体,生涩地主动着。

无法言喻的感觉如潮水般涌来,让洛诗的身体同烟花一般,升腾、绚烂、沉-沦……

这位小姐,您的目的地到了。

出租车司机的声音,让迷迷糊糊的洛诗惊醒。

她搓搓红红的脸颊,有些心虚:虽然只和世修哥有过一次,但仅仅是那一次,就让她永生难忘。

醉酒之后的自己,真是疯狂……

洛诗深吸一口气,不好意思继续回想。

她付了钱,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下了车,一步一步向林世修的私人别墅走去。

今天孕检结果出来了,一切良好。

洛诗想把这个好消息亲口告诉林世修,所以自己便过来了。

推开门,偌大的客厅,出奇的安静。

世修哥,你好厉害!

娇娇乖!等洛诗生完孩子,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洛诗刚把手放在卧室的门把手,耳边就传来男女对话的声音。

洛诗下意识地摇头:世修哥的卧室里,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声音?

不!

不可能!

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时,一阵风吹过,吱呀一声,门自己打开了。

洛诗机械地眨眨眼睛,看到了令她痛彻心扉、永生难忘的一幕。

她的初恋男友林世修,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洛娇娇,什么都没穿地躺在床上,浓情蜜意,难舍难分……

手中的产检资料掉下,散落了一地。

心脏好像裂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痛的洛诗说不出话来。

小诗!你怎么来了?

床上的林世修大吃一惊。

哎呀,姐姐!

洛娇娇娇滴滴地叫了一声,往林世修地怀里缩了缩。

两个人亲密地动作,又在洛诗的伤口上,恶狠狠地洒了一把盐。

洛诗伤心欲绝地看向林世修:林世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林世修看看洛诗挺起的大肚子,又恨恨地移开:对不起,小诗,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我必须对娇娇负责,她,她把第一次给了我。

你要对洛娇娇负责?那我呢?!

洛诗崩溃地大喊,我把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给了你,还怀了你孩子,你怎么,怎么能这么对我!

洛诗你醒醒吧!那天晚上,世修哥没和你在一起,他一直陪着我!让你怀上孩子的,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因为你的体质不能打胎,所以世修哥才心地善良的承认孩子是他的!

洛娇娇直起身,对洛诗大喊。

你,你说什么?

洛诗踉跄几步,瘦弱地身子如同风中的秋叶,摇摇欲坠。

林世修面露难色。

但最后,他残忍地看向洛诗,说:诗诗,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事实,就是娇娇所说的那样。

不!

洛诗再也承受不住,猛地跌坐在地上。

姐姐,你没事吧?

洛娇娇跑过来,一脸关心地抓住了洛诗的手。

她靠近洛诗的耳边,低声道:姐姐,你真是争气,我原本只是设计你和野男人上、床而已,没想到,你连野种都怀上了!

洛诗猛地抬头,以前水润明亮地杏眸,此刻布满了绝望的血丝:你……,洛娇娇!

恨我吗?生气吗?是不是觉得自己难受地要死了?

洛娇娇殷红地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的食人花,那么,你就去死吧!最好,一尸两命!

洛娇娇,我要杀了你!

洛诗猛地扑过去,死死地掐住了洛娇娇的脖子。

洛诗!你疯了!

林世修冲过来,一把甩开洛诗,将洛娇娇抱在怀里。

嘭!

洛诗被甩到墙边,后背正好抵到了尖锐的墙角。

腹部传来一阵剧痛,洛诗低下头,看到一股温热的血,从她的双腿之间迅速流出……

孩子!我的孩子!

洛诗凄厉地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

五年后。

程家大宅花园小别墅,二楼无人的走廊里。

洛诗一身米色刺绣长裙,鹅蛋形的脸上略施粉黛,越发显得她肌肤水润,吹弹可破,一头栗色的头发温婉地卷起,只留额前一绺弯弯的刘海,搭在眉角,平添了几分妩媚慵懒。

她嘴角噙着冷笑,盯着面前的继母宋懿婷:有事?

洛诗,你怎么会来程家举办的宴会?

宋懿婷看着洛诗,气不打一处来:五年前的洛诗,还是个声名狼藉、不得已出国的过街老鼠,现在却突然出现在程家这种高门显贵的宴会上!

别是偷偷溜进来的吧?!

这应该和宋女士无关。

洛诗,我警告你,我和你爸爸好不容易才弄到了宴会地邀请函,让你妹妹进来长长见识,你要是出什么幺蛾子,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洛诗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呵,宋女士大概不知道,你和洛先生挤破头才弄到的邀请函,对我来说,却是唾手可得。

什、什么意思?

