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 古代言情肉宠文小说文笔好推荐

神从四周扫了一圈,白若雪忽然笑了笑,准备到旁边的草丛里看一看。

这时候,书房的门开了,她被一股巨力拽进去,一时没有防备,险些跌倒在地上。

叶修晨眼疾手快,扶住她的腰向前一带,叶若雪这才没有摔个大马趴。

两个人的视线相对,白若雪一瞬间就愣住了,但是叶修晨却是急忙的松开了手,耳朵那里甚至还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白若雪险些就要笑出声来。

没想到这男人平时一副清心寡欲,生人勿近的样子,这一刻却显得像个害羞的大男孩。

叶修晨转过头,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情绪,只见刚刚还红的可怕的两只耳朵顺时间就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她也收回了那一副想笑又不能笑的憋屈样子,转到了叶修晨的身前。

叶修晨,我袖中的手帕突然不见了,昨日只有你靠近过我的身子,那手帕是不是你拿了?

叶修晨低下头,看着满脸都是质问的白若雪,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条手帕对你很重要?

他声音极为的沙哑,就好像是方才经历了什么事情一般。

白若雪突然觉得心里也是不舒服,但是却把那一丝的不舒服尽数都给压了下去。

叶修晨,你堂堂一个王爷,没必要拿我一条手帕吧?或者说,你也知道那条手帕,是桂婆死因的证据!

她这一次无疑于是在赌,赌面前的男人会不会站在自己一边,也赌面前的男人,是不是早就知道杀死桂婆真正的凶手不是自己。

微风透过敞开的窗户吹进来,撩起白若雪未能及时梳理的碎发,发丝轻盈飞舞。

叶修晨突然就有些恍惚,又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过来。恢复那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就算你小时候学过拳脚,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就杀死桂婆,你还没有这个本事。他嘲弄的眼神让白若雪有些恼怒。

本想反驳一番的,可是突然之间就停住了。

她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看着叶修晨,所以,你早就知道桂婆根本不是我杀的,对不对?

白若雪要咆哮了,心中突然就有些畅快。不管怎么样,只要证明自己不是杀人凶手比什么都强。

叶修晨没有说话,眼神望向了窗外,又陷入沉默。

白若雪不肯放弃,绕到了他的身前,紧紧的揪住了他的衣领,纵然是顶着一副杀人的目光,也半分都没有打算退却。

叶修晨,你明知道桂婆不是我杀的,为什么还要把这一切罪名全都往我这里搁!你想要做什么!

这一声带着愤怒的质问,突然之间就激到了叶修晨,他眼中闪过那么一抹兴味。

白若雪,你应该知道,你是怎么样才能够进入王府的,我成全你,让你当了王妃,那么你就应该安分守己,好好的当真你这个王妃,别管这些事情!

这一番话,让白若雪更加恼怒了。

叶修晨,你以为我稀罕当这个破王妃?你要不是生了一副小白脸的模样,本姑娘哪里看得上你?我虽不是花容月貌,可比起这城中的庸俗女子来说,也是绰绰有余的,你真以为我非你不嫁?切!

最后这个‘切’,叶修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猜到是用来嘲讽他的。

她这些日子实在是太憋屈了,就算心里乐观,也总归是会积攒一些怨气,这一刻所有的怨气都在叶修晨那番警告的话之中爆发了。

敢这么当面鄙视睿王的人,她是天耀皇朝第一个!

奇怪的是,叶修晨不仅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反而对她又多出了几分欣赏。

白若雪,你越矩了,这书房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出去!他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得让人有些心慌。

白若雪冷哼了一声,走到门口那里就想摔门而去,可是刚拉开门口,突然又停顿住了脚步。

她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小白脸?若是不讨要一些代价回来,那她岂不是亏大发了?

于是叶修晨就看到刚刚还怒气冲冲的女人,这一刻却是满脸笑意,那般笑容让人看起来就有些毛骨悚然
白若雪微转眼珠,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叶修晨,你说实话是不是也喜欢我?不然的话,为何刚刚我进来的时候你没有惩罚我?

