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筝洛成梵小说阅读 顾筝洛成梵小说大佬她拿了废物剧本

第5章

顾筝低下头,这时候才发现洛成梵已经醒过来了。

“你是谁?”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却带着浓浓的威慑力。

这一股子气场压迫得顾筝心头发紧,她皱了皱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先生,这是我们为您请来的……”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说出口。佣人急得满头大汗,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顾筝。

“我应该算得上是个医生吧。”她语气平静,“洛先生,这段时间,我会为您进行医治。”

听到这一把清脆灵动的声音,洛成梵冷笑一声:“一个小丫头,也能被你们请来医治?我看你们现在做事是越来越糊涂了!”

并没有在意对方对自己的轻视,顾筝神色淡然:“我会努力为你医治,直到你复明为止。”

洛成梵正准备开口说话,可门外嘈杂的声音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让洛成梵滚出来!哈哈,我忘记了,他现在是个残废,你们去找个轮椅,让他来吧!”谢端故意将话说得很大声,他早就听这里的佣人说了,洛成梵只剩下了一口气,应该撑不了几天了,他可要在他死之前,把那些财产全部转移到自己的名下。

林琅急得满头大汗,这件事情也是他考虑不周,完全忘了谢端的存在,门口连几个保镖也没安排上,这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他赶紧叫来了十几个佣人把这里团团围住,防止谢端冲进去耽误了治疗。

听到这些污言秽语,顾筝转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人,他精致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就连对方百般辱骂,仿佛都无法让他的情绪起分毫波澜。

似乎察觉到有人正在看着自己,洛成梵微微握紧了拳头,失明之后,他最痛恨的就是别人对自己投来的怜悯目光。

“我要下床!”他突然发声,语气中带着淡淡怒意,佣人很快走上前去,把他扶到了轮椅上。

不顾众人阻拦,谢端就派自己的手下推开了在门口拦着的几个保镖,闯进了卧室。

顾筝下意识回过头看了看谢端,虽然五官周正,但气质平庸,洛成梵不仅长相精致,而且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

“让我来看看这具死尸!”粗暴地一把推开了顾筝,谢端凑上前去,却发现洛成梵已经恢复了意识,虽然他眼上蒙着绷带,可完全就不是传闻中病秧子的模样。

“你想做什么?”洛成梵端坐在轮椅上,薄唇轻启,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厌恶。

他神色冰冷,看上去不怒自威,见到他这个模样,谢端却莫名其妙地有点害怕。

他这个样子……倒是和昔日的谢家家主如出一辙。

想到自己的父亲,谢端眼神中也流露出一抹痛恨,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惦记这个野种,他怎么会这样狼狈?

“哈哈!没想到你现在还能活下来啊!”谢端虽然有些惊讶,但看到洛成梵连站都不能站起来,自然依旧把他当成了没用的渣渣,“不过就算你现在身体稍微恢复了一点又能怎样?照样是个瞎了眼的残废!你打算怎么处理公司的事务?被外人看到,也不怕被人笑话!”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洛成梵话不多,但偏偏每个字都有股子威慑力。

“管好我自己?哈,你一个私生子也有脸和我说这句话?!”谢端仰天大笑,“我看你这辈子,也就和你那个小三妈一样不得善终!你要是这辈子活活病死了,你可得怪你亲妈不积德,才会报应在她儿子身上!”

可话音刚落,谢端突然眼前一花,他还没来得及躲闪,就察觉到自己的脸一阵刺痛。

他捂着自己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轮椅上的洛成梵,他的手还维持着一个抓握的姿势。

林琅看了这一幕,心头不禁暗笑,洛成梵蒙眼射击也能正中靶心,拿一个杯子砸过去不过只是吓一吓谢端罢了。

顾筝见了,也是满眼的惊讶,原书中描述的洛成梵的确是个奇才,可他才刚刚经过医治,虽然醒过来了,但身体还很虚弱,能够在如此嘈杂的环境辨认出谢端所在的方向,他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还不滚?!”洛成梵此时语气当中已经透露出浓浓的怒意,母亲是他的逆鳞,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

被这一幕完全吓到了,谢端根本就没想过这个废物居然能够在瞎了眼的状态下伤到自己。

他浑身僵硬,甚至连尖叫都忘了。

“董事长!”保镖也被这一幕给吓住了,赶紧叫道,挡在了他的面前。

洛成梵嘴角挑起了一丝冷笑:“谢端,你就这点本事吗?”

听了这话,就如同一记耳光一般狠狠的扇在了自己的脸上,谢端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私生子羞辱成这个模样,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直接拨开了自己面前的保镖,正准备上前与他狠狠的理论一番,可没想到的是,又一个杯子击中了自己的脸。

他痛的惨叫一声,眼神中充满了恨意:“你们在愣着做什么?赶紧上去打他啊!”

可是房间里的保镖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敢动,他们也被洛成梵此时散发出的气场给震慑住了,还是有一个机灵的保镖走了过去,讨好地对着谢端笑:”董事长,要是我们轻举妄动,恐怕对你也不利呀。”

他努了努嘴,谢端定睛一看,才发现,洛成梵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把水果刀。

疯子,他绝对是个疯子!

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还是赶紧离开,不然他们肯定会被这个疯子活活打死!

他还自我安慰了自己一番,就算洛成梵现在死咬着谢家的财产不愿意松口又能怎样?他瞎了眼又断了腿,毫无反手之力,公司在他的经营之下只会陷入困境,到时候他再低价购买,照样能够渔翁得利!

一行人这才离开了。

望着已经被砸得满目疮痍的洛家,林琅满心愧疚:“先生,都是属下没用,没能拦住谢端。”

“不怪你。”洛成梵轻咳一声,他这段时间身体太过虚弱,也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表现过自己的实际能力,自然会让谢端误以为可以胡作非为。

只是……

他皱起眉头,问道:“你们请来的医生,就是个小姑娘?”

下意识转过头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顾筝,林琅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但还是点了点头:“是的,这是顾筝小姐,她是我们请来的名医。”

话说得自己都有点心虚了,林琅又看了一眼洛成梵,发现对方神色未变才接着开口:“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是的确让先生醒过来了,属下……也是十分高兴。”

“嗯。”他神色未变,顾筝倒是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你现在身体才刚恢复,需要静养,我要为你看一看眼睛和腿。”

听到眼睛和腿,洛成梵微微抿唇,自从车祸之后,这几个字几乎就从未出现在他的字典里,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在自己面前提及。

“自作主张。”他缓缓道,语气还算得上平静,似乎并没有生气。

林琅跟随洛成梵多年,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坏,对顾筝也有了三分好脸色:“顾小姐,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还请提前告知我一声。”

顾筝点点头,突然间,摆在多宝格上的一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是一尊玉佛,通体白腻,质地通透,雕工上乘,一看就是好货色。

可吸引顾筝的可不是这玉佛有多漂亮,她从原主的电脑中看到过玉佛的照片,这分明就是顾家的传家宝啊!

洛成梵现在处境艰难,连原书中的十八线男配都敢欺负他,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买得起传家宝的人,可是他的心腹一掷万金也要给他请来名医,仔细想来,全都是疑点。

当时顾筝在看书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洛成梵前期默默无闻,后期却一跃而上成为了大佬,怎么看怎么可疑,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只是挂了个渣渣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