哦,忘了告诉宋女士了。

洛诗踩着八公分的银色高跟鞋,逼近宋懿婷,我最近回陵城,是受了程家二公子程天乐的聘请,作为程氏珠宝设计公司的副总设计顾问,回来工作的。

宋懿婷满是粉底的脸,瞬间变成猪肝色:你,你竟然是娇娇说的那个被程家二少爷挖来的神秘副总顾问?那……

那洛娇娇岂不是成了我的下属?

洛诗打断宋懿婷的话,轻笑道,是的,宋女士,你猜对了!

洛诗!

宋懿婷指着洛诗的鼻尖,你,你这样一个万人唾弃的小贱人,凭什么当我们家娇娇的上司?

还不是因为你女儿洛娇娇没才华、没本事?

洛诗毫不掩饰脸上的蔑视和讽刺。

你,你……

宋懿婷倒退两步,嘴巴却越发地恶毒,洛诗,五年前,你怎么不和那个野种一起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碍我们的眼,你和你那个死掉的妈妈一样,都……

啪!

一声响亮地耳光响起。

洛诗收回发麻的右手,一脸冷漠。

宋懿婷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可思议地看向洛诗:你,你竟然敢打我
洛诗揪住宋懿婷旗袍的前襟,一字一顿地警告道:宋懿婷,这巴掌,只是一个开始,你要是还敢惹我,信不信我让你找不着北?!

贱人!你,你竟然敢打我!

我说了,抽你,只是一个开始!

你……

宋懿婷又气又急,脸上的猪肝色更加明显了。

她怎么能被这个毫不起眼的继女欺负,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我,我和你拼了!

宋懿婷不顾一切地向洛诗扑了过去。

背靠着窗台的洛诗没想到宋懿婷发起疯来,和泼妇没两样,一时间躲闪不及,被她这么一推,摇晃了几下,竟然直接从窗口摔了下去。

嘭!

一声巨响之后,花园里的几只小鸟扑闪着翅膀,惊吓一般地飞远了。

疼!

摔到草地上的洛诗疼得五官皱在一起。

她抬头,看到宋懿婷伸出脑袋往下看了看,慌张地跑走了。

老妖妇,我和你没完!

洛诗挣扎几下,勉强站起来。

还好楼层不高,下面又是草地,除了右脚的小脚趾格外疼以外,其他地方都还能动。

洛诗扶着树干,低下头,想检查一下伤口。

聪明又伶俐又怎么样?还不是没人要的野孩子!

就是就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夸他这好那好,可我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一个没妈的野孩子!

哈哈哈!野孩子!没人要!

一阵尖酸又恶毒的童声,借着夜晚的风,吹进了洛诗地耳朵里。

洛诗拧眉,寻声看去。

只见一大群锦衣华服的孩子站在花丛旁边,围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子,高声嘲笑。

被嘲笑的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小小的身影看上去,特别像被围攻的小兽,难过又无助。

不知道为什么,洛诗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五年前,醒来的洛诗被医生告知,那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气息。

她都没来得及看那个孩子一眼,和他的缘分,就这样飘散如烟。

丝丝缕缕的痛钻进身体。

一向把自己看成金刚不坏的洛诗,心脏又软又疼。

她攥攥手心,尽量忽略掉受伤的小脚趾,昂首挺胸地向那群孩子走去。

宝贝,你怎么在这里,让妈妈好找!

洛诗拨开那群孩子,一把抱住被围攻的小奶包,语气中全是焦急和疼爱,妈妈的心肝宝贝啊!你要是丢了,妈妈也不活了!

小奶包显然不认识洛诗。

他趴在洛诗温暖的怀里怔了一下。

但很快,小奶包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洛诗。

刚才围攻小奶包的熊孩子里,有个领头的。

他打量了一下洛诗,奇怪地问:你是谁?

洛诗转过脸,一脸凌然的盯着熊孩子:我是他的妈妈!

胡说!顾铭宇没有妈妈!熊孩子叫了起来。

我看你才是胡说!

洛诗满脸威胁,活脱脱的一个护犊子的悍妈妈,刚才,就是你带头欺负我家宝贝是吧?还敢在这里质疑我的身份,信不信我打你!