叶修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转过了头,但是这一刻脸上却又开始出现了红晕。

白若雪,你竟然说话如此不知羞!你若是再胡说一句,本王就对你不客气了!

听着如此气急败坏的声音,白若雪突然觉得心中有些兴奋,于是再一次的绕过了叶修晨,转而到了他的身前。

王爷想要怎么罚我?是精神惩罚还是肉体惩罚?白天还是晚上?

白若雪说着,还若有若无的亲了一下领子,白皙的脸上,甚至是出现了一丝的妩媚之意。

前生没有机会撩小哥哥,这下也算弥补一个遗憾。

她姿色本就生得不错,且今天穿的这一身衣物较为贴身,显露出了玲珑身段。

叶修晨刚低下头正准备呵斥的时候,视线就透过衣领看到了里面的雪白,眼神顿时就变得炽热,耳朵也像两只煮熟的虾,红的快要冒出烟气了。

哈哈哈……看他脸红害羞的样子,白若雪毫无形象的笑起来,笑声一直传到书房门外。

闭嘴!叶修晨恼火,扯住白若雪的衣领,一下子将她压在书桌上,两个人的唇之间只有一寸的距离。

这下反客为主,让原本准备调戏他的白若雪傻眼了,一秒脸红!

不过,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白若雪很快镇定下来,小舌舔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银丝。

她的领口已经松动,这么一甩更加敞开了,叶修晨几乎目不斜视,还是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

白若雪,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叶修晨声音布满了沙哑,幽深的眼神让白若雪突然就抖了一下,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

正在极力隐忍着的男人,目光和她对视。

白若雪淡笑,故意用修长的手指挑了一下叶修晨的下巴,很不正经的样子,王爷要是怒火难收,那不如去洗个澡,妾身就不伺候了!再见!

叶修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想要把白若雪抓回来,无奈白若雪已经感觉到了危机,逃窜的速度比兔子还快,让他手伸出去落了个空。

他眼神幽深的盯着门口的方向,突然之间就勾了一下唇角,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弄乱的衣角。

白若雪走到门口的时候,清水正在跟一个男人对峙,大眼睛气鼓鼓的,虽然身材小,但是仰着头努力做出不退缩的样子。

你谁呀?

你谁呀?

我问你是谁呀?

我问你是谁呀?

是我先问你的?

那又怎么样?

我是王妃的贴身丫鬟!

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小偷?

不是!

那你刚才为什么藏在草丛里?

我……捉蛐蛐!

……

白若雪一听就头疼,按照他们两个这种奇葩的吵架方式,到天黑都吵不出一个结果。

清水梗着脖子,双手叉腰,还没等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就被白若雪给拽走了。

她只好愤愤的瞪着身后的男人,那眼神分明再说,本姑娘下次一定吵赢你!

叶允寒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看着清水被拉走的方向,突然就用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

为什么那里突然之间又有了一种开始跳动的感觉?他摇了摇头,尽可能的将那种感觉全部都抛出心间。

房门口打开,叶允寒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半跪在了地上,低着头一脸的恭敬。

王爷。

叶修晨点头,你喜欢那个丫鬟?

叶允寒只觉得心中瞬间就慌张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急忙摇头。

王爷误会了,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罢了,属下一心追随王爷,不敢有别的想法。

他的话语铿锵有力,但是心中不知怎的却是突然就虚了起来。

叶修晨紧紧的盯着他好几眼,随后就收回了目光,轻轻点头。

你应该明白,如果你什么都给不了,那你就应该隐忍着心中的情感,记着,一旦动了心,很多事情就变了。

属下明白!叶允寒点头,心里面那般火热的感觉,突然之间就被一盆冷水彻彻底底的浇凉了。

他心中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那一颗火热的心脏,根本就不是属于他的,只不过是从外而来的罢了。

叶修晨进了书房。

叶允寒以最快的速度再一次隐匿了起来,但是这一次却是比之前的动作还要更加的小心。

被一个小丫头发现了踪迹,这是他成为贴身死士之后,最丢人的一件事情了。

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白若雪回到了院中,坐在摇篮里,突然发现这一天回门的行程都被耽搁了,现在出发去山寨,只怕夜深才能到。

她现在是皇家的媳妇,按例是不能在娘家过夜的。

今天的事情就只能作罢,另找时间了。

回到小院子里,清水还气鼓鼓的,噘嘴的模样就像一只被惹恼的河豚。

小姐,那个人一定是小偷!