熊孩子吓得脖子一缩。

不过,可能是被家里惯坏了,他犹不服气地喊道,你打啊!你打啊!你……

熊孩子第三句话还没喊出来,洛诗一拳头挥了过去。

刹那间,周遭除了风声,就只剩下孩子们倒抽冷气的声音。

熊孩子眨眨眼睛,看着仅离自己眼窝一厘米的拳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他虽然没被打,但着实被吓到了。

熊孩子再也不敢嚣张,哭着跑远了。

其他孩子也胆战心惊地看了洛诗一眼,纷纷跑开了。

收拾完熊孩子,洛诗神清气爽。

她蹲下身,微笑着看向小奶包:小朋友,那些熊孩子被我吓走了,你不要害怕了。

……

小奶包没说话,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洛诗。

洛诗牵起小奶包的手,又说:宝贝,你的家人呢?我带你去找他们!

话音刚落,一束强光照了过来。

洛诗下意识地抬手挡住眼睛,同时听到一阵激动地大喊:找到了!找到了!小少爷找到了!

各种手电筒强光的闪烁下,洛诗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顾煜修一脸冷硬,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丝毫多余地表情,但浑身散发着的威压,却让在场地每个人屏息凝神,小心翼翼。

顾煜修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小奶包的面前,蹲下身。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奶包,发现没有受伤,不易察觉地松了一口气,但随之,语气严厉无比:顾铭宇,解释,你怎么会在这里?

……

小奶包看了顾煜修一眼,没说话,反而握紧了洛诗的手。

顾煜修顺着小奶包的手,看向洛诗。

不出意外地,洛诗和男人对视了。

男人有着一张惊为天人的脸,棱角分明的轮廓上,是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直挺的鼻,颇有质感的唇,特别那双眼睛,如同幽潭一般,沉静,黑暗,看不到底,带着令人胆寒地神秘。

不由地,洛诗打了个寒战。

那个……

洛诗张张嘴,想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铭宇,你真的让阿姨担心死了!

洛诗刚刚开口,就被一个冲过来的身影推开了。

洛诗不得已松开小奶包,退后了两步。

顾煜修迅速跟着退后两步,不动声色地扶住了洛诗。

他垂眸,认真地看了一眼女孩娇好的侧脸。

洛诗被这么一推,受伤的小脚趾瞬间疼痛加倍,她抽着冷气,没在意是谁扶她,只是有些不满地看向了推她的人。

只见一个打扮华贵的年轻女人,抱着小奶包满脸泪痕,激动无比。

铭宇,以后不要乱跑了好不好?楚思晴声泪俱下地喊着。

楚思晴,是顾煜修的未婚妻,刚才在宴会上,她自告奋勇的说要照看小奶包,谁知,孩子一转脸就不见了踪影。

现在找到了顾铭宇,楚思晴在庆幸的同时,也有些不满:这孩子的脾气真是太古怪了!

以后自己和煜修的孩子,绝对不会是这样讨人厌的孩子!

小奶包被楚思晴抱着,似乎很不舒服。

他奋力挣脱楚思晴,又退后了好几步,样子疏远又抗拒。

被拒的楚思晴面露尴尬,她顿了顿,转而将怒气撒在了洛诗的身上。

这位女士,你是谁?为什么铭宇会在你的身边?是不是你拐走了他!说,你有什么居心!
洛诗一脸的无语。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就被定罪了。

我迷路了。

突然,小奶包开口了,声音清脆好听。

此话一出,所有人也大概猜出了事情的经过。

应该是小少爷跑出来玩,结果迷路了,然后遇到了这位小姐。

洛诗若有所思的看向小奶包。

这个小奶包怎么了?

一般小孩子被欺负了,会立刻告状。

可他怎么只说自己迷路了,并没有说刚才被熊孩子欺负的事情?

不过,洛诗转念一想,觉得这些都不是自己该疑虑的。

她恋恋不舍的摸摸小奶包的小脑袋:既然这位小朋友,已经找到了家人,那我也走了。

说完,洛诗转身向前走去。

可没走两步,洛诗觉得自己的腿上挂了个东西!

她一低头,发现小奶包竟然像树袋熊一样,抱住了她的左腿!

洛诗哭笑不得:宝贝,你这是干什么?

小奶包没有回答洛诗,转而看向顾煜修:右脚,受伤。

众人一头雾水。

顾煜修却准确的看向了洛诗的右脚。

努力忽略掉女人漂亮的脚踝,顾煜修看到,那银色的高跟鞋上,有着斑斑的血迹。

这位小姐你受伤了,需要去医院。

说着,顾煜修主动走向洛诗。

哦,原来是这个。洛诗恍然大悟。

这个小奶包,还挺观察入微!

她微微一笑,客气道,小朋友,阿姨没关系的哦,你还是先放开我……,啊!

洛诗还没说完,突然感觉一股清冷的气息靠近自己,紧接着,她的双脚离开地面,腾空旋转了九十度。

洛诗转过脸,竟然看到了冰山男人近在咫尺的帅脸!

他,他竟然把自己抱了起来!!!

我送你去医院。

这是洛诗大脑当场死机的前一秒,听到的话。

……

医院里。

洛诗坐在病床上,听完了医生的检查结果。

身上其他擦破的伤倒不碍事,唯一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她的右脚趾骨折了。

怪不得那么疼!

宋懿婷真狠,她这么一推,居然把她弄骨折了!

想到这里,洛诗眼睛一眯,问:医生,您能根据我的情况,开一份伤情鉴定书吗?

当然可以。

谢谢。

洛诗斜起嘴角,笑了:宋懿婷,我说过,这件事没完!

这位小姐,感谢你救了铭宇,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顾煜修。医生离开后,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冰山男人,终于说话了。

面容一如既往地冷硬,只是语气,有着别样的情绪。

什么?!顾顾顾……,顾煜修?

刚才还淡定无比的洛诗,差点从病床上摔下来。

她惊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顾煜修!

陵城人称财神爷!

女人的男神,男人的偶像。

万万没想到啊!

自己只是见义勇为而已,竟然无意间救了财神爷的儿子!

最关键的是,她还自称是小太子爷的妈妈!

幸好幸好,顾大boss没听到那些话。

洛诗用眼角觑着面前冰山般的男人,无比庆幸。

说吧,想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顾煜修再次开口。

哈?洛诗一头雾水。

你救了铭宇。

哦,这个就不用了。

洛诗连忙摇头。

刚才小奶包的那个什么阿姨,上来第一句话,就怀疑自己图谋不轨。

现在自己要是真的要点什么,岂不是更加惹人怀疑?

所以,还是不贪心为好。

不过,我还想说一件事。

洛诗想起花园里见到的一切,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请说。

其实,在您来之前,铭宇和其他孩子,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常见,但是也要引起家长的重视。

洛诗大着胆子和顾煜修对视,无比真诚道,铭宇选择没说,那也我尊重他,为他保密。可是,我能从这件事情看出来,您和他的亲子关系不太好。希望,您以后能对孩子多加关心,孩子真的很需要陪伴和关爱。

洛诗知道自己说这些很多余。

像顾家这种高门大户,多的是她不知道的秘密。

从小奶包只有爸爸和阿姨,却没有妈妈就能看出来了。

但是,洛诗实在太喜欢小奶包了,所以,忍不住说了这些。

顾煜修盯着洛诗精致小巧的脸,身上的冰冷的气场也在无意间柔和了很多。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看样子,顾大boss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这样就行了!

洛诗松了一口气。

她站起身,道:顾先生,我去看看伤情鉴定书开出来了没有,您去照顾铭宇吧,我随后就回家!

我送你。顾煜修站起身,迈着笔挺地大长腿向洛诗走去。

不用不用!洛诗连忙摆手。

让赫赫有名的顾大boss送她?

真是折煞她了!

小诗诗!听说你救了我大侄子小铭宇,还受伤了!都怪我,举办个宴会还喝醉了,到现在才知道这些事!

洛诗正推辞着,病房的门被猛地推开。

程家的二公子,顾煜修的好朋友,同时也是洛诗的学长加上司——程天乐,穿着一身睡衣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铭宇没事吧?

程天乐进来之后,又向顾煜修确认了一遍小奶包的情况。

没事。

顾煜修回答的对象是程天乐,但是那带着温度的目光,似乎一直流连在洛诗的左右。

小诗诗,你呢?

程天乐问完,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洛诗,当即就不高兴了,你的脚怎么回事?

事情挺复杂的,不过也没多大事。

洛诗摆摆手,笑的没心没肺。

程天乐稍稍放心。

他大刺刺地搭上顾煜修的肩,道:喂,顾冰块儿,我们家小诗诗今天,可是救了你们顾家的独苗苗,你打算给她几个亿的感谢费啊?

咳咳咳!

洛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程天乐还真是会开玩笑!

自己随便见义勇为而已,哪里值几个亿!

不过,程天乐的表情看上去挺认真的。

难道,自己真的在无意间,错过了几个亿?

苍天!

洛诗此刻无比的后悔,肠子都青了的那种后悔!

她不怕被怀疑居心不良了!

用几个亿砸死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