白若雪瞬间就被逗笑了,这是王府,哪里的小偷这么大本事,到王府里偷东西?

他不是小偷,躲在草丛里干什么?

白若雪用手撑着下巴,疑问里面夹杂着兴味,小偷?可我觉得,他更像是你的老相好,不然你怎么会这么激动?

噗!

清水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后退了两步,连连摆手,这怎么可能?我跟着小姐来王府之前,从来没有出过山寨,哪里会认识外面的男人?再说了,那个人是小偷,可讨厌了呢!

清水越想越生气,下一秒就又鼓起了嘴巴,那样子要将那个男人给千刀万剐,油煎下锅的感觉。

白若雪掐了一下清水的脸蛋,小姑娘脸蛋算是极好的,入手就是一片顺滑,她又忍不住掐了两下。

可惜她是女子,不然身边守着这么俊俏的丫鬟,指不定也会动心了。

清水,我觉得那个男人也不错,不如你尝试一番也许就能成了呢!不然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跟着我当个老尼姑吧?

那不行!清水立刻就握了握拳头,脸上满是笃定,王妃,清水打小就跟着您,从来没想过嫁人的事情,小姐就别拿清水说笑了。

白若雪轻叹一声,知道这个时候是没有办法劝得了清水的,毕竟才刚来不久,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定数的,也许以后撮合撮合就能成了,也不一定呢?

古代的丫鬟身不由己,性命都捏在主子手里,这种观念也不是她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

晚膳时分,白若雪端坐在石桌上,眉头紧缩,脸上怏怏不乐。

清水在旁边不说话,其它的丫鬟仆人就更加不敢说话了。

嘭!

白若雪忽然用手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去把今晚负责膳食的厨娘叫来,本王妃倒想看一看,她要干什么!

两个丫鬟领命跑了下去,这一刻只觉得院中的温度都已经下降了许多,若是待在里面只怕心里的颤抖根本就忍受不了。

清水扫视了一眼石桌上的两道馊了的荤菜,还有其余很没品相的素菜,也缩了缩脖子。

今天有人要倒霉了。

小姐以前在山寨里面的时候,本就是顿顿吃肉的,就算比不上宫中的山珍海味,但是比起平常人家的吃食也是绝对不差的。

没想到,今日厨娘居然如此过分,素餐居多也就算了,仅有的两道荤菜还是馊的,这不明摆着给小姐一个难看吗?

不一会儿,两个厨娘就跪在了白若雪面前,两人相视一眼,都看不到害怕的样子,很淡定的磕头行礼。

不知王妃传唤我们,所谓何事?

其中一个厨娘率先开了口,打量白若雪的眼神没有尊敬,反而带着几分鄙视,一点也不掩饰。

又是两个有恃无恐的。

白若雪冷笑一声,随后就走到了两个厨娘的面前,挑起了那个挑衅自己的厨娘下巴。

晚饭是你们做的?

是!那个被抬起下巴的厨娘,这会儿感觉有些心慌了,强撑着声音不肯示弱,王妃,您这是做什么?

白若雪没有说话,甩开厨娘的下巴,随后就厌恶的拿起了清水放在旁边的手帕擦拭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那个厨娘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还没有等到她控诉些什么,白若雪直接就朝着清水点了点头。

掌嘴二十下,给我用力的打!她敢躲,就再加二十下!

好嘞!清水这会儿对打人已经毫无心里负担了,这些人敢欺负她的主子,本来就该打!

一声又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落在了另外一个厨娘的耳朵里面,让那个厨娘忍不住颤抖。所以,清水打完另一人,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推了清水一把。

没有任何防备的清水,直接就跌倒在了地上。

白若雪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幽深,站了起来,随后一掌就扇向了那个推倒清水的厨娘。

王妃,我们可是太妃派来的人!您若是继续动手,只怕到时候我们有个什么闪失,太妃绝技不会放过你的!